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只有當事者才知道的痛,才知道如何選擇。
2007/10/04 10:58:55瀏覽1867|回應7|推薦90

只有當事者才知道的痛,才知道如何選擇。

                                                                            文/犀利

  最近新聞上報導著彰化結褵22年夫妻,太太三年前中風變成植物人,先生以妻子罹患不治惡疾為理由訴請離婚獲准。只是傳統婚姻要不離不棄,白頭偕老,這項判決引發爭議。

  先生尋求法律的管道與法官的判決,招致很多外界的批評,是的,在結婚的時候,我們都曾經允諾不棄不離的,為什麼因為對方生了重病,因為照顧了三年了,身心俱疲之下,決定依法律途徑訴請離婚,而法官卻也獲準,難道曾經說過的話都成了謊言嗎?當無法再愛的時候,承諾終究會變成了謊言,或許不能這樣說,承諾沒有成了謊言,只是以無力履行了。

  這件事讓我想到了我爺爺之前在病床上的那半年,已經是插管治療,家人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他,就算醫生詢問是否要簽放棄急救同意書,爸爸及叔叔他們,說什麼也不願意簽。

  在醫院裡的加護病房裡,有很多的人,都躺在那很久了,有些早已沒什麼意識,只是靠著醫療器材在維持生命,其中有張病床上的阿婆,也是躺了大半年,她的家屬並沒有常常來,有一天,醫生也尋問家屬說,因為阿婆的情況越來越不好了,如果有一天碰到緊急情況,是否要簽屬放棄急救同意書?聽著阿婆的小孩在討論著,他們說著什麼工作忙也沒時間多照顧,看她樣子也痛苦之類的話,就跟醫生說,下次約好所有的兄弟姐妹到齊,會簽署文件的,我在旁邊聽到的時候,很生氣,怎麼可以這樣就放棄老婆婆了呢?他們真的太不孝順了。

  我牽著爺爺的手,跟爺爺說,(其實那時後的爺爺,感覺已經魂不附體了,眼睛癡呆,好像陷入長思一樣,叫他早都沒有反應)爺爺,我們一定不會放棄你的,你要勇敢、堅強,一定要好起來喔!可是爺爺完全沒有反應,但是,我想,他應該有聽見。

  再過了兩個多月後,爺爺大概已經插管快六個月了,我們家裡的人每天都會輪流去看他,早上一次,晚上一次,每次碰到醫院裡的主治醫生看見我們,都常稱讚我們的爸媽及叔叔嬸嬸他們很孝順,很少看到這樣情況嚴重的病人,家屬還這麼有心,天天開老遠的車來看爺爺、照顧爺爺。當然在我們這樣保守傳統的大家庭裡,這些事情對於我們來說,我們並不覺得特別,這只是應當做的事,雖然心中難過他一天情況比一天他,甚至之到他要好起來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但是我們全家人仍然不放棄爺爺。

  躺了半年,爺爺的背、臀早長了辱瘡,不是我們沒有好好照顧爺爺,因為爺爺的身體早已經無法吸收任何的點滴,只要一打點滴全身都水腫著,然後打點滴的地方糜爛著,已經找不到地方可以插點滴了,全身輕輕摸就會破掉有傷口,完全是不能碰他,他很痛的,我們都知道,幫他擦完藥,媽媽都會掉淚,媽媽還不敢讓我們看,我不用看也知道情況是多嚴重,他是有多痛。

  常常去看他,只能按摩一下他的手掌,他全身上下都沒辦法去觸碰了,抓著他的手,跟他說話,他都沒有反應,只是呆滯的眼神望著天花板,不知道他心裡正在想什麼,不知道他是否有聽到我說話,每次說著說著都流淚,說要告訴他堅強的話依舊,可是卻是哽咽的說出口,我知道,他不可能好起來的,他只是會受到病魔的摧殘到最後一刻。

  醫生又再一次詢問著我們全家是否要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全家人的心已經開始動搖了,因為看到爺爺所受到的折磨夠難受了,只能忍著淚水看著他,家人討論到最後,還是無法達成共識,只有說,以後再看看吧。

  去年十一月的一天凌晨五點多鐘,我被舅舅叫醒,說爺爺已經過逝了,叫我坐最早的一班車趕回去,到了家裡,爺爺已經穿好了壽衣躺在冰櫃裡了,就這樣靜靜安祥的躺在冰櫃裡,媽媽說,醫院半夜三點多打來電話說情況很緊急,是否要放棄急救,醫生告訴我們現在這個情況也不可能急救能夠救回來,希望我們趕快去醫院,然後就是拔掉維生系統帶回家準備後事。

  從這件事情上,我看到爺爺最後所受到病魔的折磨,以及家人的不捨與難過,如果又回到過去,我會支持接受剛開始醫生詢問放棄急救同意書,因為真的被病魔折磨的夠久了,雖然我們都知道爺爺是一個很剛強且不服輸的人,可是因為我們的決定,也讓他多痛苦了很多的時候,最後全身糜爛,真的他痛,我們也好痛。

  回頭看看這件事,關於彰化這位先生與中風的太太離婚這件事,我覺得外界沒有任何人可以批評這樣的一件事,因為當中身心的苦痛,只有當事者才知道,也只有當事者有權力去決定他們的決定,當我們自己遇到這樣的事的時候,我們會了解這裡面說少心酸苦痛,自己是多困難去決定這樣的事。

  不過,不是每個人的決定都是一樣的,還是有著很多人,很用心的陪伴自己的愛人,子執之手與子偕老,甚至在病痛的時候也一樣堅定著,還帶著漸凍人的妻子出國玩。

  當我們真的體認到這樣的過程,我們才能夠了解當事人的痛苦,就像是我們會說當初承諾的誓言卻變成了謊言,我想沒有人願意如此的,只是到最後無力繼續執行這樣的誓言了。不過這世界當然還有著另外一種很堅心的人,不管是如何的痛苦,他們還是忍受著這樣的痛苦,繼續的實踐著他們的承諾。

資料來源:

http://news.msn.com.tw/news416908.aspx

http://news.msn.com.tw/news416658.aspx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ilyssee&aid=1274917

 回應文章

mandy
感同身受
2008/10/27 19:14
您好
我的姐姐因一氧化碳中毒  成植物人  無意識
會眨眼 對痛覺有反應 因住加護病房以10多天 可能接下來面臨
1.繼續插管 住呼吸照顧病房
2.氣切
這2種都不是我願意見到的 姐姐才33歲  怎麼辦
龐大的安養費用拖垮了我們一家人
姐姐是自殺 很想放他走  但無他法
不知  您父親現在近況如何? 
後續爸爸安置哪裡?
 謝謝10/27
犀利(silyssee) 於 2008-10-27 20:17 回覆:

您好~ 我寫的是我爺爺~

我爺爺已經葬在後龍了~

真的是很年輕,33歲,跟我才一般大,

不管是選擇什麼?用愛照顧她吧!

看到這樣,真的很心疼,加油~

有什麼話都可以跟我說。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生命中無法承受之輕
2007/10/18 10:39

生命中無法承受之輕

記得當年 , 爸爸得到帶狀疱疹後一個月後, 身體每況愈下

9月中健康檢查, 發現已經是肝癌末期

期間我們選擇消極治療方法,  直接肝臟注射靜脈治療,  減輕末期疼痛

為期3個多月 , 直到過年前 , 我們帶著爸爸回家過年

那時爸爸還能自己行動 , 過世前兩個星期前臥床不起

雖然有百般的不捨, 但爸爸安祥的辭世 , 讓我們家人感到很欣慰

犀利(silyssee) 於 2007-10-19 17:04 回覆:

如果是脫離了痛苦  前往了西方極樂世界去

我們應該祝福他

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

我相信他會在天上眷顧著我們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當事者無法做出選擇時
2007/10/17 21:12

如題,當真要以對方的立場,做正確的事,但捨妻案和急症時出於家人愚孝的選擇不太一樣,此女急需來自社會福利的保障,以助她的丈夫能一起渡過難關,誠然兩造家屬都能達成協議的話,根本上輪不到外人置喙,但在一個尚未壽終正寢的人來說,確實有遺棄之嫌,一紙保證現今社會能牽制什麼?!實在令人疑慮.

再者,如果對娘家來說,這樣的照護也成為重擔時,是否可以依此推理拋棄?因此在情理方面無法只顧及單方面利益,依法論法,法律的周全性有問題,所以情理法還需要腦筋清楚的法官,我想大家不是抨擊此為人夫者的現實,因為任誰都喜歡丟了包袱,主要探討的重點該在制法的缺失和法官的判案邏輯呀?!  


犀利(silyssee) 於 2007-10-19 17:03 回覆:
法官的頭腦清不清楚我就不得而知了,確實這樣的判決如果造成了往後很多案例的效仿,那會是很糟糕的事。

從容自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自己安心最重要~
2007/10/06 20:46
 
犀利(silyssee) 於 2007-10-12 11:18 回覆:

如果是我 生前我就自己簽下那份放棄急救的同意書吧

我不想讓家人為難

記得喔   如果我怎了

很嚴重的話  不用急救我

就讓我好好的走吧


黃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急救
2007/10/06 05:02

床上的他和床邊的你,不是第三個人可以理解的世界

蝶爸在床上躺十一年半,
如果你問我,曾不曾想過要放棄,
我老實說,不是沒有過!

看著他那被禁錮在不能動不能說話的身體中的靈魂
我們都心痛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一路走來,全家人的疲累早超過理智和情感所有負荷!

犀利說得對,只有當事人才能了解
簽下那紙”不急救”切結書時的感受

還好,蝶爸已然於去年底解脫....

犀利(silyssee) 於 2007-10-06 09:21 回覆:

對不起,或許這篇文章給了很多人回憶起了傷痛,

我自己也是,邊寫這篇文章時,數度哽咽,

因為想起了親愛的爺爺。

解脫了就好,他應該開開心心的在另外一個世界享福了,

聽人家說,越這樣想,他就越容易去到那個地方,所以我

們要祝福他。

我們這些還活著的人,就好好活著,幸福快樂的活著,

與黃蝶兒一起加油~


蕃茄余小薰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要簽下那份放棄急救書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氣.
2007/10/05 12:39

三年前父親腦溢血迷指數三,醫院認為無法開刀要我簽下放棄急救書,已經三年了到現在還是不能確認這樣做是對還是錯?

每次看到有人從昏迷指數三被救回來,就開始懷疑自己做錯了,心痛流淚也換不回一切.要化解這些傷痛可能要一輩子.

犀利(silyssee) 於 2007-10-06 09:18 回覆:

不要傷痛  當下的你  沒有錯

因為他提早去極樂世界去了

也許  他在上面很開心的

所以  你不要難過

要開開心心的活著

令尊  我想他一樣在天上眷顧著你

不希望你傷心


sann(33)翠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07/10/05 09:07

彰化結褵22年夫妻....看到那則新聞時,我心情很複雜.....

真的,如你說........只有當事者才知道的痛,才知道如何選擇。

犀利(silyssee) 於 2007-10-06 09:14 回覆:

我也不知該怎說 

當事人應該也有他的原因

他的選擇

犀利(silyssee) 於 2007-10-06 09:16 回覆:
如果我是他的太太
我愛他
我真的希望他是幸福快樂的
我會接受他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