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oundscape「聲景」 / 慈悲服務社恆長師父
2019/12/04 19:29:29瀏覽358|回應0|推薦14

Soundscape「聲景」 / 慈悲服務社恆長師父0703

恆長法師20190610晨間開示--聲景

各位師兄師姐早安!這是今天的Dharma Espresso。

幾個星期前我在日本的時候,忽然發現一個我們一般不會注意,但卻很重要的字:Soundscape「聲景」。這個字沒有對應的越文字,我現在就來告訴各位為什麼它很重要。

1 風景:
這個字指的是我們生活的環境。首先我們先研究風景這一詞。風景指的是周圍的環境、山川、土地等風景。我們的房間不是風景,但從窗戶看出去,窗外的花園、鄰居的房舍、樹木及附近我們所看到的地方,這些都是風景。所以風景通常指的是生活環境中的實體景物。在路上開車時如果我們看到一個很不錯的地方,就會說:“這個風景好美啊!”這意思是景色、高山或小山丘的樣貌很漂亮。風景之中也包含行駛的車輛、搖曳的樹木、呼嘯的風,這意思是,我們可以清楚地看見五大元素就在其中。在風景中,圖像和三D立體實體不可或缺,樹木、道路、人…等等,都是風景中的元素。

通常我們在買房子的時候,會挑選認為不錯的地方,比如臨近高速公路或學校等機能較方便的地區。所以我們是選擇風景,選擇我們心儀的居住地。通常我們以優美的景觀來理解風景一詞,但其實這個字很中性,它並不特指優美漂亮,而是指在周遭環境中,所有形成景觀的實體。所以當我們購入一個房屋後,我們有時候會請專家來設計景觀,我們稱這些專家為環境美化設計師、景觀工程師、庭園美化師等等,請他們來為我們創造風景。

2 聲景
現在,不去想實體,而是思維聲音及字元特性的景觀,於是我們有了聲景一詞。我們到菜市場時,會聽到市場裡的人聲,這聲音和我們走進房間裡聽音樂截然不同。當我們回到家,會聽到家人、父母、孩子們的聲音;我們進到辦公室,會聽到空調的低頻噪音,或是同事們的低聲交談;當我們搭上火車,聽到的是另一種環境音響;打坐時,外面和風吹拂,宛如傳來大自然溫柔的低語;有時候在打坐時,頭腦裡聽到的是縈繞的話頭聲。這些都是聲景,他們不是旋律,不是輕音樂或配樂,那是心靈可以感受到的環境音響,亦即聲景。

在環境音響,也就是聲景中,通常我們會感受到它的牽動影響。當我們聆聽太鼓的敲擊,鼓聲在腦海裡迴盪,並不會令我們感到悲傷,因為鼓聲啟動了我們心中勇猛、具足勇氣、強而有力的覺受。

聲景有許多不同種類,當我們站在瀑布附近,我們聽到水流宣洩如雷鳴般。例如,我們去看尼加拉大瀑布,在那邊我們通常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因為瀑布的水聲是如此響亮且嘈雜。或者當你身處大熊山那樣的環境中,每天早晚我們都聽得到鳥叫聲,鳥叫聲產生出令我們安定、平靜的聲景環境。有許多次當我坐在花園夜色裡,周圍傳來的蛙鳴和壁虎叫聲,令我感到愁悶、寂寞。因此,聲景具有強大的影響力,與風景無異,但聲景能喚起內心深處非常靈性的部分,也就是心靈。

現在如果我們加上「內心」風景或是「內心」聲景,那麼內心風景則是腦海中的實體景觀,如果我們閉上雙眼,就能在腦海中想像出它們。有時候我們閉上眼睛,腦海裡浮現出各種與我們有關的種種如恨我們的、說我們是非的、喜愛我們的那些人跟故事,當我們在腦海裡看見這些人的臉,就進入了內心風景。這意思是我們走進了心識中的風景。但假如我們進入內心風景,看見心裡的聲景,我們感到更加恐怖。這聲音是人們在說長道短的聲音,他們經年累月重複不止的言語烙印在你心裡,每想到他們的臉,那些話語就同時湧現,這些雜音令我們不安,甚至惱火,於是我們開始痛罵詛咒,發誓要給他們好看。那些聲音構成聲景中的噪音,遮蔽我們的心識。內心風景和內心聲景非常的微妙。

現在當我們坐下來閉起眼睛,我們能看到別的東西。
3 光景
我們在外面看到的景物是風景,想像一下,我們在早晨、中午、日落時分以及夜晚觀賞一棵樹,你會發現光線的變:早晨日出時陽光在晨霧中和煦地照耀;中午的烈陽驅散晨霧,代之而起的是綠影扶疏,枝葉婆娑,充滿生氣地展現在明亮的陽光中;黃昏日落時分,陽光開始柔軟下來;到了夜晚,若沒有街燈我們就看不到樹了,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有在這個時間,我們在風景中看到新的元素,這個元素就是光,如果我們能在黑暗中分辨,這只能感謝光的存在,這就是光景,是光的風景,非以實體呈現。

我們談了風景,聲景,光景。坐下來打坐,我們有內心光景,我們看到不同程度的光及顏色的影像,許多人在閉眼打坐時能看到多種顏色,非全然黑暗,我記得有位弟子告訴我:
“師父,請看一下我的額頭中間,那個光圈看起來如何?是強還是弱?”
我問,“什麼?你有光圈?”
“是的,師父!以前我閉上眼睛,一開始光圈是暗的,後來慢慢變成紫色,紅色,黃色,現在是橘色。”
我覺得很有意思。那就是所謂的光景,或內心光景,只有你自己看得到,別人看不到。在我們的額頭,第六個氣輪直接連結到腦部中央的松果體,這個區域對於光非常敏銳。

光景也非常有意思,因為在我們打坐時,光的風景就是我們的身體。身體從動到不動,第一個內心風景是身體不動,這也是我們必須達到的目標。當身體放鬆不動,我們才能細微地去感知體內的能量正在上下或水平流動,或是旋轉,向上旋轉、水平旋轉、向下旋轉,我們會看到這個由能量和情感貫穿的身體就是風景,但這和我們的想法沒有關係,它有它自己的生命。同樣地,如同外面的森林、樹木、道路等等風景,我們的體內有能量流的運行。若說能量與心識無關,這是不正確的,這兩者其實密切連結,但能量本身是一個獨立系統,有肝、肺、心的系統,以及氣輪的系統,這些能量系統創造出心靈的風景。

打坐時當我們安定之後,身體呈現放鬆不動,這時我們通過不動的風景,開始進入聲景,聽到各種不同的聲音。雖然我們不動,但心裡仍能聽到咒語誦念或觀想引導。當我們專注於呼吸時,對風景的專注多過聲景;專注在呼吸的吸進、呼出、長、短、強、弱之上,這些都還是風景。雖然身體漸漸平靜,但依然卡在呼吸上。所以當我們持咒,就會漸漸忘記風景而轉入聲景,一旦進入聲音,專注於持誦上,通常就不再記得觀呼吸了,身體依然不動。因此,我們要感知呼吸,然後忘掉它,變成感知聲音。

持咒一段時間後,我們會開始聽到特殊的聲音跟詞彙從我們們心識的某個角落裡浮現,它非常溫和,飛到這邊,又跳到另一邊。那些聲音在腦海深處舞動,它不受我們控制地出現、爆發,我們越不動,越呼吸微細,那些聲音就越微妙地裡外上下四處跳躍。如果我們非常溫和微細地專注持咒,就越有可能讓那些聲音跳躍,然後逐漸消失。突然間我們發現,哇!我在一種境界,好像已經停止持咒了,但心裡知道咒語仍不斷地持續。不是因為我感到溫和微細,所以不再持咒,不是這樣。而是咒語本身變成了安靜的境界,非常地寂靜。我們知道我們還在持咒,但是頭腦裡完全沒有聲響。

然後逐漸地,聲音轉變為光。一開始,我們閉眼時會感受到黑暗外面的光。我們覺得仍在持咒,但是身體很輕、很柔和。當我們開始感覺咒語柔和地轉變成光時,就從聲景進入了光景。第一個光景是由我們的思想的心識而來,如果我們經常思考、讀書、研讀哲學和經典,我們的光景就常常是非常明亮的,我們會感覺身體非常輕,就像光明回照,照進我們的心、我們的臉、我們全身,包括外在的聲音和我們的聲音,這意思是我們已經很快地把光明轉向自己,我們覺得,“什麼?我們真的坐在這裡打坐、持咒、觀想嗎?“我們會有很深的直覺反觀自省,看見自身的盲點。那光明非常強烈、明亮、照進來,不是照出去。所以我們聽過一句話叫“迴光返照”。我們以為“光”這個字就是一種光線,其實它是光景。那個光是我們的內在澄澈,很特別。它返照,令我們感覺非常明亮清晰。

4 心景
到那個時候,當腦海裡不再有聲音跳進跳出,坐著的身體也非常溫和靜止,完全不動,那就是我們進入光景的時刻。但這不是究竟的境界,我們必須走出光景進入心景,這才是心靈的最終境界,這個境界是真心,是不二真心的領域。此時我們將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聲音、澄澈、智慧。我們擁有一切,但我們是無窮無盡的真心,我們變成不二,能清楚看見不二和所有幻象,卻不需要消滅它們;我們看見這一生,看見紅塵俗世的一切變化,看見自己跟每個人的關聯,看見自己的使命。我們看見所有的事情,卻不需要拒絕任何一件事情。我們看見自身的對與錯,真與假,謊言與誠實。我們看見一切並變成一切,不帶任何想法,不說任何話,不動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我們擁抱一切並成為一切,毋需否定或肯定。

這是真正的心景的境界,是「本地風光」,一個禪宗的名詞。這是一個很難翻譯的詞彙,實際上它是指內在的澄澈,可以穿透風景、聲景、光景。

今天就說到這裡,我們下次再繼續,祝福大家有個美好平靜的一天。
(慈悲服務社翻譯小組敬傳)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0938767770&aid=13061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