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約翰‧伯格的《第七人》
2021/12/06 04:59:54瀏覽313|回應0|推薦8
Selected poem:約翰‧伯格的《第七人》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552880
書名:第七人
作者:約翰伯格;讓摩爾
譯者:劉張鉑瀧
出版社: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
出版日:2019/12/01

致讀者的話

這本書關於一場夢或者說噩夢。我們有什麼權利把別人的生活經歷稱為一場夢或者說噩夢呢?不是因為事實太過壓抑沉重,所以被稱為噩夢;也不是因為懷抱希望所以被稱為夢。
在一場夢中,做夢的人雖然有自己的意願,在夢中行動,做出反應,與人談話,但終歸只能順從故事的發展,幾乎不能影響夢的走向。夢降臨在他的身上。夢醒後他可能會找別人來解夢。但有時候做夢的人會有意喚醒自己,試圖從夢中脫離。這本書所呈現的就是這樣一種夢中的意願,書中的主角和我們都在夢中。
概括移民工人的經歷,並將圍繞在他左右的事物 (物理意義上與歷史意義上的) 聯繫起來,就是要更確鑿地抓住當下政治現實的脈搏。書中描繪的主角雖然是歐洲人,但它的意義是全球性的。它的主題是不自由。只有將一個客觀的經濟體系與身陷其中的人們的主觀經驗聯繫在一起,才能充分認識到這種不自由。實際上,不自由就是這種關係。
……


這座城市非比尋常。
它垂直建造
騰空而起。
住在裡面的我們
走上走下
如蜈蚣般輕而易舉。
我們住在豎井的牆上
和平原與大海直角相交
一條河水流經我們的街道中間
如同雨水沿樹皮傾注而下。

一年中的最後一天
所有城市都有權
披上偽裝。
馬拉喀什可以毫無顧忌地
披上巴黎的外衣
馬德里可以想像自己的自由
千里達炸掉英國銀行

這座城市為自己創造了
一片天空
像一捆布一般將它展開

在夢中我找到
一枚天藍色的鳥蛋。
在藍色與街道頂端相接的地方
它無聲地咯咯直叫
我的眼睛看到了地面。

在天空中
太陽的核心
冰川也許能伸張它的正義
光速
要用一個月
穿過太陽系
或是用10萬年
到達我們星系中
最遠的那顆星

所有街道的盡頭
都有一隻麻雀
棲息在天空下的高處
在一棵遍佈葉脈的樹裡
接近樹的表皮。

當一名囚犯被槍擊中時
麻雀飛出了
他的視線。

今天的天空
碾磨著看不見的倖存者。
從我們揮手示意的豎井。


Troy

This city is exceptional.
It was built vertically
and does not stand on the earth.
It grew like ivy on a wall.
We who live in it walk
up and down
with the ease of centipedes.
At right angles
to the plain and sea
we live on the walls of a shaft.
A river runs between our streets
like rain down bark.

The last day of the year
all cities have the right
to wear disguise.
With immunity Marrakech
can put on the clothes of Paris
Madrid can imagine itself free
Trinidad blow up the Bank of England.

This city invents for itself
a sky
unwinds it like a bale of cloth.

In a dream I found
a birds egg the blue of the sky.
Where the blue joins the roofs of the street
it rattles inaudibly
My eyes see the sound.

At the core of the sun
in the sky
the glacier of justice may attain
the speed of light
taking a month
to cross the solar system
or a hundred thousand years
to reach the farthest star
within our galaxy.

At the end of the street
a sparrow
perches high up against the sky
in a tree of veins
near the cortex.

When a prisoner is shot
the sparrow flies
out of his eyes

The sky today
is milling with invisible survivors.
From the shaft we wave.

1970s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6890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