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又「相親」
2020/06/02 12:13:13瀏覽579|回應0|推薦21

我又「相親」

.

民國40年,爸又從三重鎮遷到台北市龍山區西園路一段十三號,(二號水門邊)。巷子很窄,前半巷只有兩人並肩那麼寬,後半巷多一倍寬,很長,右邊是堤防高的牆壁,左邊像方型蒙古包大的土角牆一間房的矮小違建屋舍,有八、九間,巷地面大小不等,高低不平的石頭路,這「無尾巷」住十來戶,如果巷口火警,巷內的人無路可逃。窮人有得住已經夠滿足了,那會去想什麼安危。

我們屋子(一間房的屋)很矮,在巷子中段,大人進出時都要低一下頭進,才不會碰撞屋簷。屋裡面一張舊古床,爸媽與三歲、一歲小弟弟睡。

我臨睡時鋪三塊木板條在椅條上,早上再收好,豎立在牆角。整條巷子,見不到一隻蚊子蒼蠅,大家都說我們住在「蟾蜍穴」巷,所以蚊蠅都被蟾蜍吃掉了。

屋子只有三坪多的大,但媽媽很滿意,因為金官表舅就住在巷口外「三角間」,沒有廚房,搬爐子在屋簷外巷弄煮,雷陣雨時快快捧爐子進屋,有兩間木板簡陋廁所,有時要等"便人"...。

不懂國台語的媽喜歡,鄰近長沙街很多傢俱店,都是福州人開的,大部份不是親戚,就是爸的朋友,走幾分鐘就到,語言不但通,親情更是媽所渴望的,去龍山寺也很近,禮佛逛街都方便。

「媽!」我由西螺讀書,接到爸叫我回家的信,就請假趕回來,問媽:「爸信裡說一定要回來一下,什麼事啊?」

「鱸鰻叔(綽號)有個親戚,鱸鰻叔要給你做媒人,說那女孩多麼好,你爸扭不過他,就叫你回來相親…」。

「我不要,和素貞都訂婚了,媽,素貞很好呀,…」。

「你訂婚只有媽知道,你去相一相,對方不滿意的話,就沒事了…」。

「這太危險,你的兒子很有女人緣呀!」

我抱著三弟廷光上下拋弄,媽說:「小心一點,他在三重才從樓梯上滾落地面,腳扭傷,還好樓上矮,…」。

三歲的二弟廷銘搖搖晃晃抱著我的腿,要我抱。爸和鱸鰻叔從外面進來。

"鱸鰻叔好..."。

「粗線條」的鱸鰻叔很親切風趣,他說:「阿叔最近沒錢啦,給你做個媒人,賺個紅包喝酒...」。有爸在場我不敢逗鱸鰻叔,會挨罵的。

相親很簡單,我和鱸鰻叔從對方的門前走過去,他們親人偷偷端詳我走姿,品頭論足定成交與否。

「鱸鰻叔!只有他們看我,我不能看她,我怎麼知道她長得什麼樣子?」

「保證不會跟你鱸鰻叔長得一樣醜...」。鱸鰻叔帶我過貴陽街、繞康定路、由三水街...。

「鱸鰻叔,還要走多遠啊?」

「好了!他們看過了,我們回家。」

「好啦?我怎麼不知道?」

素貞兩個月前,被堂嫂叫來台北市"三條通",她的"彭淑媛婦產科診所"當護士(兼家務事)。如果知道我專程回來相親,一定傷心死了。我告別鱸鰻叔,去找朋友(素貞)。

鱸鰻叔叮嚀我:「下午三點,趕回來,他們會派一個長輩來家裡和你面談。」

素貞突然看到我這不速之客,訝異地看我,「有什麼事嗎?」

「事情『大條』了。」

我把來龍去脈簡單的說說,「我們要先下手為強,趁他們還沒來,先同我回去見爸、媽!」

素貞向堂嫂請個假,就同我回家,這長長窄窄的無尾巷,擠這麼多家人,違章屋子這麼小,怕素貞不滿意,我解釋說:「這是租的,以後我們會住大的屋子…」。

素貞說:「好~好!好得不得了!」素貞好奇怪,窮到家徒四壁,還好什麼?

「妳不喜歡呀?」我看素貞有點「窮極生樂」,奇怪不是?

「你免奇怪!人家看你們這樣環境,面談這一關你過不去的了,…」。

「喔?那妳呢?」

「我又不是嫁屋子和巷子!」

「一語點醒夢中人!」

「是糊塗人!」素貞說:「先想一想,等一下老爸打我、趕我,怎麼辦?」

「妳想得美啊!妳還沒有福氣挨老爸罵!是我才有挨老爸罵的福氣!」

「哈~那就進去吧!」意思是進去享福,我發現素貞真的變了,以前她沒這麼挑皮、活潑。

爸看我帶一個女孩子回家,當是鱸鰻叔介紹的哪位小姐吧。素貞叫一聲「伯父、伯母好...」。就去坐在媽的身旁,逗弟弟玩,跟媽聊起來。

「鱸鰻叔怎麼沒一起回來?」爸問我。

「爸,鱸鰻叔等一下來。」

等一下鱸鰻叔和來面談的對方長輩來,這場面一定很尷尬,我低聲邊逗弟弟玩,又蚊子聲音對素貞耳穴說:「妳先回去!」

素貞眼睛問我「為什麼?」大概看我臉色不大對,就說了:「伯父、伯母,我要回去了...」。

我趕緊說:「好,我送妳到門口。」

到巷口,我叫她趕快走,素貞說:「我不知道怎麼回去呀!」

「妳在附近走走,我會找得到妳!現在沒空說清楚!再見!」

我要趕在鱸鰻叔前面回家,準備面談時如何讓對方認為我不適合他們的條件。

不太久,鱸鰻叔臉色尷尬,一進門就對爸說:「失禮!失禮!」
「怎麼啦?」爸說:「人都到家了,談得好好的,那女孩子不錯啊!」

爸!不錯是你說的喔,到時候知道了別罵我喔。

鱸鰻叔沒聽清楚爸的話,只顧著想怎麼對爸說。哀聲嘆氣:「現在人太現實,走到巷子就回頭了,現在窮並不表示以後永遠窮啊!」

喔!原來人家一看這窮酸巷子,嫌我們窮,好!太好了。

我送走鱸鰻叔,還千謝萬謝,謝得鱸鰻叔莫名其妙,愧疚而回。我佩服素貞有先見之明,難怪她說:「好得不得了」,人家與你沒感情,幹嘛挑個窮小子?

媽心裡明白,臉有喜色,爸愣愣想摩:「你鱸鰻叔酒喝多了…」,爸喃喃自語。

「不是酒的關係,是他們長輩嫌我們住的地方不好,回去了。」我沒說出口。

素貞被當「站壁野雞」

我繞了幾個街巷,才找到素貞,看她驚嚇的臉,含淚泣訴:「你那麼久才出來?一個男人問我多少錢?要買我?不理他,他問我:"妳不是野雞嗎?...」。

「萬華男人眼睛都有白內障,人雞看不清,不理他...萬事如意!」我告訴她:「沒事了。」

我帶素貞回中山南路三條通:"你進去吧..."。

(摘自我的"戲說人生"ㄧ書2003)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37586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