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管仁健當然不是外省賤民(1):從其父管恩然當司令副官兩年就退伍的經歷談起
2018/12/14 02:40:42瀏覽14485|回應1|推薦10

我被WIKI管理員Outlookxp鎮壓禁言是我復出主因之一,他因管仁健對我懷恨,我就來探索管仁健自稱外省賤民還有其父口述歷史的矛盾以辨是非:首先,管恩然晚年失智,他自稱白色恐怖記憶頗多矛盾,前言不對後語。例如其口述”山東在台基督徒的回家之旅”(管仁健)一文提到: 
節錄:…到了晚年我雖病痛纏身,失聰、也開始有些失智,反應極慢,連生活都需別人照顧…
.
失智者的記憶,應該要再三檢視。
.
管仁健提到其父是流亡學生,但他真的是學生嗎?看看以下節錄:
一、管恩然原本是台灣京戲的琴師
節錄:我的胡琴與月琴,在京戲票房裡小有名氣,是達官貴人票戲時的指定琴師。若是沒這個特長,白色恐怖時期進了青島東路三號(注:保安司令部軍法處),根本不可能脫身。因為我司琴的票房,是他們生意人為了巴結山東省主席秦德純(注:來台後擔任國防部次長),結果他們發現我缺席很久了,接手的琴師讓他們都不滿意,半年後才特地去軍法處把我保出來,連相關紀錄都一併銷毀。出獄時因為太久沒曬太陽,也幾乎沒活動,腿軟到要有人攙扶才能行動,過了好久才恢復。
.
二、管恩然在大陸已經拿到山東省城濟南師範的學歷了
節錄:雖然小學時就因病輟學,但還有點小聰明,從初二開始復學,學業成績優異,在戰亂中動輒跳級,順利地拿到師範學校文憑。會來到台灣,完全是因為另一位也是姓管的同學。…在山東省城濟南讀師範學校時,這位也姓管的同學出身鄉下…
.
三、管恩然自稱已考上大學
節錄:…在大陸時我已考上了大學,但逃來台灣什麼也沒了,只好躲在台北火車站旁邊的七洋大樓。…
.
四、管恩然自稱被抓去當兵
節錄:後來政府派兵封住七洋大樓,抓了所有可以當兵的男生,送回海南島。大家好不容易逃到台灣,誰會願意再回大陸去打仗?大官全逃來台灣了,我們回去只是當炮灰,被抓去的山東同學後來有些也沒聽到下落了。
我雖然還算機靈,沒當場被抓,可是與五個同學逃了二星期,合租了一個房子,有天另一個同學來拜訪,想要與我們一起住,但根本不可能住得下,我們拒絕了,他離開後不到一小時,憲兵就跟警察上門了。
那時大概一下抓的人太多了,根本關不下。我沒被關在保安處的看守所(注:調查期間應關在西寧南路),直接就關在軍法處的看守所(注:青島東路)。剛才說了,後來被秦次長保了出來,連關押的紀錄都銷毀了,但還是被解送澎湖充軍。
剛到澎湖,防衛部司令官李振清將軍就把我選為副官,負責公文草擬。後來他回台任職,我就被調去《建國日報》當記者
… 澎防部司令官李振清是山東人,行伍出身,當西北軍,手下軍人都是河南人。…我是山東人,一到澎湖,李振清一看可以,就找我當副官了。他也不管什麼政治犯,在台灣,陳誠說了算;到澎湖,就他李某人說了算。…
…我雖然從監獄出來,卻在澎湖當少尉,一年後還升了中尉。…
.
.
疑點:管恩然在大陸已考上了大學但逃來台灣什麼也沒了,那怎麼算是「流亡學生」?而管恩然逃來台灣後就躲在台北火車站旁邊的七洋大樓,且後來政府派兵封住七洋大樓,那管恩然究竟是在何時「我的胡琴與月琴,在京戲票房裡小有名氣」而讓國防部次長秦德京去軍法處把他保出來?國防部次長秦德京既然可以為了自己的京戲愛好而保出一個政治犯,怎會又把他「解送澎湖充軍」?這不是矛盾?國防部次長秦德京為了自己愛好可以放掉「政治犯」,難道不是為了自己聽京戲的目的嗎?誰又可以大到把國防部次長秦德京手中的琴師拉到澎湖當兵?
.
小小的「政治犯管恩然」到澎湖竟然可以被「澎湖王」防衛部司令官李振清將軍「看見」,這真是太神奇了吧?在李振清回台任職後,管恩然就被調去《建國日報》當記者,而且兩年就退伍,哪個被抓兵的外省人能這麼爽??  
.
按照一般正常人智識合理的推論是:管恩然因為失智或出於某種原因而忘了或美化他當兵的特權經歷,只要當過兵的人都知道連當傳令都要身家清白,怎會找「政治犯」?就算李振清不拘一格,那怎會「萬裏挑一」從一堆人之中挑一個來當「副官」然後剛好選到「政治犯管恩然」?李振清的部下在推薦副官人選時難道不會先過濾嗎?
.
會不會是管恩然原本就是國防部次長秦德京恩寵的琴師,理所當然的推薦給「澎湖王」防衛部司令官李振清將軍當副官,然後才能爽爽的在兩年就退伍,這才是最合理的推測
.
我父親被國民黨「強迫」當兵幾十年,又被軍人婚姻條例限制結婚,很晚才結婚,服役期間有家眷卻也分配不到眷村,退伍後則為了維持家計去工業區當臨時工好幾年。管恩然可以爽爽地當軍官當兩年,而且還當公立學校老師「我在1989年初匆忙地辦了退休,因為在公職服務差幾個月滿20年」…
.
管恩然管仁健如果可以算是「外省賤民」的話,那其他比他「悲慘」的外省人豈不是連人類都算不上了?  
.
剩下的,以後再談。     
.
Blackjack 2018/12/14

Link:

管仁健當然不是外省賤民(2):其父管恩然當司令副官兩年退是白色恐怖?跟老兵比是外省皇族!
閉關7個月,重新出發:從向陳翠蓮教授道歉事件談起
像管仁健這樣的「外省賤民」?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醉夢Horac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12/14 09:56

所謂的"回憶"只能當"野史",不能當"正史"

畢竟回憶有強烈的個人色彩及"一偏之見"

曾有個英國史學家看到門外發生車禍

兩個朋友自外面進來和他談起車禍的情形

結果三個人的"見聞"竟然有不少不一樣的地方

這位史學家感慨的說

現時發生的事情,同時見到的三個人竟有如此差異

歷史還可信嗎

就想要把自己的史稿燒掉啊

以版主文中所敘

如果已有失智前兆

那他所述"回憶"就更不可信了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18-12-14 10:27 回覆:
司法訴訟中的證人必須要有可信度,失智的人可不可以當證人不能完全否定, 但是,前後不一的論述或有矛盾的言論當然不能當作唯一的證據

口述歷史是歷史史學方法之一而不是唯一,還要配合歷史其他佐證,我看過一份白色恐怖申請賠償的判決書,那個人並沒有被逮捕的紀錄但是還是申請得到賠償,就是因為有其他的佐證。管恩然當年失智又反應遲鈍,前言不對後語,他的論述當然要被質疑。維基百科管理員outlookxp單憑一面之詞就想否定我的挑戰,還因為這樣對我懷恨在心,實在令人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