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288
【科研】流行病的起源(上)
不分類不分類 2020/04/02 16:53:37

新冠病毒在一月成爲人類社會少見的嚴厲挑戰之後,它的起源也吸引了大量的關注和討論。原本這些討論可以是純粹集中在科學層面的理性反思,尤其專注在如何預防未來有其他類似的新病原體在人群中引發流行。但是在三月疫情擴散到歐美之後,反而是最晚面臨新冠威脅的政權,特別是英國和美國,爲了遮掩自己因傲慢和愚蠢而沒有做出合適準備的責任,開始反咬已經為世界爭取了兩個月緩衝期的中國,其中的一條主綫就是要追究中國惹出病毒的“責任”。

我已經在留言欄反復解釋過,正確的官方回應是指出國際上從來沒有追究流行病起源國責任的前例,並且可以利用1918年和2009年兩次流感大流行都起源自北美的事實來直接打臉美國。用陰謀論或科學研究上的不確定性來反駁對方,等於是先默認了這種責任存在,而且可以追究,論戰還沒開始就已經輸了大半。另外這種把水搞渾的辦法,是和歷史的自然進程對著幹:隨著時間流逝,更多的資訊會被研究發掘出來,在輿論戰場上就越來越被動。所以我一再强調,陰謀論頂多可以由非官方的人員來渲染,作爲一個輔助的反擊手段,千萬不能因爲它讓憤青自我感覺良好而喧賓奪主。

很不幸的,中國外交部選擇了這個遠非最優的方案。對西方的愚民來説,原本可以讓他們啞口無言,現在反而更加激怒。對白左的意見精英,原本可以獲得聲援,現在他們只能搖頭置身事外。對華人圈裏關心此事的人來説,原本是一個科學教育的機會,可以提升未來公共事務討論的水平,現在只能又一次印證了我常説的“群衆是愚蠢的”。

我想在這裏澄清一下那句話的涵義,它並不是說群衆成員的智商低於平均。事實上智慧和見識受天賦、經驗和個人努力來決定,原本就遵循統計上的鐘形曲綫,分佈在人類總平均的兩邊,所以群衆成員的智力從定義上就是中等的。事實上能夠並且有興趣參與公共事務討論的,已經是教育和收入程度較高的族群,他們的智商反而會偏向高於平均的那一邊。

所以“群衆是愚蠢的”真正的意思,是一般人在認同加入了群體之後,就會説出原本個人單獨不會說的蠢話,做出自己原本不會做的蠢事。人類是群居的動物,心理上先天就極爲需要群體的認同感,如果身邊沒有合適的群體,甚至會願意花大錢去支持體育團隊或成爲演員的粉絲,即使這些運動員和演員根本不配、不知道也不在乎他們。有了群體的無言背書,人的心態就會忽然轉變,開始肆無忌憚地放棄理性、常識和矜持,不再試圖做獨立思考或自我反省。例如最近歐美消費者瘋搶衛生紙,就是認同了其他搶購者的這個臨時群體,覺得既然別人這樣做,自己也應該跟進。這個心理效應的結果,是群衆的集體思維行動遠低於個別成員智商的綜合水平。

這個效應體現在討論國際事務的公共論壇上,就是一群對世界其他國家的政治、社會、文化、習慣欠缺深刻認識的人,忽然以爲自己擁有完整絕對的領會掌握,實際上是忘記了尊重事實與邏輯的科學態度,把群體共有的主觀喜惡投射誤解為客觀的現實真相,從而扭曲最優可行方案的論證選擇。英美的民粹是如此;台灣的綠營是如此;香港的黃絲是如此;然而自認是與上面這些群體針鋒相對的中國憤青其實也是如此。

這次新冠病毒的起源原本只是一個科學議題,不應該有任何政治性。英美政客要玩雙標,挑動民粹來掩飾自己的無能,直接指出他們的謬誤,拆穿他們的把戲就行了,結果現在反而是中方自願跳進茅坑,在瑣碎含混的細節上硬拗違反常理的論調。這些理論完全沒有佐證,往往自相矛盾,而且違背已知的事實。還記得在一月很熱鬧的“新冠是只對黃種人有效的生化武器”嗎?又例如把美國電子烟的病例説成是未診出的新冠傳染,然而只有100%無知的外行人才會不懂這兩者雖然同樣在CT检查上都像是肺炎,症狀細節其實差異很明顯,不可能被專家混肴誤判。

事實上,新冠的基因早已被拿來和既有已知的其他病毒做反復詳細的比較,科學家可以確定它絕對不是人造,而是源自蝙蝠、經一系列自然演化的最終結果。它可能曾經在其他動物體内遭遇另一種病毒而交換了部分基因碼,不過這只是基於它一些特異突變所做的猜測。同樣的,鍾南山院士所説的新冠不是源自華南海鮮市場,也是一個猜測,他的根據在於新冠對人類傳染力太强,似乎是有過一段人傳人的歷史,方便慢慢纍積適應人體細胞的多種突變。

不論以上的猜測是否正確,都不影響新冠疫情是於去年底在武漢爆發的客觀事實,這代表著病毒增强人傳人能力的最後一個重要突變(亦即對ACE2受體有極佳結合能力的新版Spike Glycoprotein)必然發生在那個時間和地點。即使新冠在那之前就已經有人傳人的版本,它們也必須是遠為微弱而難以擴散的病原體。換句話説,既然現在傳遍世界的新冠病毒都有著同樣的極强傳染力,這個傳染力又同樣來自武漢那個突變,那麽疫情就和其他的病毒旁支徹底無關。

有些人或許會說,那至少新冠和華南市場的野味沒有關係了。我想指出:

1. 那純屬猜測,目前還沒有證據,所以在科學上不能說;

2. 英美的右翼紅脖子只在乎疫情發源於中國,野味與否無關緊要,所以在國際上不必説;

3. 野味市場的確大幅增加病毒突變造成流行的機率,禁賣是防疫於未然的正確政策,所以在内政上不該説。

【後註一】在整個三月裏,每天上網都會看到《Epoch Times》的廣告,内容還是老套的造謠抹黑,但是製作水平已經職業化。今天(2020年四月3日)居然在信箱裏收到它的印刷版,幾十頁都是拿新冠疫情的責任來做文章。報紙上並沒有我的姓名地址,是由郵局發給每家每戶。這些製作、刊登和分發,是千萬美元以上的費用,《大紀元》顯然在年初得到大筆資金的注入,然後在最近(被授意?有趣的是,除了抹黑中國之外,《Epoch Times》的其他文章基本是為共和黨説話)開始配合美國右翼民粹的宣傳火力。同樣在今天,Fauci這樣的非政治性專家,也(被迫?)復述了疫情責任在中國的論調。

這些宣傳火力的效果已經明顯化。即使在只是談到疫情的客觀新聞報導之下,英美讀者的留言也全是主動指控中國的“責任”。外交部背書陰謀論的錯誤戰術,純粹是火上加油,給予敵人更好的把柄,幫助他們渲染“中國政府撒謊害人”的歪論。現在要彌補這個失誤的惡果,已經來不及了;我希望中國外交部能吸取教訓:正因爲英美把持國際話語權,會對中方的發言進行過濾、斷章取義,中國官方更應該預先謹慎準備好極少數無懈可擊的談話要點(Talking Points),然後一再重複,逼著英美媒體非轉述這些要點不可。在新冠疫情這個議題上,其實就只有兩個要點:“西班牙流感和H1N1的美國責任”,和“南韓+新加坡對疫情的及時準備”;兩者都能立刻Reframe the issue(重新定義話題觀點),轉守為攻。

【後註二】剛剛看到德國的英語新聞節目,討論中國援助歐洲是居心叵測,唯一拿得出的實證就是“中國外交部高官趙立堅的無恥謊話”(參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rEQ8urhuVQ)。這個失誤的層次之低、影響之壞,真是令人咂舌。

【後註三】最近兩天,Trump和歐洲若干國家的執政黨勢力開始將宣傳火力指向WHO,這是一石兩鳥的甩鍋手段:一方面又多出一個背鍋俠,另一方面也預先消滅中國利用WHO的客觀評論來反駁的公信力。其實我也預期了這會是一個問題,所以我所建議的論點,用的是南韓和新加坡,而沒有WHO。WHO這群傳染病學專家顯然對公關論戰也很稚嫩,正確的反駁是指出WHO反應的遲緩謹慎是2009年H1N1之後受美國逼迫而更改作業標準的結果;不過我不預期他們能夠或敢於説出這樣的實話來。

最新創作
【科研】流行病的起源(上)
2020/04/02 16:53:37 |瀏覽 14817 回應 34 推薦 27 引用 0
【美國】美國大選中的危險人物
2020/02/24 06:29:22 |瀏覽 30909 回應 16 推薦 23 引用 0
【工業】【能源】再談氫經濟
2020/02/14 01:07:28 |瀏覽 14884 回應 3 推薦 28 引用 0
【科研】如何解讀nCov的傳染病學參數
2020/02/04 03:33:55 |瀏覽 35279 回應 13 推薦 31 引用 0
【科研】【媒體】新冠病毒和媒體亂象
2020/02/02 06:53:55 |瀏覽 41846 回應 46 推薦 32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