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醉馬時刻(A Time For Drunken Horses)
2011/08/13 23:03:39瀏覽543|回應0|推薦0
'
醉馬時刻(A Time For Drunken Horses) by Marcel 

經歷過上次電影討論會端給我們"追憶逝水年華”的盛宴之後,這回我們為大家準備了點家常菜,好讓思維的胃口喘息一下。"醉馬時刻"是部曾在台北造成相當轟動的伊朗電影,劇情單純、溫馨而感人。但是,它卻絕不是一盤讓我們一飽口腹之欲的佳餚,因為那些馬醉踉蹌的時刻,原是令人終極酸楚的起點。如果各位高貴的心靈裏,未曾遺忘過任何遙遠的關懷,導演Bahman Ghobadi將引領我們,見識生命與尊嚴的可貴。 

本片由曾擔任伊朗大導演Abbas Kiarostami (1999年威尼斯影展評審團導演獎、1997年坎城影展金棕櫚導演獎。作品:《何處是我朋友的家》《生生長流》《櫻桃的滋味》等)副導的Bahman Ghobadi,身兼製片(法國與伊朗合資)、編劇與導演三職,在冰雪覆蓋的險峻山嶺上拍攝完成。本片曾在2000年的坎城影展奪得金攝影機以及費比西獎項,奠定了Ghobadi作為伊朗中生代導演在國際影壇的地位。 

完美無暇的取景,呈現出壯麗卻又殘酷的雪嶺,伴隨著精準細膩的現場收音,是最表層的印象。醉醺醺上路的騾子,馱著庫德人生計的寄託,夾雜在走私客、童工、邊界巡警與看不見的游擊隊之間,在雪地留下的是無數沉痛的蹄印。然而,真正碾磨我們思緒的,卻是三個過早被推上生命刑場的小孩,在病痛、在親情和絕望之間做著巨大的搏鬥。雖然是些時時揪痛心弦的片段,但是它們訴說的是,生命的堅持,便是最高貴的尊嚴。如果一個罹換絕症的小孩,不曾放棄求生的意念,看著健美先生的肌肉而會心地微笑。如果一個十歲的小女孩,會為了一本伊拉克來的練習簿,而堅地等待下去。如果一個十五歲的男孩,能在滿佈地雷的雪山裏,背著殘障的弟弟,撐過那段醉馬的時刻。那麼,我們不禁要想想,What about us?   


故事大綱及歷史背景請參考下面網站 " 和平電影院" http://www.peace.org.tw/island/theater/movie/drunken_horses.htm  
這是一個令人很難想像內容的片名,而且絕對無法想像這部影片的沈重。影片開頭漆黑的畫面裡只有旁白的對話,一個小女孩的口中勾勒出住在兩伊邊境上庫德族人的生活,這裡的孩童主要的工作就是爭先恐後地在市集分裝走私品,將要運出去的走私品的外盒包裝拆開,將貨物緊緊包裝在一大箱中以便運輸。半大不小的少年也必須跟大人一起搶著沈重、危險的走私運貨工作,為了搶極少的工作機會,還不惜大打出手,打架的其中一個男孩叫做阿佑,是小女孩的哥哥,在這混亂喧嚷的環境裡,角落坐著一個侏儒馬迪,雖然行動不便,仍然幫著包裝東西,這個人是小女孩的大哥,片頭冗長單調的呈現,手法很像紀錄片,卻仍然令你很難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小女孩要照顧侏儒哥哥馬迪吃藥,負責安撫馬迪的情緒,當一輛貨車開動要回到伊朗去時,小女孩急急地抱走馬迪上車,焦急地呼喚正在等著工頭發錢的阿佑上車。他們在車上高聲唱著歌,令人意外的是連歌詞的內容都是描繪死亡與人生的蒼涼無奈,童稚的臉上卻快樂地哼唱著這首歌,作為做苦工一天的娛樂。不一會兒貨車停在雪地裡的一間不起眼的民宅,貨車司機冒著風雪跑進去,再出來時拖出兩大麻袋的物品到卡車上,要每個小朋友都把麻袋裡的練習簿塞一些藏在衣服裡,否則就要收大家搭車的費用!

當靠近兩伊邊境之時,伊拉克的小朋友就先跳車,爬山到邊境崗哨的另一端等候,而卡車在崗哨前被攔了下來,在下車盤查的時候,阿佑抱著馬迪下車時懷裡的練習簿不小心掉出來,立即引起荷槍實彈的軍警騷動,接著從所有小朋友身上搜出了練習簿,卡車被扣留,小朋友們也紛紛落荒而逃,在大風雪中困難地前進,孩子們短短的腳踩在深深的積雪裡,跑一步就要奮力拔起來一次,路上小女孩正在擔憂在邊境上進行走私的父親生命安危,因為兩伊邊境佈滿了很多地雷,許多在邊境上居住、幾乎依靠走私賺取微薄生活費的庫德族人們,幾乎習慣了這種被地雷炸死的風險,左鄰右舍都時常聽聞父親被炸死的消息。

當孩子們跑回家時,遠遠地在村子口就看到一頭騾子馱著一具屍體回來,很不幸地正是阿佑他們的父親,阿佑與弟妹們放聲大哭,而行動不便的馬迪只能被放在遠方的小坡上垂淚。父親死後,整個家計就落在第二個兒子阿佑的身上了,母親早就過世,家計由長女撐起,而父親依靠走私所得,與孩子們幫忙包裹走私物品貼補家用,這幾乎是庫德族人生活的寫照。問題是家裡唯一的騾子也在走私時跟著父親一起被炸死了,所以縱使阿佑要接下家庭的重擔也是問題重重。

阿佑的叔叔陪著他們想辦法,叔叔的手也因為走私而斷了,叔叔告訴阿佑,從現在起他就是個大人了,因此隔天就帶著阿佑去向走私頭子請求給一個機會,其實走私沒有騾子是幾乎找不到工作機會的,但是在叔叔的勸說之下,阿佑終於獲得第一次走私的機會,小女孩趕來送吃的給哥哥帶在路上吃,吞吞吐吐地要求哥哥帶回來一本練習簿,阿佑儼然小大人般一口答應了。

走私隊伍要出發之前,頭頭計算著天氣寒冷的程度,決定開兩瓶酒給要上路的騾子們喝,以防騾子太冷走不動,走私隊伍啟動以後,騾子們吃力地踩踏著土地背著用廢棄橡皮車輪固定的貨物邁著步子,阿佑也背著一個大包裹,不久就走不動休息了。正當阿佑休息的時候,前方走私隊伍卻扭打成一團,原來走私頭子沒有先發工錢,要走私隊伍抵達伊拉克之後跟接風的一方收錢,但是工人們擔心領不到錢而發生口角,果然當越過邊境,走私隊伍交貨時,伊拉克人就強勢地說,「錢要跟你們的頭子拿,我沒有,如果你們不願意,就把貨再背回去啊!」

疲倦的阿佑第一次冒險走私,背那麼重那麼遠就被騙了,心情十分沮喪,伊拉克小店裡的少年店員看出阿佑的沮喪,好心地教導他這一行的行規,以及伊朗與伊拉克貨幣兌換的幣值。阿佑買了店裡牆上的海報回去送給馬迪哥哥。晚上很晚才回到家,當馬迪展開海報時,原來是一幅猛男健美肌肉圖像,馬迪很喜歡地看著這幅海報,想像著自己萎縮的身體不能達到的境界。隔天阿佑送練習簿到妹妹學校去,其他的小朋友都羨慕地盯著小女孩的新練習簿。阿佑很努力地像個老成的大人般照顧著家裡的成員。

當阿佑抱著馬迪去給村裡唯一的一位辛威醫生打針時,辛威醫生給他一個壞消息,辛威醫生告訴阿佑,馬迪必須立即動手術,如果不動手術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是動了手術也只能延長馬迪七、八個月的生命,而動手術的費用卻是一筆大數目,阿佑決定咬著牙籌錢,於是跟叔叔借了騾子,以便搬運更多的貨物,辛勤地繼續在冒險走私著。這回阿佑帶著騾子的走私旅程卻更不順遂,走私隊伍到了邊境之時,遇到游擊隊的埋伏,大家又要顧騾子與貨物,又要逃命,在雪地裡拼命地逃跑。

好不容易回到家以後,卻發現家裡來了塔爾父子,原來叔叔要幫大妹妹提親,把大妹妹嫁給伊拉克的有錢人,而塔爾父子也答應願意把馬迪接到伊拉克動手術,阿佑知道了非常生氣,認為叔叔不尊重他一家之主的地位,大妹頂回去說,不這樣做,憑著阿佑賺的錢,馬迪要怎麼動手術?阿佑氣哭了,卻也無可奈何。當塔爾的迎親隊伍來迎娶大妹時,阿佑還是難過地跟出去送行,到了接近邊境時,就由等在那裡的伊拉克家族接去,不料對方母親看到馬迪的樣子,生氣地大叫,我不要這個廢物,於是不顧塔爾之前的協議,硬是要大妹把馬迪抱回來,然後才又繼續歡喜地把新娘接回去。

這下阿佑與叔叔也沒有辦法,可是在大雪中,馬迪已經幾乎凍僵了!對於病情也更加惡化,阿佑於是決定自己抱著馬迪去伊拉克,把騾子賣掉換錢,一定要想辦法讓馬迪動手術。阿佑去求走私頭子讓他跟著隊伍走,走私頭子一直不願意,阿佑說要自己負責生命的安全。走私頭子「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但是條件是要阿佑的騾子背負走私品過去,而且說好不給工錢,因為這是阿佑求他的。

這次天氣惡劣至極,大雪拼命地下,於是工頭決定給騾子們喝三瓶酒保暖,最後一次上工,阿佑背著馬迪,保著滿腔的希望賣命地走,到了邊境上,這次真的遇上了強盜,大家紛紛丟棄貨物逃亡,騾子也因為喝太多酒,醉倒在雪地上,無力逃脫,阿佑怎能放棄這頭騾子,這是馬迪開刀的唯一指望,哭泣著大喊著拜託其他人幫忙拉起這頭騾子,可是誰有餘力管他呢?逃命都來不及了!最後阿佑仍然繼續背著馬迪穿越邊境往前走,迎接他的是一片未知……。

參考資料:什麼是「庫德族」?
庫德族是全球人數最多的一群遊牧民族,超過三千萬人,屬於印歐人種中伊朗人的一支,散居在美索布達米亞平原。他們曾於西元前612年建國,從1150年開始稱為「庫德斯坦」(Kurdistan)直到今日。庫德斯坦的面積大約五十萬平方公里,自1923年起被瓜分為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領土。庫德族曾經過一個世紀抵抗阿拉伯回教國家的侵略,但最後仍不敵其強大勢力而皈依回教,但仍盡所能地抗拒阿拉伯國家的影響。在此之前,庫德族人多信奉祆教,也有相當的人口信奉基督教和猶太教。
從十六世紀到十九世紀,庫德族人和強勢的土耳其鄂圖曼帝國達成軍事結盟協議,得以建立起十七個半獨立的城邦,並在這三百年中,以自己的母語發展出豐富的原創文化。直到一次大戰後,西歐列強為了安撫戰敗的土耳其,竟把庫德族割讓出去,從此庫德族再次失去自己的國家。今日大部分的庫德族人﹙約一千五百到兩千萬人﹚居住在土耳其,卻被迫放棄自己的民族認同和文化,連母語也不准說。在1980年土耳其內部一場軍事政變後,成千上萬的庫德族人還因為種族歧視政策被逮捕,終於造成1984年庫德族的獨立起義。然而這場戰爭卻讓三萬七千多人喪生,其中五千人是土耳其士兵,並造成三百萬庫德族人流離失所、四千個庫德族村莊被破壞殆盡或淨空、四千五百位庫德族知識分子遭到土耳其騎兵隊殺害。如今土耳其的庫德族人雖然在他們的領袖號召下,放棄了武力鬥爭,但仍在邊界維持五、六千人的兵力,等待土耳其企圖加入歐盟時,或許會將提昇庫德族的人權和政治權利作為交換條件,因為在歐洲也有將近一百萬的庫德族人。
在伊朗,大約有一千萬遭受種族或宗教迫害的庫德族人居住在此。但由於他們信奉的回教和伊朗屬不同教派,因此一直遭到政治迫害。直到伊朗精神領袖柯梅尼死後,伊朗當局放出和平共處的風聲,然而卻在1989年在維也納暗殺了正參與和平談判的庫德族分離主義領袖,並在三年後又在柏林暗殺了他的繼任者。如今,伊朗的庫德族人雖然失去他們的政治和宗教領袖,但還是繼續他們爭取獨立的決心和努力,直到庫德族的問題獲得解決。
庫德族人深受他們的地理位置、歷史發展、或可能是他們領袖的短視淺見所苦,直到今日都被迫散居各國。然而他們不會停止為保護他們的語言、文化而奮鬥, 繼續努力生存下去。
相關連結http://movie.kingnet.com.tw/channelk/drunken/in_c.htm http://www.newactionfilms.com/drunken/index.htm http://www.etwebs.com/pg9030/event/DrunkenHorses/index.asp http://www.so.com.tw/ddefault/01.05.17/default.htm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4proust&aid=5537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