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國共的第三次眉目傳情是歷史的必然 《轉貼》
2005/05/06 05:07:09瀏覽375|回應0|推薦3

《轉貼》

國共的第三次眉目傳情是歷史的必然
————大陸海蜇


本來想用國共第三次合作這樣的詞語比較合適,不過當事者都在努力撇清,阿扁、登輝正在虎視眈眈,要把“通共”的連先生一行打入十八層地獄。大陸上也有一些勢力,用比台獨分子還刻毒的語言來描畫連先生的大陸行(這股與“台獨”勢力遙相呼應的人和勢力,下文簡稱爲“陸獨”勢力)所以作者還是用眉目傳情來表述問題比較恰當。


國共的前兩次傳情,都以感情破裂而告終,當時的歷史是,以國民黨爲代表的既得利益階層,想保持當時的家族秩序,而以共產黨爲代表的家族長工(類似于法蘭西革命時的無套褲黨)要求公平的重新分配生産、生活資料,既然當時的中華大家庭沒有調和這種衝突的基礎,所以兩方撕破臉皮,以血的衝突來結束這種感情生活也就不足爲怪了。 


夫妻分居之後,所有雙方積累的切齒痛恨,都傾住到了對各自控制的子民的所進行的醜化對方的塗糞教育上,現在這代人就是在這種喋碟不休的說教中長大的。 


在我們懂事之後,睜開眼睛一看,書中描繪的妖魔,原來還有另外一面。老蔣時代接受在大陸失敗的教訓,痛定思疼,在臺灣實行土地改革,小蔣時代勵精圖治,開始的十大建設,經濟起飛,鋪墊了以後高科技發展,把一個起步與大陸所差無幾的臺灣農業社會,三步兩腳的跨過了工業化階段,帶入了現代化的民主文明社會。雖然對岸的民主有點不走正道,但它畢竟是結束我們中華民族幾千年封建專制、由人民當家作主的一次嘗試,是現代中國的一塊民主試驗田。 


同時,中國大陸在邁向現代化的過程中,由於意識形態等原因,要比對岸曲折複雜的多。 


建國以來的前二十幾年,由於各種矛盾交織,整個社會幾乎都捲入了沒完沒了的各種政治運動,一次又一次的對各色人等的專政清洗。再加上外界對大陸的封鎖, 使得我們更加關起門來。“與人鬥,其樂無窮”。直到“文化革命”這種社會災難發生,執政黨中的精英才猛然醒悟,原來我們走進了死胡同。 


鄧小平的英明之處,就在於他的審時度勢,及時的撥亂反正,破除教條,不管白貓黑貓,只要好用就是好貓。有了這種實用主義的求是精神,才有了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翻天覆地的變化,才有了大陸人民初步的小康,才使得中國人的強國夢有了實現的可能。 


實際上,文化革命後中共所實行的路線,與對岸當時的執政者所實行的路線,已經沒有本質的差別,有的只是歷史的宿怨。大陸現在所做的一切,和蔣經國先生在六、七十年代在臺灣所做的也是大同小異。

國共兩党所代表的社會利益也和當年利益撕裂的情況大相經庭。九十年代至今,兩岸更多體現的是利益的交織, 民心所向也是兩岸能夠化干戈爲玉帛;兩岸怎麽能更快的實現三通,使營造華人的共同市場成爲可能;兩岸的企業界怎麽能更好的聯手合作打造世界級的航母;兩岸的金融界能否更便捷的實現互通有無,促進兩岸企業經貿的交流,及時的參入世界市場的競爭;兩岸的人才怎麽能不分彼此更好的又爲國又爲家的,爲兩岸的企業服務;兩岸的學術、宗教、文藝、教育、體育,各界人士怎麽能不受阻礙的交流來發揮各自的專長;兩岸的政黨怎樣才能夠互相取長補短,互相監督,爲民衆來把關,杜絕那種絕對的權利所滋生的絕對的腐敗。兩岸怎樣才能競爭出一個高效廉潔的政府,掃除官僚主義,爲兩岸的子民爭出一個最大的公約數。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才有了當年的“九二共識”。 


至於以後對岸政黨輪替所發生的事,對於已經習慣于高高在上的國共兩黨,不蒂爲是猛擊一掌。如果再這樣的自以爲是,使各自的黨性原則無限制的膨脹下去,事情絕不會是你輸了,我贏了這麽簡單。現在美、日、台、大陸的各種軍事準備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一種可怕的陰影已經成形,屆時我們將面臨著全體中國人的完輸局面。 


這個時候,身爲在野的國民黨主席連戰的率團來訪,更顯得意義非凡。 


在對岸執掌了權力五十幾年的國民黨,被人民請了下去,休息一下,本是好事一樁,這是在中國的土地上,人民第一次有權利用手中的選票,請當政者回避、反省,這在世界上一切先進國家也只是常事一樁。 


有了從“文化革命”這種災難中走出來的共產黨,才會改弦易轍,才有了中國大陸的今天,同樣的有已經下野,正在洗心革面,接受著錘煉的國民黨的今天,可能正在孕育著我們中國的明天。 


國民黨在清除李登輝的路線後,連戰先生前年在美國的演講中曾經提到:要使二十一世紀成爲我們中國人的世紀。在去年的大選前連先生也提出過:如果當選,將到大陸做破冰之旅。實際上連先生的這次來訪,是在“三一九槍擊案”,使大選結果意外逆轉後,國民黨的既定路線的實際彩排。

頑固台獨勢力對國民黨的舉動的詛咒、打壓、漫駡本是意料中事。可是在中國大陸,香港等地就有一股勢力對連先生的大陸行也極盡誹謗、挖苦、歪曲之能事。而且在一些重要的網站上充滿了這樣的說詞,有的高見是這樣表達的:國民黨爲敗軍之將,現在又是下野之身,沒有資格與共產黨合作,連的這次大陸行,是撈取救命稻草,等等不一而足。

按照這種高見,在對岸這個有著唯一中國圖騰的政黨都沒有資格與大陸方面合作,真不知道那種君臨天下的高人們的合作物件又在哪里?是否還沒造化出世? 既然兩岸之間的政黨不能平等相待,得有主之分,是否中國國民黨應該按照登輝他老人家的意見,更名爲“臺灣國民黨”? 這樣的藍、綠最有資格去合流,軍購案藍營也不應該在那裏苦苦阻擋,應該快點早早過關。臺灣島內應該同仇敵愾,就當年的國共血戰一樣,引來了日本狼狗一條,再次引來比當年的狼狗強壯得多的虎、豹一雙。使得前些日子還恨得牙根癢癢的叫囂:把中國大陸炸回到石器時代的勢力有了施展的舞臺。

說到這裏,我才明白,中國的統一並不那麽簡單,我們不但要面對外部勢力,還有一股與“台獨”勢力遙相呼應的“陸獨”勢力。按照這些人的思維,中國大陸可以孤家寡人,可以呼風喚雨,指哪打哪,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更爲離譜的是還有這樣的怪論,說是因爲我們窮,所以我們不怕死,可以用核戰去消滅美國。這些朋友似乎已經借屍還魂,又盜來了義和團的刀槍不入的法術。更爲可笑的是,這些幾近瘋顛的胡言亂語,有模有樣的在我們的許多知名網站登堂入室,連篇累讀,俯拾皆是,而對那些不畏權貴,針貶時弊,客觀分析問題的文章,卻是格殺勿論,絕不留情。 


我們生活在大陸的這些人,不但要去反對“台獨”,更重要的是應該去警惕“陸獨”,“台獨”與 “陸獨”兩獨爲一毒。因爲這種思潮與勢力是與“台獨”勢力遙相呼應,互爲幫襯。執著這種思想與對岸打交道,中國人的新仇舊恨永遠解不了,兩岸也永遠無法和平統一。

這種人的所有主張,實際上是一條比“台獨”路線更可怕的亡國路線。英國的十七世紀、法國的十八世紀、美國的十九世紀、都曾經發生過我們中國目前正在發生的事。他們都及時在體制憲法層面,很好地化解了這種矛盾,很好地容忍了不同的意見,所以直到如今,這些民族都組成了世界上偉大的國家。尤其是聰明的美國人,當時分別代表南北不同利益集團的民主、共和兩党,勝利的一方並沒有去鄙夷壓制失敗的一方,在很短的時間內就修復了內部的創傷,躋身于世界首強。而反觀南美那些與美國幾乎在相同時間獲得民族獨立的國家,長期堅持政治與軍事獨裁,現今的狀況,根本無法與美國去比肩而立。

還有二戰後,那種永遠只有一種意見,實際上地表之下,暗流湧動,各種矛盾交織有如乾柴烈火,一有風吹草動,頃刻之間,國家就分崩離析。那些至今還死抱著“陸獨”的思想狂人實際上是在閉著眼睛,不去看看外部世界所發生的巨大變化,也不去分析我們中國的實情,從來也不去認真思索一下,這些年來,在我們的國家硬實力大幅提升之季,爲什麽更爲重要的社會軟實力卻在大量的流失,這種軟組織的損傷往往是毀滅性的。他們至今還沒有搞清,當年那個硬實力舉世無雙的國家,爲什麽在一夕之間就潰於蟻穴。

我們中國能有今天,實在是太不容易,這其中包含了多少代人的血淚與夢想。現在的當權者,決不應該被表像所迷惑,對我們所面臨的問題採取掩耳盜鈴的態度,我們決不能走那些被實踐所證明失敗國家的老路,抓住國共這次和解的機會,“台獨”問題實際上一點也不可怕,只要藍軍與紅軍能夠達成默契,只要國民黨繼續堅持目前的路線,藍軍奪回權力,只是指日可待。世界上哪股勢力也別想鑽這個空子。

倒是中國大陸,緊跟著“四個現代化”接踵而至的將是“社會民主化”這樣一個第五個現代化的緊迫課題,這是任何一個成熟的文明社會都無法回避的問題。就象青春期的男女需要談情說愛一樣自然。可是在我們這樣一個封建傳統根深蒂固的國家,實現第五個現代化又是談何容易。

大陸的執政者萬萬要清楚,胸懷該大就得大,眼光該遠就得遠。中國現在所面臨的所有內外社會矛盾,追根溯源,無不與國共這場長達將近一個世紀的衝突有關,在經濟領域中,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已經共存,已經互相取長補短,實踐的結果還不錯,如果在政治思想領域,我們永遠無法共存,這樣只能形成惡性循環,矛盾並不會消失,腫瘤會在內部産生,事至如今,我們在追求現代文明的過程中,如果遲遲學不會容忍不同意見,我們只是接觸到了現代文明的皮毛,離“五四”以來所倡導的科學和民主的現代文明的精髓還相距甚遠。 


實際上所有身強力壯的國家,無不是在這個問題上處理的好,那些半途而廢的國家,無不是在邁進現代門坎的時候,在這一點上過不了關,摔了跟頭。現在我們想構建一個和諧社會,而國共所代表的兩極都不得不向南北回歸線靠攏。回歸線附近的青山、綠水、白雲才是適宜我們民族繁衍生息的地方。開弓已經沒有回頭箭,中國已經在現代化的路途上跑了這麽遠,誰也無法再開倒車。

“一國兩制”只是一種過渡形態,再進一步呢?難道我們不應該去追求一個在憲法層讓保證保有人都能真正安康、樂利、和諧統一的一個偉大的國家嗎?我們的上層結構還保留著國共內戰時期所遺留的結構,黨還是那些黨,人還是那些人,社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舞臺上的另一個主角還遲遲沒有到位。這些年來時不時的可以聽到平民百姓,計程車司機在議論時政, 議論腐敗的時候, 提到對岸的政黨,如果連閭巷平民都感覺到時弊的所在,這不正驗證了我們的社會已經成熟到需要一個民族大和解的時代的降臨嗎? 


我們從小就是在仇恨的教育中長大的,可是看到周圍那些品學兼優的學生,就是由於父輩的原因而不能升學, 我們感到莫名其妙,當看到那些深愛著的男女因爲所謂出身,成分的原因而被捧打鴛鴦,我們感覺到了疑慮,平時好端端的一個人,在某一天突然由於某種原因,入了另類,從此他的親朋故舊同被株連,我們才從這種充滿了仇恨的教育中解脫出來。尤其是當權力的重叠,政策的執行,並不是由於人民的選擇,而是成了權術的工具,試想一下,“文化革命”那種浩劫,如果黨內、黨外、人民哪怕有一點點的制衡力量,能發生那種慘絕人寰的悲劇嗎?這時我們才對這種仇恨教育充滿了厭惡,也使我們下定決心,決不能讓我們的後人象我們這樣生活在這種陰影中。

一個人、一個社會、一個民族,如果離開了仇恨就無法生活,那麽這個人,這個社會,這個民族遲早有一天會被仇恨所淹沒。


以後無論在臺灣的國民黨去怎麽發展,走向如何,中國大陸上國共這場撕裂所留下的創傷幾乎涉及到每個家庭、每個民族、每個社會層面,這種客觀存在的現實,將伴隨著我們的歷史,也伴隨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喜怒哀樂走向未來。所以這次的國共握手,不光是簡單的兩岸問題這種表像,在更深遠的範圍涉及到中國的每一個細胞,它也包含了無數的人生的悲歡離合,也關係到我們在構建一個真正的和諧社會是否有可能。 


毛澤東曾經說過:共産主義是三民主義的好朋友。那些演繹這段歷史的偉人,在看待這類問題時,是這樣的揮灑自如,不知我們這些鸚鵡學舌的後人能不能領悟。
                

大陸海蜇

              2005年4月25 

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210397&tpno=0&raid=1239658&no=3011&t=t&cate_no=0#rep1239658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kolalo&aid=1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