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妖精之舞 23
2012/01/20 21:17:28瀏覽170|回應0|推薦4

23.夜想曲-黑暗裡的鋼琴 3

成為蕭邦鋼琴大師賽的台灣代表之一,雲定頓時成了街頭巷尾的名人。不但大大提升鋼琴班的知名度,同時也有多家唱片公司追著他出專輯。受注目的程度大大超越曾被譽為鋼琴界新希望的若嫵,以及在資格賽嶄露頭角的黃晨豪。
 
「我們必須再應徵老師了。」看著學生名單,雨嫻欣喜的對雲定說「我覺得這次應該可以把這裡買下來了。」
 
「希望。」雲定擁住雨嫻。
 
其實最讓他高興的,不是報名參加鋼琴班的人數激增,也不是有機會成為明星,而是他終於能夠見到雨嫻的父母親。
 
「我這樣可以吧?」他拉拉襯衫「妳覺得呢?」
 
「不要這麼緊張好不好!只是見面吃飯而已。」雨嫻拿起提包「該走了。我爸最討厭遲到的人。」
 
「妳爸一定會問我將來有什麼打算。」兩人走出鋼琴班,坐上車。雲定說。
 
「還有什麼打算?」雨嫻問「當然是拿到蕭邦鋼琴大賽冠軍了。」
 
「妳說什麼?!」雲定又好氣又好笑「況雨嫻!我真的很懷疑妳對我們這段感情的用心。」
 
「不是嗎?」雨嫻歪著頭想「那是什麼?」
 
「當然是結婚了。等蕭邦鋼琴大師賽結束,我們就要結婚。我要這麼告訴妳父親。」
 
「我知道了。」雨嫻偎進雲定懷裡,撒嬌的說「我很高興。」
「真是的!」雲定揉了揉雨嫻的頭,兩人相視而笑。
 
不久到了況家,雨嫻上樓請她的父母。
 
雲定獨自坐在舒適豪華的客廳。過了一會,他才意識到周圍的高級家具和裝潢,隨後莫名的對自己卑微的身家背景感到些許難堪。
 
實在奇怪,以前並不會這樣!以前就算他窮的口袋只剩幾塊錢,他仍然可以自得的和朋友湊湊,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
 
他能給雨嫻幸福嗎?會不會太早見他的父母了?
 
和雨嫻之間,他還沒想過的問題或許還很多。他又開始擔心,擔心況瑋誠夫婦對他不滿意。
 
「你就是那個要賣肝賣腎的吸血鬼!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聽到聲音,雲定慌忙起身,面對雨嫻的父母。
 
「這是我~爸媽。」雨嫻拉拉況瑋誠的手臂「爸!你別這麼嚴肅嘛!雲定又不是委託你幫忙的客戶。輕鬆一點嘛!」
 
況瑋誠輕咳一聲,看了雲定一眼。
 
他哪輕鬆的起來?!一想到視若珍寶,從小捧在手心呵護到大的小公主,他唯一的女兒,即將跟某個男人一生一世,他就~他就~
 
所以他本來打算好好刁難女兒的男友,沒想到對他的第一印象還不錯。本人比報紙上的照片好多了。
 
「妳爸是在吃醋!」雨嫻的母親謝繡薇笑著說「吃好幾天了。他一定想了很多辦法要挑剔雲定,沒想到雲定這麼讓他滿意。」
 
「真的嗎,爸?」雨嫻面孔一亮。 
 
「賣肝賣腎和吸血鬼是怎麼回事?」況瑋誠故意忽略妻子的問題。
 
賣肝賣腎?吸血鬼?雲定也莫名其妙,他疑惑的望向雨嫻。
 
「沒事!沒事!」雨嫻輕打母親的手臂。悄聲說「都是妳亂說啦!他什麼都不知道。我不是在電話裡交代了嗎?」
 
「妳們母女倆吱吱喳喳說什麼?對客人很不禮貌。」況瑋誠皺著眉。
 
「我去端飲料。」雨嫻站起來「你們聊吧。」她對母親使使眼色。
 
「我泡了咖啡。」謝繡薇跟著進去「雲定很高興你來。」她笑著補了句。
 
「余先生~」況瑋誠開口。
 
「叫我雲定就好。伯~伯父。」他不自在的挪動一下身體。
 
況瑋誠點點頭,一會才繼續「你來高雄這段時間所作所為我大致上都知道了,也了解雨嫻是如何喜歡你。我是頭一次看到那孩子拼命要保護一個人,讓我了解她對~」
 
雲定的手機居然在此時響了。他對況瑋誠說聲抱歉,想按掉卻發現是羿涵家裡的號碼。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沒關係。」況瑋誠說。雨嫻母女端了咖啡出來。看到雲定臉色沉重的聽電話,雨嫻過去他身邊。
 
「怎麼了?」
 
「知道羿涵的下落了。她母親要我現在過去。」雲定摀住手機,看著雨嫻。
 
她知道他在請求原諒。她想了一下,最後-
 
「爸,」她回頭對況瑋誠說「鋼琴班好像出了些問題,雲定必須回去處理。所以~」
 
「那快回去。下次我們再好好聊聊。」謝繡薇對雲定溫柔笑笑「真的很高興認識你,雲定。」
 
「真的很抱歉。伯父伯母。」他深深一鞠躬。
 
況瑋誠一手搭在雲定肩上「你的態度我很欣賞。工作做好才有資格談幸福。好好做!」
 
「很抱歉讓妳為我撒謊。」出了大門,雲定握著雨嫻的手,捨不得放掉「把羿涵帶回來之後,我-」
 
「雲定,以前你曾說你認識一個像我這樣的女孩。喜怒哀樂都放在臉上,也有一對愛作夢的眼睛。」雨嫻垂下頭「我真的很怕!我太愛你,什麼都以你為優先,什麼都想幫你做,可是~」
 
「只有妳!」雲定捧起雨嫻的臉,發現她哭了「妳哭了!妳怎麼會哭了!」雲定難過的搖頭「我想娶的只有妳一個人,什麼都動搖不了我!妳懂嗎?傻瓜!」
 
他為雨嫻拭去淚痕,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