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印度民主與臺灣選舉的相似性
2020/01/09 11:46:03瀏覽511|回應0|推薦7

前天我發表「是誰逼我推輪椅上紅線」,論臺灣人幾十年來對身心障礙者權利的蔑視與歧視,認為臺灣民主與人權「脫勾」的現象十分嚴重。有位網友在訪客簿留言,他貼出許多照片指出臺灣人亂停車,讓推著輪椅的他感到十分無助與極度憤怒。臺灣人為何把歧視身心障礙者當成理所當然、日常生活的一環呢?

這就讓我想起「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前陣子關於印度的報導:有位女性被五名男子性侵後毆打放火燒死,但因死者為低等種姓,五名地主級的高等種姓受到大批村民辯護,多名婦女還批評死者人格,一名疑犯的姐姐說是女子自倒汽油到身上點火,務求向弟弟報復云云。印度有民主,可以投票,但印度並非「人生而平等」,而且很多人把某些人當成「低等人」,甚至連他們的「人權」都「不配」有。

為何高等種姓的印度人與大多數臺灣人可以這樣堂而皇之認定低種姓的的印度人及身心障礙者的權利不重要呢?

許多有車階級的臺灣人認為「此路是我開」的土匪作風在2020的現在仍然炙熱,許多臺灣人身為「旁觀者」的冷酷也很常見,我不過是舉輕以明重,臺灣人在網路還沒發達時就學會用街頭巷議「霸凌」她們看不起或「看起來怪怪的鄰居」。我曾在部落格談母親被公車拒載的經驗,卻被一位旅居美國的台僑「建議」去買一台KIA代步,是我們這些身心障礙者或家屬給偉大的臺灣人「添麻煩」了是嗎?

日本人最不喜歡麻煩別人,從小就被教育「不可以給別人添麻煩」,但他們面對身心障礙者的保障卻「不嫌麻煩」,我的母親除了行的自由備受鄙視之外,在各方各面包括與公部門打交道的過程中,由於我個性的「不妥協」,才能替她勉強爭到一點尊嚴,其他忍氣吞聲的人呢?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母親只投過一次票,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勉強」她去投票過,因為無論選舉結果如何,臺灣社會對她/他們的敵視從未改變。我也多次評論,許多NGO對臺灣社會的亂象隨著政黨輪替而有不同的批評力道,2007年臺灣被報導有十萬雛妓、這幾年新南向導致的東南亞籍性工作者大量出現,平常道貌岸然的社會團體去哪裡了?身障團體多年的努力是不是如同針尖的水滴入大海?

很多政客喜歡作秀當「一日身心障礙者」,但事實是也不過只有在記者前那「幾分鐘」表演一下而已,每當我推著母親的輪椅在街頭時就希望這些政客能「感同身受」一下,但除了輪椅族橫死街頭後,然後這些政客貓哭耗子假慈悲一下之外,他們又怎能知道臺灣民主下的低人權現狀?

正如印度的民主,因為低等種姓是少數,多數人壓迫他們壓迫的很爽,也由於低等種姓人少無法「革命」,所以這種制度可以持續下去。而臺灣的弱勢「目前」仍是少數,如果有一天身心障礙者佔多數,多數臺灣人「又老又殘」之時,老、窮、殘的臺灣人權才會被重視吧!?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