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火車隨想」系列之一
2006/12/28 01:08:07瀏覽431|回應0|推薦3

一、鳴笛交錯的瞬間

-

第一次體會到沒有結果的單相思也有十年以上的時間了,疼痛雖然已隨時

光的經過而癒合結痂,但那種輾轉反側的煎熬感仍然還能清晰地在腦海裡

複製出來,像是學騎腳踏車一般,會騎了就不會忘。

-

如果真要形容的話,那種強度大概跟疾駛的火車一樣。夾在兩輛交錯而過的急馳火車中間,不停地被擠壓磨擦。痛得喊出來時,如果沒尖銳過汽笛聲,在車廂裡聽來絕對是異常沉悶,且在鑽進車門的剎那就已經被快速地扯遠了去,是跨步到一半卻沒了落腳點的尷尬,說出口的意思沒法傳達給對方,彷彿一道會讓人嚇一跳的瞬間錯覺。對於飛快遠走的兩輛火車中的乘客而言,真的只是錯覺罷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dwing6&aid=619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