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露露』世紀--我們女兒的自傳 2003.10.7
2011/08/16 14:39:07瀏覽326|回應0|推薦0
『露露』世紀--我們女兒的自傳  2003.10.7 

      
 
作者:阿慕德娜‧葛蘭黛絲/著  出版社:圓神  初版日期:2003 9 月 25 日  

很明顯地,列名全球西文20世紀百大名著唯一的所謂「情色小說」--『露露』The Ages of Lulu,主角露露其實是個成功的「自我演繹者」,與失敗的「女性主義者」。  
自從德國劇作家衛德金1929年開始創作舞台劇『露露』(Lulu)的前身『地靈』(Erdgiest)和『潘朵拉的盒子』(Die Buchse der Pandora)時,他勢必讓這位追求自主的女性被槍殺,否則她也逃不過男性社會對強勢的「墮落女子」的制裁。如果生在中世紀,露露可能會被冠以女巫之名燒死;生在19-20世紀,她會被自然淘汰;而快到千禧年時,我們的露露仍然在「情」與「欲」無法劃分的悲哀中,苟延殘喘,只是這壹次,她幸運地因真愛而存活了下來。 


創作於1989年,這本女作家葛蘭黛絲Almudena Grandes的處女作出版時,她時年方才29,而整本小說的文筆與結構,卻已有超齡的成熟度。 

第一段的錄影帶3P內容在98 頁才提到來源,並讓它在101頁起一連串的夢囈式至天明的敘述中收尾,變成露露在中年婚姻危機中羞恥卻又感到「嫉妒與暴力」的轉折。她失去的愛情與青春媚力使她的自信瀕臨瓦解,惟一的解救之路,依她的本能判斷,就是以更多更解放更荒謬的性來遮掩這個真相,也藉以抓住某些曾經與丈夫經驗的荒唐時光。     

無可避免的悲哀 

第二大段進入她永遠的愛人帕布羅第壹次的性關係,彼此半引誘半推半就的儀式,推展出一段精彩而趣意橫生的荒謬劇。你或者以為這是個29歲好色小子引誘從小認識的至交妹妹的俗氣故事,我們的露露也一直以為如此,然而段末帕布羅要她記住的兩件事--【1】性與愛情之間毫無關連【2】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是由愛情產生的行為,以及最後交待的「別急著長大呀!」,不僅點出「舊式男性」一貫的思維與自由度,也點出「現代女性」一直悲悲切切想要追上的受制於愛情、道德、與社會壓力的部份。 

男性喜愛女體外在的「清純」,以及真實行動的「淫蕩」,是女性無可避免的悲哀,在男主角宣示了他的意圖之後,以及重逢後被迫肛交呈現的「佔有與被佔有的宣示與欲望」,所以帕布羅向她求婚,因為確定了自己在關係中的優勢。其後露露只能在主動要求各種古怪的性行為上,凌駕或吸引帕布羅的目光,直到自己也無法自拔地陷溺在情欲生活中。  

只是,喜愛側面偷覷年長世故的帕布羅的露露,總是難以掌握、追逐他的心思。

給妳這樣的自由,妳要不要?沙特與波娃訂定了這樣的自由協定,然而我只讀過這位先生不斷與年輕女學生上床的故事,卻不見波娃相類的行為。在齒牙動搖、腦筋半殘廢的年代,波娃依然照顧著這個讓她寫出『第二性』的「破舊男人娃娃」。我又想起『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裡忿恨總被背叛的特瑞莎,她總共因想理解而半主動地背叛湯瑪斯壹次--壹次,便讓她膽戰心驚、心虛得差點跳河。  
Grandes 整個後半故事都在為第二大段露露的初戀,她唯一的戀情,不斷嘗試各種型態的「解決」。悲哀的是,誤解帕布羅的愛只來自性欲,使得前半段摸索式的性冒險,逐漸在後面墮入成全力尋求性刺激的惡性循環。帕布羅與哥哥對她所謂「性自由」的污衊,便是聯合上了她。這有如把她自許的「性自由」等同於「性氾濫」,也等於狠狠地侮辱、掌摑了這自認還有幾分女性自尊的露露,這個寧「花錢上男人」而不願「拿錢陪男人睡」的女性。雖然,過程其實相差不多。    
 
回到命運之中 

要求帕布羅離開後,因被冒犯而痛楚的露露,沉淪於與男妓男同志與變性人的遊戲之間。她由這些異性身上看到類同女性的悲慘,憤慨得到舒解,經由欲望的釋放而達到思念故人的目的。危險,能使人忘卻痛楚罷!?  

然而,由於「關心」她的帕布羅聽聞後決定「無論如何還是要再一次干涉妳的生活」,他又再一次安排陷阱引誘--這一次,是戀物癖與虐待狂。露露慘重地被挨了一頓好整,直到帕布羅英雄出現,痛心她真得吃下誘餌--而首次地掌摑她,而懺悔自己不知事態如此嚴重。 

所以,我們清楚地和露露一起瞧見自己的未來--「他一直都在那裏,在遠處搖控著那條界限。只是,對一個意志薄弱的小女孩而言,這實在太嚴苛……。」她乖乖地回到命運之中。畢竟路的兩頭,都好不到那兒去。  

也許妳不願意為男人所塑造、改變,可是仔細一瞧,身邊的每個女性,以及自己,不都正在被這「女性自主」的理論漏洞所侵蝕著?「女性自主」是女性心甘情願地為男人改變自己,並且還認為那是出自自己的選擇嗎?「女性性自主」真是「女性自主」的結果嗎?妳我,真玩得起這永遠在體能與懷孕現實上吃虧的遊戲嗎?即便沒有體能與懷孕現實的差異,妳我對異性「出自愚昧的道德感與忠實」,能讓我們全心愉悅地享受其間嗎?     

那抹純真的微笑 

「那抹純真的微笑」,書末,飄浮於書頁間聯結帕布羅與露露的記憶,竟如此脆弱、簡單。和特瑞莎一樣,她在純真之外,需要的是好運氣,悲慘到妳的男人終於憐憫妳的好運氣。  

妳可以歸納它為人性的不可理喻,但在性行為如許開放的今日,牙買加‧琴凱『我母親的自傳』許女性一個欲望的堅信,「自由與自在」。而葛蘭黛絲的『露露』,卻道出女性永劫不復的輪迴。露露恥於自己的行為,又無法自制。她恣情玩耍於欲望的世界,演繹出情慾世界各種驚奇的變奏,卻在享受的同時帶著罪惡感與迷惑。  

在『露露』的自白裡,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正在讀著,我們的下一代女兒們的自傳?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4proust&aid=5547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