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300
【美國】【工業】熱帶風暴之後
不分類不分類 2020/08/12 13:39:32

康州西南部雖然有幾個小城市,主要還是典型的美國郊區(Suburb)環境,獨棟住宅佔多數,人口密度不高,埋管拉綫成本大,像我住的社區就沒有天然氣和下水道;再加上越有錢的住民越自私,喜歡打官司阻攔住家鄰近地表公共設施的建設,結果有時只能因陋就簡,由公衆一起買單,例如出名富裕的Greenwich整個鎮手機信號極差就是常年老毛病。

至於電力供應,基本全靠電綫杆,這帶來一個潛在問題:新英格蘭在18和19世紀爲了燒柴火把樹砍光之後,到了19世紀下半開始保護植被(我曾請人砍下院子裏最老的那棵橡樹,數年輪算出它始於1880年代),至今家家院子和路邊空地都長滿了橡樹和楓樹。電力公司因此必須不斷派人修剪靠近電力綫的樹枝,然而每逢强風或大雪,依舊要斷電。還好受影響的社區一次不多,搶修也算及時,例如我自己從來沒有斷電超過兩天的經驗,一年有幾次12小時的停電並不是太嚴重的問題,多數住戶不覺得有必要裝備用發電機。

上周二熱帶風暴Isaias沿著美國東海岸向北進入新英格蘭地區。這雖然不是每年都有的事,卻也不算罕見:我在康州住了20多年,有過五六次類似的經歷。不過以往的災害以水患爲主,不是强降雨帶來驟發洪水(Flash flood),就是臨海社區有被暴潮(Storm surge)淹沒的危險。這次倒有些反常,雨只下了半小時,但是強風持續咆哮,接下來的停電完全在意料之中。一開始我也不以爲意,不能上網或出門(因爲路上必然有許多斷落的電力綫)剛好有時間清理院子裏的斷枝殘葉。

但是一天的等待變成兩天,接著不但打破了斷電的時間記錄,而且鎮上基本沒有任何用戶的電力供應獲得恢復,停電比率停留在94%,連個緊急充電站都無法建立。這時我才驚覺,正如四月裏新冠疫情攻穿了紐約市的醫療系統,一個貌似尋常的熱帶風暴也壓倒了本地電力公司EverSource的搶修能力,他們連續兩天連一個小組都沒辦法派到鎮上來,顯然是必須優先照顧人口密度較高的幾個小城。

到了第三天,州長和參議員來鎮上視察,把EverSource臭駡了一頓,於是終於有了進展,停電72小時後無電力供應比率降低到85%。第四天NWS(National Weather Service,國家氣象局)證實曾經有龍捲風在距我住宅一公里遠處著陸。到了96小時的節點,剛好家裏電力恢復,然後鎮長宣佈停電比率降到48%,所以我還算是中等運氣的。這時冰箱早已發出惡臭,我把魚肉奶之類清理過後,決定出門辦貨。鎮上的商店仍然門戶緊閉,有媒體訪問了一家披薩店的老闆,他說光是冰庫裏的食材就爛掉了5萬美金。還好城裏的電力供應比較穩定,那邊的超市還有東西可賣。

美國在雷根掌權之後,全面推行新自由主義理論,這在實際執行上等同於社會達爾文主義,對權貴富豪階級追求利益和特權的自由做出絕對的放任。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公益性事業(包括Utilities、醫療、教育、鐵路、郵政等等)很自然地不再獲得國家的重視和資助,必須自行設法盈利。收費因此而高速上漲,不但導致整體經濟運作效率下降,而且加劇貧富差距,固化既有階級,這是我已經反復討論過的機制,讀者應該很熟悉了。

不過它還有另一個惡劣的效應,也就是產業如果有長周期、低頻率的挑戰,那麽不管再怎麽嚴重也會被完全忽視。像是大規模流行病或是强力風暴,都是每十年左右出現一次的危害,但是以利潤導向的醫療機構或電力公司,如果CEO敢花十年雇用冗員、預存設備,就等著那一次應用,他早就被董事會一脚踢出大門。因此美國式的自由市場和私有經濟體制,其實隱含著由政府提供的免費保險,遇到危機自然有國家兜底,而且這個保險雖然是由全社會買單,賠付卻只有資本能享用。換句話説,美國經濟學界鼓吹完全私有化,目的在於好天侯賺的錢全歸私營企業老闆,出了問題再由公家拿稅金補貼他們,還能美其名為“保護就業”;今年三月因應新冠疫情的CARES ACT就是典型的例子,總額高達22000億美元,然而老百姓拿到手的只有象徵性的一小部分,大半進了財團的口袋。

瘟疫和風暴還只是個別產業特有的問題,但是21世紀對長期國運至關重要的高科技工業,剛好也普遍並持續地必須面對長周期、低頻率的嚴重挑戰;這裏我指的是新技術世代的開發。在新自由主義經濟理論的指導下,企業以中短期利潤為最高指導原則,那麽最容易達標的手段就是消減不影響短期營收的開支,尤其是不確定性很高的遠程研發計劃。例如麥道很早接受這個哲學,於是在1970年首飛的DC-10之後,根本就不再試圖發展全新的商用客機,其後所謂的新產品,從MD-11到MD-80/90/95,都是老飛機(DC-10和DC-9)的改版。波音在2003年啓動787計劃,同年12月麥道的末代CEO Harry Stonecipher接任總裁,其後也不再有意願研發全新機種。737 Max成爲波音由盛而衰的關鍵節點,正是這個因循苟且態度的後果;詳情參見前文《737 Max必須重新認證》《波音衰敗之源》

既然企業的目標轉爲短視近利,那麽在人事上自然也會有與之匹配的變化;換句話説,提拔幹部不再以專業知識和戰略眼光為標準,改爲取決於製造靚麗財務報表的能力。如此一來,能幹事的硬核工程師被排擠,擅長做PowerPoint的MBA掌握實權,得以徹底落實商學院所灌輸的金融財務炒作伎倆。波音的例子詳見前文,GE我也順帶提過,而美國在規模和層次上能和這兩家公司相提並論的實體產業巨頭,只有Intel。很巧的是,Intel也在過去六年一直無法推出新製程,坐看臺積電一連前進了三個世代,被一舉反超失去了全球半導體製造領頭羊的地位。

在2017年去職的前任Intel首席工程師(Principal Engineer,是無管理職權的專業工程師最高級別,但不是只有一位)Francois Pidnoel剛好在一周前公開討論了這件事(參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iKjzeLco6c),他所描述的Intel和波音有不可思議的相似(Uncanny resemblance),例如“The leaders of Intel today are not engineers, they are not people who understand what to design to the market.”“現在Intel的領導階層(對比於2004年退休的Andy Grove)不是工程師,也不懂(芯片)設計”,結果每下愈況,到2016年之後技術決定全屬 “Nonsense” “瞎鬧”。他對近年來霸占Intel高層管理職位的MBA族群,更是批評得體無完膚。

中國自改革開發以來,一直以歐美爲師,沒有警惕到雷根之後的美國已經步上全面腐化的邪路,不但經濟系有不少迷信新自由主義的教授,企業界也充斥著膜拜美國商學院教條的大亨,殊不知純粹的自由市場和私有經濟有著很嚴重的副作用和隱性條件。以往我已經仔細解釋過爲什麽公益性事業,尤其是醫療、法律和教育,絕不適合私有化;今天藉著這次停電的經驗,談談新自由主義的另一個軟肋,亦即任何有重要長周期任務的產業,包括所有的高科技工業,都有賴遠遠超越股價和財務報表的思維、計劃和決斷。雖然這樣的眼光和思維,並非絕對取決於所有權的公私之分,但的確受其影響,有很大的難易之別;所以中國采行公有制和私有制並行,其實是一個合理的折衷,問題只在這兩類企業模式的分界綫該劃在哪裏。我希望今天的討論有助於決策單位未來做出更精確、更高效的選擇。

最新創作
【美國】【工業】熱帶風暴之後
2020/08/12 13:39:32 |瀏覽 5651 回應 11 推薦 19 引用 0
【歷史】【戰略】希特勒的戰略選擇
2020/07/14 11:29:47 |瀏覽 27471 回應 15 推薦 22 引用 0
【邏輯】一個重要的統計悖論
2020/07/09 11:49:43 |瀏覽 16791 回應 26 推薦 21 引用 0
【空軍】【海軍】根深蒂固的誤解(二)
2020/06/14 09:09:33 |瀏覽 12289 回應 2 推薦 19 引用 0
【歷史】【陸軍】根深蒂固的誤解(一)
2020/06/13 08:24:37 |瀏覽 10285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