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情慾遐思I
2006/07/24 00:40:52瀏覽1497|回應1|推薦4
  我討厭女人,不因為她們性別與我不同,或說我是同性戀(我絕對不是!),只因為「女人」所代表著的是一個「迷人」、「性感」、「溫柔」……等等,一切完全不同於「男人」的所有美麗感覺,對了「美麗」也是女人其中之一的特質,因此,我的討厭絕對不是真的討厭,而是因為我常會迷戀住眼前的一顰一笑底,亂了我心,更亂了我的行為,因此我願意說我討厭。

  這一晚我又在深夜裡回家,工作忙了一天,心緒也正好趁這一個機會收拾收拾一下,長長的巷弄見不到底,隔著老遠才看到一盞路燈。總有一段老長的路是我拉著影子散步,過了路燈後它卻像興奮般的甦醒過來跑在前頭為我引著方向,就好像牽著一條狗般在散步著,在深夜蹓著狗,跟前跟後解除一路的孤寂與勞累。

  突然,在身後聽到熟悉的高跟鞋響聲──阿!是那一個女的!──精神也為之振奮並陷入遐想裡面。這樣晚了,她怎還未回家?或許跟她有緣吧!常常的在這一條巷子裡遇見她,只是她總在我前頭隔著老遠急急的步行,或許正因為這是一條夜巷吧,我想她也聽到身後有陌生人走向她,趕急的脫離這走不盡的恐懼,所以才會急著「鏗!鏗!鏗……」敲著高跟鞋節拍迴盪在這一路寂寞裡好壯膽。

  她怎麼還沒回家?熟悉的聲音「鏗!鏗!鏗……」只是這一次聲音是落在我身後但緩慢了許多,她知道是我走在她前面?還是因為想一個人享受孤獨,不願意與我齊肩並行?噯!真是可惜,她要是願意走向前來,我真會好好護送她安然回到她家,雖然我並不知道她住哪,雖然我走過這一條長巷後還要走著老遠一段路才能回到家,但是為著本能「保護」女人的因由,我願意繞著長路陪她一段,更或許會因為這樣子而真能與她結上「姻緣」,呵!「姻緣」三十好幾不結婚的老男人,竟只想在偶遇裡結「姻緣」,噯!真該拿一把油紙傘。

  她怎那樣慢?好!我也慢慢走,反正夜很涼,巷很靜,聽著她的高跟鞋聲也能助我享受著這一段寂寞。其實我之前不也是這樣子?慢慢的步行,與她總離著七十二步,這樣遠不打擾她更能欣賞一個女人的背影,搖曳的身軀不因為晚回的疲累而顯得頹靡。真了不得,八吋細高跟,一步總踩住一步前三十二公分(稍嫌大一點,但或許因為知道後方有陌生人的因緣吧!)像個受過訓練的模特兒一般,一步步的往著巷末這暗得發黑的舞台走去,街燈彷若受她吸引,直探照住她不放,搜索著前胸後臀,更利用發暈的黃光輕撫她的小腿肚,像是心疼她勞累了一天還要伋著這樣高的鞋跟走上這一段路,輕輕地撫慰為她解除些許疲勞,深怕她一個不小心便會抽著筋,拐著腿走回家去,那就真的是街燈的過錯,它不能讓這錯事發生。

  她還是走得這樣慢,難道她感覺到我這挑逗的行為?慢慢的走是因為想與我同跳起兩拍方塊舞?還是因為她亦正在我背後輪著她「欣賞」起我?噯!女人的心總是那樣摸不著邊際;男人的行為總是那樣子無知與幼稚,我不知道現在的我在幹啥了?得!學著她走路樣兒,讓她欣賞欣賞吧!就好像我欣賞著她──距離七十二步遠的距離,將她身影盡攬入我眼底,水瀉的秀髮過胸椎,窄窄的肩掛住一只黑皮包,二十四吋的腰掛著三十六吋的臀,緊身短裙露出三分之一強的大腿,擺弄著那美麗步伐,著絲襪,淺肉色,小小的腿肚繫上一雙亮黑細跟高跟鞋,以她的體重想來那鞋跟細得正好,正好展現她的輕盈。

  她走得還是真慢。真的好想回頭,回頭看看她那神秘的臉與胸,是不是正好符合長期看她背影的美麗,但是,我不願意,真的很怕因為這樣子過分的舉動會嚇壞她,在以後便無法欣賞長巷底的身影了。但是心裡面卻更加的期盼,期盼她忽然疾走到我身邊,不管是因為怕黑怕寂寞,或是因為氣我的慢,讓她受不了而與我擦肩過後便回頭一瞪我都甘願,至少能讓我知道──緣到底起了沒有?要真起了那我以後是不是可以在這巷子口處等著她一起讓這黑暗吞沒?更因為這緣起了,而有機會摟著那細腰撫摸她那圓飽的臀,讓彼此不再面對著這一路只有影子伴隨的孤寂?呵!想得真多啊!也想得讓我自己受不了。

  怎麼高跟鞋聲又顯得更慢?難道她已經察覺我的意圖?難道她驚覺到一個女人走在這長長的暗巷裡是一件危險的事?以後我還有機會欣賞到她的背影?還是我現在應該停步等她走過我身邊然後將原本七十二步的距離縮短緊貼在她身後「護送」著她回家,或許她會因此感動而邀請我上她家坐坐(都已經到她家門口了,上去做也不為過吧!),喝杯小酒(這一路彼此都走得好累,喝杯酒疏解一下疲憊吧!)然後讓我們倆的眼都朦朧迷亂,亂到與她蛇吻彼此撫觸、解扣、脫裙、上床、蛇纏……,噯!別再想了!一個人走在長長的暗巷裡本是一種勾引,聽到熟悉的高跟鞋聲那更是一種要命的誘惑啊!

  咦!右前方那深深的黑塊好像是更小更黑的巷弄入口,入口過去後便是一大片的建築地(只見鐵片互圍起的荒地,但始終見不著動工的跡象)呵!那是一大片荒涼地方啊,不好!心裡竟然有著一絲不善的念頭──強暴。突然停擺著腳步,竟嚇得身後的高跟鞋聲一併的挹止住,好像是五線譜突兀的全休止符,讓接續竟不知道在哪。還是慢慢走吧!但眼光卻不住的往那黑弄底尊敬的注視。

  如果,假設現在我往那黑弄一轉,就當作我住在那黑黑甬道裡的一間住戶,然後在小巷口隱藏,正好可以躲在路燈探照不到的陰暗處,細細聽著高跟鞋聲一步一步的走過來,聲音應該會比剛剛還要急著許多,但我不怕!她的影子會洩漏她的蹤跡,就算影子是尖兵探子又如何?它根本奈我無何!知道她走了過來,剛見到水瀉秀髮的同時便將她由左手在後往前一攬緊擁住,右手緊掩住她的口不讓有機會發出一點聲響,要是掙扎那簡單,往後腦杓給個猛擊叫她昏了過去,以她的體重可輕鬆的扛在肩上飛似地往那空地急奔過去,我知道那兒有個缺口,大小正好可以通過我肩負她的身量,往著裡走好像有一片放磚頭的空地,將她放下不管她是否醒了沒。

  擎住她的領口猛力一扯,應該可以聽到紐釦斷裂的聲音,呵!雪白的胸啊!相信一定讓柔軟胸罩包覆不住,扯!血氣正往腦子衝哪能慢慢欣賞?早想撫摸那腿肚了,緊身窄裙這時也顯得礙眼,扯!圓飽的臀透過窄裙竟看不出內褲痕跡?應該是穿著丁字褲,要不哪能如此顯得完美?

  完美的朣體藉著夜光是那樣的迷人,這時她應該會讓我這激烈的動作弄醒了過來,該驚慌了吧!誰叫她是如此戲弄誘惑著我?遮吧!要不空著雙手是幹麻?不遮,像是對著一個妓女般,血衝往腦頂便會少了好多。尖叫?別!雖然在空地裡,我相信那叫聲絕對會有更廣闊的場地可跑,不行!就撕了她的胸罩矇住她的口,手要推槌?哪行,這樣子的機會絕對不可以讓她逃脫,就扯了我的皮帶綁著,並且固定在上頭的一根木樁上。腿要亂踢,別鬧了!我兩膝壓住她的鼠蹊上,這是一種逞罰,絕對會讓她痛得不敢亂動,也正好撐開她的大腿將她那迷人的地帶一併露出。

  呵!她全身上下只剩著一小小丁字褲遮蔽,驚恐嗎?應該的,應該會啜泣低吟,但我絕對相信手指頭撥弄私處感覺,將不再只是啜泣,更應該會帶著細聲浪吟。溼了嗎?絕對會的!哪一個人不帶著慾念來世?只是這慾念接受得是否得宜罷了!不管她是不是舒吟或是驚恐萬分,絕對要讓她記住這一夜的難得經驗。摸吧!捏吧!掐吧!在她擺扭不止的身軀上,高挺的酥胸上,或是還讓一片薄薄的布圍起的私處上,就這樣子懹我侵佔住誘惑我慾念的身軀並探索起,就在這皎潔月光底、空曠荒涼地裡面,看著我是如何侵犯著這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女人,我絕對會受不了的勃起。好!就讓她一絲不掛,既然已做到這地步了,就讓她一絲不掛的任我擺弄。手伸入丁字褲頭裡,握住的是絹薄柔滑感觸,手背摩擦的卻是柔軟毛體撫觸,好捨不得的感覺,也好令人興奮的感觸,猛力一扯……。

  「汪!汪!……」

  「呃!……」突的一聲讓我由遐思底驚醒,好像落入十八層地獄般的令我冷汗直流,尋找聲音來處,原來是路邊一隻野狗的聲音,不懷好意的對我的不安好心直吠起。

  「幹!叫啥小!欠踹!幹!……。」

  心裡還在撲通撲通跳著,像是被人發現自己邪惡意念般的心虛,那狗啊!竟如佛寺裡猛撞晨鐘般的一叫驚縮了我的貪慾,再看著前方影子已經落在那黑黝的小巷弄裏為我鋪好著剛剛所暗想的計畫。原來,這計劃它也調皮的參了一腳?真是邪惡啊!

  「噯!」嘆了一聲息後便快步經過那巷弄,雖然它們已經說好並規畫我的出路了,但我怎可以如此樣的──卑鄙!聽聽身後的高跟鞋聲,依舊還是那樣慢的步伐催眠勾引著我,再嘆一口氣──噯!對不起了,陌生的妳。同時抬起頭尋找月兒,它正隱一角在斜對面的五樓公寓邊──月圓耶!難怪它會躲起,照著我的身影光亮竟是狼嚎的始因,「可惡的月光!」我咬著牙怨恨起。

  明天,對!就是明天,我早一點在這長長暗巷頭等她,跟她說──願意護送她走這一條曾經引得自己幻想出驚心動魄的夜巷,不受到他人惡意的襲擊──雖然自己也曾有這惡念,但是一切從頭開始,開始用著微笑點頭化開兩個彼此孤寂與猜忌一路遠隨,雖然出了夜巷後便各分東西,但是相信這緣──會有更加美好的結局,也讓我不再因此繼續找著原因討厭起女人這迷惑男人的動物。今晚,自己只能再另起一個新的與她在一起時的幻想來自淫吧!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minghwu&aid=365878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寫實
2006/07/25 09:47

把男人的性慾真實的表達出來

讓看文的人也血脈噴張

短短片刻的生理反應表現的淋漓盡致

值得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