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此地無銀三百兩 郝龍斌告莊瑞雄
2010/10/03 09:37:54瀏覽2520|回應5|推薦7
『報載指出,民進黨台北市議員莊瑞雄認為新生高案便箋,是台北市長郝龍斌所寫。郝龍斌今天表示,他絕沒寫便箋,除對莊瑞雄的不實指控感到遺憾,也將對莊瑞雄提出告訴。』

有人問:「對於郝龍斌市長狀告市議員的事,該怎麼看呢?

『有個張三,在路上撿到了三百兩的銀子,趕快遮遮掩掩的跑回家。但是,銀子要藏在哪比較好呢,天花板?不行,會漏水;馬桶...也不行,會堵塞。於是到後院的小花園裡,拿起鏟子鏟了一個洞,把銀子埋進去。想想仍覺不放心,再插上一隻牌子,貼了張廣告用的字條,上面寫上『此地無銀三百兩』。呼,忙了大半夜,終於可以睡覺了。不過,這一切全被鬼鬼祟祟的鄰居李四看在眼裡,偷偷摸摸的翻過花園,剷出銀子,抱了回家。不過李四很擔心隔天張三發現銀子不見,會懷疑到他頭上。就拿起廣告用紙,上面寫著『隔鄰李四未曾偷』。呼,也忙了好一會兒,可以放心睡覺去了。

嘎,這故事太瞎了吧。」「張三和李四,以為字條寫完就能安心睡覺..這個叫『欲蓋彌彰』對不對?

欲蓋彌彰。有個顧問團的發言人,有一天在開會時放了聲響屁,「說過了,不就是『第一聲最像』的故事嗎。」沒錯,雖然放完屁之後,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拼命製造怪聲,但總是遮掩不住第一聲的響屁。不過這裡要說的是:愈是故意製造怪聲,人家就愈會注意,也愈懷疑屁就是他放的。

依照揭弊專家邱毅的血汗經驗,但凡揭弊十件,前九件指人家貪汙瀆職,官商勾結的,人家都默不作聲,不理不告;第十件說他做了件無關痛癢的事,卻會被告到關起來,恰可反證前九件弊案說的全都是真的。邱毅在電視上,語重心長的跟很多後起之秀,想要一炮而紅的B咖政客們說:揭弊的風險極大,稍一不慎,會被貪官反撲,下場會很不好;他本人就曾因此關了好久的黑牢呢!

從邱毅揭弊的經驗,我們可以看見,邱毅與貪官間存在極不對等的關係。邱毅九次爆料,貪官卻毫髮無傷,第十次被爆煩了,直接把邱毅抓去關,讓邱毅頭髮很傷;軍事家稱此為『不對稱的戰爭』。從動機看,邱毅為滿足個人的揭弊英雄主義,但是萬一貪官被揭弊成功,可是會被關在牢裡,吃不上好飯。這可比要他們的命還難過,豈能不待機候時,等爆料者出了點小岔錯,再全力反撲,一勞永逸。退一萬步來說,貪官們通常是共犯結構,互為交叉火網。今天一個貪官被板倒了,其他的貪官難道可以好吃好睡嗎?誰是下個被板倒的貪官呢?看到阿扁被關在大牢裡的衰尾模樣,誰還想去當關在牢裡的貪官!

有人憤憤的說:「那就別貪呀!」這只是老百姓天真浪漫的思惟。貪官想到的是:要如何殺雞儆猴,殺一儆百,讓愛爆料的B咖政客們從此閉上嘴。

法律表面上,是保護好人,但有時候卻保護到壞人。好比看到小偷行竊失風,追到之後把他痛打一頓,扭送警局;卻被小偷告了傷害和妨礙自由。「那小偷竊盜不用辦嗎?」咳~不是已經說小偷行竊失風了嗎?!

是的,有個中年婦人,在台北捷運上看到一個男子磨蹭著妙齡女子。該婦人詢問該女子有無被性騷擾,女子點頭;婦人隨即扭住男子,大叫色狼。事後婦人與色狼都被警察帶回。男子告婦人扭住他的動作傷害,以及大叫色狼防礙名譽,於是該婦人被警察留置十五個小時,等檢察官偵訊完以五萬塊交保。「那色狼呢?」色狼是香港人,應該已經觀光遊樂完,回家去了。

所以告人的,不見得好,被告的,也不一定是壞。」「像陳致中的召妓問題,跑去告邱毅,陳致中不一定是對的,邱毅也不一定有錯。」正本清源,止謗莫如自修。色狼應該留在台灣打完性騷擾的官司,才能證明告婦人的正確。陳致中應該找出鐵證證明自己沒召妓,是邱毅又爆錯了料。「嗯,郝市長應該把花博被議員和老百姓質疑的地方,迅速確實的逐一釐清,說清楚講明白;而不是全推給花博顧問團,自己一問三不知。」郝龍斌好歹也是個市長,又是將門虎子;花了一百億民脂民膏,難道郝老先生家的家訓裡沒教過『負責』兩字嗎?

其實,只要是公家錢,『社鼠』無孔不入,都會想法子偷吃。新聞說有個老榮民,高齡九十五過世,孑然一身,遺產近億皆歸國有。地方官吏委託葬儀社辦理這種無子孫者的後事,依標準作業是兩萬塊的後事,但是葬儀社說地方官吏指此老者身家上億,要「好好的辦」,於是辦掉了一百二十四萬。國有財產局只願付兩萬,被告上法院;法院竟然判葬儀社勝訴。

人家葬儀社真的花了那麼多錢啊,可能花買多了點,又買貴了點吧。」有人不禁想到台北的花博。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諂也』。老者無親無故,無子無孫,葬儀社找一卡車孝女白琴來,要哭給誰聽?按說扣除葬禮標準價兩萬塊,其他皆屬公帑,豈容地方小官和葬儀社私相授受?超過十萬塊的葬禮,就要依採購法公開招標了。如此明顯的瀆職圖利行為,法官竟然不當庭收押,還判國產局敗訴。請教法官,首富蔡家葬禮花掉好幾億。若葬儀社說該老者葬禮也花了兩億,一億是老者的遺產;另外一億,是您法官付?還是國產局拿民脂民膏出來付?「嘎,怎麼可能那麼貴?」別以為不可能,怎麼花能花到兩億,我暫時掰不出來;不過,花博顧問團博士專家成群,見多識廣,問他們肯定能知道。

笑曰:

郝龍斌沒寫字條,新生高不是疏失;此地銀無三百兩,貪官們一生清廉。



後記:報載『不孕治療擬補貼,每年5或12萬元』。不孕者或有健康問題,用人工生下的小孩,總不如自然生的。台灣每年都有墮胎潮,那些被墮掉的小孩,大多都是健康的,卻因為可能還是學生,或經濟因素而沒生下。已經懷孕的不救,不理,不給生,自費拿掉殺生;卻要花錢補助生不出來的。「社鼠果然是無孔不入啊!」生育率低,更重要的原因是...『笨蛋,問題在經濟』,年輕夫婦生養不起,社會不公,貪官太多,國債累累,苛政猛於虎才是主因啊!

這個政策,真像補助沒子孫的老人喪葬費兩萬,葬儀社要拿一百二十四萬的新聞。「哪裡像呢?」一對不孕症夫婦,補助個十年,一年十二萬,就一百二十萬了。「唉,別太計較,有多個孩子也是好事。」又來個天真浪漫的...真有孩子,醫院找誰拿補助去!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4464525

 回應文章

作者
台北市
2010/10/04 01:33

如果住台北的市民反陳菊是不知所謂的話,  那麼就來反民進黨, 也很好呀.

對不對?

jun5238(jun5238) 於 2010-10-04 07:00 回覆:
嗯...不過民主政治,老百姓反的都是執政黨;只有執政黨,執政黨裡的貪官,和他的「共犯結構」,才會專反在野黨。(^^)

天與地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也是隨便說說
2010/10/03 23:23

郝龍斌告莊瑞雄,曰之「此地無銀。」

不提告,可否解讀為「默認」呢?

jun5238(jun5238) 於 2010-10-04 06:56 回覆:
當然可以(^^)

所以文章的重點,就在這一件被告的,很有可能是爆錯料,或是推論過了頭,是『阿扁告倒邱毅』。

至於之前所有跟花博相關弊端的指控,郝市長置若罔聞的;承您所言,皆可以『默認』視之。請酌參

閒雜人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現在的貪官,都幹些殺雞取卵的勾當!
2010/10/03 22:12

---最近看電視廣告,國民年金打得凶,廣告一日三版,道理甚違常情,真是離譜的很.奇哉怪也,沒有所得的人,維生自保猶難.如果不變賣家產,跪向親友借貸,那來閒錢上繳?除非偷竊賣淫,作奸犯科之外.難道學會煉金術,自家後院冒出石油?

---勞工保險是向肥羊剔毛,勞工毛被翦完了,全身光溜溜.再過個一年半載,毛還能長回來!但是國民年金,可就不是這樣子囉!國民年金,無道而取,執政者搜括聚斂的手段.形同向瘦羊剝皮,國民皮被剝光之際,窮弱無處可借貸,也就是跳樓和自盡之時.一塊錢逼死英雄漢!尚存廉恥之輩,鐵門深鎖,燒炭結束,旅程終逹人生的最後.若人有求生之念,想要延續自己的性命.必然違法亂紀,殺人越貨,出賣肉體,行而無所不為.在牢猶生,出獄則死.自此可以想見.犯罪年齡老化,台灣社會亂之矣.

---馬政府之德政,教百姓作反,逼人上梁山,咱們由衷感謝.這樣的國家,經濟衰弱蕭條,缺乏光明和希望,國民還會生小孩?對啦.即使臨盆要生,亦是飛至外國待產,拿那外境公民身分證.馬扁成騙,騙成馬扁.這幫貪腐政客,猶寄生於樹木內的蠹蟲,侵蝕人民對政府的信賴,刨空國家久遠的根基.國家設立的意義,原在庇護百姓,利乎萬民而生.但是現在人民,只看到政客聚斂,假辭欺萬民,剝削和傷害.這樣的台灣,道失清明,國困民窮,那能長久呢?

jun5238(jun5238) 於 2010-10-04 07:02 回覆:
唉...

三百兩
金銀
2010/10/03 19:53

風水師騙人10年8年, 什麼事都是順口開河, 亂扯一通, 10年人事幾番新,

還會有人記起來嗎?

法院只會審理1-2個月, 等證據會說話後就有真相.

 風水師 = 天地有政氣

 檢察官 = 郝龍斌

那大家來看看當有事發生後, 人民是會相信風水師 或是檢察官?

jun5238(jun5238) 於 2010-10-03 20:44 回覆:
拉法葉一審,就辦了十年,有被告的老將軍還沒聽到判決,就先盟主寵召了。

是誰說法院只審理1-2個月的?(^^)

紫金王朝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此地無銀三百兩
2010/10/03 11:08
讓我想到陳菊,"中央要負八成責任","市區視察".......

陳菊公然睡覺,公然說謊,公然發假行程,公然開說謊記者會,下台!!
文章連結:

2014 第一笑話

2014 第三笑話
jun5238(jun5238) 於 2010-10-03 20:46 回覆:
住台北的反郝龍斌;住高雄的反陳菊,這樣可好?

住台北的反陳菊,就反得不知所謂了,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