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NEWS:追憶如《烟》 雲門似水年華上舞台
2015/10/16 17:14:30瀏覽335|回應1|推薦12
NEWS:追憶如《烟》 雲門似水年華上舞台

https://tw.news.yahoo.com/%E8%BF%BD%E6%86%B6%E5%A6%82-%E7%83%9F-%E9%9B%B2%E9%96%80%E4%BC%BC%E6%B0%B4%E5%B9%B4%E8%8F%AF%E4%B8%8A%E8%88%9E%E5%8F%B0-105002015.html
追憶如《烟》 雲門似水年華上舞台
台灣醒報 – 20151015 下午6:50

【台灣醒報記者黃譯萱台北報導】象徵往事舊人的舞者身著彩服穿梭飛越,黑衣女子時而凝立、時而張皇顧盼,雲門舊作《烟》在歐洲流浪13年後,16日終於重返國家戲劇院舞台。「愛很短,遺忘卻很漫長,」林懷民引用聶魯達詩句為舞作下註解,表示《烟》演繹的正是蟄伏腦海中難忘難解的回憶亂流。

《烟》自2002年首演後,隔年即被瑞士蘇黎世芭蕾舞團相中,雲門不僅授權,林懷民還親赴蘇黎世教舞,《烟》也從此在歐洲巡演了13年,成為該團代表作之一。

相較雲門其他色調黑白的書法水墨作品,《烟》結合既魔幻又詩意的動作和場景,其色彩之鮮明、肢體之奔放,連林懷民自己都說是空前絕後的作品。而《新蘇黎世報》更盛讚,「《烟》讓觀眾沈醉在長達一個半小時、生動而絢麗的憶想世界。」

和林懷民其他舞作較重視下沉力度的舞作相比,《烟》的動作相當奔放昂揚,較貼近西方習常的芭蕾語言,但東西方舞者仍有差異,雲門藝術總監李靜君說,蘇黎世的女舞者不如雲門的有力,演出時便有所調整,許多原本屬於女舞者的角色就交給男舞者詮釋。

睽違13年後,雲門親自重演舊作,李靜君自豪地說,即便瑞士舞者個個舞藝精湛,但《烟》所展現的東西交融、外揚內抑,還是只有雲門的舞者能精準詮釋。

與雲門向來沉著素淨的風格迥異,《烟》取材自普魯斯特的文學作品《追憶似水年華》,黑衣女子穿梭在家族間的故人舊事,在狂躁情慾和濃烈色彩間展開往事的漫遊。舞作結構並未採取線性敘事,林懷民說,實際的故事情節並不重要,作品所呈現的是「忽然想起某個春天聽到的一個名字」,那樣回憶紛沓而來的淒美感受。


忽然想起 Arthur Rimbaud 的《彩畫集》(Les Illuminations),洪水過後 (Après le Déluge),春天已經降臨 (c'était le printemps)

忽然想起 Aloysius Bertrand 的〈又是春天〉(Encore un printemps)
——又一顆露珠,在我的苦杯搖晃片刻,隨即像淚水掉落了!
(
encore une goutte de rosée qui se bercera un moment dans mon calice amer, et qui s'en échappera comme une larme.)

忽然想起 Louis Aragon 的〈春天的不相識的女子〉(L’inconnue du printemps)
啊!雨後巴黎的心在撲撲跳動
下了這麼多雨她還覺得快樂嗎
(Ah ! Paris palpite après qu'il a plu
Plaira-t-il encore autant qu'il a plu)

忽然想起羅智成的〈黑色鑲金〉:
春天,孤獨者的季節
孩童在雨中踢足球
我擔任左前鋒
我屢屢越位的思維像一部推草機
來回刈著涼綠的空寂

忽然想起 Edmund Wilson F. Scott Fitzgerald 的一首詩:
When, passing in a Princeton spring—how dimmed
By this damned quarter-century and more!—
You left your Shadow Laurels at my door.


忽然想起林懷民的《蟬》;
——有一年夏天,我遇到一群人……那年夏天過後,我在也不曾看見他們,再也不曾聽到蟬聲。

只因為看見雲門重演舊作《烟》的訊息
忽然想起某個春天聽到的一個名字」……


Pour un instant, du ramage réentendu qu’il avait en tel printemps ancien, nous pouvons tirer, comme des petits tubes dont on se sert pour peindre, la nuance juste, oubliée, mystérieuse et fraîche des jours que nous avions cru nous rappeler, quand, comme les mauvais peintres, nous donnions à tout notre passé étendu sur une même toile les tons conventionnels et tous pareils de la mémoire volontaire. Or, au contraire, chacun des moments qui le composèrent employait, pour une création originale, dans une harmonie unique, les couleurs d’alors que nous ne connaissons plus et qui, par exemple, me ravissent encore tout à coup si...
(l’édition Gallimard, Paris, 1946-47 )

有時候,在從前一個春天聽到的名字現在又聽見了,我們會像擠繪畫顏料管似的,從中擠出流去時光的神秘而新鮮的、被人遺忘了的細膩感情;當我們像一個蹩腳的畫家,把我們的過去整個兒地展現在同一張畫布上,任憑我們的記憶給予它傳統的、千篇一律的色彩的時候,我們以為對過去的每時每刻仍然記憶猶新。然而恰恰相反,過去的每一時刻,作為獨到的創作,使用的色彩都帶有時代特徵,而且十分和諧,這些色彩我們已不熟悉了,可是仍會突然使我們感到心醉。我就有過這種體會。
(p.5~6 追憶似水年華 III蓋爾芒特家那邊 聯經版 1992)

For a moment, from the clear echo of its warbling in some distant spring, we can extract, as from the little tubes which we use in painting, the exact, forgotten, mysterious, fresh tint of the days which we had believed ourself to be recalling, when, like a bad painter, we were giving to the whole of our past, spread out on the same canvas, the tones, conventional and all alike, of our unprompted memory. Whereas on the contrary, each of the moments that composed it employed, for an original creation, in a matchless harmony, the colour of those days which we no longer know, and which, for that matter, will still suddenly enrapture me…
(Translated by C. K. Scott Moncrieff )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33249185

 回應文章

All about PROUST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18 23:21
啊.....我還是最愛Proust的寫法, 多麼有影像^^
le14nov(le14nov) 於 2015-10-19 07:22 回覆:

其實很訝異林懷民記得的是這一句...

不過,每一個讀者總是會有不同的視角,如同普魯斯特所言,我們都只是我們自己的讀者

不過回過頭來說我自己我對自己的作品實不敢抱任何奢望要說考慮到將閱讀我這部作品的人們、我的讀者那更是言過其實。因爲,我覺得,他們不是我的讀者,而是他們自己的讀者,我的書無非是像那種放大鏡一類的東西,貢布雷的眼鏡商遞給顧客的那種玻璃鏡片;因爲有了我的書,我才能爲讀者提供閱讀自我的方法。所以,我不要求他們給我讚譽或對我詆毀,只請他們告訴我事情是不是就是這樣的,他們在自己身上所讀到的是不是就是我寫下的那些話(再說,在這一方面可能出現的分歧也並不一定純然是由我的差錯而引起的,有時還可能是由於讀者的眼睛還不適應於用我的書觀察自我)。
(p.366 追憶似水年華 VII 重現的時光 聯經版 1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