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飛往蘇美島的機票--第十一章
2009/11/07 00:24:44瀏覽636|回應0|推薦1
第十一章           
                                                       
輕輕的游 慢慢的走 喔 今夜請到我夢中
有七彩的虹 呀 雨過晴空 縱不在水中也悠遊
多少的往事 恍恍如昨夢 啊 今夜請到我夢中
歡樂的笑影 懷念情重
聲聲是聲聲是情愁
多少的歲月匆匆指尖滑落 多少的歲月帶走了情愁
今夜一一回想 細數數甜美時光 玻璃魚兒引我入夢

淡季,傍晚的漁人村街道上,冷冷清清,幾家大門深鎖的餐館貼著頂讓或出售的紅紙。部份餐館幾乎門可羅雀,侍者站在門口熱情招呼問候,稱讚女士美麗、男士英俊等的話都出籠了,我們一一點頭微笑。這年頭生意難做,各行各業總是要戰戰兢兢才能立於不敗之地。途經一家餐館「泰姬瑪哈」,我真懷疑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印度餐廳名為Taj Mahal?餐廳內三位男性侍者正跟隨著音樂起舞,傳統的印度音樂都有舞曲的風味,皓昇和我忍不住佇足觀看。其中一位高瘦的男士留著兩撇鬍子,抹髮油的短髮在暈黃的燈光下烏黑閃亮,深黑的大眼配著高挺的鼻樑,使我不禁對他多瞧了兩眼。他揮手邀請我們一起跳舞,我們微笑回拒。沒想到他直接走向我們,拉著我和皓昇的手進餐廳,我還來不及反應,皓昇已經跟著他們舞動起來了。
他們忘我般的唱唱跳跳,又笑又叫。想不到皓昇的舞姿還頂像樣,不像我,碰到在公共場合扭動肢體就是彆扭到不行。明知又不是舞蹈比賽,但總會擔心別人的目光,也不知在意什麼。從前辦校際舞會時,我絕對不做下場的第一人。偶有我最喜歡的熱門樂曲播放時,腳底已在地板上敲出節拍的痕跡了,我仍不敢去跳,非得等到場中央已站滿了密密麻麻的同學們,我才敢快速鑽進人帬中,釋放出被我壓抑成戰慄狀的手腳細胞。
悲哀的是,通常這時候我最喜歡的音樂已經過去。

天色漸暗,海邊的風帶著鬆閒的氣息,在漁村的街頭巷尾,輕盈的掠過每個人。來自台灣的我們,在泰國,和這幾位在異鄉生存打拼的印度人,聽他們用力的以家鄉話唱出他們的歌聲。
歌聲裏是否藏有呼喚故鄉親人的祕密?
遙遠的泰姬陵是否仍散發著耀眼的白色的大理石光芒,光輝恆渡萬里,照耀這帬在異鄉歌頌母親的遊子?
我們持續唱跳到揮汗如雨,當錄音帶放完雙面,樂曲嘎然而止的時候,侍者一一緊握住我們的雙手,不斷的點頭稱謝。我想起以前遊戲治療的老師說過,讓不同國籍的幾個孩子玩在一起,仍然可以玩得很開心,因為語言不是問題,或說孩童的溝通是不需要用到語言的。小王子也說:
「一個人只有用心靈才可以看得很清楚,真正的東西不是眼睛可以看得到的。」
偶然相遇的陌生客,分享一段非語言溝通的快樂時光。我們不懂他們唱歌的內容,他們也未試圖詢問或解釋,就這樣單純的相遇和分手,結果是人聲遠了,車聲遠了,但是泰姬瑪哈光芒籠罩大地,樂曲悠揚。

當晚,我從房間裏拿出在機場免稅商店買的紅酒和住房提供的馬克杯,配了和皓昇剛從商店買回來的土司麵包、鮪魚罐頭、洋芋片、花生等零嘴,坐在小木屋前的陽台享受我們的晚餐。皓昇的小木屋是在櫃檯後方,沒有面對大海,於是我提議在我的住處用餐。

「早些訂房就有這種好處,可以選到面海的木屋。我想我會永遠記得早晨睜開眼睛,湛藍的海水注滿視野的感覺。」
「我知道妳的意思。我希望將來能買一棟背山面海的房子,有森林山地可供散步或冥想;當生活遭遇挫折或陷入絕境,無垠的大海有療傷止痛的功能,一想到自己如此渺小,還有什麼好想不開的。」
皓昇一邊說,一邊斟滿二杯紅酒,遞給我一杯。我接過稱謝。輕酌一口,酒溫順喉而下,心也輕盈起來。
「背山面海,多麼美好!我想如果辦得到的話,常常旅行,看看世界,真的是很幸福的事。像今晚在印度餐館的經驗,很難表達那種感受。」
他聽我說話的同時,將麵包夾好鮪魚,放在盤子上,移到我桌前。
「真不好意思,都讓你忙。」
「別這麼說,我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背著背包就去旅行,沒有伴的。沒想到有伴一起,倒是很溫馨的感覺。何況妳提供場所及紅酒,我準備吃喝,一點兒也不吃虧的。」
我們相視而笑,舉杯互碰。
「Cheers!」
「你剛才説今晚的事,我覺得在旅途中和陌生人相遇,彼此善意交流時,你會突然感覺世界還是很美好,人與人之間可以不為了什麼而交往,相聚,然後再見。乾乾脆脆,但是意猶未盡,想到會微笑,卻又一切不留痕跡。」
「我也覺得比較放得開了。如果是在台灣,把我打扁,我也絕對不會在那種場合跳舞的。因為在生長的環境裏,有名有姓,有工作,有角色要扮演,雖然知道很多時候誰在意呢,但總覺得千萬隻眼睛都在注視自己,家庭學校社會都在觀察自己的表現,就連自己也不放過自己。」
「我何嘗不是如此。自己第一次岀國是十八歲的事了,之後就再停不住腳步,每年總要排出一到二次的岀遊記,只想看看這世界。我是個很懶散的人,旅行多為放鬆,純為感官心靈的學習經歷,而不是歷史啊,或人文地理的研究過程。很多地方我去過看過,隔了些時候也忘了大半,連名字也想不起來,但我卻相信有些東西會浸潤到心底,慢慢修正了想法,潛移默化中自己的世界在擴大,是形而上的世界,是一種看不到的改變。」

我們沉默了一會兒,吃著眼前的食物。坐在海邊吃東西,隨便一個鲔魚麵包,都有意想不到的可口滋味。不記得誰說過,海的氣息含某種特殊成份,會讓人胃口大開。不過,這對於圓滾身材的我來說,不知是喜是憂。
皓昇握著馬克杯,眼望外海。我喜歡聽他說話,便等著他,希望他繼續說下去。

「我以前常常為了一些在當時覺得很嚴重的紛爭,氣到頭皮發麻,一轉眼想起曾在清晨四點零下溫度裡緊裹棉被,等著看喜瑪拉雅山的日出。當一道道金黃光束在雲層下緩緩射出,萬丈光芒照耀山脈…」
皓昇邊說,邊舉起雙手在空中畫個大圓弧,我可以想像日出時的景象。
「無論何時,我只要腦海中浮現這個畫面,都可以使我的心回到原點,什麼樣的爭執都會變成微不足道的灰塵,瞬間消失。」
「你去過這麼多地方,真的很令人羨慕。我想,旅行的目的應該就在這兒。只是,説到在意他人的想法這檔事,鈴兒絕對是我見過最有自信心的女孩了。她一向獨來獨往,同學間傳過有關她的謠言,她一概不理,她藏著這麼多的心事,不知道是不是很辛苦。」
「不要想太多,無論如何,要好好過日子。鈴兒如果看到我們在海邊熱舞,不知道會有多高興呢。像那幾個印度侍者,不論鄉愁有多深,眼前是藍天大海,是當下,而當下是最重要的。過去的事我們無法修正它,儘管犯下多少錯,做過多少遺憾的事,說過多少傻話,都無法挽回了。將來的事又是未知數,我們還能掌握什麼呢?」
「你也不過大我一歲,怎麼就一副洞察世理,對人生已有深刻體驗的智者了呢。來,我敬你一杯,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我們舉杯互碰。
「妳別損我了,和妳在一起,不知不覺就會大發謬論,承蒙妳仔細聆聽,可能因為妳身為精神科護士,受過專業的訓練,害我一見妳便忍不住滔滔不絕,希望妳別介意。」
「你自己說的,我可沒把你當成我的病患喔。」
他微笑的盯著我,第一次,我沒有讓視線躲開。他的眼睛含著溫柔的笑意,他的靈魂是敞開著,全神貫注在彼此的心靈交流中。我感覺到他的接納,既寬宏又輕盈,洋溢著無言的深情。
第一次,在他的注視中,我的心停止了激烈的狂跳,轉變成溫和如海潮般的規律脈動。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ainetung1967&aid=3474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