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遠山含笑到西螺讀書
2020/12/27 23:35:34瀏覽493|回應0|推薦14

遠山含笑到西螺讀書



.

89翁我十六七歲到西螺讀書,像梁山伯去杭州尼山讀書一樣,經過濁水溪,彰化,看許多景色怡然自得,我不禁哼唱起來:「遠山含笑~春水綠波映小橋,綠蔭深處聞啼鳥,柳絲兒不住隨風飄……」。「欸~欸~老頭~這是梁山伯祝英台愛戀歌曲啊……」。我感覺自己好像梁山伯,所以哼哼唱在心裡:「趕快去尼山吧~去西螺吧~」。

我就在斗六火車站下車,碰到祝英台,一個十來歲姑娘,她頸部掛著草編的籃子賣檳榔。福州沒看過檳榔,我就買了一粒檳榔,咬幾口,吞下喉嚨。小姑娘就問囉:「敢問兄台~你以前沒吃過檳榔麼?」我就說:「怎麼頭暈暈呢?」小姑娘說啦:「阿兄你不能全部吞落腹肚……」。檳榔只能嚼嚼,要吐掉檳榔汁。後來小姑娘用唱的告訴我:「家父重男輕女,小妹我要與男人爭短長……」。出來賣檳榔,自己賺錢。

「啊~這是山伯英台去杭州途中相遇,唱起來的歌呀……」。一剎時,我與小姑娘都有山伯英台相見恨晚情懷,我倆就好似在赴杭州途中邂逅感覺。

接著,咻~~她帶我到西螺,指著大宿舍說:「阿兄~你說的宿舍就是這宿舍。」她帶我到宿舍後,臨別…「你倆又唱黃梅調歌……?」不!她咬耳朵:「敢問阿兄貴姓大名?」問我後,頭低著含情脈脈,眼睛由下翻白,瞧著我。

我回她:「姓張名廷錦,家住北京城。」我住台北市。「怎的溜到江山美人去嘍?」我也問她:「敢問姑娘芳名是?」「小妹叫素貞」人家姑娘歹勢搖一下腰,手指尖遙指杏花村──她的茅草屋:「阿兄拜拜……」「這貞姑娘還很西派呀?」

說完拜拜她就走了。我一看追著趕上,告訴貞姑娘:「我跟妳回家,告訴伯父大人不可重男輕女。棄妻子而去~太沒良心~~」。死囉~她說。「死囉?後來呢?」英台母親好講話,貞姑娘母親看我這唐山孩子一見鍾情,「嗨~嗨~貞阿母糊塗嘍~你是女兒意中人啊,她要?」不要亂講!貞姑娘阿母心中把我列入未來子婿。

我得老實說,啊婆婆啊~我家早有準婚配,老爸二房的養女,我阿嬸的養女阿卿,透過老爸作說客,求娘成全美事。

貞姑娘唱起來了:「錦兄哥啊~你就該~就該……把婚退……」貞姑娘哭著唱起來。

「後來呢?」後來喔?貞姑娘變蝴蝶跟錦兄哥比翼雙飛啦。前天不是還從客廳坐計程車,坐到西門町──廚房去嗎?「老頭你快去打球吧!」「拿起球袋,把球打啊……」我邊唱邊跳啊跳去打球。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54902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