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2016大陸高考作文談整合之路
2016/06/08 10:22:44瀏覽782|回應0|推薦11

 

1.      全國卷

過去幾年,東京大學教育學系教授佐籐學倡「學習共同體」觀念,台灣不少老師紛紛頂禮膜拜。

佐籐學考察一陣子台灣的教育環境後,給出答案:「台灣的教材太容易了,應該提高教材的難度。」,話一出可把一些老師給嚇傻了,他們想,當初降低難度乃是為了減輕學生壓力,照顧學生的心理發展,佐籐學的話豈不是開教育之倒車?

在此,我們看看這兩張圖,左邊的圖闡述教育的老問題,過去教育學者通過減壓、學生中心試圖解決問題;右邊的則是解結問題後的教育現況,可兩個狀態都不是理想教育的狀態。

無論分數高低,當個人成就的評量制度掌握在他人手中,那麼對學生來說,他自主學習的動機在哪裡呢?而一個欠缺自主學習的學生,即使教材很容易,那也無法刺激他學習的熱情,反而會因為太容易,每個人都很容易拿到高分,降低學習的成就感,連帶看輕知識與學習的意義,並且整體學生的知識水準因此下滑。

台灣已經見證苦果,今年五月「台師大教育政策小組」根據PISA測驗及國中會考表現,指出台灣有12.3%的中小學生(約20萬人)「未具備參與現代社會運作所需的基本學力」。

適度的壓力比起不給壓力,或者過度壓力更有助於學習成效。但當學生習慣把學習責任,以及受評斷的權柄交於旁人,學生永遠只是受控於刺激反應的狗,在胡蘿蔔(吻)與鞭子(巴掌)之間被動反應,毫無自己的判斷力,更甭提自我實現的方向。

蘇格拉底有句名言,「教育不是灌輸,而是點燃學習的火焰。」

減壓等方法都只是手段,還是要回歸學生自主的一個重大前提,「每個孩子都是不同的」。學習之路,乃至人生之路正是因為每個人不同,所以每個人都有權力,也必須走自己的路,因為有些路只有我們自己能走出一條道來。

所以什麼時候成人才能學會放下左右孩子的手,教導孩子尋找自己的出路,學會自己給自己打分數?也許,真正需要指引的不是孩子,而是不經意拿孩子跟其他孩子比較──實則為成人和成人比較──深受社會價值觀操控的成人,他們渴望著別人的吻,恐懼看不見的巴掌,卻忘了自己早已不是孩子。

最後我們回到「教育共同體」的意義,就是讓各有專擅,掌握知識與經驗的學生、家長與教師彼此互為師生,形成一個教育的網。手可以用以賞罰、指引,也可能成為孩子心傷的烙印。

始終,教育的目的是成人和孩子、教師和學生學會放手,直到掌握自己生命的旅程。在自己的成長道路上,自我鞭策與砥礪,自己給自己打分數,不跟他人比,而是跟自己比,因為自己的成就而快樂。

 

 

2.      江蘇卷

「有話無話,該長該短」的兩難問題,讓我想起一個《世說新語.夙惠》中的故事:

晉明帝小時候坐父親元帝腿上,有天元帝問兒子:「太陽跟長安哪個遠?」明帝說:「太陽遠,因為從來沒聽聞有人從太陽來。」元帝聽了很訝異,隔天趁宴請群臣之時,刻意在他們面前問明帝同一個問題,結果明帝改口:「太陽近。」元帝變了臉色,問:「你怎麼跟昨天說得不一樣?」明帝說:「我抬頭能看見太陽,但是看不見長安。」

有句哲語是「整體大於部份的總和」,點出了人在真理面前的渺小。即使科技如此進步,仍有許多懸而未決難題留給後人,好比戰勝愛滋病、克服貧窮、預測地震等。好像不管人在知識層面有多大的進展,我們就會在知識大山的頂峰,發現原來山後還有更多更高的山等待我們攀爬。

所謂的創造,不僅僅象徵看見真理的另一面,更意味著人類歷史的傳承。

故彰顯個性和提倡創新,實是教育所謂「創造力」的一體兩面。創新的思維與作品的形成皆來自人,而每個人自有其思維、氣質等個性差異。要一個人創新,卻又不讓他自由流露出個體性,那等於否定了創新本身的意義。但所謂創新,其實是每個人站在巨人肩膀上,更上一層樓的攀爬之旅。

然而,創意不是無中生有,而是在已知的既有概念與知識上,補充構建出更高層次的意涵。故創意的基礎是經驗,沒有經驗作為材料,創意無法產生。

換言之,提倡創新,即是使每個人能夠發揮自己的個性與特殊思維,和過去所有偉大的智者進行一場共同學習與再創造的合作。

儘管如此,過份彰顯個性可能有礙創新。

我想起心理學家阿德勒,他認為「人類行為的良善典範是合作」,這是一種使他人受益的利人傾向。進而他表示,一個性格有缺陷的人,往往他做出來的行為經常「難以從眾」。從這個角度來說,難以從眾就成為創造的阻礙,也成為一個產業可能無法創新的敵人。

因而創新並不意味著孤獨,從發展的角度來說,人生是不斷自我完整的進程,在這個完整的過程中,我們會不對推翻過去舊有的認識,重建新的認識。就像我們小時候對「誠實」、「長話短說」等箴言的理解,會隨著我們的成長,一次次被打破,逐漸理解當中因時因地制宜的彈性,使我們不會變成一位詐欺犯,也不會變成一位不切實際的道德魔人。

某個意義上來說,自我完整就是揭示真理的道路,對外我們認識自然與道德倫理,對內我們認識我們自己,以及存在的意義與價值。在這個生命的歷程中,偏偏真理又是逐漸趨近明朗,但始終整體大於部份的有所曖昧。

這份曖昧是真理對人的一種提醒,提醒人的渺小。亦是一種警示,警示人莫因為一些創造發明而妄自尊大,看人們如何通過基改食物和工業污染傷害我們的健康,網路成癮如何疏遠人與人的距離。

提倡個性與創新,需要由接納與尊重調合而成的謙遜做為潤滑劑,進而我們能成為我們自己,同時也讓別人能夠成為他們自己。在我們有所突破之時,我們能考慮到他人在這項發明下可能受到的影響,而不僅僅自滿於成就的樂趣。屆時每一個歷史上滿富個性的創造者,以及創新的成就便能在此交會,引領我們認識更深刻的真理。

 

 

 【結語】

全國卷和江蘇卷呈現出當前教育難解的幾個重大問題,在提倡學生本位,講求個人主體性的教育原則下,我們該如何維繫社會的團結和諧?在關懷學生情感與心理健康之際,該如何調整教材與授課方式,不至於因此讓學生在情感面滿足了,卻在教育的知性等方面失落?

這裡我們不妨參考威爾斯教育家Stephen Bowkett在著作《創意思考教學的100個點子》(100 Ideas for Teaching Creativity)的想法:

 

創造力是一套心智歷程,它也是一種態度,包括了好玩、好奇、敏感、自我覺知、獨立等特質。創造力也關乎以思考的習慣來連結想法,以及以許多不同的方式來觀察事物。如果學生做出自己未曾有過的想法連結,那麼在個人的層次上,這就是原創的想法;如果學生做出未曾有人構思過的想法聯結,那麼在整個人類的層次上這就是原創的想法。相同地,真正新穎的觀點常常導致個人的洞見和闡釋,或者更廣義的說,其導致某些知識領域的世界性突破。

 

當我們注重個人的完整發展時,幫助他意識到自己在歷史中的位置,意識到自己是人類整體走向完善的一分子。每個人類整體中的一分子,彼此之間互相連結,我們各自挖掘出真理的其中一個面向,進而彼此協同合作,共同增進人們的生活品質。好比心理咨詢儘管各有宗派,但如今基本上掌握所有宗派的學問已是咨詢師成長的一項共識。畢竟唯有掌握更多心理學相關的知識,才能更大程度的面對來談者的各種不同課題,更整全的給予幫助。

不同宗派之間的辯證與共融,致使心理咨詢不斷的能夠跟上時代,毋寧說這也是一種創造,而始終沒有一個究極的理論,也說明真理面前,人們的渺小。故在我看來,回應當前教育,或者心理咨詢發展的問題殊途同歸,都是在一條個人與群體整合的道路上,我們持續前行,儘管從整個發展的角度看,這只是螞蟻大小的一步,但正是每一個螞蟻大小的步伐連成一條歷史長河,哺育每一代人更了解自己,更了解人的本質,乃至人的整體命運。


◎ 人生在世,只有成功或失敗?聽我如何解開優勝劣敗的心理誤區: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engreen&aid=60723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