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細讀《望天丘》——與時空的遊子同遊
2011/03/01 12:41:49瀏覽1913|回應1|推薦22

細讀《望天丘》——與時空的遊子同遊

宜蘭羅東公園有一個火山造型的山丘,旁邊立一個說明牌,告訴我們它叫「望天丘」。頂的中央有一個碗盤形的坑洞,是夜晚觀星的好地點。第一次和大嫂去到那裡,大嫂說:「這裡是望天丘。」我手指向說明牌:「我知道,那裡有寫。」大嫂又說:「有外星人來過。」我以為說明牌的小字是寫有關外星人的故事,正要轉身回去看個仔細,就被叫住。「是李潼的小說上寫的,你看過《望天丘》這本書嗎?」大嫂問。這個答案可想而知。

 

小說以名勝為故事背景,可以增加旅行的厚度。返家後,趕緊到圖書館借《望天丘》,想彌補這「無知」的缺憾。

 

抱著休閒的心情跳躍瀏覽:書中描寫幽浮起落,當然沒有電影的畫面精采,視覺影像優於文字想像,跳過去;去海邊班遊,我也有類似經驗,跳過去;祖先來台屯墾,發生械鬥,傳統戲劇常演,快速看過……就這樣很快地翻完這本《望天丘》,卻在心中留下很多疑惑,好像被貓弄亂的毛線球,非花點時間理一理不可。不得不靜下心來,從頭再看一遍。當心思澄明得像一面鏡子,才能清晰反照小說的線索,足以引發與主角共遨遊的況味。

 

歷久彌新的心靈對話——青少年看歷史小說

少年小說在童話世界和成人世界之間搭起一座橋樑,它驅使青少年由幻想走向現實。小讀者們如果太沈迷於童話裡杜撰的世界,那在現實生活中遇到困難時,常會殷殷企盼外來的援手,或是魔法奇蹟。這座成長之橋的色彩是光明的,是溫暖的,讓青少年以充滿希望的角度認識世界,培養未來主人翁積極向前的態度。接觸歷史小說更可發思古之幽情,有所思,有可思,引來一抹靈光,朗照生命,進而思考實際人生的意義。

 

從《望天丘》這本歷史小說,我們可以欣賞跨時代的文化,懷想祖先百年前的活動。我們尋根,是要以祖先為榮,所以西皮派福祿派械鬥起因就不必追根究底;相反的,民俗文化的傳承,在書中就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孔明車、北管音樂、踩高蹺,甚至是台灣菜,透過作者的生花妙筆都活了過來。

 

作者李潼選定距今一百多年前的清末,配以當時風俗習慣、服飾、特殊景觀作背景。故事發生的地點在宜蘭,主角陳穎川是虛構的,次要角色陳輝、北管師父確有其人,作者巧思慧心將幾個歷史事件重新解構,透過人物解讀原委,讓事實與虛構重疊進行。讀者不必考據何者為實,何者為虛,只要與多才多藝的古人一起回到百年前,體會如在眼前有臨場感,享受雅而不俗氛圍,探索祖先生活過的日子!

 

刻畫鮮活的人物

時空的遊子——老成少年陳穎川

陳穎川來往不同的時空三次了,分別在十五歲、十六歲和今年,「天上一日地上十年」,宇宙間的時間頻率不同,陳穎川這次回來叭哩沙槍櫃城(三星拱照村)已相隔一百三十年,但是才十七歲(十六歲回來那次沒有交代),親友家人都不在了,戲先生簡文登也早已做古,在世的是他的曾孫。如果沒有宇宙觀,如果不知「入鄉問俗,入港隨灣」,這樣的日子怎麼過得下去?我們不得不佩服水晶人獨到的眼光,讚嘆他們:選對人了!

 

綿延的山勢看得出是故鄉叭哩沙的山,其餘的地貌、地物都不一樣。槍櫃城景物不在,人事全非,只有阿里史山彎口的鳥榕固守著兩百多年的歷史,幾十根梁柱般的鬚根,三個籃球場大的綠蔭。樹下的陳穎川不是沉思的達摩,不是頓悟的釋迦,他摩挲垂掛的粗大鬚根,輕敲樹皮,有回想、有研究,讓我們感覺到他和大樹的深厚情感。

 

觀念受時代、社會生活、文化背景制約,現代十六、七歲的年輕人未經世事,口中常說生活無聊,但是百年前的青少年就足以任事。有陳穎川在的場合,趣味指數就會飆高,他擅長講古,現身說法講嘉慶道光年間的事,講的是他昨天剛過的生活,不是歷史。

 

十三歲,自己做一對比人高的高蹺,試踩時被弟妹一推擠,站不穩,大步向前跑,拼拼碰碰,踢翻一竹簍碗盤,踩破一口大鼎……抓住屋角一排瓦,一直抽瓦片,抽了五六手才抓住……

 

一手提殼仔絃,一手持琴弓,一路搖《賜福會》最好聽的一段,腳踏孔明車,「踩街」宣傳當晚福蘭社子弟班上台演奏的消息,行徑搖擺,西皮派子弟看出了火氣,一路跟隨,……伊舉鋤頭柄對我打過來,我隨手抓起那口鋼喜好晾乾的大鼎……

 

十四歲冬夜,生番到槍櫃城取人頭,放火燒房子,手拿兩個人頭的山番走進他們家(沿土地公廟後的水圳上去,第三座槍櫃)……

 

光緒十年(1887法軍要從蘇澳登陸,五百名身背長槍,腰佩彎刀的義勇壯丁在槍櫃城集合。陳穎川在隊伍頭尾來來去去,五百台孔明車宛如風火輪,沿大埤湖(梅花湖)過石頭城,轉武荖坑,在涉白米溪,到達砲台山腳,不到一個時辰。陳輝少爺更派北管福蘭社樂團沿路夯鑼擂打鼓,吹嗩吶。……兩軍對峙,演奏最熱鬧的《鬧西河》。……他們是墾植的農民,是守城的義勇,也是能演奏個種樂器的民間藝人。

 

生死一瞬間的經歷,從他一口文雅的河洛話傳播出來,就是有趣味。讀者隨著小說情節一起冒險,踩高蹺、騎「風火輪」,心情起伏擺盪,彷彿與陳穎川合體,回到昨日世界。

 

陳穎川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殼仔絃、嗩吶、響板、小鼓,斷絃、缺柄、皮綻筋裂,只要有材料,他都會修。夢裡實境裡,舢舨行速跟隨《天水關》、《臨潼關》的節奏,沒有傳統音樂素養的讀者無法想像那船行的速度,但可以肯定他是戲曲一流人才,北管福祿派香火的重要傳人。

 

要講台灣特色,「吃」是一定要介紹的。作者把百年前的台灣文化都寄託在陳穎川的身上,他一定要會做菜,做的是第一讚的古早味。在書中,他做了些家常菜,頗受好評,我記錄在下面供饕客參考,下次去宜蘭不妨吃吃看。

金針米粉羹、炸龍鳳腿、青椒炒肉絲、黑豆豉小冬菇炒雞絲、蒜蓉油炒空心菜(炒兩次)、油淋醬汁蚵仔煎、蕃茄蛋花湯、碎菜脯煎蛋、酸菜肚片湯、大腸炒薑絲、紅糟蒸肉、金瓜炒米粉、蒜蓉醬油醃漬蛤蜊、地瓜燜飯

謎樣人物——不知去向的方向

的同學方向離奇失蹤,水晶人說沒接他走,陳穎川卻說飛碟會送他回來,到底他去了哪裡?真是撲朔迷離!

 

寒流來襲,全班出遊南方澳海邊迎日出,恰巧碰到瘋狗浪,浪頭過後,大家找不到方向,以為他被海沙活埋,秀秀徒手死命挖沙,想救他出來。沒想到,方向趴在高高的船舷上,幽幽渺渺地說「我在這裡啦!」這「幽幽渺渺」四個字告訴讀著方向的行蹤,雖然在現實世界不可能發生這種情況,但在虛實交錯的小說中,就不以為奇了!

 

原本以為作者留下希望的出口,方向總有一天會回來,但是拉芙爾在古巨砲前中邪,陳穎川手拿帶葉榕枝把她救醒後,她說的那番話,讓我們確定方向已經走了,而且不是跟水晶人走的。

 

方向並不符合水晶人挑選對象的條件,所以水晶人說沒接他走,應是實情。陳穎川說是方向自己進去幽浮的,水晶人肯輕易讓他進去?還是人到了異次元,水晶人就管不到了?

青瞑仔多五眼——眼盲心不茫的阿公

瞎子的嗅覺、聽覺非常敏銳,加上用心,就是「五眼」;但是書中阿公的五眼,其中兩眼是菲傭拉芙爾的,這兩個配角雖是扁平人物但形象鮮明。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阿公這塊寶還真有料,眼盲心不茫,記性好,口齒清晰,能夠口述歷史。準博士珍珍為了論文,三次造訪這位耆老,聽他講日本人統治台灣的故事,那些書上沒寫的鄉野口傳軼事比正史更有趣。七十四歲的阿公眼睛看不見,年事又大,不過每天活得很起勁,精神鑠鑠帶著一票人「出巡」,這一個多月的笑聲比他五年來還多,他的老朋友也轉移陣地,聚在一起聽陳穎川講古。

 

無論是唱北管戲還是踩高蹺,拉芙爾都學得得比其他的年輕人好,連幽靈附身都找她,是在暗示我們現代社會與傳統藝術的隔閡吧!想要發展傳統藝術,就得掙脫一些現代文明的束縛。

 

離婚為哪樁——藕斷絲連的爸媽

 

想起自己的歷史、地理的成績從來沒有低過95,但說到爸爸、媽媽的家族史,卻一片空白,就連爸媽分開的遠由和近因,也完全不知。執鏡人拍攝《二十世紀最後的夏天》,是生活全紀錄,卻不過問爸媽離婚的理由,是當孩子的無奈,還是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前面提到少年小說的色彩是耀眼光明的,所以方向去哪兒要說得迷迷濛濛;夫妻緣分已盡,好聚好散,就不細寫離婚為哪樁了。但是這對夫妻為什麼離婚,除了阿公的一句話,好像找不到蛛絲馬跡。

 

在槍櫃城大樹下開講區的可樂、炸雞塊是的爸爸開旅行車專程送過來;修樂器的材料是的爸爸去萬華解散的老樂團那兒拿來的;腳踏車改孔明車焊接部分也出自他的手……的媽媽竟然不要這個熱心的男人!

 

阿公也肯定他的好,說「他對人熱心,工作打拚,就是不知輕重緩急,義工工作一件一件接,不顧家內,一年換二十四個頭家。」——這應該是離婚的主因了。

 

一個古人,一場車禍,讓已回頭的浪子有機會再度「執子之手」,真是一件美事!

 

顛覆刻板印象——單親家庭的林梅林棟

方向:「不管怎樣,我們總得堅強地、快樂地活下去。」「我不活得畏縮、不唉聲嘆氣、不跟自己過不去」「哪一個家庭沒有問題,不要讓人家說單親的孩子,都有問題。」方向的出現好像是要告訴單親家庭的子女該怎麼過日子,說完就消失了。

 

林棟跟著爸爸過日子,能安排自己生活,照顧自己,體諒老爸的特殊工作,是一個精神飽滿、健康活潑樂天派的大個子林梅認為自己猜忌各種情誼,對歡笑壓抑收斂,心頭老是糾纏晦氣,但是從情節發展來看,實在看不出她是那種人,這種事情不能說了就算。《望天丘》不是討論家庭問題的小說,對於單親子女的心理不多著墨,點到即可。

 

陳穎川相處的日子,林棟聽了很多傳奇,對於新鮮事都躍躍欲試,雖然踩高蹺的技術不如拉芙爾,但是騎孔明車上砲台山,只有他一人敢嘗試這種冒險。林梅透過手提攝影機,拍攝紀錄片,百年前的口傳歷史就進入了她的《二十世紀最後的夏天》。陳穎川成了當然男主角,二十世紀的家族紀事往前延伸了一百多年。

 

天罡星水晶人的腹語心音

用類似戲劇旁白的腹語心音吐露作者的心聲,暗示情節發展,這種寫法很特別;不妨礙小說情節流暢進行,又可以將如鯁在喉的想法一吐為快。

 

一開始,水晶人聽他的腹語心音,告訴梅飛碟沒有帶走方向,但是是聽不到的。這是暗示讀者不要在飛碟上找方向了。

 

水晶人在不近不遠的半空,以人類可以感覺的方式伴隨,不介入人類的生命歷程。」好像我們所說的「舉頭三尺有神明」,只是神明的形象變了。

 

「如果人類失去好的想法,不能做對的事,水晶人會適時出現。」這麼一來,我們就不要擔心地球被惡靈毀滅了,水晶人會適時出現!

 

「能搭上飛行船去遨遊的人,是特別選定的。個個富有研究精神,也有被研究的勇氣,他們將於某個時刻,在地球某個地方發揮關鍵性的影響力。」依照這個原則,陳穎川雀屏中選,理所當然,但是他這次回到宜蘭是要發揮什麼關鍵性的影響力呢?是要拯救父母的婚姻?是要讓北管福蘭社起死回生?還是要孔明車、踩高蹺再現江湖,再創高峰?

 

從餘音——望天丘迴旋曲得知:林梅的爸媽再度結為連理;北管福蘭社已恢復練習,但人數太少,不能出陣演奏;槍櫃城舉辦踩高蹺和孔明車製作比賽,但與會子弟不知緣起與歷史意義。傳承歷史文化最成功的要算是拉芙爾了,她在任期結束,返回馬尼拉擔任導遊,是接待台灣團最出色的人選。精通台灣國語和宜蘭鎗河洛語,帶團實獻唱台灣歌謠及歌仔戲,遊客激賞,賞的小費十分可觀。

 

陳穎川的口傳歷史引人入勝,比博士珍珍的歷史考據更吸引人,可是他這趟回來應該沒有對地球發生關鍵性的作用,他才十七歲,水晶人讓他來回宜蘭,是要觀察他的變化,日後會有大用的。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xytw&aid=4934308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錄取ing...
2011/03/12 22:12

可以直接入學了!

Nature Lily(cxytw) 於 2011-03-14 15:15 回覆:

謝謝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