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315
【國際】歐盟内部的無色革命
不分類不分類 2021/10/18 08:46:41

過去30年來,國際上發生了20多次的顔色革命,其中有大約一半直接受英國MI6/BBC以及美國國務院/CIA的鼓動操弄,有意針對前蘇東成員和中國搞顛覆,另外一半則屬伴隨性損害(Collateral Damage),是第三世界國家選擇迷信英美洗腦宣傳後的自我傷害。

在美英主導的顔色革命中,歐盟主要作爲旁觀者:雖然媒體和政客經常公開為英美站隊起鬨,但在實際的組織和運作上,歐盟並不直接參與暴力顛覆合法政府的努力。例如2014年烏克蘭發生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最終成功推翻既有政權的過程中,示威民衆和警察都反復遭受“右區”組織的黑槍攻擊,導致雙方的對抗迅速激化升級;當時歐盟的外交官並沒有和“右區”有過任何協作,反而是私下自相警惕、不想趟渾水(參見前文《從烏克蘭看今日美俄的政略和戰略》)。

歐盟之所以不學英美的顔色革命,並不是文化上偏好王道思想的結果,而是客觀實力不足背景下的無奈選擇。兩次大戰後歐洲雖然從殘破的廢墟上重建起來,但冷戰期間的雅爾達體系保證了它的分裂和弱勢,以及在外交戰略上的僕從地位。蘇聯瓦解之後,美國一超獨大,北約强勢向東擴張。歐盟在德國主導下,專注於經貿利益,雖然也跟著北約東擴,但隨即因爲大批較低開發程度國家的加入而出現諸般消化不良現象(參見前文《希臘與歐元》),在2007年Bulgaria和Romania之後,對接受新成員意興闌珊;2016年前後受英國鼓動,甚至有過短暫的脫歐風潮。

然而在英國脫歐演化成爲自殺鬧劇之後,歐盟的向心力反而大幅提升,接著在新冠疫情的逼迫下,德國破例同意為集體預算做擔保,有效地促使歐盟從邦聯體制向聯邦轉型。既然在經濟、貿易和人流上已經基本完成統一,下一步自然是内政、外交和軍事;此時歐盟就面臨了强大的内部阻力。

在進一步討論歐盟中央集權化所遭遇的阻礙之前,我們先檢視其27個成員的結構。歐盟境内最大的鴻溝,在於西部的“老歐洲”和東部的“新歐洲”之間的差別:前者是歐盟的權力和決策核心,在歷史上包括了主要的先進工業體,即便是發展程度略低的國家,也能通過與英、德、法就近交流、貿易、分工而享有高級的生活和技術水平。後者則大多在冷戰結束後,才從蘇聯的勢力範圍轉投歐盟,經濟發展程度較低,而且沒有經過60年代西歐思想文化的動蕩期,民情趨於保守。

老歐洲成員又分爲三級:德法是絕對的主導力量,處在第一級;第二級是北歐和荷蘭等富裕的小國,在經濟和金融上有自己的意見,但在外交和軍事上則對核心馬首是瞻,内政和文化上也和德法極爲接近,彼此尊重;第三級來自南歐,因爲富裕程度和治理水平稍低,在當前歐盟内部沒有什麽話語權,近年的主要政見是要求北歐國家同意提高財政轉移(Fiscal Transfer),以幫助他們償付國債。

新歐洲也可以依照各國在歐盟内部的政見而分為三類,但其中有些交叉重複:東北歐(即波蘭和Baltic States)對俄國有著無可化解的歷史仇恨和疑慮,在外交上堅持對其采行敵對態度;東南歐(含Cyprus和Malta)最窮最弱,只想著繼續拿歐盟的財政補助,其他議題不敢插嘴;中歐集團(對應著匈牙利、波蘭、奧地利和捷克四國;請注意,這四國中奧地利其實經濟上算是老歐洲的成員,波蘭則兼屬東北歐集團;因爲政治現實很複雜,分類過程中得用上多重標準,所以必然會有例外)剛好相反,是歐盟中的異類,敢於在内政和文化上公開反抗來自核心的“共識”,成爲前面所提歐盟想要進一步整合所遭遇的内部阻力來源。

中歐四國的國情也非同一個樣板,在許多政見上南轅北轍,例如對華、對俄姿態。他們的共通點在於主政的政黨都反對歐盟權力的繼續擴張,並且抱團取暖,互相支援。因爲歐盟想要循正規管道懲罰某不聽話成員時,必須由所有其它26國全票同意,結果對這個反核心的小集團無法可施。所幸歐洲國家的政壇普遍破碎,多黨林立,政黨輪替是家常便飯,從而很自然地提供了非正規解決方案。

如果我們根據政府對内强勢和對外抗拒歐盟的程度,中歐四國的排列順序是匈牙利、波蘭、奧地利和捷克。以下我逆向逐一做詳細討論。

我以前曾多次提過,捷克是一個白左國家,這來自Bohemian的民族性、相對微弱的宗教性、以及冷戰期間反抗蘇聯控制的歷史傳承,所以與歐盟頂層的德法和北歐沒有什麽文化衝突。當前的總理Andrej Babis其實是右派富豪出身,在國會諸黨中已經算是最務實的,只不過權力並不穩固,所以往往不敢頂撞白左民粹。他對歐盟核心也沒有强烈的反叛態度,只是對匈牙利等國心懷同情,偶爾有所聲援。照理說,他並不真正構成釘子戶,但是歐盟因爲沒有搞顔色革命的傳統,所以也就沒有現成的專業機制來做優先排序,是否出手搞掉一個成員國的執政黨得看運氣,而Babis的運氣並不太好。

過去幾年歐美有一個鬆散的、由記者和NGO組成的組織,試圖挖掘利用海外避稅天堂來洗錢藏錢的富豪和政客;這個名單在上個月公佈,被稱爲Pandora Papers。因爲文件所描述的藏錢伎倆其實都很溫和、大多絕對合法,我相信Pandora Papers基本都是真的,但是我也能確定這個名單必然經過仔細審查和嚴格過濾,絕大多數的敏感内容已經被隱瞞刪除;這是因爲美國的頂級政客(包括州長級、部長級和國會議員)和富豪(Billionaires)總共大約有2000人,卻一個也沒有出現在Pandora Papers中。歐盟也類似,只有退休政客或幕僚才被揭發,唯一的例外就是Babis。在上周的捷克國會大選中,Babis主導的中右派聯盟果然落敗,雖然差距不大,而且捷克憲法賦予總統Zeman相當程度的自由裁量權,但即使Babis僥幸連任總理,其權力也已被徹底架空,不可能對歐盟構成阻力。

奧地利的Sabastian Kurz則是遠遠更堅定的右派,靠反對穆斯林移民和同性戀婚姻而崛起政壇,他領導的OVP是老歐洲國家中唯一敢和白左公然對著幹的執政黨。2021年十月6日,奧地利廉政局(Central Prosecutorial Agency for Corruption and Economic Affairs, WKStA)搜索總理府和OVP黨部,扣押大批文件,Kurz隨即被迫辭職。這裏我並不暗示他是無辜的,而是要指出選擇性執法的可能。

波蘭和匈牙利也同樣在穆斯林移民和同性戀婚姻兩件事上和歐盟反復衝突,而且爲了保護主權獨立和政策自主,連帶地對除了提高財政補助之外,所有歐盟擴權的努力都做出强烈抵制。這兩國的差別主要在於波蘭的執政黨PiS(Law and Justice Party)的民意支持率比匈牙利的Fidesz-KDNP低些,所以要在下一次大選(分別是2023年和2022年)被搞到落敗比較容易。不過這兩個執政黨在近年靠著國會裏的絕對多數,對政府的所有部門進行過清洗,連監察和司法人員都全面換崗,想再靠揭發醜聞來推動政黨輪替顯然是行不通的。

於是歐盟只好正面强攻,到CJEU(Court of Just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歐盟法庭,又分普通庭General Court和最高庭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ECJ)起訴波蘭,聲稱後者的司法改革違反歐盟條約(TEU,Treaty of European Union,又稱Maastricht Treaty),在今年三月一審勝訴(參見《Case C‑824/18》),七月再審終結,維持原判(參見《Case C-791/19》)。於是波蘭政府轉過頭來到本國的憲法法庭(Trybunal Konstytucyjny ,Constitutional Tribunal of Poland)找公道,十月7日宣判,決定本國憲法高於國際條約,所以CJEU的判決無效。

歐盟的反應是一方面官方低調處理,另一方面通過媒體鼓吹“Polexit”(波蘭脫歐)的危險,波蘭反對派隨即組織大規模示威抗議,執政黨則被迫出面否認有脫歐的意圖。其實波蘭固然對歐盟依賴極深,不可能想要脫歐,歐盟也對波蘭做出太多投資,不能承受Polexit會帶來的損失。此外,歐盟條約和成員國憲法之間的衝突,也絕不是新話題,德國自己在幾年前也有過類似的爭議,最後不了了之。歐盟搞的這齣法律連續劇,純粹只是施壓的手段,為反對黨造勢,所以拖得越久、鬧得越大越好。一旦在2023年把PiS弄下臺,匈牙利就孤掌難鳴,無法否決歐盟的制裁措施,那麽後者就可以掃清障礙,向聯邦體制邁進。

我想提醒讀者,歐盟現在試圖推動的這些政權更替,和英美的顔色革命在手段和目標上都有本質性的差異:首先,前者純粹通過影響民意、和平投票,後者則主要依靠暴動來推翻合法政權;其次,歐盟至今還只針對内部成員國,而且其目的在於統一,不像英美是爲了殘害和掠奪。所以我認爲應該有所區別,可以把它們稱爲“無色革命”。

至於無色革命的國際影響,理論上歐盟完成中央集權,對建立多極國際社會有助益。此外匈牙利是著名的親俄派,一旦失去否決權,歐盟可以對俄國做出進一步的挑釁。最近關於天然氣管道(不只是Nord Stream 2,還有被迫取消的South Stream和勉强建成的Balkan Stream;奧地利是Balkan Stream的終點,而匈牙利則剛剛和俄方單獨簽約,接受Balkan Stream的來氣,因而遭受歐盟的嚴厲譴責)、契約條文(歐盟不想簽長期契約;因爲管道的先期投入很高,如果沒有長期契約,俄方根本不可能獨自承擔風險,只能被迫賣身)和能源公司所有權(歐盟要求參股並掌握實際管理權,等同把俄國轉化為殖民地,俄國媒體形容為“Nigeria with snow”,下雪的尼日利亞)的許多不合理要求,已經讓Putin倒儘胃口,很可能會把未來新上綫的天然氣產能全部轉爲向亞洲投放(目前在討論的是Power of Siberia 2,又稱Altai Gas Pipeline,亦即中俄西綫天然氣管道;中方應該趁此機會加力推動,甚至可以擴大其規模,把現在專門供應歐洲的氣田也向東聯係起來),這對中俄友誼有很强的加成作用。

不過Pandora Papers事件難免讓人有疑慮:其背後顯然有英美的深度參與,所以玩弄這些無色革命的歐盟Deep State和美國Counterpart有相當程度的勾結,是必須考慮的可能危險。如果這些人真的和美國幕後的權力集團一鼻孔出氣,那麽除了中歐四國集團之外,還必須把歐洲民族主義者如Macron也搞下臺,因此2022年的法國大選也特別值得關注。

最新創作
【國際】歐盟内部的無色革命
2021/10/18 08:46:41 |瀏覽 5152 回應 7 推薦 18 引用 0
【外交】【戰略】美國制華歷程分析及對中國外交政策調整的建議
2021/09/23 00:12:50 |瀏覽 36599 回應 19 推薦 23 引用 0
【學術管理】中國的學術管理問題來自基本的邏輯謬誤
2021/09/08 02:34:43 |瀏覽 20976 回應 15 推薦 19 引用 0
【金融】我對引入美國投行的一些看法
2021/08/09 03:25:42 |瀏覽 30474 回應 19 推薦 19 引用 0
【歷史】冷戰、學運和五四運動
2021/07/08 08:45:34 |瀏覽 46577 回應 26 推薦 23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