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BBS名片檔 - 詩人 1999-2000
2018/09/02 07:24:57瀏覽1131|回應0|推薦19

 

(或許你一直存在,只是我不曾看見)                                              

那麼一個早晨,我遇到你

手中的文字彷若信物

我於是認真的想

或許我們是同一類的人

閱讀  思考  偶爾寫作

像所有文學的子民一樣  遺世獨立

想懂得這世界運轉的方式

卻有些憤世嫉俗

我知道我是天真的  一種世故的天真

總想活在三零年代的上海

讓生命有著張愛玲的繁瑣卑微和真實

但這是世紀末的台北城

我們同樣的回不去了

只能在創新和守舊間徘徊躊躇

像個迷路的小孩



我對你一無所知  很可能你並不是這樣的                                         

只是碰巧也閱讀

是我想多了  是我迷信"sign"

才被想像帶著兜圈子

然而我必須嘗試 

倘若我是對的

沒有走上的永遠是最好的

我不願你是那條令我遺憾的路

若我錯了

那也將願賭服輸

 

我只想知道  你究竟是不是

如我所想一般

 

如果不是那樣的你

又是如何?

 

                                      99.10.30.  1:35 AM

 

 

1999年十月底的深夜,名片檔裡第一次出現了這個"".

 

在不知道他的名字以前,我叫他詩人. 或許是因為那時我正在看米蘭昆德拉的生活在他方.

 

大約是這段時間,經常同路的年輕男孩開始成為注意的焦點,想像的體現,彷彿一座閃爍著神祕光芒的燈塔,在無邊無際的黑夜的海洋裡向我招喚. 在此之前,我只迷戀過周星馳,和幾個電影裡的角色,我嚮往的是小說與電影裡那種複雜的情感,世故的自持,和詩意的語言,忙著社團聯誼夜遊的青澀大學男生們,對我而言毫無魅力. 我從未對一個真實存在,卻一無所知的人這樣著迷,在他的一舉一動之間,我看見同齡男孩沒有的冷靜智性. 我直覺那樣低調的自信底下,有著某種堅毅的熱情 -- 我不知道他為哪個人或什麼信念燃燒,可是我非常非常想,成為那火焰的一部分

 

 

 

假若Next Stop Wanderland

只是自欺欺人的信念

那該如何解釋

所有微妙的相遇

一個人的電影和八零年代的眷戀

我知道我們是懂得的

只是壓抑著

誰也不願先示好

於是沉默震耳欲聾

我開始懷疑

是我自己構築了這樣一個你                                                     

而故事

從未存在

    

                         le 2 janvier 2000

 

 

有緣或是看錯

匆匆一瞥的溫柔

彷彿欲言又止

慌亂卻無言以對 

 

那一幕令我想起Jesse

然而Jesse不是你

是遺落在遙遠城市的名字

一個不能淡去的記憶                                                           

於是我明白

所有的追尋只是為了

實現我薄弱而堅定的信念

 

                              le 7 janvier 2000

 

 

我們住在這個城市的兩端

過著各自的生活

時而接近    時而遙遠                                                          

也許在同一個時候    感到相同的寂寞

只是從不敢思索   生命的另一種可能......

 

                                           16/03/2000

 

 

因為  暗紅的巧合

         潔白的偶然

   湛藍的想像

 

我在潰堤的邊緣   冷極的深淵

靜待自尊的審判

掙扎不過是徒勞

我是自己的囚犯     從不被誰所屬

 

我的囚室裡有一盞燈

你走進時點亮    離去時熄滅

黑暗中    只瞥見鏡片後的你的眼神

無意地迅速地    掠過

 

                                     17/03/2000

 

 

歇斯底里的壓抑

我的心是緊繃的弦

但願你是挑斷一切的風

 

                                    20/03/2000

 

 

"捲簾人去也,天地化為零"

國小時,在瓊瑤小說上看到這個句子

不喜歡但印象深刻

過了做夢的年紀甚至覺得可笑

近來卻時常想起                                                                

也許是因為某些情境

 

然而現在我知道

天地不會化為零    只是變得空曠

而我會在一陣暈眩裡

成為沙漠中的Katherine

無法言語

 

                                    29/03/2000

 

 

我的世界雪不曾停

無聲  窒息    甚或顛狂

雪凐沒色彩                                                                   

再不能掩飾蒼白的靈魂

而陽光偶然經過   打亮空寂的舞台

我在強光下微微顫慄     因著奇異的喜悅

陽光離開後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寒冷

 

雪融是最冷的時分

或許    雪已經開始    化成了小河 

 

                                         10/04/2000

 

 

或許我靠近的不是陽光

而是無形的烈焰

我早已燒成了灰

那樣一個眼神

就會讓我破碎

 

                                        12/04/2000

 

 

緘默可以壓抑一切突然湧上的情感

我於是失去了言語的能力

 

                                        17/04/2000

 

 

每一次見到你                                                                  

我告訴自己要遠離

那就是淡漠的原因

 

                             04/05/2000

 

 

不能再瘋狂    卻禁不住想

他穿過草坪    對角線的輕盈

陽光灑落誰的背影?

 

                             08/05/2000

 

 

他們說你心裡住了人

我穨然放下遲疑的手

再不敢試圖敲門

我僅存的   只有自尊

 

                                       13/05/2000

 

 

有人說   楚浮的電影都有一個主題:"熱情都是愚蠢的."

然而楚浮給我的感覺是"熱情都是愚蠢的,但沒有熱情,我們什麼都不是."

在這樣的信念下    我終於成了撲火的蛾

 

                                       22/05/2000

 

 

越靠近你    我的眼睛記錄了越多細節                                           

你不再虛幻    而成為某種真實的存在

我知道即使相遇於繁華的街衢

無數推擠的靈魂裡我仍然可以    一眼認出你

你眼裡的光采令夏季黯淡

於是我開始恐慌    害怕將永遠無法抹去記憶裡燒灼的痕跡

此後所有的夏日和相似的背影

都能輕易地喚醒    你名字的回音

 

                                       24/05/2000

 

 

終於    最殘酷的想像化身文字

呈現在深夜的螢幕

應該碎裂的心只是冷極    顛狂雨雪翻飛

我以為的真實是璀璨的謊言    你畢竟是遙遠的

屬於另一個屬於你的靈魂

 

我不會再以想像的冰冷的手   撫過你的左頰

那兒留存久遠前記憶的吻痕   青澀的年少   還沒有遇見我

 

一直就知道不在你的舞台上

太入戲的旁觀者    燈亮時驚訝地發現自己

早已淚眼朦朧

 

                                           28/05/2000

 

 

你不曾看見真實的我    也從未嘗試閱讀

我是你所未知的城市    如馬康多  那虛幻的存在                                 

我知道你已在另一個城市定居

謝絕了所有冒險的遷移

我於是關上城門     獨自踏上旅程

 

                                            31/05/2000



我想就是這樣了......悄悄地走進他所在的甬道                                  

交換一些帶笑的眼神和拘謹的談話    而後錯身離開

我似乎沾染了他的輕盈    連告別都只是一個簡單的手勢

 

他是個遙遠的夢境    在想像的無暇和真實的粗糙間

我畢竟選擇了後者    所有的現實吹散了霧氣

氤氳消失    我看見崖邊的自己     理智告訴我回頭還來得及

我不再做著屬於別人的夢    儘管它仍然美好

終於我發現    我的心如此輕易便能滿盈

 

                                               12/06/2000

 

 

On na jamais assez fou!   Angelo的母親總是如此告誡他

他永遠不夠瘋狂   最煽情的手勢不過是輕撫Pauline的臉龐

於是我知道瘋狂是必須的   儘管和熱情一樣愚蠢

不曾瘋狂的人怎能知道錯過了什麼

我害怕的不是瘋狂    而是失去瘋狂的力量

 

當我發現自己孑然地走出了這場暴風雨    沒有恐懼沒有傷痕

突然明白這就是那個夢所預言的失落    回憶已淡得不足以取暖

我想是另一個人的瘋狂阻止了我的   他讓我看見

我們都卑微可憐的站在對某人的迷戀前愛上了自己的倒影

我的瘋狂終究是瘋狂    消失得有些荒謬                                         

再瘋狂的我決定被另一個靈魂的瘋狂感動

 

只要他夠瘋狂

 

                                               20/06/2000



希望是我多心了     那句話並沒有我所聯想的意思

然而仍在灰燼中點燃了小小的火花                                               

近一年的熱病在聲嘶力竭的夏末毅然痊癒

再不能陷溺    我這麼告誡自己

 

儘管柔軟的想像依然存在

我已習於和環境妥協    也習於日常的憤怒

這似乎使我比較像自己而不是某人的影子

意志不能主宰的讓時間淡去

 

而冬季即將來臨

 

                                    19/09/2000

 

 

很少像這樣感到害怕

即使在最瘋狂的旋轉中也不曾畏懼

而今卻暈眩地思索著遲來的眷顧

這不是喜悅而比較像嘲諷

Christine轉身給Phantom的一吻般傷人

我理智得想尖叫.痛哭

 

 (奮力掙扎上岸的人畢竟受不住一陣小小的浪花)

 

 "Look closer. And Youll see Im scared too...scared of staying...

scared of leaving...scared of losing you."

 

 

                                  07/10/2000

 

 

 

我以為已經走得夠遠 (別回頭身後是難堪的過去)

卻忘了殷切的叮囑  (別回頭身後是難堪的過去)

呼喚聲響起    我禁不住回頭

就這麼化成了石

 

                                

                                     12/10/2000    

  

 

"I saw your heart." I said.

"Really? What did you see in it?" you asked.

"Her."

 

                                      05/11/2000

 

 

笑著道別   轉身 (再也無法言語)

冰冷現實迎面而來

我畢竟雙手奉還了暫借的溫暖

 

                                     27/11/2000



 

我始終等待著那樣一個人

因而小心守護心的完整

要以全部的靈魂與他相遇

曾經我以為那畢竟是個不存在的狂妄想像

卻從未預料到這樣難堪的處境

 

他確實存在確實完美確實

 

      

 

                                     28/11/2000

 

 

我練習微笑    自然一點輕盈一點內斂一點

我學著收拾    期待失望欣喜落寞瘋狂壓抑

當我們偶遇    你便看不出這其中風起雲湧潮起潮落雨雪翻飛                       

我決意沉默    尊重所有故事歲月記載無可動搖你的國度歷史

每天懂得一些

 

蒼老一些

 

                                    30/11/2000

 

 

祈求無數次    若無法擁有你

便讓我遇見你和她

讓記憶瓦解盼望焚燬理智崩潰讓我墜落深淵痛楚掙扎後重生

我痛極了累極了走不進你的詩

 

以為是熱病竟未曾痊癒    因你探詢的眼神成了絕症

終於祂應允我的祈求     那一幕來得平淡無奇尋常得凌厲

所有關於你的美好想像瞬間凍結而我不能感到心跳

 

我高估了自己誤判了堅強更沒能痛哭

心早就粉碎隨風飄落在你的腳邊

 

                                   04/12/2000

 

 

Every night I cut out my heart                                               

but in the morning it was full again.        ---The English Patient

 

在那之後我沒有崩潰沒有失眠甚至也沒有夢魘

日子又重新開始

打起精神裝扮整齊自信出門

 

我知道要讓自己過得好    無論你旁觀的姿態如何冰冷

如常一個人閱讀一個人書寫一個人逛街一個人玩追逐與被追逐的遊戲

沒有什麼不同沒有什麼心痛只有一些空洞

 

                                  05/12/2000

 

 

我在找這首歌---"I Wish You Love"

因為知道結局也將是那樣

而我除了這首歌

什麼也不能對你說

 

                                 09/12/2000

 

 

走在街上   感覺自己隨時要碎掉

掛念的還是那些在你身邊詞窮而無法說出的話語

我試著逃避試著忘記試著放棄

卻還是貪戀不屬於我的溫暖

 

清醒是最漫長的夢魘

始終知道你將我置於遠方    可以觸及一切除了你的心

某些方面你是殘酷的   ( 美好得令人心痛 殘酷亦然 )

 

而我只能想像這樣的殘酷

或許也是一首詩

 

                                 12/12/2000

 

 

在雨中認出你的背影   卻不能輕擁如雲霧掩至

只有任注視隨你遠去   下一場楚楚的雨

 

                               14/12/2000

 

 

你也許知曉   卻不能體會

對你而言   質疑困惑和衝擊都來得理所當然

你習慣了安定   在堅固的城池裡看所有狂亂

你凝視你沉默   知道如何明哲保身                                              

你書寫你談話   只為尋求某種認同

你或許不曾航過驚濤駭浪    眼中的一切才會那麼美那麼美

我看著你像看著一場夢    清醒卻無法離開

你察覺了我正瘋狂旋轉    卻無意伸手阻攔

你不懂這是怎樣的暈眩    因為你

從未試著旋轉

 

                               15/12/2000

 

 

 

你離開時我想起了那個故事                                                     

新天堂樂園裡  老放映師對多多說

一個士兵向公主求婚    她提出條件

若他在窗下守候一百天    她便應允

 

一天天風吹日曬雨淋他佇立街邊遠眺緊閉的窗

從窗縫望著他    公主漸漸不再高傲

九十七 九十八 第九十九天

士兵走了   再也沒有回頭

 

多多一直到中年才懂得那樣的心灰意冷

 

我凝視你背影時也忽然明白

要讓驕傲的靈魂醒悟    逃避的眼神停駐

 

也許只有成為他/她生命中的缺口

 

而我   還怔忡站在他的窗前

等待第九十九天來臨                                                           

絕望轉身離去

 

                              20/12/2000

 

 

My Poet

 

Ill think of you in the last moment of 2000.                                

So Ill love you until the next century.

 

I sincerely wish you love.

 

                                  31/12/2000

 

 

寫下這些文字的年輕的我,不曾預料這會是綿延幾年,最終改變人生方向的一段故事. 這段故事裡,我一個人演著百轉千折的內心戲,實際上發生的情節少得可憐. 回看當初寫下的許多片段,背景早已經模糊,唯一清楚的是,那不顧一切的熱情,的確如願燃燒到下一個世紀

 

而今還一明一滅的照耀著我的回憶.  

 

 

 

                                                                  ==待續==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vetteinLondon&aid=114151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