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聯合文學2與309
2011/08/13 13:38:44瀏覽1080|回應4|推薦128

是巧合嗎?

這暑假得空常回家,往那熱得如蒸籠似的頂樓上跑,即使窗戶全開讓自然風的空氣對流,仍止不住七八月的熱浪而汗流浹背,幾回下來,讓我這從不流汗的體質也燜出一身汗來。我倒是暗自歡喜,老爺爺在世時長常勸我要多運動讓〝黃酸汗〞流出來,身體就強健了,但是「運動」與「勞動」是不一樣的,這幾次趁著整理這間遺留下來的工作室時,勞動流汗,動腦整理,收獲不少。

在沉入看文書資料、剪報記錄時,往往幾小時就看遍了幾十年的歷史社會文化演變.......活生生地在我眼前流轉而過。

在整理老人家的書櫃時,在密密層層的雜物書籍之中,看到一本他收藏的聯合文學第二期(民國73年12月1日出版),我頓時眼睛一亮,把它抽出來翻閱一番。這本收藏良好的早期聯合文學,第一篇文就是余英時先生所撰寫的「中國知識份子的創世紀」,他寫到:

               一個科學家、工程師、律師,或報刊編輯在執行他的專業任務時,他只能算是一個「腦力工作者」。如果他同時還要扮演「知識份子」的角色,那麼他必須在職業本份以外有更上一層樓的表現………這種更高的表現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他對自己的專業知識與思想有一種莊嚴的敬意。他的目的不復限用於專業知識來謀生,而是要再他所選擇的專業範圍內嚴肅地追求真理。………都有其客觀的準則與內在的理路,不可由任何外在的權威所能加干涉的。……


我隨手把手邊上現有的聯合文學的第二期與第三零九期擺到一起,巧合的是都是以綠色為封面,這個綠能環保愛地球的觀念也已推行了二三十年了,愛護這個地球母親的舉動一直沒變阿………


在〈散文造境五帖〉這系列中,許達然先生寫過一段關於「感覺」的文字敘述:

           澎湃如海洋,廣袤如原野,合起來的感覺也許如島嶼,但仍不是世界。畢竟感覺有限甚至偏執。被教皇燒死的卜魯諾認為感覺是「監獄鐵窗的孔」。從一個小孔看不到幾片雲,雲滿天,卻不是天,天天若整天看雲就被雲整了。.....

感不一定是覺,感懷更非覺醒。為了感受而製造情調,竟關掉電視改用蠟燭。燭光輕浮把你的影子當作玩具,忽而推到地板,忽而推到桌上,忽而推去撞牆,把你的思緒推來推去......


抄錄一首發表於聯合文學第二期楊牧的詩__「狼」 :
 


PART 1


我聽到我族類的聲音傳來
是風起自遠洋最深邃的水底
珊瑚林中一多情的石英
被復活的火山強烈搖動
又遭遇彩色魚群的干擾,剎那
狂濤飛掠如黑髮,穿過我的歲月
好像心情穿過急絃──
挾其殺伐和溫柔
令我目為之盲
如長久凝視一熾熱之星將滅於
東方黑暗的海上
當風起自遠洋
忽然爆炸再生

我摸索著,聽見
對方閃爍的聲音
是宇宙的強光,當時間和空間
交擊於冰崖的前額。彷彿
永不失路的獵人,錯愕惶恐 

冷凍的湖面寂寂然
遂於無聲中聽見

我久違的族類單純的
脈搏在跳動,寧靜地
訴說暴力和美,和嚮往
如風起自遠洋,石英在海底自動粉碎
狂濤的呼嘯令我目為之盲,警覺
就在那冰湖表面,金陽底下
壯麗的,婉約的,立著
一匹雪白的狼


PART 2


在強光的探照下
我看見螻蟻爬行於
乾涸的河床,匆匆
趕赴一不可訴說的方向
那些或許是我們前生的形象
英勇的武士在曠野上
吶喊廝殺,堅持不太準確的信仰
於鼓號聲中衝刺,纏鬥,死亡
那些是我們前生的形象,在強光的
探照下一群微末的螻蟻
──
這時站在巨大的青槐樹前,我是
猶疑年代裡最不安的信徒

我聽到我族類的聲音傳來
陌生的調子如玉石碰撞肌膚
搖擺的旋律在兩極之間拉長
遂覺悟那些不是

那一群匆匆的螻蟻不是
不是我們前生的形象。那是他們
從乾涸的河床爬高
幽幽繞過我潮濕的雙足
進入青槐樹裡,黃鐘和禮炮齊鳴
他們正嚴肅地分配著有限的坐席
當我聽到我族類的聲音
傳來,如森林長大於遠山
如蘆葦蔓延過無涯的沼澤


如埋沒宮殿的青苔
那些才是我們的我們
我回頭問你,看見春風裡
壯麗的,婉約的,立著
一匹雪白的狼


PART 3


那一天我行過
預言裡一座古廟
於寂靜處聽見我族類的
聲音從不知名的地方傳來
日影斜落在斷垣之前
蟬鳴蓋滿溽熱的山腳
槴子花間有蜂群旋轉
金蠅在蟠龍柱上停
我左右環顧,復深入
松林之中,尋找那聲音的源頭
俯視一古井死寂的水面
看到劇毒的煙霧在酷暑中凝聚
莫非,這莫非是預言裡
我行旅迢遙的歇息之地?
佛在微笑,羅漢屏息
小鬼屈身注視著

冷寂的香爐

遠處山下
彷彿是紅塵
彷彿與我完全無關的一些事情
在熱烈地發生著彷彿完全與我
有關。蟬在耳邊聒噪
蜂群在槴子花間做工
甦醒的鳥從芭蕉林下驚起
鼓翼搶飛,誤入大雄寶殿
我無言坐下,沉思瞬息之變
乃見虛無錯落的樹影下
壯麗的,婉約的,立著
一匹雪白的狼


PART 4


秋深了
我們為那肅殺的氣息所困
執手無言,培養一份愁緒
廊下三五盆黃花,陽台積滿
落葉,我的書拋在壁爐前
推開後門,只見天邊
飛過一群大雁


秋深了
秋是心的偽贗
我聽見我族類的聲音
從曠野外一不可辨識的方向傳來
那麼陌生,那麼熟悉地震撼了
我們微涼的心,掠過淺淺的溪水
枯暵的麥稈,雀巢,牛欄,蛇蛻
掠過籮筐裡所有成熟的果實
很溫柔的聲音,又帶著殺伐的
意念,隨著時間循環的黃金律
正狂烈多情地罷佔了我的心
割我以蒹葭之舞

掊我以水梨豐滿,復以
含苞千萬的映山紅戲弄我
這些都是真的,我聽見了
──
這季節是心的偽贗。然而

秋深了

我從稿紙上抬起頭來,惺忪蕭散
空氣裡飄著寒意。我起身
將後門關好,撿起壁爐前書
卻看到字裡行間到處都是
壯麗的,婉約的,立著
一匹雪白的狼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ojun&aid=5535844

 回應文章

Empty Travel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知識份子的莊嚴與敬意
2011/08/14 08:41
愛因斯坦的猶太式幽默的自嘲說
"專家是訓練有素的狗"
一度讓學理工的我失意了很久...
然而 久久也看到確實有許多長者
在專業上表現出專業以外的不俗:
例如以前的孫運璿 李國鼎 等
知識份子對真理人性的"莊嚴與敬意"
多好的期勉!

 姣童(hojun) 於 2011-08-14 10:58 回覆:

蘇格拉底說:「一個不經反省或檢討的人生是不值得過的人生。」

近日與好友談著,都有一種感嘆:哲人典範在夙昔。也不約而同談到了你所題提到這些人。以前我最愛看報紙的社論___現在? 吆言惑眾阿!

或許另一句話也是自嘲的…「先知在他的國度是寂寞的。」


水紋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sorry
2011/08/13 18:40

是我用詞失當嗎

當年我只是小讀者

聯合文學創刊時

我大約是國中生吧

記得那時的印象

聯合文學創刊應是當時文學盛事

 姣童(hojun) 於 2011-08-14 08:24 回覆:

早安

我一向喜歡單本書看__雜誌專籍類就少收藏

我也年紀不大阿(也不小啦)呵!  妳就當我這一篇是個生活紀錄)))))紀錄一些生活與歲月中的感動與流轉

謝謝你來留言,對於新朋友我偶而還抓不住彼此談過的key,不過我是和善的與害羞的,當然也有人會偷笑:姣童也是頑謔的。


水紋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說說話
2011/08/13 16:45

聯合文學創刊可是五年級生恭逢其時

我家有四到十幾集的雜誌

落了一些

前陣子也翻了翻

那時的文人感覺上儒雅許多

 姣童(hojun) 於 2011-08-13 18:15 回覆:

水淨  日安

我無意中發現這屬於早期的期刊,甚是驚奇。因為一算這近三十年的時光竟在眼前過了,在地板上翻看這本文學書刊時,伴著牆上的擺鐘滴答聲,好奇妙的感覺!

在他格又遇到一為位自第四期的聯合文學起就在其中工作的網友來留言,人生,真是何處不相逢阿,相逢在網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