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林家有女異世歸 節錄1 作者 郁雨竹 謹呈謝忱
2021/09/02 16:50:35瀏覽56|回應0|推薦3
林清婉笑了笑道:「我回來也是一樣的,三叔婆,今年是誰家做東?」

「你杉叔家,公眾墳明天一早祭掃,你打回來的錢我讓你花叔交上去了,明天晚上族裏一起吃飯,你家誰去?」

林清婉眯了眯眼,笑道:「我爸爸回來了,自然是他去了。」

「也行,這事本來就該他做的,你們這次待幾天?」

「我和爺爺多待兩天,還要回蘇州去給奶奶家掃墓呢。我爸爸他們明天下午就回去。」

三叔婆不太高興,「這是應該的,你奶奶家也沒個人了,你家是最親近的,按說這事應該你爸去做才對,那邊可是他親外公外婆呢。」

族裏的老人為什麼對林聞博不滿?

每年清明祭掃是一個大原因,生前身後事,生前重要,但身後事也不可輕忽,甚至有的老人把身後事看得比生前還要重要。

林聞博不回這邊掃墓,好歹還有個老爹和女兒回來,外家那邊問都不問一聲,可見有多涼薄。

所以三叔婆對林聞博夫妻很不滿,就是三叔公都忍不住道:「既然都要回來掃墓,怎麼不一起,還分兩撥走?你年紀都大了,還去高鐵上折騰。」

林肅不在意的笑道:「清明高速可堵著呢,我覺著坐高鐵比坐車舒服多了,你看我們現在都到了,他們人影還沒看見呢。」



話是這樣說,三叔公還是有些不滿,「那怎麼一樣,走高速就只要舒舒服服的坐在車上就好,你做高鐵還得上下折騰呢。」

林清婉知道爺爺不喜歡有人說林聞博的不好,便笑着叉開話題,「三叔公,現在村裏還有賣香蠟炮竹吧,我和爺爺只帶了衣服來,沒準備這些東西。」

「有,在你彪叔的小賣部里,那裏什麼都有的賣。」

林清婉就起身道:「那我去看看,爺爺,您要不要在村子裏逛逛?」

「也好,見見你叔公們。」

就這樣,三叔公帶着林肅去見同輩的兄弟,三叔婆則領着林清婉去買東西,家裏只剩下花叔夫妻,等林聞博好容易找到這裏時,已經是中午了。

他們一早出門的,林清婉他們上午十點就到了村莊,按說林聞博也該差不多才是,但他們硬是到十二點多才到。

花叔差點以為這個族兄半路調頭回去了呢。

見林聞博一臉茫然的被人領到門前,他憨憨的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阿博,你可算是到了,怎麼,不記得自個家了?」

林聞博的尷尬笑笑,他還真不記得了。

他有八九年沒回來了,當年他母親病危,請了族裏的幾位老人過去做見證,將遺產全部留給清婉,包括家裏這棟房子。

他覺得族裏老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他知道他們回去後會如何議論他。

無非是不孝不慈,以至於父母連遺產都沒給他。

林聞博自覺丟臉,從那以後就不願回鄉祭祖,尤其是沒過兩年,為了房子的事,父子倆鬧得不愉快,他更不願意回來了。

他沒想到,老家的變化這麼大,以前林家的房子是在村口,是村子裏最氣派的房子,現在卻被圍在了中間,周圍都是一棟棟二三層的農家小院,和別墅也不差什麼了。

襯得他們家的房子又老又舊。

林聞博都覺得變化好大,林淸俊更是不記得了。

不過他很喜歡老房子,尤其是裏面爬滿了薔薇花藤,此時正是四月,薔薇花開得很盛。

他深吸一口氣后問,「爸,我們不是放三天假嗎,不然後天再走吧,我想多在這兒住兩天。」

喬夢覺得剛才花嬸看她的目光很譏誚,不願留在這裏,勸道:「這裏連米都沒有,住這兒吃什麼?總不能老麻煩人家,我們明天祭掃完就回去吧,傍晚高速車少,兩小時就回去到了。」

「沒有就買唄,我剛才看了一眼,廚房裏東西還是挺齊全的,再買一罐煤氣就行了。」

林聞博瞪了他一眼道:「我和你媽工作忙,後天就得回去加班了,哪有時間留在這裏?」

「那你們回去,我和爺爺姐姐留在這兒。」

「不行,」林聞博怒道:「他們還要去蘇州呢,你跟着湊什麼熱鬧?」

「我……」林淸俊正要說話,大門就被推開了,林清婉提着兩大袋東西進來。

「姐。」林淸俊連忙去接。

林清婉對他笑笑,指了後院道:「放到第二進的堂屋裏,晚一些我把它分好來,明天直接用就行。」

「好。」林淸俊顛顛的提着袋子就往後去了。

林聞博和喬夢看着一愣,他們姐弟的關係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林肅也懷疑的看了一眼孫女,但他不覺得清婉會害人,所以自然樂得高興他們姐弟親近。

林聞博和喬夢卻沒有這樣的好臉色,倆人心驚膽戰的看着林清婉領着林淸俊逛起院子來,還指揮着他剪了不少的花去插瓶,本來只是被打掃乾淨的房子被擺上花瓶后立刻顯得活潑和溫馨起來。

林肅滿意的點頭,三叔婆笑得見牙不見眼,「還是清婉會收拾房間,這點像大嫂。我昨天也讓她花嬸剪一點花來插,可那效果還不如不插呢。」

喬夢手發顫的去拉兒子,低聲道:「你跟媽媽來。」

「喲,這就是淸俊吧,都長這麼大了?」見喬夢要把人拉走,三叔婆眯起眼睛,笑問,「拉着淸俊的是小博的第二個老婆?」

林聞博和喬夢臉色便有些不好看,林肅「嗯」了一聲,看向喬夢道:「淸俊許多年都沒回來,家裏的人都不認識了,讓清婉帶他去見見長輩。」

喬夢強笑道:「我和聞博也一起去吧。」

她實在是害怕林清婉對林淸俊做什麼。

林清婉知道「年輕」時候的自己把人給嚇著了,她便抬頭對她和善的一笑,卻把喬夢嚇得臉都白了兩分。

林肅警告的瞥了孫女一樣,沒讓喬夢跟着。

讓她去丟臉嗎?

他並不想村裏重新提起當年的紛爭。

對林淸俊,村裏的人不會提,但對喬夢,他們肯定不會客氣,沒見三叔婆當着他的面都直接說她是林聞博的第二個老婆嗎?

林清婉領着林淸俊出門,道:「我們家在村子裏的親戚不少,但需要親自上門見的也就五家,都是我們太爺爺的兄弟和堂兄弟的子孫。」

林清俊忍不住問:「剛才的三叔婆是……」

「三叔公和爺爺是堂兄弟,我們倆家的太爺爺是同一個父母的親兄弟,所以族裏就屬我們兩家最親。」

「那當年鬧革命的時候,三叔公他們也被勞動改造了?」林淸俊偶爾聽父母說起一些,但他並不了解,問了爸爸也不愛說那個年代的事,所以他很好奇。

「嗯,」林清婉卻是從小聽這些故事長大的,尤其是三叔婆,最愛憶苦思甜,「林家是地主,所以都被勞動改造了。咱爺爺的情況好一點,太爺爺是抗日的烈士,他也是在援朝戰爭中立過功的,所以雖然被下放,當時的生產隊也不敢太過分,又有戰友偶爾支援,所以都活了下來。」



「花叔是那個年代出生的,缺吃少喝的,差點就活不成了,最慘的時候,奶奶偷偷跑回我們家,偷了一盆牆角的海棠託人送到京城故友那裏,因為那人曾經和奶奶求過海棠花,奶奶不捨得,說過,除非要餓死了,不然絕不賣。」

「那人收到海棠花就知道了奶奶的情況,託人捎來了兩斤玉米面,花叔就是靠着那兩斤玉米面活下來的,」林清婉一笑,樂道:「因為這個,花叔才取名叫林聞花,因為三叔婆覺著,他這條命就是那盆海棠花救的。」

林淸俊不覺得好笑,只覺得滿腹的辛酸,「那個時候一定很苦。」

「是啊,很苦,」林清婉輕聲道:「不僅僅是我們林家這些臭老九,還有貧農,中農,工人,那個時代,絕大多數人都很苦,不知有多少人因為飢餓和疾病死在那個年代。那時候可以吃飽穿暖就是莫大的幸福了,誰能想到幾十年後大家會有這麼好的日子過?」

「可日子好過了,人心卻還是不滿足的,」林清婉輕笑,「你可以回去問問你爸爸,當年他是不是想着只要能吃飽飯就可以了?可是現在兩室的房子嫌窄,三室的房子也覺得不夠寬敞。」

「姐,那也是你爸。」

林清婉挑了挑嘴唇沒說話。

林淸俊就沉默了一下,隨着她走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問,「你恨爸爸嗎?」

以前他什麼都不知道,父親在他心目中就是英雄,不論在同學們的口中,鄰里叔叔阿姨的口中,他的父親都是一個儒雅,學識淵博,又為官清廉的人。

他一直以他為豪,但當年林清婉鬧開后,他聽到的聲音就多了,他下意識的收集這些信息,然後慢慢的推論出了當年的事,他想,如果有一天爸爸出軌,不要他和媽媽了,他也一定會恨爸爸的。

林清婉垂下眼眸道:「很久以前是恨的,現在倒沒什麼感覺了。」

走到田野邊,林清婉停下腳步,指著遠處的學校道:「那是我的學校,現在房子越建越出來了,我記得以前這一片都是草坪和打穀場。每天放學,我們從那裏沖回來時就有一群壞小子堵在這裏罵我,說我是爸爸媽媽不要的野孩子,不許我再從這條路上過。」

林清婉心裏有些難受,抿著嘴角不說話。


林清婉就笑道:「當時我特別厲害,特意藏了棍子,誰罵我,我就用棍子抽誰,後來有一次他們學乖了,也拿了棍子跟我對打,我氣狠了,壓住為首的那個就用石頭去砸,那胖子的頭直接讓我砸出一個窟窿。」

林淸俊張大了嘴巴。

「那次事情鬧得很大,爺爺奶奶賠了醫藥費,卻帶著我上門,把和我打架的孩子父母都揪出來,逼著他們當著全村人的面給我道歉,說是養不教父之過,口舌之惡可誅心。從那以後村裡的孩子再不敢在當著我的面罵我是野孩子了。」

林淸俊眼眶微紅,低聲道:「不敢當面說,那一定是背後說了?」

「是啊,所以那會兒我特別討厭你爸爸,厭惡你媽媽,我脾氣不太好,連帶著也不喜歡你。」林清婉輕笑道:「可我有個好爺爺和好奶奶,為了我,他們接受了學校的返聘,回學校教書去了,我也就跟著他們回了京城。」

也是在那裡,她的性子一點兒一點兒的被撫平,為了讓她戾氣少一點,爺爺壓著她練書法,奶奶帶著她學古琴,每次有老頭老太太的聚會了就把她帶上,讓她乖乖的坐在一旁聽他們說話。

一開始她煩躁得坐不住,為了這個還鬧過幾次脾氣,甚至還不小心打過那些爺爺奶奶的孫子。

後來習慣了,她慢慢沉靜下來,戾氣一點兒一點兒的消散,以前跟爺爺下個棋,下不到兩招她就想往外跑,後來她能捧著棋譜坐上半天。

林清婉扭頭問,「當年我鬧到你們學校去,你嚇壞了吧?」

林淸俊不好意思的低頭。

她就笑道:「其實那會兒我脾氣已經變好很多了,但奶奶不在了,我又恰逢高考,你媽媽來學校找我鬧,我一時壓不住脾氣,戾氣又上來了。」

「是我媽媽做得不對,我早不怪你了。」

林清婉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他們的意思,你放心,我會給你湊一些錢的,再等一段時間,我應該能拿出一百萬給你付首付。」

林淸俊嚇了一跳,忙問道:「是不是我媽又去找你了?」

林清婉搖了搖頭,眼神幽深道:「他們找的是爺爺,他讓爺爺一碗水端平。」

林淸俊一時說不出話來。

「爺爺的身體不好,你知道的,他剛出院,也沒幾年,我不想他為這種事煩心……」

「姐,」林淸俊打斷她的話,有些難受的道:「你放心,我會和他們說的,我不買房子,就算要買,我將來工作了自己掙,不要你和爺爺給我湊。」

林清婉就笑道:「放心吧,一百萬我還是拿得出來的,爺爺也的確想留一些錢給你。」

林淸俊要說話,林清婉就道:「正如他們所說的,你也是爺爺的孫子,這筆錢是爺爺的心意。」

林淸俊這才沒說話。

「只是爺爺治病花了不少錢,所以還得等一段時間,等我湊好了就給你。」

林淸俊抿著嘴沒說話。

「好了,這是彪叔家,」林清婉轉開話題道:「五叔公不在了,彪叔和隔壁的崇伯是他兒子。」

林清婉畢竟每年都要回來好幾趟,對村子里熟得很,帶著林淸俊給叔伯們見了一遍,就領著他回家。

林聞博和喬夢被請到了對面花嬸家,花叔一看到他們就招手:「淸俊還沒吃飯吧,快來吃。」

林淸俊就看向林清婉,林清婉就拍了拍他的後背道:「快去吧,我和爺爺都吃過了。」

林肅已經躺下休息了,今天走過不少路,上上下下的,到底累了。

林家人午飯是分開用的,但晚上卻一起去三叔公那裡吃。

因為人多,被分了兩桌,男士們一桌,女士們一桌。

這邊因為有喬夢在,大家說話都很克制,三叔婆只簡單用了一碗飯,看林清婉吃得差不多了就伸手道:「清婉啊,走,跟三叔婆去廚房裡看看,明天要用的雞鴨都殺好了吊起來,看還有什麼缺的。」

花嬸和她女兒兒媳就知道,她很不喜歡喬夢。不然這樣的事應該找喬夢才對,畢竟她的輩分在林清婉之上,還是林聞博的妻子。

林清婉起身,笑著扶三叔婆去廚房。

三叔婆哼哼道:「你可要小心你這后媽,不要她說點好聽的話你就信了她。當年你爺爺奶奶把你抱回來時你只有這麼點兒大,真是可憐哦,手腳都是軟的,一點兒力氣也沒有。都九一年了,他們又是雙職工,怎麼可能少糧,竟然把你餓得跟你花叔一個樣兒。」

時隔多年,三叔婆提起這事還渾身發抖,抹了抹眼淚道:「當時把你抱回來,你奶奶都不敢給你吃太多,只能拿小米熬得稀稀的,一天五頓的喂你,養了小半年才把你養回來的……」

這話林清婉聽了不止一次,所以她當時沒記憶,卻也對這些事知道得很清楚。

哪怕爺爺奶奶有意避開,她還是聽到了,而一旦知情,另外的事情便都不是秘密了。

三叔婆邊點著東西,邊小聲問,「今年也真是奇怪,他們怎麼想起來回來祭掃了?」

林清婉就笑道:「爺爺年紀大了,今年在醫院住過一段時間,他們應該也是不想爺爺為難吧?」

三叔婆也不知信不信,反正只哼了一聲。

第二天一早,林聞博便帶著喬夢和林淸俊跟著林清婉一起去掃公眾墳。

等中午祭掃完公眾墳,下午才是自家的。

林肅便也跟著他們一起去。

也只有三個墓而已,又正好在一處。

林聞博多年不上墳,笨手笨腳的,最後還是林清婉接過鏟子將周圍的草都鏟去。

林肅就坐在林清婉打出來的草蒲團上和妻子說話,「你看你兒子笨得,最後還是靠孫女給你打理屋舍。」

林聞博嘴巴張了張,到底沒說話,蹲下去整理香燭。

喬夢推了一把林淸俊,他連忙上前幫忙,林肅看了他就招手道:「到這邊來,幫著你姐姐把雜草給運出去,你奶奶最愛乾淨了,旁邊這些東西都不要留。」

墳墓是用磚石修好的,只有旁邊的土裡才長了草,林肅見弄乾凈了,就掏了手帕上前給她將墓碑擦乾淨。

林清婉默默地與林聞博一起將東西擺出來,裡面有一碟子栗子酥,是三叔婆帶著林清婉連夜做的。

林聞博將碟子放下,手不由微抖,這是他母親最喜歡吃的點心。

掃完墓,一家人的氣氛融洽了不少,林聞博臉上的神色也好了許多,下山時還親自扶著林肅下來。

「爸,要不您跟我們回京城吧,蘇州那邊讓清婉去就行了,您畢竟年紀大了。」

「你要真有孝心,你就該親自去,」林肅道:「你外婆家沒人了,你是最近的,不說別的,每年清明總要回去看看。」

「我知道,可不是工作忙,抽不出身嗎?」林聞博不像以前推託,而是垂眸道:「過段時間不那麼忙了,我專門請假回去看看,這次您就先別去了,醫生不是說讓您好好休息嗎?」



「有清婉在,我就吃吃喝喝,有什麼累的?」聽他還是工作為重,林肅抽回手道:「你不去看你外公外婆,我總要去看看我岳父岳母和大舅哥。」

林聞博無奈,只能看向林清婉。

林清婉卻沒勸林肅,而是對他笑道:「您放心吧,我會照顧好爺爺的。」

林聞博無奈,回到老宅時又勸了一下,見勸不動,只能帶著妻兒上車走了。

林肅看著他離去的車幽幽一嘆,「不怪你太姥爺當年怎麼也不肯把你奶奶許給我,實在是太遠了,子孫要是不孝點兒,這關係就這麼淡了。」

林清婉就好奇的問,「爺爺,你第一次見奶奶時到底幾歲啊?」

林肅忍不住咳嗽起來,瞟了她一眼道:「小孩子問這麼多幹什麼?」

她就知道問不出來,從小到大都是這樣。

林清婉扶著林肅的胳膊回家,他們是第二天下午的機票,所以時間多得很,中午用過午飯才坐花叔的車去機場。

祖孫倆到蘇州一下車便有人來接。

蘇家是沒有直系的血緣後代了,但同族的親戚卻不少,林肅跟他們都還有聯繫,每次過來掃墓都是他們接的人。

這邊的發展比那邊還要好,直接是一個鄉鎮,蘇氏這邊給他們訂了賓館,接他們的人領他們進去登記,笑道:「姑父,你們先休息一下,家裡準備了飯菜,一會兒我過來接你們過去用飯。」

「客氣了,族裡的大墳都掃了?」

「都掃了,本來祿爺爺家的也要一起掃的,只是您說您要回來,所以族裡就說等你回來再去。」

林肅點頭,扶著林清婉的手跨過門檻,正要去服務台,就見林清婉突然停住不走了,「怎麼了?」

林肅順著她的視線抬頭看去,就和樓梯上的人對上了眼睛,他驚詫,「小寒?」

易寒也驚奇不已,「林爺爺,你們怎麼在這兒?」

易寒看著林清婉的視線中掩不住的驚喜,她竟然進階了,還是連跳兩階。

林清婉碰見他也有些驚喜,低聲問道,「你沒事吧?」

她知道他們這次出來是有任務的。

易寒微微搖頭,含笑道:「沒事,大家都安全得很。」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67182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