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鐘樓上的野獸》行動 生命才有希望
2020/08/11 15:37:59瀏覽613|回應0|推薦23


二戰後,世界處於復甦階段,找工作不簡單。杜瑞爾鼓起勇氣寫信給倫敦動物園,得到惠普斯奈野生動物園實習生的工作。《我鐘樓上的野獸》是他的實習記錄,描寫園內動物的特殊習性,生動、活潑讓人莞爾一笑,也對動物改觀。

■與馴化動物的友誼

雄獅艾伯有兩個太太。杜瑞爾每週都得誘騙這家人進活門,好清理吃剩的骨頭跟穢物,這讓艾伯有謀殺杜瑞爾的機會。愛虛張聲勢的艾伯會拋擲吼聲,讓你以為聲音來自兩三個不同的方向,好幾次,杜瑞爾差點命喪爪牙之下。

杜瑞爾餵老虎吃肉時則發現,牠們的鼻子會噴出顫抖的哼聲。兩隻老虎你來我往,像抱怨跟質詢。他偷學哼聲,試圖雙向溝通,換來老虎保羅滿臉吃驚。他漸漸懂得怎麼接近這些猛獸,透過接觸了解動物的個性,讓這群沉默者找回人類對牠們的寵愛。

■動物行為反映眾生相

杜瑞爾還發現一隻隻愛跳舞的角馬羚忘我的跺腳、磨蹄、捲尾、踢腿,每個動作跟角度都很滑稽。他失態大笑,換來全體角馬羚瞪視。其實,早期南非角馬羚數量很多,由於愛表演的天性及毫無防備的好奇心,使牠們往往淪為獵人槍下的亡魂。

更加瘋癲的,還有斑紋角馬的旋轉舞步,牠們胸中會發出機關槍般的低沉咆哮。為了讓牠坐上卡車去相親,負責驅趕的杜瑞爾,手掌被踢斷三根骨頭!對保育員而言,配種真是一場夢魘。

不過,動物中也有真正的貴族紳士。喪偶的長頸鹿彼得年邁無伴,唯一關懷的對象是小山羊比利,甚至遊客誤以為牠們是父子。這座全區最大的木建築隔壁,是注重團隊精神的非洲水牛,移動總宛如行軍般井然有序。

透過杜瑞爾細膩的描寫,不論是草食或肉食動物的內心生活,變得真實可感,存在人性化的一面。這些點滴是出自愛和關懷,使媒體與市民更願意尊重及關心,成立與參與保護團體。

後來杜瑞爾創辦了澤西動物園,設立宗旨升級至保育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讓拯救動物的使命持續進行,留給世界無價的遺產。

■保育意識的灰色界線

由於戰時動物的救援與遷移困難,常淪為軍事運輸與修築的工具,戰後變成經濟利益下的犧牲者。一名保育員的養成需要半年以上,盜獵者的屠殺卻防不勝防,甚至有的國家核准合法狩獵。也有保育人員認為,只有拒絕遊覽,才能杜絕馴化生態的瘋狂與弊端。

到了二十世紀,公眾呼聲使野生動物有了更寬廣的保護區。根據國際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貿易調查委員會公佈調查,二○一六年非洲出口超過一百萬隻活體動植物到全世界,其中以亞洲最大宗,用於藥材食用!

動物保育最大的挑戰,始終來自於人。因此人類學家珍.古德呼籲:「唯有了解才會關心,唯有關心才會行動,唯有行動,生命才有希望。」


(刊於國語日報星期天書房 2020/7/19)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48272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