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平安夜在上海
2007/12/27 03:30:10瀏覽1906|回應13|推薦101

我不是基督徒,聖誕節對我沒有特殊意義。我的聖誕節記憶起源於一個黑匣子,每接近一年尾聲,它歡唱琅琅上口的歌曲,還有許多紅衣紅帽的白鬍胖子在裡面跑來跑去。它告訴我這胖子會駕著雪橇,由麋鹿拉著,擠進煙囪放禮物到襪子裡給乖小孩。但我家沒有煙囪,我一直等不到禮物。或許高雄冬天太溫暖,胖爺爺穿太多受不了,所以就不來了。媽媽說因為我不乖,他才不肯來。有年冬天,我的英文老師彼得將自己扮成了那個胖子,他們說他叫聖誕老公公,可是我看見他的藍眼睛與金頭髮就知道他是彼得了。他送了每個小朋友禮物,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聖誕禮物。我癡心等待著聖誕老人,直到十三歲才死了這條心。他始終忘記我的存在。

青少年時期的聖誕節全在大考小考中度過。唯一特別的是同學間會寫聖誕卡彼此祝福。祝福甚麼?金榜題名嗎?還是只為了滿足挑選購買聖誕卡的慾望。有些卡片我甚至捨不得送出去。上大學後,同學們各分東西,聖誕卡貼上郵票後成了傳遞思念的天使。我開始自己繪圖剪貼製作聖誕卡,送給青梅竹馬的卡夫,送給國中暗戀的同學,送給每一位我珍惜的朋友。匆匆四年,大學畢業,有的同學出國深造,有的勇敢邁進就業市場,有的拒絕太快長大窩身研究所繼續醉生夢死,後者說的自然是我。當時網際網路剛由萌芽到茂盛,某天突然冒出一種方便的玩意叫「伊媚兒」,打得比寫得快,人與人距離彷彿縮短,相距天涯,近在咫尺。聖誕節沒人寫卡片了,自製卡片一夕變成珍稀的骨董。我依然把一顆心都畫進卡片裡,寄給遠在金門當兵的卡夫。唯獨他收得到,唯獨他明白手寫手畫真心誠意。而這些手製聖誕祝福也在他退伍後成為絕響。

爾後的聖誕節皆奉獻給台北各家標榜浪漫的西餐廳,為餐飲業老闆的荷包盡一份心力。所謂的平安夜除了有台北車站、東區、市政府等地妝點得光鮮亮麗的聖誕樹,跟情人節、七夕、生日、結婚紀念日並無二致。而聖誕節原本以行憲紀念日的名義放假,伴隨周休二日的施行,聖誕假期取消。沒有放假的聖誕節,失去過節的心情與氣氛。冬天愈來愈暖,聖誕節卻愈來愈冷,儘管媒體、百貨業者極力炒熱,買氣照樣欲振乏力。

今夏遷居上海後,我首度在異鄉歡度聖誕,我很期待是個白色聖誕。但溫室效應已經使上海多年未曾降雪了。平安夜,上海飄起濛濛細雨,冷颼颼的,雪,跟忽視我童年的聖誕老人一樣,終究沒來……。畢竟早過了作夢的年紀,天不從人願,總有自得其樂的方法。如大寧國際商業廣場便造了雪,特定時間為盼雪的人降下。假的,我不喜歡。我寧可淋雨。於是我跟卡夫淋著雨沿著淮海路來到新天地。淮海路此刻亦恢復昔日榮光,霞飛了起來,璀璨華美得難以逼視。各家百貨、餐廳聖誕樹爭奇鬥艷,路上迎面走來成群頭戴聖誕紅帽的青年男女,臉上盡是歡欣鼓舞、喜氣洋洋。從小到大頭一次被這般濃厚的聖誕氛圍環繞。被資本主義徹底洗禮的上海,人人都追求小資生活、嚮往小資情調,而聖誕節當中豐沛的商機商人怎看不見?百貨、PUB、KTV、飯店延長營業至深夜,使出渾身解數吸引顧客上門,門口踩高翹的、扮小丑的、兔女郎辣妹……不畏風寒、熱情有勁,宛如在上海街頭辦起了化妝舞會。而這一切在新天地被發揮至淋漓盡致。人潮的洶湧在此達到鼎盛。

第一次到新天地時,我對於它的過度精緻感到失望。它是個包裝精美的禮物,拆開後卻是空的。真實的石庫門弄堂,嗅得到生活的氣息,摸得到過往的痕跡,美在殘缺與破敗。可新天地擺明了虛偽,擺明了商業。觀光客趨之若鶩,老外更常常到這聚會敘舊。入夜後再來,便明白箇中緣由,一條條燈光昏黃的小巷小弄像極了歐洲。他們來此咀嚼故鄉的滋味。平安夜,上海的外國人若沒回家去,甚多群聚此地。而平日不大來此消費的上海人,趁著聖誕節難得荒唐,也蜂擁而至。要搞奢華、搞浪漫,使勁灑錢一年就這一次。不消費的也湊熱鬧,大夥一起取暖,讓熱騰騰的心趕跑濕冷的空氣。我向來討厭人多的場合,但有時候,卻矛盾地渴望人群,希冀自己是大家的一分子,種種瘋狂放縱脫軌的行為只要是集體行動,俱會獲得寬宥。平安夜,好似嘉年華狂歡,頗不平安。無所謂。高興就好。

以為鬧哄哄下,寂寞忘卻。回歸寧靜後,反更空虛。帶著一種說不出是興奮抑是惆悵的情緒,我們慢慢散步回家。路旁,一肢體殘障的女人匍匐在地,蓬頭垢面,衣衫襤褸,虛弱地乞求每位路過行人的施捨。我的心忽有種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異樣刺痛。適才猶在幸福的雲端,現跌落凡間的反差太過強烈。無法接受。沒有人為她多作逗留,或許她僅能點燃火柴從微弱的光中獲得救贖。我的眼在她身上停駐了數秒,又漠然地走開。罪惡感隨著火柴光影搖曳,熄滅。

一個乞丐,你同情,兩個乞丐,你傷心,三個乞丐,你冷漠。上海,乞丐與貴婦,貧窮與富裕,兩條永不交集的平行線,各自高速往各自的墳墓奔去。在耶穌誕辰的前夕。

用 BloggerAds 替公益盡心力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ebeccashanghai&aid=1487261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寄居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果身上有些零錢
2008/11/06 19:55

不妨直接給她,不必想太多

馬太福音 5:7
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


歐西里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魚與熊掌不可得兼
2008/01/01 15:36
貧富差距擴大,也許這就是資本主義必須要承受的代價吧,一切都是錢,即使是美國這種富強的國家,遊民乞丐也多的是。
去過印度之後,我發現其實中國大陸算是不差的了,要在這麼龐大又很多不識字人口壓力下發展還能穩定前進,這很難得,祇希望她持續發展造福人民。
------
|Osiris|
------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8-01-02 14:05 回覆:

印度的貧窮問題確實是我碰過最嚴重的。滿街乞丐遊民在髒汙泥濘中努力求生存。甚至柬埔寨、菲律賓的窮人還有簡陋屋舍遮蔽,但印度的貧窮屬於赤貧,成批的賤民所居住的貧民窟,毫無遮風擋雨的地方,每戶所擁有的唯一財產只是一塊布。吃喝拉撒睡,出生與死亡,俱在河邊。

而那些衣衫華麗的印度達官貴人們不知道是如何與賤民為伍長達數千年,而良心無絲毫不妥?

中國踩著農村的貧窮落後讓少數人富起來,是要付出代價的。城市的穩定發展其實是如履薄冰的。但我曾讀過一篇報導讓我相當感動,眾多生活在城市富裕的大學生、上班族願意花一年至數年時間下鄉為貧苦失學的孩子輔導,讓更多人回來學校受教育,沒有任何報酬。這值得我們台灣年輕世代深思,尤其流浪教師滿街跑,可是深山偏遠地區的學校教師資源依然不足?

無論是印度或中國的貧窮問題,俱為台灣殷鑑。一看到我們電視上總在吵一些雞毛蒜皮的雜事,放眼皆何不食肉糜之輩,我立刻把電視關掉。


ANY愛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乞丐問題
2007/12/31 15:03

對於乞丐問題 非你我同情得完

你說的那肢體殘障的 幕後都有人控制

給他錢不如給他吃的

錢都給開車送他來乞討的拿走了

至於好手好腳的 不談也罷

我們在上海城隍廟附近被團團包圍

有團友在西湖給少了還被罵

引用文章 ANY帶你遊江南14》乞丐搭飛機 ?


ANY 你可以延伸為 Anything, Anywhere, Anyone, Anybody, Anyway......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8-01-02 13:40 回覆:

事實的真相正是如ANY所講如此醜陋不堪。

所以我只能別過眼睛假裝視而不見。心底盤算著要如何使自己良心好過點。


稻柏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上海的貧與富
2007/12/30 19:55
在上海的貧富差距,處處可見。

從我岳家工廠開車回到住家,正常的路上,不小心就會走入(郊區)當地人的社區,那種未完成的建築(似乎已經“完工“很久)仍然住滿了人。而在某些巷弄中,可以看見許多燈光昏暗的小店,那種便宜,不知品質的商品,真是讓人心寒。

新天地?看到的只是表面,能有機會到杭州或是其他郊區,注意看看當地的居住,生活品質,也許可以更了解中國。

對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塞外的廢長城,看到牧羊的小孩,三隻羊,就是他們一家的寄託。

平安夜,求得心安是最重要的。

看過,就忘了吧,我們有太多東西該擔心,專注在我們可以處理的,就很不簡單了。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8-01-02 13:32 回覆:

那些城市中破落不堪的角落我都曾不期撞見過。偏遠貧苦農村放羊的小孩老人我也在旅途中為他們艱辛處境心酸過。事實上,卡夫姑姑家依舊是政府照顧不及的農村,沒有衛浴設備,沒有廚房,拉撒與雞鴨一起,炒菜煮水得燒柴火,洗澡得打井水,寒冬僅能擦澡或不洗。而山東的農村還是中國生活品質頂好的。表哥說:「別看我們村子窮,可比內地的許多地方強得多。」

中國城市輝煌建設的背後是停滯不前的農村,少數人是富起來了,可是踩著窮人的頭頂前進的。《國際歌》不給唱了,不給查詢了。因為當初煽動農工革命的歌曲今日會踢著太多人的痛處。

我當然只能忘記,日子可要繼續過,並慶幸自己屬於世界上得利的少數。


革命烈士韓起的兒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They abused the mind of sympathy.
2007/12/30 02:13

When I watched Dateline NBC about one
sex offender who turned out to be a male disabled man.
My sympathy to those
people sunk to the bottom.
After reading your article, I got same feeling toward them.
It is not that we ordinary men lack of sympathy but that they
themselves abuse the sympathy of human.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8-01-02 13:10 回覆:

同情心在過度壓榨後會變質。比如給錢時你心裡想的或許不是行善的快樂,而是擺脫糾纏,解除良心的不安。

一個母親抱著小孩跟我要錢買糖,緊跟不放後,我正好手上有糖,便給了母親幾顆糖,她訕訕笑了一下走開。卡夫說,妳誤會了,她要的不是糖。那次的施捨竟讓我感受不到絲毫幸福。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貧與富
2007/12/30 01:39

在我去過的幾個中國大都市,都是像你這裡形容那般貧富懸殊,時時考驗人的理性和同情心。

我曾親眼看到一個約 3 或 5 歲左右的小女孩在跟我一陣子而放棄不跟後,暗地就竄出個大媽啪地朝那小女孩臉就打上一巴掌。結果,他們在我震驚中很快消失,留給我活該死女人鐵石心腸下場的懲罰。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8-01-02 13:01 回覆:

理性跟同情心。我的理性告訴我,如果給小孩錢,他們並無法受惠反而得繼續從事乞討工作,讓他們的未來更慘澹。但同情心卻讓我猶豫,倘若他們要不到錢會有何下場呢?

乞丐遊民在貧富差距嚴重的社會尚算正面,負面影響所及便是治安了。上海市治安號稱中國最佳,但扒手仍隨處可見(我們與周遭朋友幾乎無不倖免),如在真正讓窮人活不下去的地方,治安敗壞程度是搶劫時時刻刻,天天出門提心吊膽。

台灣應引以為戒啊!


黃靜宜(辛蒂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做過
2007/12/28 12:12
我做過跟你一模一樣的事,自己畫卡片,寄到金門去。我覺得那段過程,完全是自己享受在其中,那個人看了有沒有感動,已經不重要了。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8-01-02 12:48 回覆:
原來辛蒂亞也做過一樣的事。覺得我們雖然不相識,而且所在相差千里,卻有許多相似之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平安夜的上海真是美麗!
2007/12/28 10:29
看著照片上美麗的聖誕樹,完全想像不出來
在這樣的繁華城市裡居然有著乞丐
看著,心裡也有一點感慨現在社會貧富之間的差距

話說,現在網路的盛行
收到手寫的聖誕卡都超高興的︿︿
讓人感覺特別的用心呢!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7-12-28 10:58 回覆:

所以媒體一直說這是M型社會,並非胡說(雖然他們說話十句有七句未經過大腦)。

上海貧富差距的情形尤其嚴重。看這兒消費的檔次便知,專給外國人和有錢人去的地方,其昂貴完全不遜色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大城市。而平民去的地方價錢是台灣二三十年前的水平。

現在只要手寫的都讓人特別開心,我初來上海收到一張來自友人的明信片感動得哭了。


Giver 不远离人群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别急
2007/12/28 01:34

2005下了四场雪,最后一次是三月!

2006下了三场,还挺大的。。。

2007是真的没有。。。遗憾

2008,请期待!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7-12-28 10:51 回覆:

聽你這麼說,覺得下雪機率驟然增高。嗯,期待中。

最近上海天氣真惱人,比台北還討厭,溼答答也就算了,還天天起大霧。愈濕便愈冷。

有個雲南姑娘告訴我,上海冬天看不見太陽,看來其言不假。最近我只看見一個上午太陽公公稍微出來露個臉,下午又是陰霾一大片。


星 塵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一個施比受各有福的節日
2007/12/27 21:41

或許,乞丐是真的;

也許,乞丐之裝的;

可能,心會受傷;

應該,心會快樂;

施比受更有福的季節,我想,對乞丐是不需冷漠的 -

你擁有一個很美好的佳節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7-12-27 22:12 回覆:

對乞丐是不需冷漠的。

我也不知何時我的心腸竟然變得如此硬。

每天搭地鐵總會碰到沿途跪著跟你要錢的小孩;在外灘遇見媽媽牽著小孩跟你要錢買糖吃;在我家前方的馬路,遇到全身畸形醜陋無匹的侏儒,他理當無法走路,可一天內卻在不同地方看見他兩次,到了下午他又被丟在距離我家很遠的四川北路。

上海人幾乎都養成對他們視若無睹的習慣。我很想做點什麼,可是我知道我無能為力,這些殘障者與無家可歸的小孩很有可能被黑道控制,運送到四處乞討。

我忘記施比受有福了。我確實不該冷漠。尤其在寒冷的歲末。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