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福島傳奇(小說)---第三十七卷 張揚,你這個大騙子
2015/10/23 19:16:55瀏覽6282|回應0|推薦4

 

董雪芬突然想起今天來的目的,忙問道:「小揚,你老實說,今天那麼多學生加選你的課,你是怎麼辦到的?我還沒有見過這樣的老師,第一堂課學生就這樣地崇拜?」

 

張揚饒笑吟吟道:「董姊會答應來吃飯,原來是為了問這個啊。」

 

董雪芬也不諱言,理所當然點頭直截道:「是啊!」

 

張揚撓撓頭道:「董姊問,我當然和盤托出。你要我把兩個小時的話,全部講一遍?還是要聽哪一個部分?」

 

董雪芬想一想,好奇問道:「為什麼有學生會說,聽了你的課,真想痛哭,回去就要開始奮發努力,過去是白活了,都在浪費時間。你到底講了什麼?」

 

張揚微笑道:「這個年紀的學生,最會受到美夢的感動。你給他們一個美麗的夢想,一個可能實現的美好未來,他們就會痛哭。這個時代不缺乏追隨者,只缺乏領航者。在福島,只要有人蓋廟,就會有信徒,因為這個社會太沒有生氣了。」

 

董雪芬興趣來了,忙問:「什麼夢想?」

 

張揚表情嚴肅,一字一字緩緩說道:「把福島變成真正幸福之島,把福島變成真正的福爾摩沙的美麗之島。」

 

此時的張揚,具有令人不可置移的自信和氣勢。

 

董雪芬美目瞪得滾圓,看了良久,才道:「我終於相信學生所說的,還沒有見過這麼有魅力的老師的意思了。光憑剛才這樣的自信和氣勢,就使人熱血沸騰。」

 

張揚微笑以對。

 

接著董雪芬又問:「有學生說,他聽你的課,靈魂已經是清醒狀態了,不再失踨,否則要死亡宣告了,這是怎麼回事?」

 

張揚微笑道:「我把告訴學生的原話複說一遍。」說完,表情一肅,仿照上課具有磁性聲音道:

 

「來吧,跟我來吧,學習智慧財產權法,要先學習智慧,我們要穿透法律的語言,探討語言背後更深層的事物本質。我們必須用智慧去提出問題。就像我們知道,各位學習民法總則,當自然人失蹤滿一定期間,利害關係人可以向法院作死亡宣告。」

 

「我告訴各位,同樣地,在生命的意義上,一個人失去了理想,失去了奮鬥的勇氣,失去了人生的生命目標,失去了淑世的熱情,這個人是靈魂失蹤,只要經過一定期間,也可以宣佈他生命意義的終結。因為它只有人的外型,人的實質內容已經不存在,與一般生物無異,他已經結束做為人的生命。」

 

董雪芬一陣靜默,神色不動,接著又問:「那學生為什麼自己會罵自己豬腦,連開燈都不會,想打自己一個耳光?你用什麼方法,使學生這麼自責?」

 

張揚笑一笑道:「我剛進教室的時候,一群學生沒有人開燈,也沒有人開窗,竟然大家在用講義當扇子扇。我叫他們開燈及開窗後,在上課中途,我講了一段話,學生就有人在哭。」

 

董雪芬連忙問:「講什麼話?」

 

張揚神情一肅:「我複述一遍。」接下來,用充滿磁性的聲音道:

 

「同學能否告訴我,你今天在學習智慧財產權法,你是否有決心,為這個時代打開智慧的一扇窗?為了這個時代點量光明? 你願意嗎?大聲告訴我!」

 

同學們整齊大聲答道:「願意!」

 

「可是,你們連打開教室的窗戶或打開抽風機,讓清新的空氣流進來都不願意,怎麼令人相信,你相當有決心為這個時代打開智慧的一扇窗?你們連教室的燈光,都不願意打開,連替自己的同學點亮光明都不願意,怎麼証明有決心能為了這個時代點量光明?」

 

說到這裏,張揚目光炯炯地望著董雪芬。

 

董雪芬神情一窒,良久,才嘆道:「小揚,你如果不是偉大的佈道家,就是偉大的政客。不是偉大的聖者,就是偉大的騙子。我出身政治世家,還沒有見過這麼會煽動人的天才演說家。你不從政太可惜了,連我聽了,都想要痛哭。」

 

張揚臉色漸漸鬆開,微微一笑道:「董姊今晚就這是要了解學生的選課原因,我既然認董姊為姊,當然要完完整整地給董姊滿意的答案,否則豈不是又是在騙董姊?」

 

董雪芬認真道:「其實我現在已經真正受騙了,我真正相信你想使福島成為幸福之島,成為福爾摩沙的美麗之島,你的程序是什麼?你的夢想要怎麼實現?」

 

張揚又開始面露笑意,饒富興趣說道:「董姊有意參與小弟實現夢境的過程?」

 

董雪芬毫不猶疑道:「當然,既然有美麗的夢,為何不做?而使福島永遠在噩夢中輪迴?」

 

張揚思索一下道:「程序部分,我還無法詳說,但是我先說什麼是我的夢。」

 

接著,張揚望著窗外遠方,以幽遠而充滿企盼的聲音,緩緩道:

 

「我希望把福北市締造成像法國大革命以前的巴黎,到處都是玄談文學、藝術、哲學的沙龍,使貴婦成為文藝青年,使整個社會充斥著生命的能量,而不是瀰漫著失敗主義和沒有希望的浮華主義。

 

福北市應能夠產生世界級的思想家、哲學家、詩人和藝術家,就像擁有李白和杜甫時的長安,以及擁有伏爾泰、盧梭、孟德斯鳩的巴黎一樣。

 

福島應該有像日本的『奧之細道』、像德國的『哲學家步道』,使人在五百年後,還念念不忘、流連忘返。

 

福島應該有自己的羅浮宮和大英博物館。

 

福島應該有自己的類似普林斯頓大學的自由學府。

 

福島的宗教,應該像玄奘的「大唐西域記」一樣,依賴論証而信仰,而不是依儀式而信仰。

 

福島應該像文藝復興運動時的義大利一樣,重新鼓舞人們生命的理想和希望。

 

福島應有自己的紅樓夢和源氏物語,福島人應重燃信心和希望,而不應只是成為神龍大陸附庸,為神龍大陸的存在而活。

 

福島應有羅貫中,羅貫中製造了三國的英雄,福島的英雄,也應有作家去創造。就像保羅創造了耶穌、柏拉圖創造了蘇格拉底一樣。

 

……。

 

至尊廳的兩人包廂內,氣氛一陣沈凝,就像要結霜一樣。

 

董雪芬兩眼迷離,一臉痴痴地表情,良久,才醒來,長嘆道:「張揚,你這個大騙子!你不知道理想是最強烈的毒品,會使人忍不住想要吸食,無法戒除,然後耗盡自己本身的精力和能量而死嗎?」

 

張揚微笑道:「那董姊您還要吸食這毒品嗎?」

 

董雪芬嬌笑道:「沒有毒品,福島還是噩夢,與其活在噩夢中,寧可選擇美夢和毒品,使人生有趣些。」

 

張揚伸出手來,道:「擊掌為誓。當我要做夢的時候,我找董姊來看看是否喜歡這樣的夢。」

 

董雪芬也含笑,伸出纖纖玉手,與張揚擊掌。接著說道:「今天我的收獲太多了,也獲得了上課對學生的騙術,老姊來買單。等你做律師賺了錢再請客。」

 

張揚臉色一肅道:「董姊,既然小弟稱你為姊,你對我的身份也不嫌棄。我不瞞你了。這揚楓大飯店我是少東,沒有你出錢的道理。這裏的大老板王若雲是我母親。你要付帳,如果我不肯,絕對沒有人敢收你的錢。」

 

董雪芬神情劇震,張口結舌道:「那令尊是?」

 

張揚臉色不變道:「我父親是鼎世集團的總裁張狂。」

 

董雪芬手撫額頭,喃喃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然後手指張揚道:「你說半年前被設計謀殺,是否就是道上傳說的香江梅聯的人幹的?」

 

張揚點頭道:「沒錯。」

 

董雪芬若有所思道:「終於懂了,原來使梅聯梅老大用家法去制裁香江梅聯的堂主雷老三,背後是令尊張狂和令堂王若雲的壓力。我竟不自量力要代你討公道。」

 

張揚正色道:「董姊的心意,小弟早已銘記在心。小弟家族也許在福北地方是地頭蛇,到了福西,還是要看福西王的臉色。」

 

董雪芬真心道:「既然是張狂和王若雲的兒子,你的夢想,的確有部分實現的可能。」

 

張揚淡淡道:「夢想的實現,是因我張揚,而不是靠家族。」

 

董雪芬點點頭道:「說得也是,有需要老姊的地方,不要客氣。再客氣,不要說姊弟,連朋友都沒有得做了。」

 

張揚重重點頭道:「一定。董姊有什麼困難,也不要忘了找小弟。」

 

董雪芬站起來,走過去拍拍張揚的肩頭道:「當然。該走了,今晚我應有美夢。」

 

張揚打了房間的分機,請服務生拿帳單來。

 

********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rotius6033&aid=33904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