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吳懷晨的《渴飲光流》
2020/07/10 05:01:43瀏覽339|回應0|推薦8
Selected poems:吳懷晨的《渴飲光流》

《渴飲光流》無疑是一部非常詩作,這本詩集既神奇、玄秘,甚而困難。我想,一本詩集若有所謂的「成功」,那麼其中一個判準便是它提供了新的感性、改造了讀者的感性,你這本詩集的語言風格有難以言喻的滋味,似乎教導們去品嚐某種精神之物;詩集題署「渴飲」,多麼直接的感官與肉體層次,不無承接韓波與紀德《地糧》的血脈,特別是前者的:

面對無欺罔的太陽
人應該做甚麼?痛飲。
(Au soleil sans imposture
Que faut-il à lhomme? boire.) ——
〈渴的喜劇〉

而「光流」,有二重性,既是與哲學共同誕生的觀照,又是比哲學更古老的神話祭儀;是清醒、冷竣的意識,又是意識溶解的狂喜。
——
蔡翔任,〈人籟之極,萬籟之門——對談《渴飲光流》〉

這本詩集有著太多線索,如同詩人吳懷晨在〈渴飲光流〉這首敘事長詩前所揭示的:「……我擅()()了丁窈窕、江炳興、許立志、陳映真、曹開、魯迅、蔡鐵城等先行者的文字。」
而在閱讀之前,我一度認為我應該先重讀一些許立志、陳映真或是魯迅的作品,應該試著去尋找丁窈窕、江炳興、蔡鐵城等這些我相當陌生的先行者的資料。

甚至,從附錄的兩位詩人蔡翔任與吳懷晨的對談內容,我應該還要再去複習柏拉圖的《理想國》(洞穴之喻)、希臘神話、或是班雅明、梵樂希、巴舍拉……

然而,最終我捨棄這些「應該」重讀、「應該」尋找的自我設限,捨棄這本詩集的所有線索,我不想去辨識、去查找哪一段詩句與哪一位先行者相關。

就讓自己回到一位讀者的初衷,靜心且用心去感受這些詩句。


我相信,當有一天我重讀許立志、陳映真、魯迅,以及真正認識這些先行者,我會想起,這其實就是《渴飲光流》裡頭的詩句。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53090
渴飲光流
作者:吳懷晨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20/04/01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吳懷晨
詩人、浪行者、哲學博士,任教於臺北藝術大學人文學院。著有詩集《浪人吟》(獲吳濁流文學獎)、散文《浪人之歌》(獲開卷年度好書獎)等。另有學術論述四種,譯作多種。


〈渴飲光流〉

2.
是,我冥頑如一顆貓眼
是,我固執把太陽的生命收納
是,我把自己蹲成一個句點
在惡意真理的晚年,我把自己澆鑄成
一具密不透風眉忿眼嗔的花崗尊者。

在善意謊言的早年,我本不帶著一雙看盡世事的眼。

如何不渴望光流甘霖
如何不希冀和平鴿繚繞於耳的婉囀
塵土子民,如何不願意每日清晨一見日陽
就用最燦爛的音色唱
:愛慕此世。

記憶的三叉路——
薛西弗斯:過去從未過去
夏娃:未來從未到來
夸父:嘴永恆遺棄了話語
時間從未饒過我們的心。


61.
我倚著繁茂之樹讓陽光緩緩掘地所有的栖息呼吸都往泥土裡去
根與根自體相連,黑暗中徐徐探索,一勾指,友誼錨錠在厎層
消融,所有的夢悠悠合流進入古老地球的心,所有的意識泅泳
時間之海所有漣漪渙渙向岸所有的海靜止所有液體古老,水。


蜉蝣歌

「我將開口,同時感到空虛」——魯迅

1.
當青春日轉稀薄
能自我摧殘的年歲卻還那麼長那麼長
晷影
旋繞

2.
斜倚列車門
日神在我臉龐映出季節的織理

歸途的方向神秘

3.
0 1 邁進
你說

門開了
出去是必然的命運

4.
閃電開闔

我浮游  如一朵雲

渴望著
粉身碎骨那一刻

5.
雨落
在野草繁盛的大地上
拾起一把沃黑的土
所有肉食性動物的今身
而靈魂——似水
母親,妳究竟流向了何方?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42175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