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以泰國為師,剿滅已成「政經毒瘤」的「中資一條龍」
2016/09/12 16:19:20瀏覽392|回應0|推薦0
正當「中資一條龍」組織上街抗議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之際,泰國傳來其總理對付「一條龍」的打擊措施,足堪蔡政府借鏡。首先,他們將之以「洗錢經濟犯罪」偵辦,找出源頭的中資公司,查封其所有銀行帳戶及沒收資產;接著,向其共犯結構的運輸、珠寶、皮革商品、食品和保健品公司等,追討逃漏稅。他們同時展現「政府支持合法的旅遊公司,但絕不容許不法的行為造成國家損失,呼籲國人勿因利益而與外國人同流合汙」,站穩政府立場與道德制高點。

這些「中資一條龍」組成「百萬觀光產業自救會」,其發言人李奇嶽還自招,「一條龍是十年來『自然形成』的產業聚落」(說謊不打草稿,最好這些公司都是10年前就存在),其「自願出櫃」的成員包括:

台灣優質觀光協會理事長朱鳳芝(前國民黨立法委員)
中華民國觀光旅館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賴正鎰
臺北市商圈產業聯合會理事長周水美
中華民國遊覽車客運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魯亞孝
中華民國旅行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許禓哲
中華民國觀光導遊協會理事長伍永益(退役上校)
中華觀光精品產業協會理事長張雅琍(廈門人,逃漏稅1.5億餘元
台灣觀光遊樂區協會理事長李吉田
中華民國旅館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全聯會)理事長徐銀樹
日月潭遊艇公會理事長黃禹諺

中華民國民宿協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吳文豪


這些成員及其會員,當然都是「洗錢經濟犯罪」的首波嫌疑犯,如張雅琍要陸客在她的台灣寶石及珊瑚店購物,卻要他們將錢匯到香港的銀行帳戶,這種詭異的交易行為,除了逃漏稅,不查有沒有在洗錢才奇怪。林全要革除「中資一條龍」的陳年弊病,當然要對這些共犯的珠寶鑽石、珊瑚精品購物店、遊覽車、旅行業、旅館業,牛肉麵店、洗滌業、糕餅業等上下游產業一併滌除。

原本以為,習近平才下令「兩波」刪減陸客來台的措施,到年底都還能讓「中資一條龍」的共犯業者有喘息應變時間,沒想到,台灣觀光旅遊協會會長田一休進一步證實,中共在七月初就「急著」下令,「國家旅遊局下發文件通知。要求各省市旅遊局自2016年7月20日起,全面停止大陸居民赴台旅遊業務」,主要就是針對蔡英文不願承認「九二共識」(見下圖)。



由於這個消息,對「中資一條龍」共犯業者頗具震撼性,田一休會長幾天後又予以否認,但是「百萬觀光產業自救會」發起遊行,與另一個共犯台灣區觀光旅遊總會理事長蘇佳男在嘉義縣也發起「九二共識,蔡英文不要,我要!」連署活動,都證明為真。



除此之外,《中國時報》與《聯合報》兩報系也成了匪報,為中共猛力插刀,其中《旺報》最近極力消毒,「中共官方否認限制陸客」,還不避嫌地、找來北京清華大學台研院副院長巫永平背書,想將輿論引導為「陸客厭台」。

最可恨的,是這個「中資一條龍」自救會發言人李奇嶽,更配合說,台灣人對陸客不禮貌,才是中國人不來台灣的主要原因;我們必須停止對中國人發出污衊謾罵語言,特別是在網路上。



但問題是,支那人到處大小便等的醜態,在世界各地上演,最近更到了蘇俄的克里姆林宮裡,這不是支那人及政府自己該負責的嗎?




  蘋論即批評:「中資一條龍」業者要逼蔡英文說出「九二共識」,否則就上街遊行;如果蔡說出「九二共識」,習近平就放一批遊客過來;一段時間以後,要求蔡接受「一中原則」,蔡若不從,習又禁止陸客來台,業者是不是又要上街遊行,逼蔡接受「一個中國」原則?溫水煮青蛙,最後習要業者逼蔡向支那投降,統一在五星旗下,陸客才來,業者必須當棋子當到這樣才滿意嗎?

如同以下的「魯梁亡國記」(《管子‧輕重戊第八十四》),台灣正在面臨來自中共的併吞手段,「中資一條龍」已成「國安問題」,需要馬上割除這些毒瘤。

春秋五霸之首齊桓公,有一天對管仲說:
「魯梁這塊地方,對齊國來說,是重要的糧倉,就像是蜂的螫針,是唇亡齒寒的緊密關係,我想要打下魯梁,有什麼好辦法?」

管仲回答說:
「魯梁的老百姓擅長紡織厚絲織服飾,您就專門穿厚絲織衣,叫你的臣子部下也通通都穿,老百姓就會學你們穿,您再命令齊國禁止紡織厚絲織衣,一定要從魯梁進口,這樣魯梁就沒人種田,而全民都去紡織厚絲織衣了。」

齊桓公雖然不明所以,還是說:「好。」
齊桓公馬上到泰山南邊訂做了一套厚絲織衣,十天就做好,穿上。

接著,管仲告訴魯梁的商人說:
「你幫我買一千匹厚絲織布來,我給你三百斤的黃金,你要是賣十次,就賺了三千斤的黃金啦!這樣你們魯梁可以財政富裕到完全免稅都還預算花不完。」

魯梁的國君聽到管仲這樣說,真是黃金從天上掉下來,眼睛都發直了,叫所有魯梁國民全部都去紡織,十三個月後,管仲派人到魯梁,魯梁城裡的老百姓簡直把他當成財神降臨,全城都眼巴巴的去歡迎他,馬路上人潮洶湧到起了沙塵暴,伸手不見五指,只好彼此牽著褲帶,跟著前面的人的腳步前進,車子的輪軸都擠得上下交錯,成了一大片車陣。

管仲見到這個情況,就說:「魯梁已經是我們的了。」
齊桓公大惑不解:「怎麼說?」

管仲賣個關子,只吩咐齊桓公:
「您請穿上帛衣,叫老百姓都禁止穿厚絲織衣,然後關閉邊界,與魯梁斷絕往來。」
齊桓公雖然完全搞不懂管仲葫蘆裡賣什麼藥,還是說了聲:「好。」

又過了十個月,管仲又派人到魯梁,發現魯梁的老百姓哀鴻遍野,陷入嚴重飢荒,連緊急加稅,都收不到可以供應國君所需的糧食。

魯梁的國君這時候才命令人民快點不要紡織,快去種田,但是種田沒辦法三個月就收成,哪來得及,於是魯梁老百姓的米價高到一千塊,同時齊國的米價才十塊錢。

二十四個月後,魯梁的人民有六成都歸降齊國,三年後魯梁的國君也投降了。



http://pfge-pfge.blogspot.com/2016/09/blog-post_12.html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fge&aid=74081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