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防隊與我
2020/03/09 16:16:50瀏覽754|回應4|推薦26

      有些護理同事曾經抱怨我對消防隊的弟兄很友善, 對她們比較沒那麼好, 認為她們跟我相處那麼久, 應該要得到比消防隊員更好的對待; 其實, 如果講到 "關係", 我跟消防隊的緣分是從童年就開始的!

      我出生在新竹市的一個小眷村, 只有 14 戶, 所有家長都是警察; 但剛好眷村旁就是消防隊 (當時消防隊員也是屬於 "警察" 的一部分), 他們有時候下班會來我家喝茶, 吃飯或打牌, 所以我從小的 "大玩伴",  就是警察杯杯和消防隊員.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緣故, 我從來不會怕警察, 都把他們當作 "自己人", 而我進入小學後, 他們偶爾下象棋的對手就是我, 因為當時我的棋力已經相當不錯, 是我們村里有名的小棋手.

      印象中, 在我三歲左右的時候, 和隔壁鄰居阿德 (孫榮德) 到消防隊玩. 為了學大人, 我們倆把上衣脫了, 在消防車前的小廣場跑來跑去彼此追逐. 玩到滿身大汗後, 撿起地上皺成一團的衣服, 突然發現, 兩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穿上衣服!! 阿德快哭出來了, 我便直接跑進消防隊辦公室, 請一位消防隊杯杯幫我們穿衣服. 最後, 他把我們兩個抓回各自的家, 交代我們的媽媽趕快教我們自己穿衣服!

      當年消防隊的工作只有救災和抓動物, 每當有火警時, 消防隊大樓頂端的警鐘會大聲響起 "噹噹~, 噹噹~", 連續響好幾分鐘; 那聲音聽起來相當淒厲恐怖, 會讓人忍不住心悸. 每次警報鐘聲響起, 我家的小白狗就會嚇得躲到洗衣機底下去, 低聲嗚嗚的哭.

      但消防車上的警鳴器, 則是木片組合成的旋轉器, 掛在車子兩邊; 一旦要出勤時, 會由一位消防隊員用手轉動警鳴器, 依照轉動的快慢, 會有高低音的變化. 於是, 這個警鳴器也變成我的玩具! 大笑

      我會跑到消防車旁邊, 很開心地自己搖起旋轉軸, 聽聽不同速度下的聲音, 從低頻到高頻 "囉~~喔~~嗚~~". 當然, 下一個畫面, 就是我又被消防隊杯杯抓回我家!

      還有一次, 是我去消防隊玩, 意外發現辦公室裡面沒有人, 於是我走進去, 玩那個我肖想很久的電話--> 就是那種黑色電話, 沒有數字轉盤, 只有旁邊一個旋轉桿的老式電話. 我拿起電話, 轉了兩下, 說一聲 "喂~" 不料, 竟然一個女生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小弟弟, 不要玩電話!" 我嚇一跳, 上下左右迅速瞄一眼, 沒看到人呀! 心虛之下, 趕緊放下電話逃之夭夭. 這一次, 應該是少數幾次我沒有被消防隊杯杯抓回家的成功探險之一!

      升上主治醫師後, 有一天, 張主任突然問我 "你有沒有興趣到各消防分隊去巡視, 幫他們上上課?" 我直接回答 "好啊, 沒問題." 於是, 我去上了一個三整天的訓練課程, 把 "醫療指導醫師" 的證照拿到, 準備開始到各分隊去巡視. 不料, 宜蘭縣的消防局當時非常不重視 "醫療指導" 這一塊, 他們認為打火弟兄還是以 "救災" 和 "救火" 為主, "救護" 是被放在其次的; 加上不想有醫師介入他們體系, 於是, 我這張證照整整擱置了 7 年.

      直到政府正式立法要各縣市推動 "醫療指導制度", 宜蘭縣消防局才意外發現, 啊, 原來宜蘭縣早有醫療指導醫師了! 因此, 在民國 100 年舉辦的救護技能競賽, 他們找了我去當評審 (請見: 100 年度宜蘭縣救護技能競賽). 事先的討論會以及比賽中的評定過程, 他們終於發現, 咦~ 這個醫生似乎還滿好用的! 於是, 開始有辦事員跟我接洽, 展開了我的消防分隊巡邏之旅.

      一開始我到分隊去, 還順便做裝備檢查; 但後來我覺得裝備檢查應該是他們自己的業務, 我不需要介入, 後來就改成 "OHCA 案例檢討+特殊案例討論".

      於是我變成每個月去兩個分隊巡視, 在每個分隊, 先讓他們提出近幾個月的 OHCA 案例, 檢討哪些地方應該做得更完善, 那些地方可能處理上有瑕疵. 接著讓各隊員分享他們其他案件, 討論他們在處理上遇到的問題.

      我發現最常見的問題, 還是在於弟兄們對醫療不夠了解, 有心想要積極處理, 卻往往忘了最基本的東西. 譬如遇到喘的病人, 他們會很習慣地, 一看到血氧濃度低就先給氧氣面罩, 卻忘記呼吸的評估, 還是要先從呼吸道--> 呼吸動力--> 給氧濃度, 這樣的順序來評估. 但經過我幾年下來的巡邏, 加上他們也不斷在進修, 現在這種狀況已經改進許多.

      早年他們抱怨某些醫院急診室的護理師對他們不友善, 經過我的宣導後, 他們現在也覺得護理同仁對他們好很多. 當然, 偶爾的 "通婚政策" (護理師嫁給消防隊員) 也是一大助力! 喜歡

      除了每月的分隊巡視之外, 我們各縣市的醫療指導醫師們也有每一季的所謂 "遶境活動", 也就是到不同縣市參觀各縣市的醫療指導制度實施成果, 以及參觀各縣市消防局的工作內容.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 是屏東縣的展示. 他們不但出動海上救難隊, 表現出墾丁戲水活動常見的意外傷害.

     還出動特搜爆破隊, 表演如何破壞車子去救出困在裡面的傷患.

      這場屏東縣之旅, 被大家稱讚是最完美的活動. 後來嘉義縣市也卯起來, 讓大家去參觀空中救護隊, 看看黑鷹直升機的準備過程及救護程序.

      我回宜蘭後, 問幾位 EMT-P (高級救護技術員) "如果輪到我們宜蘭縣時, 我們可以拿什麼出來當作亮眼的成績?" 大家瞠目不語, 發現宜蘭縣的救護強度和特殊性, 似乎不像其他縣市發展地這麼完美!?

      但其實, 我們的山難救助, 一般救護以及災難處理還是相當強的, 尤其連續兩年的 10 月發生災難 (普悠瑪事件和南方澳大橋斷裂事件), 宜蘭縣消防局只憑自己一個縣市的能量便處理妥當, 這種強度, 也是其他縣市所讚揚的, 所以我們也不用妄自菲薄.

      我到過其他縣市參觀的經驗, 最大的新北市, 其救護人員的數目, 真的遠遠超過其他縣市, 讓許多縣市都很羨慕. 但羨慕之餘, 也要想到, 他們的救護量也是全國第一. 加上救災救火事件, 平常訓練及演習, 其實每個消防隊員承受的壓力是真的很大.

      基於從小的情緣, 加上現在的工作, 所以我總是把這些打火弟兄當作自己的弟弟妹妹看待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女消防隊員). 在跟他們分享工作心得之餘, 也會關心他們的醫療知識精進, 救護技術改善以及工作壓力釋放.

      救護技術人員裡面, EMT-P 由於要身兼教官的工作, 所以跟我們走得比較近. 加上他們的學識和技能比較強, 跟我們也比較容易有共同的語言, 因此我偶爾會請他們吃吃飯, 聊聊閒暇事.

      只是, 在幫這些打火弟兄上醫療課程的同時, 也發現隨著人員的增多, 社會多元的發展, 導致後進隊員的平均素質似乎有在下降中. 或許, 在接下來的分隊巡視中, 要開始給他們一些壓力和測驗, 讓他們不再只是把我當成 "面帶微笑來喝茶聊天博感情" 的醫師了.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31973282

 回應文章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03 08:08

Wonderful experience from childhood to now ... 

What is OHCA?



大俠成語猜謎(廿)

12/12「寫·閱·評·聚」第卌四回會議
大俠成語猜謎(十九)
美國大選投票記(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20-04-03 10:46 回覆:
OHCA= Out of Hospital Cardiac Arrest, 到院前死亡.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10 13:11
感恩,感恩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20-03-11 00:44 回覆:
謝謝, 不敢當.

tz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10 13:07

在美國生病,打911 ,有時候,警察車,消房車,救護車,

一起到病情緊急的住戶,很多次是。消防隊員,先來急救,

消防員,有時候要幫人,接生,急救,

我曾經在醫院,遇到一個男護士,他說平常是消房隊員,兼做兩天護士!

人很 nice!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20-03-11 00:44 回覆:
美國除了 EMT 制度 (Emergency Medical Technician) 跟我們差不多 (因為我們是學他們的), 但他們的 "義消" 制度就跟我們很不一樣, "來歷" 也大相逕庭.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10 12:43

消防員任務繁重又出生入死的,打火救災樣樣來。

多才多藝的老魔王能為這些鐵血兄弟姊妹盡一份心力,

令人讚賞敬佩!!!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20-03-11 00:41 回覆:
這些打火弟兄的工作, 是出生入死的高風險行業, 我能多幫他們一些, 也只是做自己想做以及該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