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何韻詩遭潑漆,羅智強少了點惻隱之心
2019/10/01 12:07:18瀏覽1415|回應4|推薦4

何韻詩遭潑漆 羅智強:反對暴力也反對雙重標準
何韻詩遭潑漆案 警再逮逮7名共犯,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羅智強上午在臉書指出,他反對一切的暴力行為,也反對朝遠來是客的何韻詩潑漆,但就如同,他反對朝遠來是客的張志軍潑漆、反對朝遠來是客的張銘清暴力對待、反對朝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丟汽油彈、反對朝馬英九丟書擲鞋。

接下來,羅智強全罵著台灣民主司空見慣的事,像是朝遠來是客的張志軍潑漆、朝遠來是客的張銘清暴力對待、朝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丟汽油彈、朝馬英九丟書擲鞋,以上數項,恕我懶得查證,就全當真的好了。可是這些都是民主社會對於執政或當權者某些行為表達反對意見的手法,或者有些過激,有些看起來暴力,但不會傷到當權者一根毫毛,反而有助於社會反省思考,改革進步,這也就是美國憲法學家霍姆斯說的,

他主張超過100趴的言論自由,這不是為了他個人的權利在辯護,而是他相信,允許每個人說出自己的意見,符合更崇高的利益,也就是創造出一個充滿活力、創新跟自制的社會。

可是何韻詩是為了抵抗專制極權主義的獨裁者暴力統治,來台灣尋求聲援與支持,對她施加的任何暴力,可不是啥言論自由,而是一種專制極權的魔爪延伸,像是有的在南美支持反送中,被極權國家的走狗去砸店,有的在歐洲聲援反送中,被獨裁者的爪牙尋釁嗆聲,那是專制極權假民主自由的外衣,遂行其紅色恐怖暴力獨裁逼壓港人的手段跟方法。說句大白話,這就叫做為匪張目跟傳聲,在從前國民黨白色恐怖時期,只要抓到都叫做匪諜,是要通通拉出去槍斃的..

洪秀柱聲明說她不忍父親再受凌辱要告溫紳,溫紳的回應是:
溫紳,這位名嘴最近臉書常討論「沈振南案」,16日貼出當年洪子瑜問訊的自白書, 在政論節目上,針對裏頭一句「洪子瑜自稱受人利用」,讓更多無辜的人被牽扯,父親被形容成「拉(抓?)耙子」,洪秀柱無法接受。溫紳:「沒關係啦,她要告就告,筆錄是國史館的東西,又不是我發明的。」
首先跳出來的...是台南文史工作者(?)
洪秀柱父親洪子瑜是不是「抓耙仔」?台南文史工作者昨天提供國安局「歷年辦理匪案彙編」,資料清楚載明台糖前總經理沈鎮南共諜案,提供線索另有其人並非洪父。文史工作者指出沈鎮南案資料指出,該案由台糖虎尾糖廠員工福利社經理李基藩提供線索,經調查發現時任月眉糖廠職員的洪子瑜有通匪之嫌,卅九年五月廿六日,逮捕洪子瑜及陳乃東,「經嚴訊供認為匪不諱」,並且供出邵毓秀與雷大效,邵與雷兩人再供出沈鎮南及林良桐,確實為匪工作。全案共十四人涉及,除了沈鎮南與林良桐遭判死刑,另有四人判處一到十五年不等刑期,當時卅三歲的洪子瑜與其他七人交付感化。換句話說,當時就是靠著嚴刑逼供,洪子瑜等人才會供出相關案情,與「抓耙仔」的情況不符。(轉貼「慰安婦與洪秀柱她的爸爸」到此)

我就不多說洪秀柱現在主動在幹的事,跟當年他爸爸有多大不同了。至於羅智強,維基百科說他跟潑漆者都是大陳島的後人,這個島在當年老蔣撤退來台,是作為抵抗共軍的第一線。但就跟香港一樣,因為太靠近大陸,美國不肯協防,單靠國軍根本守不住,就通通撤來台灣。馬英九自己也是逃港的難民,只是馬爸爸看得比較遠,逃到香港還是離大陸過近(想成黑洞可也),有變成大陳島的疑慮,那就又要淪落到專制極權的獨裁者手裡,過著沒有人權民主自由的可怕日子,只好再逃一次..維基百科說馬英九是香港出生,網路文章也有說他曾是香港調景嶺最小的難民,回頭看看今天他的嘴臉..

馬英九辦公室表示,馬前總統長期關心並支持香港的民主化,希望在民主化目標達成前,相關方不要輕易犧牲香港悠久而優異的法治傳統,並應以理性、和平、相互尊重的態度處理當前爭議,儘速恢復香港的秩序與繁榮。

假如他還是總統,真想跟他丟鞋。而身為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家屬,或是大陳島(昨日大陳,今日香港)的後人,一個潑漆,一個假罵真牽拖,小罵大傳聲,種種光怪陸離的行徑,真叫民主台灣的我們匪夷所思。我在日前還在支持韓國瑜參加初選,談「籲吳敦義懸崖勒馬,改採初選式徵召」時,做了一段羅智強這類人的人格側寫,

對於馬說沒有(卡韓),還有一種說法,是羅智強式的,大家知道,羅馬這兩人在頂新案,成功的告贏了周玉蔻(控馬英九收頂新2億獻金挨告周玉蔻今敗訴確定須賠180萬)。雖然有小老百姓對這起冤判頗不以為然,主要是馬英九是叫羅智強作證說他沒有,「馬英九從未指示羅智強拜訪魏家祖厝,羅智強本人也已公開說明」。可是當羅智強還上電視與周玉蔻對質,想證明自己真的從沒接受馬英九指示拜訪魏家祖厝,卻被周玉蔻當場公布一段錄音:這是羅智強自己與頂新發生四次貪腐性關係的某一次現場活動錄音,地點是頂新古厝,時間點是頂新去跟馬說古厝修繕好了的隔兩天大年初一,關鍵性偽證則是『羅智強:那因為馬總統喔,他還有一些公務在忙,他知道說今天宗親們在這邊有一個很盛大的一個聚會,那也是魏家對成美堂這邊,有很多的一些投入,就請我這邊..來代表他』。按說,周玉蔻這樣就可脫身,甚至還可反控,那後來的轉折是甚麼?原來啊..咳,鄉親,我自長眼睛以來,還真沒看過這麼不要臉的事...

對於羅智強昨在政論節目聲稱,赴魏家拜年並贈送筆筒賀禮時,致詞說代表馬總統,只是「客套話」、「算我招搖撞騙」...(轉貼到此)

所謂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其他多說的全是邪惡的。羅智強說他反對雙重標準,反對一切暴力,對剛發生的暴力一筆帶過,卻扯出一大堆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少許過激的現象,大加撻伐,像在反對台灣的民主。再把何韻詩所代表,陷於獨裁者魔掌無處哭號的港民心聲,來台灣求取些許精神上的慰藉,還能讓台灣人更加洞悉獨裁暴君的邪惡本質,這樣一個伸援救溺的象徵行動,與民主國家反對執政者的言論自由等量齊觀,最後把自己講成在道德的制高點上,

羅智強說,這世上一切不義之事,「你敢做就該死,但若是民進黨做的,你敢罵?你更該死。」

孔曰成仁,孟云取義。故孟子曰: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看到港人被暴力獨裁,沒有惻隱之心,還要對她潑紅漆,再顛倒是非說成這也是同於從前的言論自由,該有一套標準,或是反對所有暴力,拿從前的暴力(?)出來反對,好模糊掉眼前欺凌弱者的暴力,或拿出四個言論自由類的過激行為,與一個對港人求援訴求潑紅漆,為匪張目作聲的紅恐暴力等量齊觀,猶口口聲聲說這才是公平,才有正義。我猜孟子看了恐怕也只有搖頭一嘆:

無惻隱之心,非人也。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129789514

 回應文章

jun5238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01 16:45

太奇怪,不對的事還要一直抝

蔡正元解讀「潑漆」:原來最白痴的人都在一座小島上

蔡正元在臉書指出,對一個來台參加政治活動的加拿大人潑漆,就是組織犯罪,併吞台灣,就是破壞民主自由,就是中共代理人;對蔣介石靈柩潑漆就是自主行爲,就是反對白色恐怖,就是民主人權。而對馬英九丟鞋子就是反對親中,就是抗議核四,就是打擊中國人,嘿嘿嘿,原來全世界最白痴的人都在一座小島上。(轉貼到此)

抗議馬英九是對他執政不佳表達反對意見,這有甚麼問題?但人家香港本來好好的民主自由社會,被大陸一國兩制暴力獨裁到,現在都快要變成漂流海上的難民了,台灣是最靠近的一個國家,提供基本生活所需,或是給一個發聲的管道,順便警惕自己,聲援香港爭民主的反送中運動,不過就像是鐵達尼號沈船旁,救起救生船上生還者的另一艘貨輪,或是六艘救生艇唯一一艘開去沈船點撈救起羅絲的,這當中,有堅持到沈船,不停拉著小提琴的樂團,也有其他救生艇上,要求開回去救人的,當然,更多的人是袖手旁觀,不過最可惡的,則是威脅那個叫救生船開回去的大媽,再叫要把她扔下海,我看這就像朝何韻詩潑漆,或是假掰別雙重標準,消費早一步逃來台灣的香港難民馬英九執政被丟鞋,說幹嘛丟馬鞋子可以,潑漆何韻詩就不行的人,這種人未必沒有惻隱之心,畢竟當自己老婆生病,或是孩子出世沒法看見,總還擠得出一兩滴的眼淚,更多的是自私自利,偏偏假裝成公正人士,本來這種人在那個黨裏所在多有,偏偏這篇文字罵到你我,你我的家人,特為文駁斥之,


jun5238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01 14:19
斷交日蔡開心會英粉 黃暐瀚:若是馬英九會被罵多慘?

香港藝人何韻詩參加「929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活動受訪時遭人潑紅漆,對此蔡英文總統在臉書表示要依法嚴懲,「請務必嚴肅看待我們守護台灣民主的意志與決心。」資深媒體人黃暐瀚質疑蔡總統「雙標」,對於康乃爾的老師「死了」,他認為這種事會說錯,實在匪夷所思。       

黃暐瀚在臉書指出,何韻詩潑漆事件,他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行為,態度不會改變。但,為了何韻詩大發雷霆、要求嚴辦的蔡總統,卻在2014年張志軍來台遭到潑漆時說:「這是多元社會的現象,要予以尊重」,蔡總統甚至還要求警方執法要「適度」,維安不可干預到人民表達言論自由。

黃暐瀚自問:「我到底看了什麼?」,那照蔡總統的標準,潑漆何韻詩,也只是「多元社會的現象」,是「人民表達言論自由」啊!怎麼會逮捕?怎麼會聲押呢?他不懂。難道蔡總統是「雙標」?

(轉貼到此)

首先,先對標題解惑,蔡英文與獨裁對抗,被斷交是剛好,開心的是可以少花錢當凱子(換對岸多花)。馬則不然,既當人兒皇帝,像孟子說的齊人,對內說自己外交辦得多好,其實是主人恩賜,可就是有那麼一兩個小朋友,看著長遠利益,不顧眼前利益(老共不許他斷),用殘忍斷交法,先與台灣斷交,至於大陸建不建交暫所不論,馬可說枉做小人,當兒皇還被斷交,不招罵才怪。
jun5238(jun5238) 於 2019-10-01 14:32 回覆:

至於黃暐瀚以下的說法同羅智強,可是羅智強一,是跟潑漆者同源,都是今日香港,昨日大陳,大陳島被共匪追殺逃來台灣的一代二代還是三代,像這種人的心性,本來就不能以一般台灣常人忖度(你看過共匪嗎?你逃亡過,當過漂流海上的難民嗎,馬英九則是第一代調景嶺難民),二,是政壇上招搖撞騙薄有名聲的小騙子,黃暐瀚好歹還知羞恥(上次大阪外交官假新聞案供參),算是讀書的斯文人,連他也誤把香港女難民何韻詩比成中共獨裁者的大官,把兩者的被潑漆等量齊觀,犯了邏輯不通,類比不倫的毛病,這應該跟眼睛或視覺無關,關鍵是在那個方寸之間,少了一點是非善惡對錯之心,孟子曰,欸..無是非之心,也是非人也。


乳牛
2019/10/01 13:55
建議格主先弄清楚當初何韻詩用什麼名義申請台灣簽證再來談吧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01 12:15
狗吃屎的時候,洒狗血會看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