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 三嫁鹹魚 節錄 4 作者 比卡比--- 謹呈謝忱
2022/01/19 13:05:26瀏覽244|回應1|推薦4
江醒就讀的高中曆史悠久,坐落在老城區的中心,步行十幾分鐘就是一個城中村。城中村,顧名思義,是指城市裡的村莊。這裡的房子都有些年頭了,多數還沒有電梯,居民卻不少。

林清羽和江醒走在陰暗狹窄的小路上,道路兩側是熱鬨的店麵。“你可彆小瞧了住城中村的人。”江醒說,“他們都是潛在的有錢人。”

林清羽問:“此話怎講。”

江醒便和他科普現代拆遷的概念。傍晚五六點,學生下課了,社畜也下班了,城中村漸漸喧嘩,小攤小販都支棱了起來。

林清羽被各式各樣的路邊攤吸引了注意。來現代也有一段時間了,江醒帶他吃了火鍋,喝了早茶,吃了西餐,給他煮過泡麵,但從沒有帶他吃過乾淨又衛生的路邊攤。

路過一家銅鑼燒店,林清羽說:“我想試試那個。”

江醒很自覺:“給寶貝買。”

江醒買了兩個,和林清羽一人一個。林清羽吃了兩口,覺得裡麵的甜餡太膩,將剩下的塞給江醒,指著一個長條形的東西,問:“那是什麼?”

“烤腸。你要嗎?”

林清羽點點頭:“要。”

烤腸太過油膩,林清羽吃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又交給了江醒。江醒本著不能浪費食物的原則,在吃了一個半的銅鑼燒,一又三分之二的烤腸後頓悟了,在林清羽提出想嘗試缽仔糕的時候隻買了一份。林清羽嘗了一口,判定此物不合自己的口味,又交給江醒解決:“這個不好吃,給你。”

失去了部分記憶,算是第一次談戀愛的江醒驚呆了:“不好吃也給我?你真的喜歡我嗎?”

林清羽忍不住笑了:“或許你會覺得好吃。”

一條街上的小吃被兩人吃了個七七八八。路口在建地鐵,兩輛挖掘機辛苦勞動中,臨時搭建的圍牆也擋不住它們威風凜凜的身姿。

林清羽停下腳步,問:“這是何物?”

“挖掘機。”

林清羽看了許久,不由感慨:“大瑜若有此物,建造一座宮殿也無須耗費數十年之久了。”

江醒笑道:“那丞相大人要不要把挖掘機的司機請回大瑜去工部任職?”

林清羽瞥了江醒一眼,就知這人又在取笑他了。他順著江醒的話說:“依你之見,這兩台挖掘機哪個開得更好?”

江醒裝模作樣地評估:“依我之見,左邊那一台的師傅動作嫻熟,遊刃有餘,一看就是山東人。”

林清羽奇道:“你如何知道。”

江醒不正經地笑著:“我瞎猜的,你彆信我。”

沒有哪個男生能拒絕挖掘機,林清羽也不例外,站在一旁舍不得走。江醒問他:“你渴不渴,要不要喝奶茶?”

林清羽還沒回答,就見一個穿著和江醒一樣校服的女生朝他們走來:“江醒學長——”

江醒轉過身,看到了一個有些麵熟的女孩子,應該是他們學校高一高二的學妹。“你好?”

女生在江醒麵前站定,看到林清羽,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她扯下口罩,露出一張白裡透紅的臉,羞澀道:“學長,這個送你。”

江醒還沒反應過來,手上就被強行塞了杯奶茶。林清羽還是第一次看到粉色的奶茶,配上杯子上可愛的圖案,少女感十足。

女生似乎是怕江醒拒絕,送完奶茶,轉身就跑了。

“學長?”林清羽饒有興致道,“是師兄的意思吧。”

江醒僵硬道:“……嗯。”他仿佛捧著個燙手山芋,想丟又覺得不太尊重人。“清羽,你在這等我。”

江醒追了上去,將奶茶還給學妹,順帶婉拒了她加微信的請求。

回來後,林清羽看著他,輕笑道:“學長怎麼不收下人家的奶茶?”

“我又不認識她。”江醒迅速轉移話題,“清羽,晚上我們要不要看部電影?”

林清羽說:“可是我更想和學長一起打遊戲。”

“那我們現在回家?”

林清羽又道:“也好,學長一直背著書包估計也累了。”

“……我錯了,”江醒戴上痛苦麵具,“清羽我錯了。”

“你何錯之有。”林清羽平靜道,“你管不住旁人親切之口,也管不住旁人贈物之手,你是無辜的。”

江醒眼中燃起希望:“那你是不是不生氣了?”

“我自然不會生學長的氣。”

江醒:“……”

林清羽見江醒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不由展顏一笑:“我真的不生氣。你是我喜歡的人,若世界上隻有我一個人喜歡你,那我眼光是有多差。你很好,值得被很多人喜歡。可惜……”林清羽近乎憐憫地說,“可惜隻要有我在,你永遠不會多看他們一眼。”

這就是大美人的自信和驕傲嗎。江醒放心了,又沒完全放心。他感覺自己對彆人的奶茶有陰影了,等晚上睡覺的時候,被子裡一掀開,全是那杯差點害死他的奶茶。

江醒去買了兩杯屬於他和林清羽的奶茶:“清羽,我們乾一杯?”

林清羽配合地和他乾了一杯,江醒用手機記錄下這一幕,把兩隻手和兩杯奶茶的照片發了個朋友圈。

很快,他的手機就開始瘋狂震動。江醒隨便看了兩眼,挑了他表姐的信息回複。

裴芷琪:【你那條朋友圈是什麼意思??】

江醒:【你猜。】

裴芷琪:【你談戀愛了?!】

江醒:【嗯。】

確切來說,他不僅談戀愛了,還結婚了,還結了好多次。

裴芷琪:【!!!】

裴芷琪:【你女朋友是誰啊?是你同學嗎?!】

江醒不想和彆人說太多,自動忽略一大串的消息。直到裴芷琪發來這樣一條消息:【等等,你官宣的朋友圈有沒有屏蔽老師和那些親戚啊?】

江醒:【。】

裴芷琪:【喲謔。】

江醒:【莫慌,問題不大。】

一整個周末,江醒的手機和微信就沒消停過。林清羽看他一次次地去陽台接電話,便問他發生什麼事了。

江醒說:“你看到我發在朋友圈的照片了嗎?”

“看到了。”林清羽說,“柯糖也發過類似的照片。這其中,是有什麼深意麼。”

江醒笑道:“她發這種照片挺正常。但我吧,一年發不了一條朋友圈,所以大家才會大驚小怪。”

林清羽稍作思索,猜測:“你是覺得那家奶茶很好喝,想推薦給朋友?”

“對,”江醒隨口說,“好東西要一起分享。不說這個了,我們來雙排打遊戲吧?”

江醒將手機設為了免打擾模式——逃避雖然可恥,但很舒服。

林清羽將信將疑。單純這麼簡單,江醒的手機也不會震個不停。但高中生累死累活五天,好不容易有個假期,就不說他不想說的事情了。

林清羽登陸遊戲,開好房間等江醒上線。等了兩分鐘,江醒還沒有反應。他抬頭一看,隻見江醒捧著個手機,表情像是要裂開了。

“不妙。”江醒苦笑了聲,“她給我來真的了。”

“‘她’?”

“我姑姑。以前她最疼我了,我玩遊戲用的就是她的身份證。就在剛剛,她居然解綁了她的身份證——好狠的心。”

林清羽問:“她為何要這麼做?”

江醒望著遊戲的登錄界麵歎氣:“她大概是希望我專心學業。”

彆的家長不想讓孩子談戀愛,一般也就停個銀行卡,解綁身份證是什麼鬼。肯定是裴芷琪出的好主意。

“她是對的,你是應當專心學業。”林清羽淺淺一笑,眼中似含秋水,可江醒卻看到了幸災樂禍的味道,“沒辦法了,我單排,你寫作業去吧。”

江醒如鯁在喉:“這樣對我是不是不太好?”

“那你就快點長大。”林清羽把江醒手中的手機抽走,將《五年高考,三年模擬》送了過去,“長大了,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江醒挑了挑眉:“比如?”

林清羽知道江醒想說什麼,揚起唇角:“比如,我可以幫你這具身體破……”林清羽話說到一半忽然頓住,“罷了,當我沒說。”

他起身欲離開,想留江醒一人安心學習,不料卻被對方拉住了手腕。他一時來不及反應,坐在了江醒腿上。

“破什麼啊寶貝——破/處嗎?”江醒抱著他笑道,“你從哪學來這麼不得體的話?”

林清羽鎮定道:“那我應該怎麼說——拿你一血?”

江醒沉默兩秒,憂心忡忡道:“我覺得吧,相比不讓我玩遊戲,更應該控製你上網的時間——丞相大人這都在網上都學了什麼啊。”

“你我如何能相提並論。”林清羽輕描淡寫地說,“成年人隻要不犯法,學什麼都行。”

男高中生就算不能玩遊戲,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補新番,看視頻,逛論壇,再不濟還可以睡覺。林清羽單排玩遊戲時,江醒又湊了過來看他玩,還說要拉二胡給他聽。

總而言之,隻要不讓江醒學習,江醒乾什麼都覺得有趣。

林清羽對此早已習以為常,江醒這不想學習的模樣像極了他在大瑜時不想看奏本的模樣。但他一點不擔心,無論是做作業,還是看奏本,都是江醒理應去做之事,江醒再如何不情願,都會在最後時限之前將它們做好。

林清羽本以為江醒要拖到周日晚上才會開始做作業,沒想到他吃完午飯就自覺地去了書房。林清羽大為驚訝,問他因何如此。

江醒點開陳梓浩的朋友圈給林清羽看:【今天破紀錄了,一張數學卷子隻花了35分鐘,可惜錯了一道選擇題……】

原來是男高中生的勝負欲在作祟。林清羽不由莞爾:“加油,江同學。”

江醒坐在椅子上轉著筆:“江同學要男朋友陪著才能加油。”

“可,我再搬個椅子來。”

“不用,我們上床學。”

大白天的,林清羽就被江醒拐上了床。高中生枕著漂亮老婆的大腿背單詞,背到“茫然的,空閒的”的時候,忽然卡殼了一下。

林清羽說:“應該是vacant。”

江醒仰頭看他:“你怎麼知道?”

林清羽淡道:“你上周背的時候我剛好聽見了。”

江醒:“……哦。”

月底,冷空氣來襲,開了半年的空調終於可以暫時歇上一歇,江醒也穿上了秋冬的長袖校服。阿姨在煲湯一事上極具心得,每天給兩人煲的湯都不帶重樣的,味道竟能和大瑜的尚食局一較高下。

可惜不是所有的學生都有江醒的這麼好的條件,不少學生的晚飯都是在外麵的小攤小販上解決的。為了讓學生少吃衛生沒有保障的食品,鼓勵學生在食堂用餐,省下更多的時間學習,學校出了新規,禁止走讀生晚飯時間離校。

對學生來說,學校食堂的菜總是味道感人,槽點滿滿。孩子不願吃食堂,隻能做家長的辛苦一點,每天做好晚飯送到學校。江醒不排斥吃食堂,但阿姨擔心他吃食堂營養跟不上,堅持每天給他送飯。

幾天下來,江醒隱隱覺得不對,讓林清羽摸摸他的腹肌:“是不是變得不太明顯了?”

林清羽反複摸了好幾遍,告訴他:“我不覺得和之前有何不同。你為什麼擔心它們消失?”

江醒說:“阿姨每天給我送的飯是我自己吃的兩倍,我一邊看書一邊吃飯,不知不覺竟然把它們全吃完了。吃完了又坐著不動,有發福的風險。”

一到高三,有部分學生出現了“過勞肥”的情況,他前桌的男生一個月已經胖了十斤了。

林清羽想了想,問:“你莫不是記起顧扶洲那一世的事情了?”

“還沒有。”江醒心裡咯噔一下,“難道我在那一世也有發福的問題?”

“你那一世,最大的問題還不是發福。”

“那是什麼?”

“掉發,禿頂。”

江醒:“……”

林清羽忍著笑,趁機勸高中生多多運動:“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課間和體育課多出去走走,彆總是給我發信息。若你真的把自己的腹肌作沒了,我會嫌棄你的。”

雖然知道林清羽說的是假話,但為了保護好林清羽喜愛的腹肌,江醒隻能被迫支棱。體育課同學再邀他打球,他也就不拒絕了。

就是打籃球真的好累啊。

這日,阿姨煲著湯,收到了江醒的微信。江醒有個重要的表格忘在家裡了,下午下課之前必須交給老師,他隻好請阿姨給他送去學校。

阿姨找到了那份表格,正要出門,又接到家裡的電話。阿姨家的老人不小心摔了一跤,已經送去醫院了。林清羽讓阿姨去忙,送表格和送飯的事情交給他就好。

林清羽帶著飯盒和表格出了門。平常步行不過五分鐘的路程之中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意外。一個路口的紅綠燈出了bug,給行人過馬路的綠燈時間由60秒變成了5秒,想要過馬路必須用跑的。

林清羽看著其他行人一個個狂奔過馬路,跑得麵目猙獰,氣喘籲籲。

這紅綠燈簡直豈有此理,都沒人管的嗎。如此在大街上奔跑,一點都不莊重,尤其是抱著飯盒跑。

可是阿姨煲的湯趁熱喝才好喝。

林清羽閉了閉眼,不爽地戴上衛衣上的帽子,將江醒的飯盒於懷中抱好。跑吧跑吧,反正他也沒少為江醒跑。

到了學校,學生還沒下課。林清羽和保安說明了來意,登記了身份信息後才被放行。這是他第一次來江醒的學校,建築不算新,頗有沉澱之感。一棟棟教學樓連成一片,遠遠望去,能看到教室裡一個個黑色的腦袋。

林清羽沒有去教學區,而是朝操場的方向走去。江醒每周一節的體育課就是在這個時間。上體育課之前,江醒還在微信上給他彙報了一聲。

上體育課的班級不多,林清羽較為輕鬆地找到了江醒所在的球場。

剛上課不久,體育委員正領著大家熱身。體育老師體貼他們壓力大,都是象征性地讓學生跑兩圈,然後就開始自由活動。

兩圈跑下來,江醒身上已經熱了起來。體委抱著籃球來找他:“江醒,打球嗎?”

江醒不是很情願地說:“打吧。你們先打,我發個信息就來。”

“給誰發信息啊?”體委笑嘻嘻道,“和你一起喝奶茶的那個?”

江醒低頭打著字,心不在焉道:“不然還有誰。”

江醒:【清羽,我保護腹肌去了。手機不在身邊,可能無法及時回複你的消息。】

林清羽:【不必回複,你回頭便是。】

江醒愣了一愣,抬頭轉身,心口猛地一跳。

林清羽就站在操場邊,穿著他不久前新買給他的黑色衛衣,戴著口罩,直直地朝他望來。

所以熱身有什麼用,他熱了半天的身,還不如他和林清羽對視一眼。

林清羽看著江醒朝自己跑來。男生嘴角上揚,頭發被風吹得有些亂,夕陽在他身上靈動地跳躍著。

林清羽情不自禁地展顏,等待著男生跑到他跟前。

江醒跑得比他過紅綠燈時還要快。

“清羽,你怎麼來了?”江醒笑的時候,眉梢眼角都帶著光,“怎麼不事先和我說一聲。”

“你送我小驚喜時,也不會提前通知。”林清羽給他示意手裡的東西,“你的表格,還有你的晚飯。阿姨家中有事先下班了,我不想跑兩趟,就一並給你送來。”

江醒接過飯盒,說:“好重,阿姨肯定又給我裝了兩人份的。”

兩人說話的時候,不少同學都朝林清羽投來好奇的目光。林清羽說:“那我先回去了。”

這才說了幾句話就要分開,江醒不想接受這種慘無人道的劇情:“我還有半小時就下課了,你要不等等我,晚飯我們一起在學校裡吃?”

林清羽想了想,頷首同意:“也好,總歸我在家中也沒旁的事。”

身後傳來體委的催促聲:“江醒,你還來不來,就差你一個人了。”

“去吧,”林清羽說,“我在一旁看你。”

江醒突然有些緊張,喉結跟著滾了滾,道:“哎,你要看我打籃球嗎……”

林清羽問:“不可以?”

江醒笑了聲:“可以是可以。但被你看著我會緊張,萬一裝逼不成反被虐,我以後拿什麼在球場上混。”

林清羽麵無表情:“那我走?”

“彆啊寶貝,和你開玩笑的。”江醒拉著林清羽衛衣的帽子,不讓他走,“我會努力儘量不被虐,不給你丟臉。”說著,江醒脫下校服的外套,和手機一並交給林清羽,轉身朝球場跑去。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71355932

 回應文章

▲👍💥●你繳幾十年稅(該醒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打擾了!!
2022/01/24 17:27
 A132
▲👍💥●人只有三件麻煩事("老"不是麻煩事)!!\^O^

▲👍💖●想越久 (越正確) !! 歡迎有空來坐坐!!\^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