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國慶日前的博愛路。
2010/10/10 03:48:03瀏覽616|回應1|推薦28
國慶日前一天,與受訪者約好的時間他剛好臨時有客來訪,於是將原來要在採訪後逛博愛路的計畫提早執行。經過猶如相機特區般的博愛路騎樓,十分驚訝攝影市場真有這麼大?可能現代人對於記錄影像有一種強迫症和執念,正如我於文後羅列的相片:嘴上說不出的,言語難以(懶以)勾勒的,就交給影像。而一路走去,連身上都揹了還搞不太懂功能的數位單眼的我,也開始被沿途的廣告海報逐步洗腦:如果能有一台SONY宣稱世上最小的數位單眼有多好!有趣的是,所有宣告「世上...」功能的攝錄器材廣告,都會標誌2010年幾月幾日前發布,可見科技汰換速度多需要人們不斷確認「到哪一天之前是最新的!」

走到博愛路門號起始處,北門就迎上眼來。遠遠望去像張假紙板似的朱紅城門立在馬路上,負責提醒對台北歷史非常隔膜的台北人,台北曾有被城牆藩籬、壁壘分明的過往。

而能在轉角遇見【鄭記豬腳】,則是這個週六下午最肥美的記憶,它讓我想起小時候爸爸帶著我去廟口吃一碗乾麵的滿足,因為他們都把那些動物為了我們口腹之慾與營養強身的犧牲,轉化成令人感念的香醇動人。我在豬腳飯與東坡肉之間躊躇,同時與老闆娘說我可能不太敢吃太肥的肉。她挑起一塊興起挑戰慾望的「瘦」東坡,讓我決心試試看獨自擺平油花的能耐。所有的配菜,都符合鐵飯盒該有的鹹甜交錯:酸菜、高麗菜、漬蘿蔔、炒豆干、滷蛋與窩在白飯底下的滷汁。而滷到蛋白整個呈現焦墨色並且近似纖維化的滷蛋,以及讓棉線捆紮像禮物般的東坡肉,則是某種程度封存了鄭家老闆對食物的崇敬。身上揹著相機,坐在鐵桌子前,看著北門與郵政總局的我,深深地把屬於這舊街光景與秋天的涼意,攪拌著白飯醬汁一起輸入逐漸不大靈光的腦子。我在想,總有什麼是不該靠機械記載,而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味道與框起來的景象吧。

一邊在等老闆娘準備菜飯,同時四處張望,前方有棟建物吸引了我的目光。這間座落在延平南路騎樓的洋房,是建於1910年(明治43年)的撫臺街洋樓,距離現在剛好整整百年。訴說著百年物語的市定古蹟,在1949年以前,歷經合資會社高石組與大倉組株式會社酒商佐土原吉雄經營,從下列圖片可看到館內陳設了當時酒商可愛的月娘飲酒廣告,以及當時的吟釀與工作服,而有趣的是,這還是高石忠慥先生的孫女高石京子女士讓展開人肉搜索超級任務的台灣工作人員,於今年7月26日特地自福岡邀請來台捐贈的。光是看到這樣的工作服,就能感受到近似於尾瀨朗1988年漫畫〈夏子的酒〉描繪對傳統釀酒手藝的堅持。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eanspicy40&aid=4485862

 回應文章

黃靜宜(辛蒂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忙裡偷閒
2010/10/12 01:19
我也很愛趁著採訪前後的空檔順便溜達,好像因為短促,便格外珍惜那片段的光景,單純的街道也覺得很有興味。那天溜達了久違的東區,也是很懷念哩。
士林【吳家豆乾】(beanspicy40) 於 2010-10-12 03:19 回覆:
是啊,特別是來到平常不太有機會逗留的地方;此時此處的台北市突然有了他國他鄉的殊異感,霎時像換上了宮布里奇說的「fresh 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