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猶大之吻】~他們到底壞不壞﹖
2019/06/07 14:32:23瀏覽858|回應0|推薦27

猶大到底壞不壞﹖】

如果看傳統基督教徒繪畫的「猶大之吻」,耶穌通常保持著質莊重的姿勢,而猶大則刻意將頸項與頭貼近耶穌去吻他,作為羅馬士兵捕抓耶穌的暗號。音樂劇《萬世巨星》裡,猶大是擔心耶穌在墮落而出賣他。而出土於二世紀的《猶大福音》(基督宗教視為偽經)則稱猶大是啟動耶穌犧牲自己拯救世人的關鍵,他的出賣乃是應耶穌要求。 

把聖經這樣的爭議轉入生活,我想到王爾德與小他16歲的作家Lord Alfred Bruce Douglas(暱稱Bosie)的故事。當然,那樣的"吻"絕對是熱切強烈的,雙方都曾全心全意的。 

Bosie21歲認識名聲已至巔峰的王爾德,狂熱崇拜。兩人同性戀關係不僅只被寫成小說(The Green Carnation, 1894, Robert Hichens ),成為日後1895公審王爾德的證據之一。Bosie把衣服送給男妓卻不慎留下與王爾德私密紙條因而被勒索。Bosie暴躁的父親 Marquess of Queensberry威脅爭鬧不成後,最終把王爾德告上法庭指控”男同性戀行為”("somdomite" )。 

王爾德在Bosie鼓勵之下告了Queensberry誹謗。Queensberry因而被逮。蕭伯納還目睹王爾德告訴Bosie”只有此時一個人才會知道誰是我最真誠的朋友”﹗(見蕭伯納1913信件)。 

王爾德太過於自信,不顧朋友勸告他早點去法國避難,最終敗於Queensberry律師的精明與跟蹤舉證,該審判啟動了他入獄與餘生流亡海外的悲慘生活。 

殊不知Bosie的建議其實很可能是要與王爾德第一任同性愛人Robert Baldwin Ross(1886起)爭寵。王爾德入獄後Ross出國避風頭,後來持續接濟王爾德直到王爾德1900過世。Bosie的自私建議害慘了王爾德。

Stephen Fry演的”王爾德”已成經典https://www.imdb.com/title/tt0120514/, 不過舞台劇《猶大之吻》1998, 2012 revival 則聚焦這段事件的心路歷程,Bosie有如猶大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DGhHnAeI_Q。新近的”王爾德”電影則有2018《快樂王子https://www.imdb.com/title/tt2404639/,由主演2012《猶大之吻》裡”王爾德”的 Rupert Everett自編自導自演。 

舞台劇為什麼選擇《猶大之吻》為題,或許文末,”王爾德”在巴黎拉榭神父墓園一”充滿唇印與生殖器斷了一截”的爭議性墓碑,已然說明一切。這個墓碑,當時搔得我嘟嘴,很想趁警衛不注意給他一個強吻。 

【普魯斯特到底壞不壞﹖】

整個王爾德經驗,嚇倒了時在巴黎的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使他終生對於自己性向口風緊閉。 

他們的墓都位於巴黎的拉榭神父墓園(Père Lachaise Cemetery). 

當普魯斯特的書逐一出版時,巴黎社交圈也是人人自危,見拙作《追憶似水年華》【小樂段】之p.139之【貝多芬】段裡"史特拉汶斯基的晚宴"。 

而當他出版《追憶似水年華》之《索多姆與戈摩爾》,已經紅遍半邊天,也已紅到英國。該冊影射、嘲笑曾帶領年輕的他進入上流社會的孟德斯鳩伯爵(Count Robert de Montesquiou, 1855-1921),孟德斯鳩大怒,撂話要寫傳記公諸於世。普魯斯特嚇壞,到處設法要使傳記不出版或是拿掉跟他有關的部分。1923傳記Les Pas effacés出版時,普魯斯特已因肺部感染未就醫而過世。 

於我們是妙筆生花的諸多形容,到本人眼底,越讀越糾結,恨不得這輩子沒認識過這個傢伙。連遺產留給他的萊奧尼姨媽,也被講得神經兮兮。還好史特勞斯夫人毫不在意倒底自己和那個附庸風雅的膚淺沙龍女主人”維爾迪蘭夫人”有沒有關係~史特勞斯夫人是「真正的讀者」。 

但普魯斯特故意醜化同性戀的字眼,反而讓許多巴黎人讀著讀著更同情起(大家都知道是同性戀的)普魯斯特。這有如出賣了許多當初提拔他或疼愛他的人,起先身邊朋友多不苟同,有如是出賣身分換取俗世社會的認同。 

然而普魯斯特熬到母親過世才出版《索多姆與戈摩爾》,出版前失眠加劇,使我們了解他內心一定程度的煎熬,親情與文學成就在拔河。說實在的,由於小說裡每個角色來源都為多重,自己對號入座才真是傻子。 

普魯斯特不壞,只是文采太好,又拒絕虛偽。最終他求的是生命意義的救贖,而非僅只換取認同。 

利用他的Agostinelli (Albertine原型, 1888-1914)才真正是狠腳色。好賭好玩飛機,讓經濟已陷入困境卻深陷戀愛泥沼的普魯斯特更加拮据。即便死後,書中的Albertine還是讓敘述者煎熬多年,魂不附體。而這些也是普魯斯特的真實寫照。 

而或許Agostinelli 也要辯解~沒有我這一踢,普魯斯特如何因為哀慟,真正得到文學上至高的哲學領悟呢﹖﹗我沒有逼他,我也是順應他的愛而撕裂他的那個猶大哩。你看看他成就多大﹖

直到2017英國廢除反同性戀法之後50年,英國才正式赦免(何罪之有?)包括王爾德一起的 75000名同性戀者的罪名Rupert Everett 自己也是同性戀,出櫃後長達12年沒戲上演,他給了《快樂王子》裡的王爾德一句很好的無怨無悔的台詞 "I Am My Own Judas"....這句話應該讓所有哀哀怨怨捶心肝的人,以往的我,早些聽見啊! 

而電影 旁白大量使用王爾德1897自瑞丁監獄釋放後當年寫的長詩"The Ballad of Reading Gaol 瑞丁監獄之歌第一首, 至為感人與心碎 : 起初是 He did not wear his scarlet coat,For blood and wine are red,And blood and wine were on his hands, When they found him with the dead,........到死前則為Yet each man kills the thing he loves By each let this be heard, Some do it with a bitter look, Some with a flattering word,  The coward does it with a kiss, The brave man with a sword! Some kill their love when they are young, And some when they are old; Some strangle with the hands of Lust, Some with the hands of Gold: The kindest use a knife, because The dead so soon grow cold. Some love too little, some too long, Some sell, and others buy; Some do the deed with many tears, And some without a sigh: For each man kills the thing he loves, Yet each man does not die. ...........

http://www.dskp-drustvo.si/uploadane_datoteke/Wilde.pdf

( 創作繪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27223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