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貓咪日記】貓鳥戰爭與和平
2012/01/05 22:53:09瀏覽958|回應2|推薦25

講貓鳥大戰不太貼切,因為貓是偷襲者,而鳥則處於被襲的弱勢地位。

牛牛常常徘徊在鳥籠邊,一個月來,當我們都不在家時,牛牛會睡在鳥籠前,跟啾啾面對面。看到這幅景象,我們都覺得貓鳥似乎有在拉近距離、試著變成好朋友。尤其之前格友黑月跟我分享了可愛的貓鳥好友影片,著實讓我安心不少。

但我們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那晚我去慢跑,沒有目睹經過,回到家只是因為看到老媽蹲在鳥籠前注視著啾啾(我家小鸚鵡)覺得很奇怪,一問之下,才知道牛牛對啾啾發出攻擊。

老媽為了清鳥籠,都會讓啾啾出來飛一飛透透氣,啾啾習慣在地面走路(不是飛、也很少跳),那天照例讓啾啾出來走走,結果牛牛竟然偷襲啾啾,撲跳上去把啾啾抓住。老媽看了嚇一跳,馬上把牛牛掌中的啾啾給救出來。

大概是被嚇昏了,從貓魔爪逃出的牠,飛向酒櫃時竟然撞上酒櫃玻璃,然後直接掉到地面,這下可好,牛牛再度撲上咬住牠的尾巴。家人趕緊把啾啾從牛牛的嘴巴中救出來。接著便是輪番一頓罵。

其實啾啾心中的創傷大過實際傷害,所以等我回家看到牠時,小小的一隻小鳥,很明顯還在緊張地喘著。接著我把牛牛抓過來罵了一頓,牠卻不甘示弱地用貓掌拍我,不時發出「吽吽吽」的不耐煩警示聲。

這一夜牛牛被教訓的結果,並未發揮效果。不久後,牛牛又發動第二次攻擊。 

三個姪女都放學回家的夜晚,除了我在房間外,大家都在客廳裡,一切看似平靜,冷不防地,牛牛突然跳鳥籠上,瞬間把鳥籠翻倒。我聽到客廳一陣驚慌聲音,知道牛牛又闖禍了。這次我很生氣,決定要好好教訓牠了。

之前總是跟他說說,很容易被牠的「喵喵叫」而原諒牠的胡作非為,但我這次鐵了心,有點用力地打了牠的貓掌和後腿幾下。一開始牠照例不爽,生氣地低聲「吽吽」,後來我繼續打,他才發現不對,開始有了害怕的表情,而且環顧四周看著姪女們喵喵叫,希望能夠討到救兵。

這次,沒有人願意幫牠了。誰叫牠莫名其妙偷襲啾啾?

我跟姪女們說好,我當黑臉,他們是白臉。被我責備後的牛牛,開始抓狂,姪女們怎樣安慰牠都沒有用,牠竟然更囂張瞠視著鳥籠,還不時撲過去,完全不甩不久前的訓斥。牠應該是想要出氣吧?這隻什麼鳥,竟害牠被打!

一整晚,他就三不五時撲一下鳥籠,跳上去示威。大概啾啾也習慣了,除了被突襲的剎那嚇到外,其餘時間因為有鳥籠隔著,啾啾大抵還能安心吃飼料玩耍。常常當牛牛向鳥籠伸出貓掌抓不停時,啾啾還會牠的鳥嘴反擊。

這算恐怖平衡嗎?我們在旁可是嚇出了冷汗。

任何地方牛牛被都試圖跳過、而且逐一達陣的情況下,我們還沒想出哪個地方是啾啾的安全所在。這個難題,目前還努力解答中,在還沒找出解答前,我決定把啾啾放在我房裡,白天出門上班就把房門帶上,再也不讓牛牛自由進出我的房間。

打從家裡有三個姪女以來,我的房間就再也不曾關門,這是為了讓家裡的動線可以更寬敞、跟姪女的互動可以更流暢,不因為牆或門而有所阻隔,即使我們各忙各的事情,也都能透過空氣互動著。

這一次關上門,為了和平——兩隻動物的和平。

 

( 心情隨筆寵物生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tchirene&aid=6006161

 回應文章

貓奴
2018/04/18 13:26
貓的視力並無法跟人比擬,對動態捕捉非常敏感,但是對於物件本身的辨認,還要透過其他方面來補足,例如說氣味等。所以貓咪會很疑惑,為什麼玩逗貓棒可以,但玩小鸚鵡不可以,在牠撲抓之前,牠是沒有足夠資訊去判斷的。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貓是可以有限度加以''教育''的
2012/01/06 21:19
貓跟人一樣,每隻貓的個性各不相同,我的黑貓(女兒),看到蒼蠅、蜘蛛、蜜蜂等昆蟲,總是要捕殺牠們,我的白貓(媽媽),卻只是觀察昆蟲,但是不捕殺牠們。

貓是可以有限度加以''教育''的,例如,我不准我的貓跳上我正在吃飯或看報的廚房餐桌上,也不准牠們跳上爐子,如果牠們違反了這個規定,我就用堅定的聲音重複多次對牠們說:''nein'',妳可以嘗試用''no''或''不'',最重要的是,要總是保持同樣的字眼,並在說這個字眼時保持同樣的嚴肅臉色,我的兩隻貓只有在半夜才會跳上餐桌,早上我起來以後,牠們絕對不會違反這個規定,只有在特殊情況下,例如異常的噪音,牠們會一驚而猛地從窗台一跳跳上餐桌逃命,另外,我的黑貓在我經年累月的苦心教育下,有時雖然還是會忍不住抓死昆蟲,但是基本上牠已經不吃昆蟲了。

又,貓跟人一樣會吃醋,因此,當牛牛第一次攻擊小鳥時,是出自動物基因本能(我真的想不通,為什麼造物主會做這樣得基因設計,叫地球的生命以互相殘殺的方式生存,不過這是題外話),但是因為你們明顯地站在小鳥這邊,於是接下去的攻擊行為就包含了吃醋的因素在內了,因此,當妳重複多次對牠說堅定的''不''之後,而牠也安靜下來了,妳就得輕撫牠讓牠知道妳還是很愛牠,妳可以用人話對牠說道理(呵呵,我對我的貓以及我所接觸到的任何動物,包括院子裡的蚯蚓,都是用人話跟牠們交談的),我相信,貓軀體裡的靈魂會有所動的。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