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塔拉斯普溫泉鄉
2017/12/13 18:06:35瀏覽768|回應0|推薦18

位在Inn河流域、Lower Engadin谷地的Tarasp原來是Graubünden州的一座小鎮。2015年1月與附近的ArdezGuardaFtanSent一同併入Scuol。這個區域原屬於Romansh語區,目前主要語言則是High Alemannic German語。

發源於海拔4049公尺Piz Bernina的Inn河,流經Upper Engadin谷地的St. Moritz,轉向東北,經Tarasp、Scuol,一路往東北,最後注入黑海,Inn河也是瑞士唯一一條注入黑海的河流。

相傳,石器時代Tarasp即有人居住,但在11世紀以前並沒有任何記錄或跡象表明有聚居點的存在。11世紀時,當地領主在此建了Tarasp堡。後來幾個世紀則屬於Chur主教和Tyrol伯爵。1803年,由奥地利割讓給瑞士聯邦。

至於Scuol,在1095年時字叫作Schuls,後來陸續改作Bad Scuol/Schuls。直到1999年,才成為目前的名稱Scuol。這裡以滑雪和溫泉著稱,所以一直都是瑞士有名的渡溊勝地。二十多年前在St. Moritz尋找附近旅遊地時,看到介紹的摺頁。於是離開St. Moritz那天就選擇了這裡作為下一站。

當時搭火車輾轉來到Scuol-Tarasp火車站。一下車,當下傻眼,卻也見識了瑞士鐵路的優質服務。

火車站位在一個小山坡上,出了車站,四顧茫然,沒有人家,沒有建築。只得求助於站務人員,請教市中心何在。站務人員一聽我們要去市中心,二話不說,衝出車站。我們還不知道為什麼呢?只好跟著出站。只見站務員快跑衝到已經啟動離站的黃色郵政公車前面,攬住公車,告訴司機我們要去市中心。司機開了門,讓我們上車。公車順著山坡曲折而下,到了一處有著度波浪狀走廊的建築物前面停了車,告訴我們市中心到了。道了謝,下了車。四下張望,除了這棟旅遊簡介上的建築之外,沒有市街,遠處有一、兩棟建築。再度傻眼。

沒辦法,順著波浪形走廊走進去,那是一座有著玻璃外牆的樓梯間。順著電梯往下望,只見到泳池、湧泉,有人在水中活動,原來是個溫泉中心。怎麼辦?退出來,四下張望,只見遠處隱約有個「Hotel」的招牌。看看時間,已是下午,心想,拉著行走到旅館,如果沒得住,可是糟糕。當下決定「離開」。拉著行李,一路上坡走回車站,搭上下一班火車離開,去了Chur,在那兒過了一宿。

往事表過,回到現實。

一早從St. Moritz拎著James精心準備的便當,搭上火車,在Samedan轉車,10:25到了Scuol-Tarasp火車站。一下車,就喚回了筆者二十多年前的記憶。但是時光改變了景色。火車站變大了,站前有了小小的廣場,一輛和二十多年前不一樣的公車候在那兒。上了車,公車把我們載到了Tarasp。

位在Inn河谷地上的Tarasp,安靜、美麗。James帶著大夥兒到一棟建築。屋前花園裡和前面田野上野花、人工栽植的花草,遠處背景裡的教堂尖塔,頓時吸住了大夥兒的身影。照相機「咔嚓!咔嚓!」的響個不停。住在台北的我們那能享受這四周的靜謐安祥?

繼續往小山丘上行去,一旁的小小池溏、溏裡剛開始綻放的睡蓮,倒映在水面上的山脈和藍天白雲,好一個世外桃園啊!

Tarasp城堡就矗立在小山丘高處。1900年,來自Dresdan的企業家Dr. Karl Lingner買下這座城堡,並大肆整修。他從附近的貴族家庭購入各種家具,還安置了一座大風琴和軍械庫。只可惜就在幾近完工的1916年,Dr. Karl Lingner去世。目前這座城堡仍屬於家族繼承人所有。

筆者順著小山坡走到城堡,有些工程仍在進行,城堡並未開放。

走回正路,跟著眾人來到Tarasp市集。只有一家號稱四星級的旅館、咖啡廳開著。路上連個行人都少見。大夥兒各自找了住家門前的台階,打開便當,享受來瑞士的第一個便當。

原先以為James能在瑞士準備什麼好便當?不過裹腹罷了!可打開盒蓋一瞧,乖乖!白飯、蔬菜之外,還有台灣來的半個鹹鴨蛋、幾片香腸、鴨賞等等。只能說James真是用心啊!

這裡大概是Tarasp住家最多的地方吧,進入小街一個噴泉,噴泉加上遠處山丘上的城堡,正好是最佳取景所在。最特別的是每戶人家門口都掛了草編的環,有圓形的,也有心形的。此外還掛了把掃把,就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吃完便當,一旁的噴泉正好可以沖洗餐具。泉水冰涼。於是有人又說了「看誰能沖最久的水」。不信邪的人啊,個個都自認為自己最耐冰,結果,真還沒人能在水下沖上一分鐘的,靜雅是個例外。

休息夠了,沿著小街往東走,一座小小山丘上豎了個十字架。上到小山丘上,展望極佳。當然,在這個地方,拍照又是免不了的功課。男士們照例要來上一段「翹腳捻嘴鬚」的橋段。

下午一點二十五分,從小山丘往Scuol方向前進,一路上說說笑笑的。只有左大哥伉儷仍是十指緊扣的走著。

大約半個小時,經過一座高爾夫球場、Hotel Villa Post,轉個彎,Inn河在山腳下流過,一座風雨廊橋連接對岸的教堂和市集。

大約在溫泉鄉裡消磨了兩個小時,下午五點左右從波浪狀迴廊出來,這裡就是市街了。二十多年前空空盪盪的馬路兩旁建築物滿了、店舖也多了。只少了當年的寧靜。

搭上公車、火車,從Samedan轉回St. Moritz。

從火車站搭公車回旅館,車子走到半途,才發現在火車上顧著聽國祥和Ringo他們擺龍門陣,下車時竟將相機包忘在火車上了。趕緊下車,走回火車站,月台上、軌道上早已不見了火車蹤影。就連火車站裡也是空空如也,想找個人詢問都不可得。好不容易看到位穿著橘紅色工作服的人,他說得去問車站詢問處。詢問處卻早已下班,沒摺,回旅館吧!

其實,在這趟出門之前,就想著已陪我十年的相機該休息了。才到瑞士才第二天,這台Canon單眼相機就一直出狀況。所以對相機的失蹤倒不是很在意。只是備用電池、記憶卡、充電器都在相機包裡。當然還有相機裡這兩天拍的照片。往後,少了相機不打緊,少了備份記憶卡和充電器,口袋裡的這台傻瓜相機還真撐不了多久。這才遭呢!

不過,忘了就忘了吧!走回旅館,把相機包裡的東西寫了明細,打電話請James幫忙詢問一下。James二話不說,馬上拉著我去找旅館值班經理。跟值班經理說了情形,只不知到底是在Samedan轉車時、或是遺忘在St. Moritz火車上。由於時間已晚,值班經理答應次日一早就去查詢。

一天結束,一切就明天再說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