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悠遊里斯本,一個馬車、汽車、電車併行的美麗城市--葡萄牙風情(四)
2015/07/12 11:06:34瀏覽1640|回應7|推薦84

2014.5.15.

下午 在法蒂瑪用過午餐後,買了一些紀念品,繼續上路前往里斯本,葡萄牙,一個位於歐洲大陸最西端的國家,歐洲航海文化的發源地,作為首都和主要港口,里斯本曾經在歷史上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1498年,達伽馬從這裡出發,繞過好望角,發現了印度,打通了歐洲與亞洲的海上橋樑;1519年,麥哲倫環繞全球,揭開了大航海時代的新篇章。

對於葡萄牙這個國家,有許多格友我我一樣,除了知道澳門是葡國的屬地和蛋塔外,很少會想專程到葡萄牙一遊,也許是因為有了法蒂瑪讓我卻莫名的喜歡這個國家,行程中有二天待在這個國家,從來到夢山都開始,好奇感遮蓋了一切,路途上我還沉醉在法蒂瑪朝聖的興奮中,往里斯本的路上在一個名叫歐比多斯(Obiddos)的鄉間小鎮稍作停留,接著繼續南下,約在下午四點多里斯本到了。

葡萄牙,一個位於歐洲大陸最西端的國家,歐洲航海文化的發源地,作為首都和主要港口,里斯本曾經在歷史上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一四九八年,達伽馬從這裡出發,繞過好望角,發現了印度,打通了歐洲與亞洲的海上橋樑;一五一九年,麥哲倫環繞全球,揭開了大航海時代的新篇章,知道這些背景後,在市區繞行間,城市靠海岸,空氣中飄著一股淡淡的海水味道,這座城市少見的沒有捷運,但看到馬車、汽車、有軌電車穿梭在這個城市中, 里斯本,它濃縮了葡萄牙的歷史精華,曾經是日不落國,大航海時代的榮耀也都集中體現在這裡。

在路上領隊也大概的介紹了一下這個城市,里斯本曾在一七七五年遭地震重創,重建以後,市容市貌經過了重建,文化傳統也都原封不動保留了下來,因為一直和英國保持友好,也受英國的影響,他們的穿著打扮,言行舉止,以及性格中的內斂和友善,都是那麼淳樸自然,還帶有幾分人情味和英國味道。

里斯本和其它的西歐國家一樣城市有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廣場,廣場上也都聳立著威武的英雄雕像,這座首都城市想必也是一個旅遊港口城市,剛遊過的西班牙有種「熱情的美」而葡萄牙的里斯本則有那種「豐富的美」等著我來欣賞探索。

遊覽車慢慢的繞行市區,一直從進入葡萄牙國境時所見的那餘細細的塔古斯河,到了里斯本卻變得寬廣,這條溫柔的塔古斯河,流經里斯本的城南與海匯合,河口寬闊,遠望日落中一片金色的汪洋,河上架有歐洲最長的吊橋它有個奇怪的名稱「四月二十五日大橋」(Ponte 25 de Abril),朝橋的橫向方向望去,還能依稀看到對岸不遠處的張開雙臂的耶穌石像(Cristo Rei),而這座石像曾被巴西仿製,聳立在立里約熱內盧的城中,大橋氣勢磅礴,上、中、下三層車道連通里斯本兩岸,吊橋跨距一0一三公尺,是歐洲的第一大橋,也是里斯本的一個明顯的地標。

葡萄牙人都說「沒有看過里斯本的人,等於沒有見過美景」這句話的口氣很大,直到我真的踏上了這城市後,我毫不吝嗇地也豎起了大拇指,說聲讚,它確是有它的豪氣。

在里斯本我們遊覽的重點在一所名叫熱羅尼姆Mosteirodos Jeronimos)修道院,這座修道院氣勢不凡,它居然能在那場使里斯本毀於一旦的地震中倖存下來,可見當年建築施工的水準,它也成為葡萄牙近500年歷史的見證,熱羅尼莫斯修道院是里斯本最為突出的古跡,也是最能代表大航海時代葡萄牙榮景的建築物,它結合了哥德式及文藝復興建築特色,明亮色調和精細雕刻,廊柱屋簷精美絕倫,並擁有前所未見的寬闊和壯觀,整條街道的長度就是這座修道院的長度。

而在修道院附近更有全世界第一家,也是最著名最好吃的葡式蛋塔店(Pasteis de Belem),到的時候看到排隊有些長,但還是耐心排隊買了2個蛋塔嘗嘗,一口氣吃完,這家店原是附近那所修道院的修女研發出來的甜點,有百年老店的驕傲,我逛街久了難免感覺有些饑腸轆轆,但感覺和我在臺北吃的味道差不多。

大家品嘗完了蛋塔,遊覽車司機說爭取時間載我們到遙遙相望的塔古斯河畔的紀念碑,此碑為紀念葡萄牙航海事業開拓者亨利王子逝世五00周年而建,外形如一艘即將揚帆遠航的巨船,巍峨的碑身和栩栩如生的雕塑,訴說著這個國家在大航海時代的輝煌與榮光,在此拍照留念的同時,也不免想當年,那也是叱吒風雲,雄霸一方海洋霸主,到如今沒落,我心中也只有一聲歎息聲逐波隨浪而去。

相鄰的貝倫塔,是葡萄牙有名的地標,也是里斯本的象徵,它不僅是見證葡萄牙曾經輝煌的歷史遺跡,也是里斯本最上鏡頭的一個焦點,也名列『聯合國科文教組織珍貴文化遺產』設計獨特,它原是海灣中一座航海用的燈塔,後來海水退去,燈塔便和陸地相連,在大航海時代,古代葡萄牙的航海家們在出發以前,都會來到貝倫塔登上塔的頂部,再看一眼美麗的家鄉里斯本,吻別親人,再揚帆起航,駛向茫茫未知的大西洋深處,這座建於15世紀的古城堡既是精緻藝術品,又是實用的軍事要塞,迄今已有五00年歷史,依然屹立不倒,它是昔日地球大發現的起航地,有過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氣魄,經歷了無數潮起潮落,見證過無數宏圖偉業,現在風光不如當年,由此讓我不由得想重拾書本多瞭解一下當年葡萄牙在大航海時代的那片歷史中的光榮、興盛和奢華。

在里斯本旅行,腳步一定不能匆忙,更要放慢腳步,細細品味,才能體會葡萄牙的真實味道,葡萄牙受英國的影響很深,有些英國人的習慣和作風,也將這種作風融人日常生活之中,可惜待在里斯本的時間只有一天一夜,旅程的按排有點趕,不及細細體驗我並不熟悉也有古意的葡萄牙,葡萄牙也是一個天主教國家,里斯本有很多教堂和修道院,在山水之間,在教堂之間,我許願有機會再重遊多認識這一美麗的西歐國度。

葡萄牙是一個由基督教軍隊建立的國家,而里斯本是首都,這座城市瀕臨浩瀚的大西洋,葡萄牙原是一個航海版圖橫跨南美至東南亞的海上霸主,如今低調內斂的把過往的輝煌維持住,悠閒的享受知足長樂的日子。

初到一個地方,好奇遮蓋了一切,里斯本,有新建築、更有老建築、有石板路、有修道院、教堂,給我的第一命印象,連呼吸的空氣都有點濃厚的宗教氣息。

里斯本是座觀光城市,城市中沒有捷運,卻保有有軌電車還有馬車,有軌電車古老的造型,對於馬車有種懷舊和好奇,只是時間不夠,不能乖座有軌小電車,只聽到它從旁經過的叮叮叮的鈴聲。

好吃的葡式蛋塔店最正宗原始店,我們這團來到蛋塔店,每人的蛋塔情結當然要釋放,但看到店內附設了咖啡座,都是人潮就乖乖的排隊,在排隊的空檔打量店員的打扮保留著傳統,言行舉止讓我感到內斂和友善。

大家好不容易排隊買到了蛋塔,都急忙著拍照存證,在里斯本到處有個蛋塔,也都外皮酥脆,這家最有名的創始店購買蛋塔之後,店員都會附送一包細砂糖和肉桂粉,正確的吃法是蘸細砂糖和肉桂粉,這樣味道也就更獨特。

這是第一架飛越大西洋的水上飛機,以當年的飛行技術和飛機構造,由葡萄牙飛到了巴西的里約熱內盧,實屬創舉。

葡萄牙人懂得生活,受到英國的影響比較保守,也將過往的輝煌收起來,過著雲淡風輕的悠閒日子。

葡萄牙人雖雲淡風輕的過著悠閒日子,但看到路旁明顯的這些兒童照片,這些都是失蹤兒童的協尋照片,我想當地的人民在過著悠閒日子時想到這些失蹤的孩子,心中不免還是有點淡淡的哀傷。

這座吊橋有個奇怪的名稱「四月二十五日大橋」(Ponte 25 de Abril),採用全鋼架構造,我們穿越這座橋再回到西班牙的南部,一路上暢通無阻,只是行走其上有點高處不勝寒的感覺。

吊橋的沿岸風景曼妙,朝橋的橫向方向望去,還能依稀看到對岸不遠處的張開雙臂的耶穌石像(Cristo Rei),而這座石像曾被巴西仿製聳立在里約熱內盧的城中,大橋氣勢磅礴,上、中、下三層車道連通里斯本兩岸。吊橋跨距一0一三公尺,是歐洲的第一大橋,也是里斯本的一個明顯的地標。

在穿越大橋時用望遠鏡頭『框』住了耶穌張開雙臂雕像。

熱羅尼姆這座修道院是葡萄牙最古老也是最有特色的教堂,結合了哥德式文藝復興建築的特色及葡萄牙建築風格精美雕刻,廊柱屋簷精美絕倫,整條街的長度就是這座修道院的長度,寬闊且壯觀。

牆面上雕刻人物有宗教聖經中的聖徒和航海家的英雄人物。

熱羅尼姆修道院,氣勢不凡。

拱頂的結構是文藝復興的風格。

細膩的人物紋飾。

光影下的耶穌受難十字架苦像。

玻璃彩繪花雕窗戶,撤入七彩光芒。

精雕的細部融入壯嚴宏偉的外觀,這棟建築物列入世界文物,實至名歸。

航海紀念碑左邊300米外是貝倫古塔,是一個古代防禦外敵的炮樓 逢海水漲潮時,古塔就像一艘航行中的戰船 貝倫塔原是海灣中一座航海用的燈塔,後來海水退去,燈塔便和陸地相連。在大航海時代,古代葡萄牙的航海家們在出發以前,都會來到貝倫塔。

在大航海時代,古代葡萄牙的航海家們在出發以前,都會來到貝倫塔,登上塔的頂部,再看一眼美麗的家鄉里斯本,吻別親人,揚帆起航,駛向茫茫未知的大西洋深處。

航海紀念碑,造型是一艘面向大海乘風破浪的大船,航海紀念碑另一個側的這把寶劍,則充滿霸氣。

這座紀念碑是紀念葡萄牙的航海英雄享利王子而建,造型就像一座古帆船揚帆起航,這座紀念碑已成為了里斯本的地標,來到此處的遊客都會在此拍照存證的,當然我也不例外。

巍峨的碑體栩栩如生的雕塑,訴說著這個國家往日的煇煌與榮耀,而如今,當年這些叱吒風雲人物,想到頹敗的國勢,也只有一聲嘆息逐波浪嘍!

仔細看這座航海紀念碑,浮雕刻劃出的航海時代的聲勢場面,雕刻的人物是當年的航海家,而其中有一位是女性,那位女姓就是航海英雄享利王子的母親。

享利王子不僅推動葡萄牙的航海霸權,並引領整個歐洲的海上探險和開闢海上的活動,伴隨著新航路的不斷發展,東西方之間的文化、貿易交流也增加,歐洲的快速發展,也奠定司其超越亞洲繁榮的基礎,對於亞洲國家來說,當然也產生了影響。

在台灣一般人談起葡萄牙的時候,立刻想到的就是澳門,再來就是那裡的蛋塔,而我的想法也是如此,正因為這樣,來之前也沒有什麼期待,但遊了里斯本之後,給我更多的驚喜,我覺得這座城市可以很文化,也可以很歷史,更可以很壯美,葡萄牙有它自己的文化,獨特的藝文,而最有名的就是航海文化。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yhhongteng&aid=13895196

 回應文章

天涯孤鴻 (渣渣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喜歡馬車
2015/07/16 22:53

那麼多失踪孩童,讓人揪心

所有的寧靜都變成假象了

航迷老叟(jyhhongteng) 於 2015-07-17 11:16 回覆:

 走在里斯本,我不禁也想過,這是宜居之地啊,

但看到失蹤兒童協尋的海報之後,還是會冷靜地明白地歸結為一點,

最宜居的地方在於自己的內心,看自己的內心怎樣,生活隨性,

生活可以柴米油鹽,生活可以琴棋書畫,

在內心建立一個宜居的地方就是自己。


Bianc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6 20:07

位處歐陸最西端的葡萄牙,果真是天涯海角了!如同大哥所說,多數人不會專程安排葡萄牙的單國行程,而當年我旅遊西班牙單國,也就錯失了順遊葡萄牙的最好時機。現在看到您遊歷歐洲航海文化的發源地,當然興味盎然地亦步亦趨跟隨了!

葡式蛋塔,雖然嚐起來與台北的味道相去不遠,但到了葡式蛋塔的開山鼻祖之地,當然不容錯過了!

原來里約熱內盧的張臂耶穌像是複製品,原作是在里斯本,這也讓我長了見識。

熱羅尼母修道院,修道院有多長街道就有多長,其壯闊的外觀與精雕細琢的內部裝置都令人嘆為觀止!

這個開拓歐洲航海歷史的國家,首都里斯本自有其不可抹滅的歷史地位與榮景,揮別遠去的榮光,現在彷彿是卸任榮退的人士,過著雲淡風輕的悠閒日子。里斯本是大航海時代的重要城市,時至今日,在新舊文化交融中,依然難掩其雍容氣度。而受到英國文化影響的人們內斂有善,我想這對於遊客來說,是美麗風景之外更讓人愉悅的經驗!

在山水之間、在教堂之間,大哥許的願很快就會實現─多認識一個美麗的西歐國度!

航迷老叟(jyhhongteng) 於 2015-07-17 11:37 回覆:

剛來到里斯本的時候心裡也不知該用什麼詞來形容這座城市?想了很久,直到寫格文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這是一個讓我還想再去的地方,那種比懷念比留戀還要強烈的一種想法,雖然知道有點不可能,心中卻有著想再去的念頭。

回想剛到里斯本的時候,下午近黃昏,但陽光已經灑滿了里斯本的街道,微風涼爽宜人從遊覽車上看街上的人都像是剛剛睡醒,遊覽車開的慢,路人走的也慢,路上不時的看到馬車經過,而馬車行走的巷道都是手掌大的方形石塊鋪成,鋪的很隨意,沒有固定方向也無所謂歪斜,感覺似乎整座的路都是用這樣的石塊鋪成的,而看到不期而遇從窄巷穿出的小電車,也讓我興奮。

也許就是這樣的風格,讓我感覺里斯本的歷史帶來的穿越感以及這座城市獨有的親和力讓我記憶深刻,看著流淌的河水,那座有氣勢的大橋,大橋前端的耶穌雕像,這裡不是里約熱內盧也不是舊金山,而是來到了歐洲大陸最西端的首都里斯本。

雖然對葡萄牙這個國家瞭解不多,但歐債危機也沒有嚴重波及到這裡,也沒有改變里斯本人悠閒的態度和懶洋洋的特質,他們似乎還是按照原本的生活方式優哉遊哉地過日子,很難看出奮鬥拼搏的勁頭來, 覺得大家都不由自主地放慢腳步,融入這個城市,享受里斯本式的悠閒,當然這裡也包括只待了二天的我。

全團幾乎所有的人來到里斯本,除了這些名勝以外,還有一個享譽全球的就是蛋撻最吸引人,蛋撻的發源地,世界上最早的蛋撻店便隱藏在大修道院的附近街巷裡,我們從修道院步行過去,在一個繁忙的路口就能看到一家門庭若市的餐館,低頭看門前的便道上由藍白方磚拼成的
1837大字,這便是1837年開業的世界上第一家蛋撻店,當我咬下外皮酥脆蛋撻芯香滑無比,帶著蛋奶天然的清香,其味道和在臺北、澳門的蛋撻味道也差不多,我不敢妄加評論說哪個蛋撻更好吃,我只能說在里斯本吃到百年老店的的蛋撻,有點陶陶然的那種驕傲感。


瀟 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4 00:35

史實記載葡萄牙曾是一個航海的強國,

繁華過後其民風依然保有純樸內斂友善...真難得啊。

呵~『四月二十五日大橋』這名字挺特別的!

紅色吊橋橫亙在寬闊的河道上,遠遠望去超美的,

尤其是大哥您的人影斜長把這鏡頭給活化了呢!

航迷老叟(jyhhongteng) 於 2015-07-14 10:44 回覆:

葡萄牙,偏安在伊比利亞半島一側,在眾多的歐州國家裡,像是一個沈默少言的老人,臉上掛滿惆悵,對著大西洋沈思,懷念過去的美好時代。

那座大橋,採全鋼架結構,跨越杜羅河上很雄偉,我們行經橋上,感覺海風順著河道吹來,一路通行無阻,有種高處不勝寒的那種感覺,河岸兩側風景曼妙。

黃昏時站在橋下,河面無波,興之所至留下自己的身影,既然來了,不要有拘束,就自由徜徉吧!


Michael Wa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3 22:36

中國從未割讓澳門給葡萄牙,是明朝自己蓋了圍牆讓出去的。

中國人也從未想收回來,直到香港九七大限才一併解決,有夠耐心的。

同時也佩服他們識時務的君子風度。

航迷老叟(jyhhongteng) 於 2015-07-14 10:11 回覆:

葡萄牙在1999年對澳門結束了殖民統治,

從歷史的角度澳門回歸中國,

但我從遊澳門的體會,當地人似爭還蠻懷念葡萄牙統治時的生活,

殖民的心態,仍在於澳門的人們心中,這和港人懷念英國的心態相同,

這也就是殖民地的悲哀吧!


兟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3 22:12

行程似是西葡後,再從西班牙回;我是葡萄牙兩夜就一路到巴塞隆納

然記憶已糊,唯獨蛋塔的色香味清晰浮現! 但我沒沾到肉桂.糖粉喔

拿出100年的資料對照,竟懷念起4/25大橋.太加斯河.修道院.古塔.紀念碑來了

紀錄詳實啊! 異國的黃昏景色也讚!

航迷老叟(jyhhongteng) 於 2015-07-14 09:58 回覆:

我們的行程從杜拜飛法國南部的尼斯,經摩納哥、安道爾進入西班牙的巴塞隆納,再遊馬德里進入葡萄牙,再轉到西班牙南部,過直布羅陀海峽,轉由摩洛哥回台。

蛋塔的味道我覺得和在臺灣吃過的也差不多,只是當地的吃法沾肉桂、糖粉,當時在老城逛久了,難免感覺有些饑腸轆轆,排隊買了後,一口氣吃完,吃完有種來到百年老店消費的那種驕傲吧了!

里斯本地城許多有歷史的建物,以及保存較完整的古跡,看看以前遊覽的照片,都讓我們懷念,這也就是旅行讓人上癮的理由嘍!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3 16:40
宏偉壯觀
體現出豐厚的底蘊
精雕細琢
鏤刻著昔日的風華
航迷老叟(jyhhongteng) 於 2015-07-14 09:43 回覆:

里斯本是歐洲最古老的城市,

比倫敦、羅馬、巴黎還要早幾百年,

現在的建物多是1775年大地震後而重建的。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3 09:50

我在國外認識一位葡籍教授,誠如所言傳統保守、友善內斂、學養豐富、言之有物,令人喜歡。

葡國曾有過輝煌風光時代,如今雖趨於平淡,但風華轉為內蘊,更值得慢慢挖掘欣賞。

航迷老叟(jyhhongteng) 於 2015-07-13 11:15 回覆:

 葡萄牙人有許多習性對英國存著感情,

在外人看來的傳統、保守、內斂,

在當地人的眼裡,被變得習慣了,

而生活中保有了這個習慣,而變得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