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百合既腐,其臭尤甚於蕪草!徐永明弄爛太陽花,比狗屎還噁心哦!
2020/08/11 09:44:36瀏覽942|回應1|推薦14

2004年有個「學運」,野百合學運份子徐永明教授對他們不屑,趙剛教授當時寫了一篇「百合既腐,寧當蕪草」引用莎士比亞「百合既腐,其臭尤甚於蕪草!」譏諷,後來靠太陽花弄到立委的徐永明涉貪,一次搞爛兩朵花,這是「一箭雙雕」還是「禍不單行」?

這又讓我想到莫非定律。

莫非定律內容是「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就一定會出錯」,指的是任何一個事件,只要具有大於零的機率,就可確定它終有一天會發生。以前野百合學運份子貪污仆街過了,後來的學運仆街也不稀奇,我只是沒想到徐永明可以這樣「傳承貪污香火」,果然是偉大的學者,很有「教育」精神哦!

我們溫故知新看一下「百合既腐,寧當蕪草」,再看看徐永明是怎麼「崩壞」的。

徐永明

好笑哈哈哈

Blackjack 2020/8/11

百合既腐,寧當蕪草 
 2004 年 04 月 07 日 趙剛
相較於前野百合學運份子徐永明教授與李文忠立委對目前正進行的「野百合重現」的學生運動的敵視與不屑,欣見也是前野百合學運份子的行政院發言人林佳龍先生對學生運動的支持與期望。他肯定學運的批判角色、承認當前學生抗爭有理想性,並期望學生深化反對論述。看到林佳龍先生還能表達出這個立場,誰人能謂十四年前的野百合早已全然腐朽昇天?


但是林佳龍先生根據他的野百合經驗,對此次學運仍有分別關於目標、自主性、與時空條件的三個質疑。這三個質疑我認為很有商量的餘地。


首先,關於學生目標並不明確這一問題,我認為,學生目標不清楚是事實,並不足諱,關鍵是以什麼態度理解這個不清楚,比較好的方式是要理解目標喪失這一病徵其實是台灣政黨輪替後的一普遍現象,原先追求民主、反對威權的巨大動能不幸因為單純的政黨輪替的高潮而萎闒。如今,族群割裂、社會不平等惡化、政治正確的身份政治無限上綱、公共論述無法形成…,社會並非沒有問題,但大家卻找不到超越藍綠的語言來描述它、面對它。這是你、我、大家,尤其是知識份子的責任,何獨責於學生?林發言人既然期望學生深化其反對論述,也不妨一起論述學生的目標可以怎麼深化。


林佳龍其次以野百合為模範,質疑學生運動的主體性。現在耳語甚囂,說這些學生其實是藍的第五縱隊云云。不健忘的話,這類的話語不也是同於當初很多人對野百合學生的抹黑嗎?學生當然是反對當權的,全世界有反對在野黨的學生運動嗎?所以,當年的野百合反對的是那時的當權者,說它「反藍」並無不可。今天的「野百合再現」反對的是今天的當權者,說它「反綠」,又有何不可?反綠並不見得挺藍,這是我們投諸於今日在廣場抗爭的學子的期望,我們衷心期望他們發展出一套超越藍綠的語言。我們不希望歷史的弔詭重現,當初野百合小心翼翼地拉出糾察隊,拉高純潔身段,但也只是為大盜積。我們也更不希望這些重現的野百合,重複第一代野百合的路徑,弔詭地以中正廟為終南山。


至於林佳龍發言人的關於學運當識時務之說,認為今天時空變異,民主化已達成,學生應該分清楚「體制外群眾運動與體制內司法途徑的關係」。異哉斯言!翻成白話,這不是要學生「閉嘴」,靜待司法嗎?那又為何林發言人先前又肯定學生運動「秉持理想色彩進行批判是好事」呢?難道理想色彩的前提是司法途徑的窮盡?司法不外乎國家所定義的正義,這不可廢,但更不可絕對化,人民要是處處以司法為前提,囁囁嚅嚅地如何論述正義呢?又,所謂台灣已經民主化的意義難道是對社會運動的框架與隔離嗎?如果體制內的司法是絕對的尺度,不客氣的說,那歷史上就沒有工人階級運動、女性解放運動、黑人民權運動了。今天人類的文明恰恰好來自於人們,特別是年輕人,挑戰權威所訂定的「分際」。中研院的徐永明教授看到學生高舉「野百合重現」,認為「太廉價了」,因為(包括他的?)「很多人只是自認為無法代表野百合學運而表示沈默」。顯然,野百合還是個「很多人」眼睛盯著、心裡癢著的一把倚天劍,只是大家都不好直探其囊,怕遭到圍剿,但如今卻在揖讓中讓幾個毛頭小子給佔用了。啊,「太廉價了」,簡直是廉價的蕪草想假裝百合!但我建議這些毛頭小子們其實還是把野百合丟還給他們算了。你們不如站起來,說:「各位大人先生們,我們的確是不起眼的蕪草,但是別忘了莎翁的名言:百合既腐,其臭尤甚於蕪草!」 (作者為東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中國時報 論壇 930407

***

葉家興》太陽花世代夢醒時分
19:282020/08/09 言論 葉家興
7月底,檢調發動同時多處搜索,經過3天3夜訊問,羈押多位涉嫌收受賄賂的朝野政黨立委,創下立法院自1992年全面改選以來,立委被羈押禁見的首例。姑且不論藍綠兩黨立委備受懷疑的共犯結構,連學者從政的時代力量前立委暨黨主席,以及形象清新的無黨籍立委也涉案,不免令人不勝唏噓。


長期執政而包袱過重的國民黨有立委涉賄,固然不出意外;曾因SOGO案在2008年丟了政權的民進黨再次因SOGO案重傷,大概也可以歸諸於完全執政、欠缺有效監督的制度性缺陷。然而,受朝野立委集體收賄案件打擊最大的,還是因太陽花學運而興起的時代力量。黨內爭端浮上檯面,若干六都議員退黨,網路好感度聲量也幾乎崩盤。學者從政光環無限,道德感爆棚,孰料卻是未執政先貪腐,對年輕世代的衝擊何其巨大!

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經驗的奴隸。太陽花世代在學校裡受陽春型教授痛砭時弊,慷慨激昂的影響,耳濡目染,好不熱血。然而,陽春博士、教授、學者從小學、中學、大學、碩士、博士再到大學任教,一路在象牙塔裡得意,卻對真實世界的利害關係與風險承擔欠缺切膚之痛。他們高談闊論「族群平等」與「經濟平等」,卻絕對不會和屬於少數的外籍移工、原住民遊覽車司機出去喝一杯。如果他們永遠待在象牙塔裡書空咄咄便罷,一旦他們自我膨脹到認為自己除了影響學生外,還要影響選民、影響國家,那就成了《黑天鵝效應》作者塔雷伯(Nassim Taleb)在新書《不對稱陷阱》裡所提「玩別人的命」的白痴知識分子(Intellectual Yet Idiot)。

白痴知識分子不明白,在圖書館裡啃書並不能了解世界,有切膚之痛才能。而有「切膚之痛」意味著,除了收割果實之外,更要對所採取行動造成的後果,付出代價。遺憾的是,塔雷伯在書中舉證,眾多政治與經濟、歷史與現代的事件揭示,許多政客、官僚、銀行家、分析師、企業高層、陽春學究「玩別人的命」,卻不必對錯誤決策的後果負責。這種風險承擔的不對稱,輕則導致經濟失衡,重則形成系統性崩解。

將權力交給沒有社會經驗的陽春型學究,和讓理髮師操刀動腦部手術差不多。在金融危機前拿了豐厚花紅的銀行家,一旦危機爆發,苦果卻由納稅人承受。進了政治廚房燒了一桌爛菜的學者教授,一旦舉國經濟停滯受困,卻可悠哉回大學校園享受國家提供的經濟保障。這種欠缺切膚之痛,不擔苦痛,只享上檔名利,無憂下檔損失的不對稱決策結構,正是當代社會中風險叢生的重要關鍵。

從這個角度來看,幾百萬的出席費所爆發的疑似收賄案,其實是太陽花世代青春夢醒的寶貴一課。談到社會公義,與其輕信唱了什麼高調,更重要的是做出了什麼成果,成就了什麼績效。收賄所揭露的言行不符,固然像是政治除魅的小惡夢,但相較起來,影響更多數現代及未來台灣人命運的其實還是每年幾兆元的國家預算,如何分配、使用、影響人們的生活福祉及發展。

在野時在黨綱裡高唱建構本土國族論高調的政黨,完全執政後各種自打嘴光的行徑,才是覺醒世代必須深思的言行不符。關切公義與不均的人們應該認識到,本土民粹無益於多數普羅草根大眾改善生活,反而是新一批官商勾結與跨國軍工買賣得利者的遮羞布。任由本土民粹的既得利益分子,將他們的意識形態強加在所有人民身上,可能是比學究政客收賄更嚴重的罪行,也是更可怕的通往地獄之路。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涉貪LINE對話曝光 徐永明「這張貼圖」成檢調關鍵證據
07:542020/08/07 中時新聞網 鄭年凱
國會立委涉貪案件引爆台灣政壇,多位立委因為收受SOGO案相關賄款而遭到收押禁見,其中,時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則是該案唯一交保的嫌疑人,但檢調仍認為徐永明涉案不淺,如今徐永明涉貪的相關證據一一流出,「期約涉貪」的關鍵LINE對話也曝光。

據聯合新聞網報導,太流前董事長李恆隆為了SOGO案,2019年底時透過趨勢民調總經理吳世昌邀請時任立委的徐永明出席「新加坡天義集團與太流公司公司法適用爭點鑑定公聽會」,徐最後是以顧問名義出席。經由檢調單位扣押涉案人的手機後,曝光LINE的對話內容,吳世昌傳LINE給徐說「幫你要了10意思一下」,徐已讀後竟用「饅頭人比讚」貼圖回傳。此對話遭檢調截圖,並分析認為「10」代表著10萬元、「按讚貼圖」意指接受賄絡交易,成了徐「期約收賄」關鍵證據。

而此案原遭聲押的立委趙正宇及徐永明,分別以100萬、80萬交保,但北檢認為兩人可能說謊串供,有羈押必要,6日就交保裁定提出抗告;另遭羈押的立委助理林家騏、丁復華遭羈押,也同時提抗告,依法院羈押重大被告的處理辦法,高院今會作出裁定結果。

至於收押的3名立委蘇振清、廖國棟及陳超明,入所後第3天狀況正常且胃口不錯,3人6日上午6時50分起床,三餐為早餐「清粥、甜花生、什錦菜」、午餐「羊肉什錦燴飯、炸魚、綠豆甜湯」、晚餐「咖哩豬肉、榨菜肉絲、洋蔥滑蛋、芋頭米粉湯」,3人胃口很好,食物也都吃完。

李恆隆委任律師杜英達則說,全台只有台大有儀器可治療李,希望速讓李保外就醫。

 (中時新聞網)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草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1 13:24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但是法院認證貪腐的前主席呢?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8-11 14:50 回覆:

可能是李登輝顯靈了,阿扁才會越來越活跳跳

影/送李登輝最後一程?陳水扁:要看李前總統能否顯靈

2020-07-31 09:26 聯合報 / 記者鄭維真/台南即時報導

前總統李登輝昨晚病逝北榮,前總統陳水扁今早被問到是否會北上追思,他說,這要看李前總統在天之靈,是不是能顯靈。記者鄭維真/攝影

前總統李登輝昨晚病逝北榮,享耆壽98歲,前總統陳水扁今早被問到是否會北上追思,他說,這要看李前總統在天之靈,是不是能顯靈,就如他過去作為第一位踏上梵蒂岡教廷的台灣總統,他做夢都不可能夢到有這樣的機會。

陳水扁說,是否會北上送李登輝最後一程,要看李前總統在天之靈是不是能顯靈,就像是2005年4月,他做夢都不可能夢到有機會去歐洲唯一的邦交國梵蒂岡教廷,踏上他們的土地,雖然梵蒂岡教廷是台灣那麼久的邦交國,但台灣沒有一位總統去到那裡,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過世之後,他在天上顯靈,來促成他作為第一位踏上梵蒂岡教廷的台灣總統,所以這次是不是能順利參加李前總統的追思、國葬等,要看李前總統是不是願意在天上顯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