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普希金的詩
2021/11/21 19:12:34瀏覽1206|回應1|推薦60

當阿波羅還沒有向詩人

要求莊嚴犧牲的時候

詩人怯懦而虛榮

也許他是最空虛的孩子

然而,詩人敏銳的耳朵

剛一接觸到神的聲音

他的靈魂立刻顫動起來

像一頭警醒的鷲鷹。

布羅斯基指出,既然俄國無以寄託對美好世界的希望,既然其他道路全都行不通,那麼文學就成為俄羅斯民族唯一的道德保險。它是殘害同類原則的矯正劑,它為抵擋暴政提供了最後的壁壘。

案:以上的詩及文抄錄自野夫《看不見的江湖》(臺北市:南方家園文化,2012年7月出版)頁29及頁26。這是文學家的自信與天真,他們總以為歷史最終會有公正的審判。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7608005&aid=170555610

 回應文章

嵩麟淵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3/03 19:15
俄羅斯有不錯的文學藝術底蘊,但有了列寧、史達林、普丁,制度崩壞,走上殘暴野蠻之路。可悲又可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