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怨女
2021/06/14 17:42:35瀏覽2976|回應0|推薦21
    「極端病態與極端覺悟的人究竟不多。時代是這麼沉重,不容那麼容易就大徹大悟。這些年來,人類到底也這麼生活了下來。可見瘋狂是瘋狂,還是有分寸的。所以我的小說裏,除了《金鎖記》裏的曹七巧,全是些不徹底的人物。」---張愛玲
    張愛玲的文字是不用說的。
    所謂經典文學就是可以一輩子反覆讀著,雖然總是忘了些,又記起了些。然後,覺得還活著,能讀書,便是修來的福。
    很多評論家讚賞作者獨特的文字美學,細膩刻劃出人性等等,我認為她最厲害之處是描述「時間」,那些流轉在光陰中的故事總有辦法讓讀者在闔上書本的當下感到淒迷。
    彷彿,「耳朵裏聽見一千棵樹上的蟬聲,叫了一夏天的聲音,像耳鳴一樣。下午的一切都回來了,不是一件件的來,統統一齊來。她望著窗戶,就在那黑暗的玻璃窗上的反光裏,栗色玻璃上浮著淡白的模糊的一幕,一個面影,一片歌聲,喧囂的大合唱像開了閘門似的直奔了她來。」
    怨,恨也。
    小說中的愛慾情仇,壓抑著,奔騰著,不斷遊走在悲劇的邊緣,然後一聲歎息,命運最後就只剩下荒涼。
    其實,時間永遠不會站在她的身邊,也永遠不會站在任何人的身邊。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ainetung1967&aid=163787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