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我的系統不正經 節錄 1 作者瘋神狂想 謹呈謝忱
2021/12/14 12:12:51瀏覽40|回應0|推薦2
推薦線上小說--我的系統不正經節錄 1 作者瘋神狂想 謹呈謝忱

“當交學費了吧!東西還算不錯,是高仿,而且是老仿,看樣子最少也有八九十年了,應該是民國時期的高手仿制的,還有一定的收藏價值,如果要出,最少也能出到五六萬,遇到了喜歡的十萬也是它!”

“啊?這么明顯的一眼假,也能賣十萬?”

這一次,年輕人驚訝了,看來他是真不懂多少古玩行內的內幕。

“工藝很不錯,青花發色也很好,這是一件精品,可惜仿的技術潮了點。”

年輕人有點發愣,東西這么好,怎么到了最后又仿的不行了?

這不就是一件高仿嗎?它本身就是仿品吧?

看到了年輕人的迷茫,陳文哲道:“我說的的仿官窯的那些特點,比如施釉的技術還有留款,這些要是稍微注意一點,加上老化程度,還真難以分辨真假。”

“您是絕對的高手,我這算是遇到真正的行家了。”年輕人佩服的道。

陳文哲搖了搖頭,不再多說,再說什么?難道要教他怎么改進?

陳文哲不說話,年輕人倒是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

聽了一會兒,陳文哲算是明白了,他這是被好朋友帶進坑里了。

陳文哲沒有認錯人,他之前在神都工作,工作的不開心,就回家了。

他叫李長勝,家里小有資產,所以回來啃老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但是,他最近聽信朋友的話,參加了一個什么古玩沙龍,一來二去認識了不少收藏界的朋友,聽得講座多了,也就喜歡上了收藏。

幸虧他還算精明,就算被人忽悠的天花亂墜,他也沒有隨便出手買東西。

一個是眼界高,另外一個,就是他還保存著一絲精明。

可惜,時間長了,終究是要上當的。

這不,一周之前,在一次聚會之上,終于看上了手中的這只清乾隆青花折枝花果蝠紋花口瓶。

可惜,還是貪心作祟,低價買下來這所謂的乾隆官窯。

當然,作為新手,能買下這只青花折枝花果蝠紋花口瓶,也算厲害,畢竟不是被一眼假坑了。

能買下這件藏品,本身就說明他有一定的眼光,要不然,也不可能被這件高仿吸引。

但是,畢竟初涉收藏,很多事情都是一知半解,要不然也不可能買下一只乾隆御制的瓷瓶。

他頂住了別人的忽悠,也算量力而行,沒有購買太多藏品。

要不然,損失還要更加慘重。

看到他這種情況,陳文哲突然想起來古玩行里的一些禁忌。

初涉收藏要謹記:“十四不要”。

第一要量力而行,不要超過自己的經濟實力搞收藏。

最好明確自己的主藏品種和兼藏品種,不宜什么都收藏。

對收藏的資金要做好安排,沒有富余的錢不宜收藏。

二,不熟不藏,不要涉足不熟悉的收藏領域。

三,切忌沖動,不要因一時沖動購買貴價藏品,特別是自己看不懂的藏品,要始終保持冷靜的頭腦,多看、多問、多想,搞清楚了才買。

四,切忌“批發,不要一次過大量地購買同一種藏品。

五,不輕信故事,不要輕信文物商販編造的動人故事和媒托之言,要靠自己過硬的本領作出獨立判斷。

六,“低價”無好貨,不要幻想用低價購買到珍稀品。

俗話說:只有買錯的,沒有賣錯的。

七,少買低檔藏品,不要購買市場上過多的低檔藏品。

八,質優仿品也有升值潛力,不要輕視仿品和復制品,因為一件好的仿品,既可以作學習對照標本,過百年之后也會升值。

九,先問價再端詳,不要不問價就拿來看,以防失手損壞器物,賣家漫天要價索賠。

十,燈下不看貨,不要在光線昏暗的地方看器物。

“燈下不看貨”是行家的經驗之談,看貨最好在自然光下進行。

典型的例子就是第一收藏,就算陳文哲這樣的高手,進了第一收藏博物館也要抓瞎,就不要說那些半吊子了。

十一,眼見未必為真,不要相信“眼見為真”。

有的人以為,親眼看見墓地現場挖出來的東西,就是“真品”,其實這些很可能是“陷阱”,是預先埋好的“地雷”,專門引貪心者上當。

十二,人生地不熟易上當,不要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淘寶,要小心陷阱。

十三,傳遞器物要小心,不要粗心大意傳遞器物,以確保器物交接安全。

第十四,不要購買非法文物,這個就不多說了。

剛剛喜歡上收藏,要記住這十四點,一般都不會出問題。

可惜,知易行難,真正能夠存下這一份小心的人不多。

互相交流了一會,陳文哲倒是對李長勝有了點佩服。

他不缺欣賞美的眼光,但是缺少足夠的知識。

他雖然不懂古玩,但是他懂的什么叫美。

所以剛開始,別人推薦給他的破爛,他都沒要。

不管你說的再好,他看著不漂亮,就是感覺不好,所以也就一直沒上當。

最后吃藥打眼在了,這只青花折枝果蝠紋花口瓶之上。

這也算是錯有錯著,讓他節省了一筆損失。

一件高仿,運氣好了能換回十萬塊錢,損失二十萬,這已經算是很好了。

可是,李長勝明顯還是不甘心。

所以,他還是希望,陳文哲能夠幫幫忙。

當然,不是讓他高價收入典當行,而是想通過他,盡可能的高價賣出去。

損失是一定的,但是能損失小一點,還是好的。

這一點,陳文哲確實幫不上忙,因為他也沒有這種出貨渠道。

他來典當行,可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獲取出貨渠道的,要不然他干點什么不好?

他這邊剛剛拒絕了李長勝,沒想到轉眼就接到了本田的電話。

接通了,居然話里話外的希望從他手中,繼續收購一批精品瓷器。

掛上電話,陳文哲陷入了沉思,本田那家伙消失了這么長一段時間,難道沒有進去吃牢飯?

這可不行啊,陳文哲打通了陶教授的電話。

“沒事,你聽說過冰梅沒有?我們中日之間互相交流,實在是太正常了,現在他想要什么,你要是有就給他!”


說了一會兒,掛斷電話之前,陶教授居然還要讓他配合本田?

事情好像越玩越大了,他已經不適合參與!

還有,冰梅是什么?

他知道,陶教授特意提出來的,肯定是冰梅瓷器了!

冰梅紋又稱“冰裂梅花紋”,創制于清康熙朝,以仿宋官窯冰裂片紋為地,并于其上畫朵梅或枝梅的裝飾紋樣。

清代康熙時期的冰梅紋飾,以濃艷的鈷藍青料作器物的底色,留出白梅的輪廓和冰裂紋的線條,然后沾淡青花料勾勒出梅花花瓣和枝干。

繪畫方式較為寫實,花形飽滿,高雅別致,冰梅勾畫細膩,富有變化,藝術成就最高,通常以不規則的短線組合,來表現冰裂紋。

這種瓷器很漂亮,很受當時的霓虹人喜歡,所以他們就努力仿制,最后確實仿制出來了一批精品。

陶教授之所以提到冰梅,是因為到了現在,國內居然有一些人,從霓虹那邊進口冰梅瓷器,拿到國內來忽悠人。

這在國內藝術文化圈,算是一種恥辱吧!

把霓虹人現代仿制的冰梅瓷器,弄到國內來當做古玩銷售給國人,還能蒙到很多人,這怎么也算是一種諷刺。

但是,從這里也可以看得出來,霓虹人仿制的冰梅瓷器,還是很有水平的。

得,才剛剛拒絕了李長勝,這就要反悔了。

回頭看了看,李長勝居然沒走。

想了想,這件青花折枝花果蝠紋花口瓶,處理一下,三百萬要是出給本田,應該不算難。

不過,這一次他不能參與了,等他處理一下,直接把東西交給陶教授。

到時候,不管他們怎么做,都不關他的事。

既然陶教授想做,那以后陳文哲就通過陶教授來做,至于錢不錢的,那就另說了,反正現在陳文哲也不缺錢。

其他事情陳文哲不清楚,但是他現在能確定,本田那小子應該是落入網中了,要不然陶教授不可能讓他配合。

回過頭,找到李長勝,陳文哲順利拿下了這件花口瓶。

說明了情況,陳文哲直接出了三十萬買下了這件東西,不過,李長勝卻必須要幫他進一批珍寶堂的貨物。

李長勝此時才清楚,原來他們早就見過面。

拿到了東西,也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時間。

接下來的幾天,都風平浪靜,日子過的沒有任何波瀾。

其實,在典當行之中,這樣平靜的小日子才是正常的。

之前陳文哲一天連續做成了四筆百萬級生意,就很不正常,甚至有人都在背后說小話,認為陳文哲背景強大,自己找人做業績。

對于這些流言蜚語,他就當聽不見。

而在這段時間之內,他已經把那件花口瓶,改造完成。

其實,那件東西,也沒有多大的改造余地。

他就是小心的磨掉了底部的乾隆御制四字款,并且重新書寫上了大清康熙年制六字雙圈青花款。

磨掉底部四字款的時候,他還順便磨掉了底層的一層黃色老化痕跡,等重新書寫上六字款,再次入窯燒制一遍。

當然,為了不破壞瓷器的老化痕跡,瓶身是被特意保護起來的,盡量不要燒到。

出窯之后,只要稍微做舊一下,去去賊光,就完成了這一次的改造。

眼看時間就要到六點,他就要下班。

陳文哲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裝入包中。

其實也沒有什么東西,就是兩只盒子,其中一只裝著花口瓶,另外一只裝著那件戰國時期的老虎鉗子。

今天他開車來的,所以東西放上車子,才小心的開出公司。

對于公司內部那些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他直接無視。

今天陶教授要帶他去參加一次高規格的交流會,這也是他早就期盼已久的。

早上跟陶教授聯系,他已經知道交流會的地點在四海大酒店,這是一家六星級的酒店。

陳文哲還真是第一次去這么高檔的地方,所以還有點小激動。

參加交流會,必須要有邀請函,而且是古色古香的木質邀請函。

進了酒店大廳,出示邀請函,有工作人員把他送進一座會議廳。

進來之后,陳文哲立即看到不少小型展臺。

看了看邀請函,上面有著展臺編號,也就是說,他的東西也可以放入展臺之中。

展臺布置的十分精心,而且特別精巧。

這些都是一些保險柜樣式的玻璃展臺,外面都有玻璃罩子保護,里面是一個小型轉盤,還有對內的燈光打燈。

所以,東西放上去之后,顯得十分高大上。

就算是他那把老虎鉗子,在燈光的照射之下,也是綠意盎然,一派古色古香!

“先生,您還有一件物品,需要擺上展臺。”

放上老虎鉗子之后,陳文哲只顧得欣賞自己的展品了,卻是沒注意到工作人員那詫異的目光。

這種規格的交流會之中,居然還有人展覽一件老虎鉗子?

可以說奇葩天天有,今天特別多。

工作人員也算是見多識廣,他努力繃住了表情,沒有表現出什么異樣。

可是,留著一座展臺空著,這合適嗎?

要知道,他們組織方最近每天都會收到電話,要求增加展臺。

“還有一座?不是留給陶教授的嗎?”

陳文哲一愣,他看了看旁邊的空位,這也是給他留的?

“陶教授專門吩咐了,這一座展臺也是給你留的,說您會帶東西過來!”

陳文哲立即明白了,他手中還有一件東西是陶教授特意讓帶來的,就是那件他處理過的花口瓶。

想到要展覽這個,陳文哲就感覺有點不好。

他這做舊的技術,是要接受一下大海市父老們的考驗?

反正丑媳婦早晚要見公婆,陳文哲一狠心,直接拿出那只花口瓶,擺放在了展臺之中。

不得不說,這件精仿的康熙青花還是很漂亮的,特別是在燈光照射之下,那青花發色,幽藍幽藍的,漂亮的讓人挪不開眼。

而這,還是陳文哲稍微做舊的結果,他就沒大動瓶身,就動了動瓶底。

“要是不上手,應該沒人會看出來,這是一件高仿。”

這點自信,陳文哲還是有的。

就算以他的眼力,要是不親自上手,只是在燈光之下觀看,也看不出什么。

而現在就算是上手,要是不帶先入為主的印象鑒定,他也鑒定不出缺陷,因為他能夠看到的缺陷,都已經改造掩飾掉了。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70818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