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香港共產主義者致台灣共產主義者通信
2009/08/17 13:26:10瀏覽742|回應1|推薦0

香港共產主義者致台灣共產主義者通信




(附言:此信得到Harold同志同意,把此信公開。)



Harold同志:



  多謝您覆信!我本人一直想聯系台灣共產主義者的,希望籍此能夠為日後光復社會主義制度和統一祖國打好基礎。我本人剛剛高中畢業,小時候聽過老一輩人說
當時被帝國主義和走狗的欺壓,也受過課本講述孫中山和其戰友的革命事蹟的影響,加上2003年發生了反日示威,成為民族主義者;到2004年夏天,基於我
對左派理論的好奇心下,在維基百科接觸社會民主主義東西;到了2005年,香港舉行世貿會議時正逐步向左,當時我從左派網站認識到祖國大陸仍受帝國主義控
制,自走資派當權後把公有制轉為私有制,並認識了社會民主主義是假左派,成為民粹主義者;後來,我經歷了鬥爭行動和對理論進一步鑽研,到2006年後成為
共產主義者。





(一)關於無產階級革命

  我先談無產階級革命問題。無產階級是歷史上唯一沒有任何生產資料的階級,由於沒有生產資料,在精神上必然以集體主義主導,否則便不能生存,您在信中提
到“人性本有其缺陷”的觀點是陷入於唯心主義,人之初無善惡之分,因為人作為主體受客體的外在客觀物質影響,產生人的思維。不過,資產階級為了延續自身利
益的控制,透過經濟手段如收賣工人一部分把其變為工人貴族,或小恩小惠吸引農民跌入陷阱來阻止工農結合,達到維護資產階級在軍、政、法的政治目的;另外,
透過政治手段如不斷向人民宣傳來阻止其反抗,及制訂法律並指示國家機器去打擊和鎮壓群眾運動,達到維護資產階級的經濟目的。這驗證了資產階級運用政治和經
濟關係的辯證規律。

  我們無產階級被資產階級剝削,要解放自己,需要有一個既民主又集中的組織,而這個組織是由群眾參與為基礎,群眾以民主方式參與革命活動,領導把群眾意志集中起來。
是,一個組織有民主卻沒有集中,群眾之間因沒有領導把不同意見集中起來會使革命活動不能進行起來,有集中沒有民主,領導沒讓群眾以民主方式參與而帶領群眾
行動會使革命活動失去群眾基礎。您在信中提到“
全面由人民執政應該在短期內會出現問題,因此我是主張共產黨應該作為革命的主導者及初期國家建設的推動者,在這對時間內培養人民的民主素養與相關心理特質
(如誠實,負責)並進行權力的集中化以加快建設推動的腳步”,其實在社會主義初期由無產階級先鋒隊領導人民進行建設的同時,須讓人民群眾(除反動分子外)
參與由下至上、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去管理社會主義的建設事項,把人民從過去“客體”提升到主體地位,透過人民民主的實踐教育人民,這比由共產黨單方面地去
管理政治和經濟事務更能保住革命,過去修正主義為什麼能進行反革命政變,就是缺乏人民的普遍參與或做得不夠,這可解釋了文化大革命為何要爆發。

  無產階級作為歷史上沒有任何生產資料的階級,應以國際主義為指導,不應以家族主義、民族主義為指導,兩者是私有制的產物。家族主義是擁有生產資料的階
級(無論是封建主階級、資產階級)在自身家族內部把不同利益統合起來來防止另一個擁有生產資料的階級侵犯及奪取其利益;民族主義是資產階級用來維護其自身
所處於國家的利益,資產階級可透過民族主義欺騙人民去對別國侵略獲得更多利益,這種民族主義是堅決反對,除非別國的資產階級侵略,被侵略國家的民族主義具
有反帝性質,無產階級可與這種民族主義統戰,但前提是以國際主義指導反帝運動。由於,我們無產階級沒有任何生產資料,無產階級之間的利益超越家族和民族的
界限,而是全球整體的利益,如果不以國際主義指導,無產階級革命會斷送了,就如當年第二國際的修正主義者和蘇、東修正主義那樣被本身和國際的無產階級拋
棄。

  當然,國際主義與愛國主義不是互相對立,也可以統一起來。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說“工人沒有祖國”,意思指資產階級控制了國家維護自身利益,無產
階級被排斥於這個國家之外,原因當時無產階級還沒奪取資產階級的政權。無產階級奪取資產階級的政權後,無產階級以愛國主義作號召來保衛政權,直至到全球資
本主義社會滅亡,國家步向消亡。

  馬克思、恩格斯認為無產階級須跨國的世界革命,但托洛茨基卻把“世界革命”機械化,錯誤地認為無產階級須同時的世界革命,而列寧認為無產階級不能同時
進行跨國的世界革命,而是以一國社會主義革命來進行。為什麼列寧會提出“一國社會主義革命”公式呢?這是因為無產階級受國界地域限制影響,資產階級所控制
下的資本主義發展程度各不同,無產階級被剝削程度也不同,無產階級不能同時進行跨國的世界革命,而是以一國社會主義革命來進行。
當一個國家的無產階級進行革命時,這個國家的革命當然要透過其他國家的無產階級援助來補充力量及防止其他國家的資產階級對革命干涉,否則沒有援助便不能奪
取資產階級政權和建立、鞏固無產階級政權;其他國家的無產階級也當然要對爆發革命的無產階級進行援助來建立、鞏固無產階級的固定陣地及為其他國家的無產階
級自身作革命的準備,否則不援助便不能使無產階級的固定陣地得到擴大,這是說一國社會主義革命沒有離開國際主義,並和世界革命互相聯系着。

  當前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形式有工人運動、農民運動、學生運動、環保運動、性別平等運動、反種族壓迫運動及反帝和平運動等等,不同形式運動之間不只有區
別面,也有聯系面。現在這些不同形式運動,除了後兩者外,其餘前者在不同程度上被資產階級所控制,把其變為改良運動,鼓吹單靠對資本主義社會改良的改良主
義來欺騙無產階級,試圖“調和”階級矛盾。我們無產階級不反對改良,因為爭取改良的鬥爭可以作為無產階級訓練自身階級鬥爭意識的工具,為革命作準備,相反
改良主義則必須反對,其思想主張在不觸動資本主義下只進行改良,使無產階級誤信資本主義社會可不斷改善,但資產階級是資本主義的主人,其可以透過任何方法
把改良化為烏有來繼續壓迫無產階級。這些思想在香港活躍已久,那些組織一向主張不斷改良,資產階級長年利用宣傳向人民植入改良意識來減低其反抗,如您看看
香港的電視節目便發現這些問題,堅決建立社會主義和反對國內外資產階級的左派組織一直不能公開活動,除了偶然情況如世貿部長會議;台灣還好一點,起碼如勞
動黨等左派組織能公開地進行活動,行動綱領上承認建立社會主義和反對國內外資產階級;內地則處於改良主義和為日後革命作準備的改良鬥爭之間,左右之間不斷
奪取不同形式的運動控制權,左派處於半公開,一方面和當權的右派一樣是舉紅旗,另一方面不同於當權的右派則是反對所謂“改革開放”而被打壓。另一問題是不
同形式的運動之間關係互脫,不能互相補充來擴大力量,這也是資產階級改良主義氾濫的惡果。我們無產階級必須把不同形式運動的控制權從資產階級手中奪取起
來,肅清改良主義思想對不同形運動的影響,把無產階級從資產階級所設的改良主義陷阱逃出來,並必須把不同形式運動聯系起來。(具
體******,*****,**************。)



(二)光復社會主義制度

  中國在上世紀中從半殖民半封建主義社會走上社會主義社會,沒有經過資本主義社會而爆炸地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為什麼會這樣呢?過去,國際資產階級所作主
的帝國主義國家所生產商品透過向市場銷售並以投機、詐騙等競爭手段使其價格偏離價值吸引人們消費來把剩餘價值化為利潤而引致生產過剩,當一部門發生生產過
剩時會影響與其他有聯系相關部門而導致經濟危機,一些資產階級受不住競爭所產生經濟危機而投降於另一些資產階級,經濟危機不斷爆發使資產階級之間的對手日
趨減少且不能從中獲利,必然透過武力手段對外侵略開拓市場來達到解決自身市場經濟危機使其對手日趨減少且不能從中獲利的目的。當時中國是以農業為主導,經
濟體制是自然經濟,帝國主義則相反,其的機器大工業可大量生產高素質便宜的商品,這些商品銷售到半殖民的中國,其農業所生產的商品難於競爭,摧毀原有以農
業為主導的經濟,大量農民(當時其屬於資產階級,因為當時其仍有生產資料佔有權)破產,為了防止當時被半殖民的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推翻
,與封建地主階級結盟並利用資產階級各自擁有生產資料的物質基礙下以個人主義為精神主導的一面來對部分資產階級收賣使其變為買辦資產階級,分化和壓制民族
資產階級革命運動,這是中國不能從封建主義社會走上資本主義社會的其中一個原因。

  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革命在不斷被帝國主義壓迫下,最加上俄國無產階級在1917年十月革命推翻資產階級統治權,使當時民族資產階級革命領導者如孫中
山、廖仲愷等認識到中國如何從帝國主義壓迫中解放出來的問題,與共產國際和蘇維埃俄國合作來補充革命力量對抗帝國主義。另外,有部分中國資產階級如周恩
來、劉少奇、鄧小平等受到十月革命影響並深入研究馬克思主義而成為馬克思主義者,成立了共產主義小組,那些共產主義小組在共產國際協助下成立共產黨,與國
民黨合作,直至國共合作被反動派破壞為止。

  在民國成立後到人民共和國成立前,民族資產階級革命被帝國主義及買辦資產階級壓制,不能走上資本主義社會,加上農民受不住帝國主義競爭而大量破產,而
工人階級不斷增加,使工農成為革命主導力量,當時民族資產階級與工農的利益是相對一致,都是被受帝國主義及買辦資產階級壓迫,這可解釋了民族資產階級為何
會支持共產黨的原因。不過﹐民族資產階級與買辦資產階級一樣是在生產資料的物質基礙下以個人主義為精神主導,與無產階級始終不同,買辦資產階級被打倒後,
民族資產階級則是鬥爭對象,否則民族資產階級在佔有生產資料下會生成資本主義,無產階級不能作主起來。另外,一切資產階級被打倒,其殘餘仍會存在,他們會
潛服於黨、政府、軍隊中,會時刻顛覆無產階級作主的社會主義。

  文化大革命不是反動分子所說毛澤東搞“個人獨裁”,是一場對反對資產階級殘餘覆辟資本主義社會的革命運動,因為過去統治階級為了鞏固自身地位,利用文
化的控制權對非統治階級宣傳和諧來使其變為“客體”,由於非統治階級的思想長年被統治階級拉着走,當走向社會主義後,非統治階級的思想仍殘留舊思想,如果
不清除精神方面的殘餘,統治階級能透過精神方面的殘餘對無產階級作主的社會主義進行顛覆。
要清除資產階級精神的殘餘,除了由無產階級先鋒隊即共產黨透過媒體向群眾宣傳清除資產階級精神的殘餘外,重要的是要實踐人民參與由下至上、少數服從多數的
民主管理社會主義建設事項,這使群眾從中自覺地意識了自身是社會主人,更有效地清除群眾腦中的資產階級精神殘餘。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前已從蘇聯政治體制實
踐中認識了官療化問題,雖然斯大林對官僚化問題進行組織性的鬥爭,但發動下面群眾對官僚化問題進行鬥爭,卻沒有把群眾的地位提升為主體,使赫魯曉夫等的走
資派有機可乘,毛澤東吸收了斯大林錯誤的教訓,實踐人民參與由下至上、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管理社會主義建設事項來對官僚化問題進行鬥爭。

  為什麼第一次文化大革命在鄧**等走資派透過政變而告終呢?我想要細心分析,原因是第一次文化大革命還不夠撤底,政府機關內被走資派操控,我記我有一
個親人在當時與走資派幹了走私、偷渡生意被補,當時我家人在廣州會合一位書記為語言翻釋去天津探監,我親人探監時以潮*語溝通,軍人喝止說只准使用普通
話,這位書記則拿了香煙和錢給這位軍人,才能用潮*語溝通。不過這次有發動總好過沒發動,起碼工農在事後醒覺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性,中國沒有文化大革命就如
蘇聯那樣倒下。其實,當時工農在人民民主制實踐的作用下,思想覺悟水平很高,如接觸60、70年代的內地人便可知道他們的思維與其他年代出生的人不同,但
當時群眾意識上沒切身感受走資派會從軍政機關發動政變,消極地以為第一次文化大革命便立即順利推翻一切勢行而放鬆鬥爭意識,走資派利用這個條件來發動政
變,政變後大量各省區的造反派領導被叛刑,一有造反派公開打着造反旗幟進行活動便格殺勿論。

  在歷史上,中國的封建主義革命在戰國時期已萌芽,例如田氏代齊是地主階級對奴隸主階級革命,不過戰國的的奴隸主階級殘餘透過精神的控制來破壞地主階級
革命,到了秦朝的地主階級以法家思想為主導,因為儒家思想主張復周禮即搞奴隸主義社會,不符合地主階級利益,六國的奴隸主階級及地主階級叛徒被推翻才完全
走向封建主義社會,奴隸主階級殘餘為了恢復統治權再透過精神的控制來破壞地主階級統治並使封建主義社會名存實亡,最終秦朝滅亡於農民戰爭,農民戰爭是一場
意識形態混亂的戰爭(像1989年六四),一方面六國的奴隸主階級殘餘恢復統治權,另一方面地主階級推翻叛徒,經歷了漢楚之爭(地主階級與奴隸主階級鬥
爭),才光復封建主義社會。現在的情況和秦朝相似,我本人認為中國有兩種可能會光復社會主義:一是在現存制度內進行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群眾自行組織地炮打
中共的走資派;二是重新走向武裝暴力革命,以軍事推翻走資派和美帝的統治。前者,在1980年代已有爆發背景,例如姓資姓社爭論,當時已有人醒覺鄧小平背
離社會主義,到80年代未的市場經濟體制問題出現,普遍群眾受不到物價上升的負擔,群眾開始醒覺起來,可惜那些學生受資產階級意識形態影響,而工人雖然支
持學運,但意識形態與學生有偏差,工人沒有奪取運動的控制權,不能及早發展成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而經過“改革”開放的進一步發展,進一步實行以個人所有制
為主的市場經濟體制,普遍群眾面臨比80年代更嚴峻的生活問題,因而更進一步認識走資派的反動性並拿起刀棍武器反抗其,不斷產生了群眾事件
,但這些群眾事件至今只是地區性爆發,還沒處於全國性大爆發,第二次文化大革命還沒爆發;走向武裝暴力革命,我想這會在美帝在中國發動資產階級反革命的和
平演變後才發生,而中國現在還存在集體所有制的生產單位(如河南南街村等),到反革命的和平演變發生後會清除對資產階級有害的東西,這樣會逼使群眾拿起槍
炮武器對抗。

  暴力革命有兩種,第一種是傳統暴力革命,第二種是(革命的)和平演變。或許,有很多人以為和平演變只是單純和平,事實上搞和平演變沒有暴力的基礎是搞
不成,當年國際資產階級所作主的美帝進行蘇東劇變時也在暴力基礎進行,例如收賣走資派製造流血事端等暴力反革命來煽動沒覺悟的群眾遊行,進行反革命的和平
演變,相反委內瑞拉革命者查韋斯透過選舉的和平方式當選,任內進行改變政治和經濟,在當選之前也進行暴力革命,查韋斯領導的玻利瓦爾革命組織先進行以左派
軍人為主的武裝起義,武裝起義失敗後醒悟沒有群眾基礎,並與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為思想領導的前革命黨及前其武裝的後繼左派組織聯合為第五共和運動,改為人民
鬥爭的暴力革命低級形式反抗,也在利用選舉的和平方式下奪取政權來進行革命的和平演變,即使奪取政權也沒有放棄暴力革命,否則美帝在2002年所發動的反
革命便成功了(詳情可看我所寫《論委內瑞拉玻利瓦爾革命》)。

  現在,中國左右兩派分別正在奪取維權運動的控制權,左派的目的是維護社會主義,右派的目的是覆辟資本主義,是光復社會主義與覆辟資本主義的鬥爭,我們
必須奪取維權運動的控制權,維權運動雖然是改良的東西,但左派可透過改良為日後革命作準備,否則會重滔蘇聯、東歐的左派不利用改良對走資派鬥爭為日後革命
作準備的錯誤,更難於光復社會主義。



(三)統一祖國

  自解放戰爭後,代表無產階級的共產黨在內地取得勝利,代表美帝及其走狗的國民黨退走台灣,美帝為了阻止社會主義陣營擴大而威脅本身的利益, 扶殖蔣介石所統治的“中華民國”的傀儡政權繼續對台灣進行統治,作為反共產主義的軍事陣地。

  雖然,中美兩國在1972年簽署聯合公報,但兩者的對立並沒有調和,簽署聯合公報的目的是各自保護自身,借聯合公報作為推翻對方制度的工具,美帝透過
“中華民國”等附屬國的情報機關對當時仍是社會主義的中國進行破壞,相反中國仍繼續派出志願者支援國際革命,因此中美的對立並不因簽署公報而調和起來。直
到走資派政變上台,中國正式向美帝投降,接受“一中各表”的東西,即間接承認“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對美帝訂立《台灣關係法》保護“中華民國”視而
不見,默許美帝間接進行台獨活動,使半統一半分裂狀態繼續維持至今。

  港、澳兩地實行“一國兩制”,表面上是為統一前進,實際上是為日後分裂建立基礎。港、澳基本法寫明“資本主義制度50年保持不變”,這為走資派和美帝
提供了資本主義覆辟的基礙,美帝可透過港、澳對內地擴張資本主義陣地,相反造反派奪回走資派和美帝的政權,在全國光復了社會主義,美帝可利用破壞基本法為
由,把港、澳從中國“獨立”出去。“一國兩制”是走資派和美帝成功覆辟資本主義的產物,也是分裂國家的產物。

  新疆、西藏鬧分裂,在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到走資派奪權前是甚少發生,美帝、蘇修分別派出特工進行破壞工作也不能成功,原因是當時政府和黨強調階級的重要
性,全國各族的工農一致對付一切反動分子,各族人民可透過人民參與由下至上、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管理社會主義建設事項,從中解決了民族利益矛盾問題。相
反,走資派奪權後把人民參與民主管理徹底破壤,一些漢族的官僚買辦資產階級在其他民族地區投資並與其他民族的官僚買辦資產階級競爭,各自透過投機、欺騙等
手段進行競爭,一些其他民族的官僚買辦資產階級受不到競爭而利益受損,美帝籍此挑動其他民族的官僚買辦資產階級在新疆、西藏進行分裂活動。

  外東北、外西北的土地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其分別擁有礦產、木材、棉花等資源,這些資源是工業生產的原料,俄帝為了獲取其資源並把其銷售到市場獲利,在
18世紀先後對中國進行侵略戰爭,逼使清朝向俄帝割地賠償。到十月革命成功建立,列寧主張把俄帝侵略土地歸還中國,並向南北政府宣佈把外東北和外西北歸
還,但民族資產階級領導的廣州國民政府和附屬英帝、美帝、日帝的北洋政府均沒有收回土地。前者,雖然是蘇俄的盟友,由於民族資產階級經濟上各自擁有生產資
料,思想上以個人主義主導,政治上對帝國主義仍有軟弱性,害怕帝國主義武裝力量反擊;後者,分別附屬英帝、美帝、日帝,中國北部有煤炭、棉花的資源,其之
間為了奪取資源分別在北洋政府扶殖附屬自身勢力來互相奪取控制權,沒有固定領導,況且英帝、美帝、日帝的共同敵人是蘇俄和其後俄、烏、白俄和外高加索所組
成蘇聯,帝國主義之間想拖延收回土地為日後奪取中國控制權後借收回土地對蘇聯進行戰爭。其後,帝國主義借孫中山逝世後,發動反革命政變破壞“聯俄、聯共、
扶助工農”政策,南京國民政府淪為美帝的附屬,在兩者從友好轉變到敵對的情況下根本不能進行土地歸還和交接。二戰後,反法西斯同盟戰勝軸心國,蘇聯與附屬
美帝的南京政府簽了條約,雙方承認蒙古獨立和歸還黑龍江以東的土地,不過到解放戰爭後中國重新簽訂條約時要求把外東北、外西北收回,並把蒙古歸入中國成為
自治區,當時蘇聯不接受,被逼承認蒙古獨立之餘連東北的土地也沒有歸還,但雙方直到1990年代前還沒簽署劃界協定,中國仍不承認其是屬於蘇聯領土。直到
1990年代後,走資派向俄羅斯簽訂邊界協定,承認外東北是俄羅斯領土,這為美帝提供了推翻社會主義的基礎,美帝籍走資派簽訂賣土協定,利用“民族主義”
煽動沒醒悟的群眾反對共產主義,又利用拖延為在日後奪取中國控制權後借收回土地對俄羅斯進行戰爭。

  我們不能指望走資派和國民黨實現真正的統一,他們本身是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買辦官僚資產階級各自擁有生產資料,他們為了生產資料免受統一受損而暫緩統
一,甚至放棄統一,馬英九現在主張不統不獨是其中一個例子,加上美帝還沒完成覆辟資本主義,他們不想在沒完成覆辟而進行統一時,造反派在此時奪權會完全失
去在中國任何地方的利益。相反,美帝成功完成覆辟,便會進行統一,但這種統一後的政權是由買辦官僚資產階級控制,買辦官僚資產階級的利益離不開美帝,美帝
可透過買辦官僚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剝削勞動力進行生產東西並把生產東西銷售到市場與民族資產階級或小資產階級進行投機、詐騙等競爭手段吸引人們消費來把剩
餘價值化為利潤,那麼這樣統一不是真正的統一。

  然而,未來統一是很艱難、嚴竣的工作,無產階級奪取政權並統一全國,帝國主義必然會干涉,與帝國主義及其附屬國發生一場戰爭是必然的。統一後,我們除
了要把政治、經濟中的美帝及買辦官僚資產階級徹底清除,還必須清除美帝及買辦官僚資產階級對文化的影響,特別要把港、澳、台的文化殘留了帝國主義反革命的
東西(如地名等)徹底清除,以阻止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能利用這些殘餘進行反革命。還有,台灣有非漢族人口居住某些地區,過去日帝和現在附屬美帝的“中華民國
”的政權壓迫非漢族(他們現行族名是日帝命名,不適合他們狀況,必須重新命名,族名應由他們決定命名),統一後必須建立民族自治州、民族自治縣,確保台灣
非漢族在政治、經濟、文化的權利,否則白費了統一的努力。



  致此

無產階級革命萬歲!

光復社會主義萬歲!

統一紅色祖國萬歲!



李國亮

2009年8月6日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581161&aid=3232749

 回應文章

張佐功
向李同志致敬
2010/05/22 23:47

近來因課業較為繁重無暇顧及,在此又見李同志的文章實感心喜,祝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