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愛情有什麼道理?
2011/07/15 21:29:06瀏覽199|回應0|推薦6

愛上父親而痛苦的優等生歐燦霞遇上為了尋找離奇失蹤的女友的酒保喬玹,兩人會擦出甚麼火花?

事實的真相是?

crazy love

拋棄偏見後的碧海藍天?

這是看完『改造野豬妹』後歐燦霞寫在筆記本上的心得。雖然只有短短一句,卻是她個性上的『重大』改變,她為自己感到非常驕傲。

以往只要她看不順眼的,人也好事情也好,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管別人怎麼推薦、怎麼稱讚、怎麼誘惑,她就是不為所動。

改變的前奏並沒有什麼戲劇化的鋪陳,她認為。只是某個無聊的星期日夜晚,她隨意轉著電視,剛好看到山下智久對著一個男生吹哨子,用很搞笑的肢體動作和口氣說什麼『怎麼可以打女生』之類的話,然後她手裡的搖控器就再也沒動過了。

那一集講的就是『人是可以改變的』!本來她還抱著『哼~真好笑』的態度,沒想到越看越投入。

那晚,看完野豬妹,她列了張『討厭』清單。大概十個左右,包括茄子、魚、蟑螂、鬼片、木瓜、同班男生等等。

排頭的『魚』已經被她打個圈。只要通過一個月的『相處期』,過關的就打圈,普通就是三角,真的真的沒辦法就X。

累計三個圈,她就會把這些東西從她的討厭排行榜除名。

這對她現階段的人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她真的非常為自己感到驕傲。

『熟男』除外。

終其一生,她的志業就是獵殺熟男,那是永遠不會改變的。至於為什麼,則是說來話長。

隔天上課,前面的以潔看到她便當裡一整條魚嚇了一跳。

「歐燦霞!」她大呼大怪「妳不是最討厭魚?說牠們腥味很重?」

「所以我在鼻子上抹了很多萬金油!而且我要我媽用滷的,整個味道都被醬油壓過了!」她搓著鼻子「其實也沒那討厭!我一個表妹還很喜歡吃魚眼睛!妳相信嗎?」

「幹嘛畫三角?」以潔拿過她的筆記本「這些東西是?」

「討厭的東西。每個禮拜一次,只要有三個圈我就不再討厭他們。」

「妳真的很無聊耶!」以潔笑。

「至少~」她仔細的挑出魚刺「讓主觀意識不那麼強烈,懂的欣賞......妳知道吃魚也有吃魚的藝術喔!我媽說要從中間把魚割成兩半,或順著紋路,不是隨便亂挖......」

「歐燦霞在跟我說降低主觀意識標準?天真的會下冰淇淋了!」以潔搖頭,不停傳簡訊。

她哼哼冷笑同時,幾位同班同學從外面有說有笑的進來,她盯著那些人,就像『野豬妹』裡的小谷、彰和修二一樣,即使她念的是女校。

互相陪伴的青春amigo,會是一段永恆不滅的友誼和回憶嗎?

「那我也來列個討厭清單好了!」傳完簡訊,以潔拿出筆記本「討厭的......」

「以潔~」

她本想問『升上高三,妳有沒有種依依不捨的感覺?』卻又想到自己根本是個在父母和老師面前裝乖,私底下卻常幹壞事的雙面人,問最了解她的以潔這種感性的問題,她的反應絕對會跟剛才一樣。

「怎樣?」以潔敏感嗅到一種她要說什麼大事的奇妙,眨著眼睛。

她撐著下巴,搖頭,想著。

就是~

走進教室那種感覺。

一種團體的感覺,老是喊著C班加油的歸屬感。二下他們排球打贏B班拿到冠軍,當時那種氣氛。

一種突然在她心裡,失控的生長,強烈的歸屬感。

「欸!晚上跟網友見面妳沒忘吧?」以潔抬頭「餐廳我已經訂好了,聽說很多明星都會去那用餐。」

「是喔!」她嚼著魚,慢慢的在筆記本上畫上三角,眼神不自覺又漂向教室內的同學「妳又趁機敲詐喔!」

「我們念聖羅可耶!富豪才念得起的學校耶!拜託!」以潔的手機又響「那些蠢蛋乖乖牌怎敢帶我們去三流餐廳?」

不知道她們會怎麼想?看著以潔笑咪咪傳簡訊,顯然『勒索』成功,她繼續想著。班上同學會擔心時間阻斷一切嗎?每一個小團體,每一群小谷、彰和修二?

還是從來不會有人想這種問題?

不!應該要想才對!畢竟高三這一年是青春的最後一站了!

青春最後一站?她真的是反常了!重重嘆了口氣,收起便當盒,她慢慢起身往廚房去。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