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靈時祕聞抄》正式上架囉!
2021/09/04 00:28:57瀏覽720|回應1|推薦21
  前陣子和作者朋友們聊起天,其中一位作者,就是我們底下介紹到的娜歐米,計劃將之前諸位作者與某出版社合作,卻因種種原因而無法出版的稿件,製作成為電子書。此話一出,引起大家的興趣,就連原本沒寫到稿子的洛琳,也忍不住參與了(?)因為之前跟某出版社進行統籌時,是由洛琳接觸的,我一直以為當初在接洽合作的時候我有寫,結果沒有……哈哈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key了太多字,所以哪個有出版、哪個沒出版,自己都忘了?
  不管怎麼樣,《靈時祕聞抄》正式上架囉!這本是由諸位作者看了社會新聞後,所引發聯想的故事,不管是娜歐米、燕熙、逆翔、囧熊等人,在寫這類的故事都已經是老手了!喜歡恐怖、懸疑、陰森故事的人,千萬不可以錯過喔!
《靈時祕聞抄》正式上架囉!

文案&作者簡介

不語的祕聞,在隱密的黑暗中傳開,

每一聲嘆息,都是亡魂未盡的遺憾。

亡魂也渴望安息,但前提是,

曾被殘酷對待的肉身必須先得到救贖。

血夜珍珠 / 娜歐米
單梅希不停顫抖,看著從自己口中吐出的各種臟器,漂浮在像透明如水的福馬林溶液裡。她的肺、她的胃、她的腎、她的心臟⋯⋯全都在她的身體四周漂盪著。
就像個被裝進玻璃容器中的實驗品,身體裡的所有東西都被抽空,只剩下一具空蕩蕩的軀殼。
劇烈刺痛的雙眼,痛到她想流淚,可是流出的卻不是眼淚,而是血!血色的珍珠,與被淘空的軀體一起浸泡在福馬林溶液中漂浮著。單梅希驚駭地向玻璃容器外的小女孩厲聲喊著:「叫⋯⋯叫醒我!」
關於娜歐米:
怪談妖姬 X 老靈魂御姐系。
書寫驚悚奇情的氛圍,療癒痛著微笑的靈魂。
山遮眼 / 燕熙
薛百威要自己別慌,冷靜下來仔細思考,忽然,隱約像是聽見一聲刺耳又急促的喇叭聲,他立刻鎖定喇叭聲傳來的方向,覺得自己一定沒弄錯方向。
但非常怪異的是,本該是下坡的山路,為何讓他走得氣喘如牛像是在爬坡?前方的小徑,怎麼又出現上坡路了呢?
喀、喀、喀、喀⋯⋯。
奇怪的聲音驟然響起,在這霧氣瀰漫的山裡迴盪,聽來格外弔詭。
沙沙作響聲宛若劈開霧氣傳了過來,怪了,怎麼會有杵著枴杖的腳步聲?

關於燕熙:
酗咖啡成癮,喜歡稀奇古怪的事物,作品偏靈異、懸疑為主,寫作純屬興趣,想到哪就寫到哪,最不會寫大綱和作品介紹(大笑)。
異聞 / 逆翔
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令從事保安工作的許景華雙眼全瞎,兩顆眼球已在手術過程中全被摘除。從此以後,這世間的美或醜,他再也看不見了。
但萬萬沒料到的是,一切離奇古怪的荒唐事,竟都從許景華雙眼所「看見」的怪誕災厄開始,將不幸的他牽扯進一件件無法解釋的撞鬼事件中!
大家都懷疑雙眼全盲的許景華已經瘋了。不,他沒瘋,他只是可以看,見,鬼。
關於逆翔:

一個喜歡幻想的天秤座大叔,期許能將自我的異想世界訴諸文字,帶您一起遨遊其中。
祕藥 / 黃囧熊
眼前的人形呈現雙膝落地的跪姿,兩隻手垂落在小腿旁,可是⋯⋯卻沒有頭!原本該是頭部的位置,竟有一截像是植物枝條般的長型凸出物,從頸部竄出⋯⋯。
這呈跪姿的人形,似乎有著很長很長的脖子,但長頸之上卻沒有頭,取而代之的是枝條頂端四散展開的七、八支枝條。
彷彿科幻電影裡被外星生物寄生的模樣,這個從身體裡長出詭異植物的人,呈現跪地僵死的姿態。
關於黃囧熊:

南國囧熊一匹,相信創作者都有一座祕密的花園和一扇祕密的窗,他們得倚著窗,將花園中的所見所聞報告給願意聽聞的人們知曉。秉持如斯信念默默走來寫著故事,一如每個路邊都能見到的自以為偉大的路人。
手機遺失 / 梅洛琳
余義的手機出了問題,總是莫名其妙收到陌生訊息、聽到喚著他名字的哭泣聲,甚至還會傳來陰森詭異的女人自殺畫面——
他感覺到,眼前有一雙腳在飄盪,像是在和他打招呼,他又驚又疑,沿著視線抬起頭來,看到一雙小腿、一件女人的裙子,然後再看到那個女人的腹部和身軀。
最後,余義終於看清楚了。那是一個女人被吊在風扇上,雙眸爆瞠,舌頭微露,正瞪視著他!
關於梅洛琳:

作品類型:懸疑驚悚、恐怖靈異、教育童書、生活勵志等,投身創作至今十餘年,嘗試多元類型創作,小說類已達一百多本。得獎記錄:《第二屆海峽兩岸網絡原創文學優秀獎》、《第四屆海峽兩岸新媒體原創文學大賽》。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ttt8280&aid=167269956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那個翹起來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Come see my blog
2021/09/06 16:30

Hi Dear Marilyn,

I frequented your blog for a million times but you never  visited mine, not even once. I enjoyed admiring your writing as much as tearing apart of mine. You already became an UDN wonder, while I tried becoming one.

Come see my blog to share your thought, or better yet, come kick me.

Cheers and regards,

Ki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