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309
【國際】【宣傳】如何破解當前歐美的宣傳攻勢
不分類不分類 2021/04/26 02:40:52

(本文寫於三月中下旬,因其他管道要求獨家時段而延遲在博客發表)

我在一年多前,就預警美國民主黨上臺之後,必然會利用新疆議題來破壞中歐關係,然而事到臨頭,外交部依舊是左支右絀、手忙脚亂,讓衝突不斷升級。而華語界的評論者,不是無視現實、自我慶祝,就是埋怨立場、一味怕事,兩者都只有負面價值。當然上峰已經很明顯地下令不得退讓,但不論這是出於戰術性、還是戰略性考慮,前綫的執行人員都有責任在維持己方尊嚴和利益的前提下,避免中歐關係的惡化。我覺得過去幾天的外交對話,並沒有很理想地達成這個任務,讓人看得心急,所以抽空寫了一篇短文,希望能有實際的影響和貢獻。因爲目標對象特殊,所以必須從頭説起,比較囉嗦,博客的日常讀者請見諒。

==================================================================

本周歐盟響應美國的號召,以新疆為話柄,對中國實施制裁。表面上是兩者沆瀣一氣、狼狽爲奸,實際上歐美的出發點有本質性的差異:美國是始作俑者,其體制幕後的權力精英從保護自身的國際利益出發,必須打擊國力上升到足以威脅霸權的任何國家,所以早在十幾年前就預先安排宣傳藉口,對其國内國外的受衆做洗腦,準備對中國做全方面的誣衊,新疆只是幾十個被嘗試的口實中,獲得受衆最大反響的那個,而歐洲則是最大最重要的受衆。

美國建制派對内對外的宣傳口徑,近年來被華語界貼上一個標簽,叫做“白左”;其實是把舊有的基督教和種族主義重新包裝,深藏在將現代科學和倫理學的詞匯搬運、扭曲、重組而製成的糖衣外殼之内,其核心思想依舊是白種人先天優越、是全人類的救世主;白種人所傳播的教義,是普世真理;由白種人統領的國際體系,是天然規律,不可侵犯。但凡敢拒絕這些原則的,都是壞人、甚至非人,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來打入地獄。

這個表面上反對宗教和種族主義,實際上繼承其非理性自我優越感的白左思想體系,從1960年代在美國和北歐發源,很快傳遍西方工業國家,成爲主流學術界、媒體和知識分子階級世界觀的基礎;近年來更加走向極端,產生了“政治正確”至上的“Woke Culture”和“Cancel Culture”。由於白左宣傳享有脫離現實真相、本身邏輯不必自洽的編造自由,仍在堅持舊有宗教和種族主義的美國右派爲了互懟,也依靠抹殺事實和違反邏輯來與其競爭。這個對立,往往會迷惑外界的觀察者,以爲是真假善惡之間的鬥爭,實際上是同一個愚蠢、虛假、邪惡、醜陋的文化的一體兩面。

所以當遇上中國這樣由有色人種建立、獨立於西方宗教思想體系之外、又不願承受剝削使喚的自主國家高速工業化,崛起到可能與西方世界平起平坐之時,受威脅的不只是美國的霸權利益,也是歐系文明中根深蒂固的優越感;既然這個優越感是歐美左右兩派思想的共同核心,自然可以用來統一立場,一致對外。

看穿西方宣傳思想體系的本質,讓我們能夠在戰略上藐視他們;但在戰術上,他們有著百年來包裝無數資本利益的經驗,又不受事實和邏輯的羈絆,花樣層出不窮,必須審慎以對,給予高度的重視。

歐美的知識分子同樣受白左思想的矇騙,都是謊言鏈的第二手;但美國的政經領導階層是第一手的啓動者,而歐洲的政經精英卻處於第三手的被動反應地位。我們在選擇應對戰術的過程中,必須對這個差異有充分的認識和考慮。最直接的效應,是美國(以及英、澳、加等Anglo-Saxon系國家)的媒體和聽衆完全不可能接受任何爭辯和説理,可以徑行忽略。歐洲是被欺矇利用的一方,才應該是中方宣傳反擊的重點;但正如所有陷入邪教或傳銷洗腦的被害者,他們已經沉迷於非理性、反科學的思維,光是列舉事實和邏輯,必然無效;中國官僚體系所慣用的,反復直述標準結論,更加只會有反效果。

這裏唯一可行的方案,是利用白左思想中的自我矛盾,依循他們自己的敘事規則,指出他們違反所信教條的行爲。因爲他們對事實和邏輯已經免疫,這些宣傳上的反擊不能有任何深度和長度,越淺顯越簡短越好。換句話説,最近中國駐外使節,有發表長篇大論來列舉事實和論點的,都是在浪費口舌和版面資源。正確的戰術,是一次只專注一個議題,用一兩句話解釋清楚,反復强調,然後用簡單的實例來作佐證。這些例子不須要與核心議題有邏輯嚴謹的因果關係(Causation),但必須是受衆無可否認,而又有明顯連帶類比關係(Correlation)的事件。

實際應用上述的原理在新疆這件議題上,可用的核心反擊論述是像西方的“無罪推定”“Presumption of Innocence“原則,亦即中方沒有在輿論上得到“公平審判”“Fair Trial“。中方可以指出美系媒體的渲染,既沒有實證、也沒有旁證(Circumstantial Evidence),完全依賴利益相關者和瘋狂妄想者的一面之詞。而媒體這種不負責任、不加核實的仇中態度,反過來鼓勵越來越離譜的編造,正是“Fake News”的典型運作機制。

光是這樣幾句話,當然不會被當真,所以必須附帶對方無可反駁的實例。我在過去幾年,一直未雨綢繆,準備提供這些宣傳上的彈藥,例如2019年12月《現代英美的假新聞體系》一文所介紹的,英國人韓飛龍(Peter Humphrey)對西方媒體宣稱他收到來自上海青浦監獄外籍犯人的求救信,夾帶在他們被强迫無償勞動所生產的英文賀卡產品中。然而簡單的網絡搜索就可以發現,韓飛龍幾年前在青浦監獄服刑期滿之後,回到英國住在一個叫做Surrey的小鎮,而他所宣稱的這張求救卡片居然是在相鄰的Tooting鎮上買到的,距離他的住所不過幾分鐘車程。這樣的巧合機率是天文數字,和英國媒體不加核實、直接照印的反應,都是極佳的把柄。然而當時中國官方完全無視這些細節,只用一句“查無實證“來回應,在西方人眼中等於是默認,對當前的新疆爭議不但無益,而且幫助對手加强先入爲主的有罪認定。

短期内,中方應該充分利用仇中謊言露出的破綻,反復劃清重點,也就是所有的指控都來自有仇(如韓飛龍)、有癮(如Adrian Zenz)和有鬼(CIA和美國國務院所操控的諸般機構和人員,例如世維會)的造謠者。進一步可以要求歐盟列出切實的指控細節,説好如果證僞必須懲處假新聞來源,然後尋找客觀的第三方國際組織公開認證,類似WHO在新冠病毒溯源過程中的角色。

長期來看,應該把反制假新聞制度化,建立專業國際組織,在第一時間審查指控的實證基礎,要求將指控依照法律標準明列出來,並且對造謠指控者、傳謠的媒體和無端提起制裁的政客要有事後追訴、懲罰的機制;換句話説,就是一種專門處理毀謗罪的國際民事法庭。

問:目前主要是在介绍“白左”是什么,能否将近2年来的手法进行分类,总结特点并举例说明?

答:白左教條向來本身邏輯就不自洽,所以運作規則必須是先極度簡化成爲口號,反復洗腦成爲普世公理,需要時翻出來直接當標簽來貼,受衆心中自然跳過邏輯推理而直接定義好壞。在誣衊中國的應用上,美國和其所間接掌控的歐洲媒體主要通過三個角度:“人權”用在新疆和新冠防治;“民主自由”用在香港和台灣;“軍事侵略”用在南海和印度。這其中以新疆“人權”議題最嚴重、也最離譜。中方回應的基調,除了正文中建議的,在當前爭議升級的關頭上,要求對方先明確定義指控細節(例如奴隸勞工采集棉花),以便逐一駁斥,並避免事後改變説辭、重訂標準之外,平時最有效的對應,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例如美國指控中方在新疆做種族滅絕,我們應該把北美印第安人從17世紀初到21世紀的人口消長與同時段新疆維族的人口數字做對比。澳洲原住民的人口變化,和北美也很類似。此外,維族平均收入和平均壽命在過去30年的成長,也應該統計出來和北美、澳洲原住民做比較。

問:能否举例并进行论述支撑?

答:正文中稍後,以及這裏前一個答案,都給出實例示範。更進一步,可以考慮把英美假新聞對其他國家的誣衊也一並提起,例如俄國反對派Navalny自稱被Putin用神經毒素試圖謀殺,還提供了“俄國特工”的口供,這種明顯的自導自演,與Peter Humphrey的編造如出一轍。其實要接受他的説辭,邏輯上必須假設整個龐大的俄國,只擁有一種神經毒素,幾年前在英國“下毒失敗”之後,還找不到更有效的毒藥來換用;這是漫威漫畫中反派故事的邏輯,幼稚到可笑的地步。Putin一直隨便Navalny去搞,可能就是因爲後者的故事漏洞太多,以爲他會自取其辱,沒想到仇俄勢力滲透德國軍政單位太深,連給Merkel的報告都敢造假。像這樣的歷史經驗,至少可以用來做爲與俄國協作的嵌入點。

另一個被忽視的造假故事,則更加嚴重,非常適合中方反擊之用,也就是OPCW(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禁止化學武器組織)幾年前在英國MI6幕後控制的“白頭盔”組織(全名“叙利亚公民防卫”)假造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的證據之後,參與調查的報告被土耳其裔的總幹事强迫篡改。這件事在過去幾年被OPCW内部的專業人員反復泄露,但歐美主流媒體一致封殺,只有美國異見網站《Grayzone》堅持揭發,參見《5 former OPCW officials join prominent voices to call out Syria cover-up》。我認爲這是非常適合中國外交部在正式場合(如聯合國大會)大做文章的題材。

問:能否进一步细化说明实现路径?

答:在多次舉證,證明西方媒體有系統地造假之後,應該聯合其他被害者,尤其是俄國和非洲國家,要求對誣衊其他主權國家的假新聞,提供上訴抗辯的管道。英美必然會以“新聞自由”為説辭;中方的反擊,應該一方面指出美國要求Facebook和Twitter來管理監控網絡新聞,連前總統Trump都禁掉了,怎麽能把私營企業都享有的權力拒絕賦予聯合國級別的官方組織?另一方面則可以從“無罪推定”和其他法律權利出發,指出美國憲法保障嫌疑犯在法庭抗辯的權利,國際上,ICCPR(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章第1節(Article 14(1))明文規定:“All persons shall be equal before the courts and tribunals. In the determination of any criminal charge against him, or of his rights and obligations in a suit at law, everyone shall be entitled to a fair and public hearing by a competent,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tribunal established by law”“所有人在法院和法庭上一律平等。 在確定對他的任何刑事指控或其在法律訴訟中的權利和義務時,每個人均應有權由依法設立的主管,獨立和公正的法庭進行公正和公開的審理”。國家是人民的集合,14億人的共同權利,怎麽可以被無端抹殺?

這裏最理想的目標,是設立一個反制對外國做毀謗的國際民事法庭,供受害國家對虛僞的國際誣衊指控做正名反擊之用。如果做不到,至少應該有反假新聞的審查組織,在第一時間標識一面之詞,公平裁定某條消息欠缺實證;並且對帶頭散佈謠言的賬戶(亦即媒體以及幕後的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做記點統計,一旦成爲纍犯,就賦予“造謠慣犯”的標簽。這都是Facebook和Twitter應美國建制派要求已經日常進行的工作,沒有理由聯合國不能照辦。

【後註】多年來我在留言欄反復提起《GrayZone》,到本篇博文,更明確在正文内指出其對中方的參考和佐證價值。雖然《觀網》主頁編輯在當前審查標準下,選擇不轉載最近的博文,昨天我很高興看到他們對Max Blumenthal做了專訪,參見《专访马克斯·布鲁门特尔》

最新創作
【國際】【宣傳】如何破解當前歐美的宣傳攻勢
2021/04/26 02:40:52 |瀏覽 63544 回應 113 推薦 35 引用 0
【國際】再談Biden任期内的中美博弈等議題
2021/04/08 05:41:48 |瀏覽 53443 回應 69 推薦 36 引用 0
【宣佈】幾則博客事務和感言
2021/02/22 01:56:45 |瀏覽 38426 回應 34 推薦 25 引用 0
【國際】新年的回顧與展望(三)
2021/02/01 12:37:44 |瀏覽 63137 回應 67 推薦 28 引用 0
【美國】【國際】新年的回顧與展望(二)
2021/02/01 12:34:07 |瀏覽 30606 回應 26 推薦 19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