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漸層的溫柔--第七重
2016/10/08 11:15:18瀏覽353|回應0|推薦4

 

意外的際遇讓我在此而棲。不應算是陌生的城市吧,一年總往來幾次,更何況有好友和故舊在,只除了家人遠離。

已經習慣做週末候鳥,來來去去間,轉眼初夏至深秋。那日公車改道,路過老城區的商業街,兩側店鋪琳琅,又值下班高峰,堵得一步一挪。無聊中目光掠出車窗,竟看到熟悉的欒果一樹樹棕黃,間有欒花燦然,心頓時軟了下來,不由微笑浮上面龐,還是那種感覺:“宛若故人”。改道三天,我便三天兩趟穿過有欒樹的街。

堵車中

後又恢復正常路線,但依然會路過那街口,總是不忘投去溫軟一瞥。某天與友逛街,自己住處不過轉角,幾步之遙便有兩列欒樹伸展開去,“燈籠”千盞萬盞閃耀,“故人”眼前卻不知,著實慚愧。每日早出晚歸,竟從未分神他顧。

欒樹繽紛棕黃又依約而來,又每次想到海那邊的故人一雙,他們那裏欒樹花未?果未?今年還會有《漸層的溫柔》嗎?南北有別,悠悠說島上尚未著花,她定會赴約。時光飛逝,秋風已起,我們《漸層的溫柔》竟已至第七重麼!我們相識竟得七年之久麼!

以文學結緣,平日相談最多也是文學。因諸事煩亂,視頻對話也中斷許久,唯一不變的是相互牽念依舊。一年多來,讀與寫都少,多久沒有拿起筆與相機了?多久沒有體驗過靈思紛飛的暢意了?而他們依然創作發表俱豐,文學論壇也引得眾友雲集。時常訴說自己的焦燥,兩人總是安慰我並給我信心,算是減輕了一些仿佛虛度光陰的愧疚。

 

 

故鄉的欒樹,每每回家路過

曾同時讀到兩篇文章,都提到藝術的“治癒”,現在不是更需要治癒嗎?或者這兩種方式都已不再是藥?為何難靜心任墨幹筆結?此刻方知,人煩難時因自我保護,會有意無意關閉五識。五識俱封,又怎會有靈感紛至?等再拿起筆與相機,才算是徹底地治癒吧。

想起第一次發表在《創世紀》的那首《夜行船》

這些時日的平靜
源自於上一次洪峰的退去
誰也不知道下一次巨浪
藏在哪一塊雲彩後面
  
正如知道生活不會讓誰幸福太久
只是不能預測下一次不幸
會貓在哪個角落
什麼時間以什麼面目
突地,跳出來
 
行在茫茫的白霧裏
遠方的景物在我們的行進中
一一顯現
而彼岸遠遠在暴風雨的那端嗎
  
一艘夜行船如常地行駛
它平靜地領受著命運
有岸,或者無岸

是那年重挫後,艱難習得從容之喜,以夜行船自喻,感到內心強大而平靜。然,真的又有事情“突地,跳出來”。曾以為再不怕風大雨大,多麼傲慢!那點自以為是的心理儲備面對新考驗,依然笨拙而無力。人,成長多快才能自如安閒?只要你有在意的人或事,一山只比一山高,人生考驗若無窮盡!

人到中年,思考起生命的意義,活的不過就是身邊那幾個人。若大的世界我憂憂我的也是他們,也只有他們在危難中會施以援手,給黑暗中的我們以光亮。世事紛擾,只要有親人有友朋,便不會孤單。

離現在住處轉角之外,欒樹的街


隨著多處涉足,發現城中更多的欒樹,或一街兩行,或三五在側,處處有驚喜,幾乎每天都能看到滿樹棕黃的絢麗之姿。今年花果異常繁盛,又應了那句一年欠一年豐麼!可人生不也是如此!自然豐欠轉換如人命運起伏,唯希望欠年少一點,再少一點... ...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62316&aid=77063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