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李洪志当年是如何利用古代弥勒信仰作乱的?
2024/06/16 01:38:14瀏覽30|回應0|推薦2
李洪志当年是如何利用古代弥勒信仰在中国策划造反的?


弟子听李洪志的“天机”听得越多,就越倒霉。在1996年的《北京国际交流法会》上,李洪志又鬼鬼祟祟地向弟子讲了一个所谓“很高的天机”,它从观音菩萨的多个名号说到新修成的弥勒,说天上每位神佛每隔十年就要换一个,都由地上新修成的人来代替。 

这里显然有很大的破绽。从观音崇拜开始的唐朝到现在共一千多年,按李洪志的算法,岂不是修成了一百多位观音?哪里只有它说的那几个名号呢?何况满天的神佛菩萨何止百千万亿,即使书上提到的,我们叫得出名都有成千上万,即使十年内地球所有人都修成神佛也不够替换。因此李洪志的鬼话根本无法成立。

那么究竟为什么会有民间观音三十三化身的说法呢?观音要这么多化身干什么呢?最近听了高人的录音,才知道原因绝不是李洪志说的那样。高人的说法听起来可信度较高,难以找出破绽。李洪志之所以突然在那时抛出这套荒谬的邪说,其实是想利用佛教中“弥勒救世”的预言,暗示自己就是新修成的弥勒。

如果这套说辞能被弟子接受,它便可以封赏亲信。让张尔平、叶浩、李美歌等冒充其他新修成的神佛菩萨。跟洪秀全分封诸王一样,形成更有组织更加系统的邪教帝国。由于历代邪教多冒充弥勒号召信徒造反,弥勒信仰遭到统治者打压而沉寂,弥陀信仰转而兴盛。没想到李洪志还想故技重施,效仿古代邪教。

虽然这样分红能调动亲信积极性,将其牢牢绑上自己战车,更具权威,使炮灰弟子更顺从它们的指挥,但这样做也容易引起中共警觉。而且破绽太大,容易被弟子识破。最重要的是,弟子普遍缺乏佛教知识,不知何谓弥勒信仰,难以让其疯狂。权衡之下,这一计划还是流产了。以下是李洪志妖言惑众的讲话摘录:

大家都知道,今天我讲的这个问题是相当的高了。释迦牟尼佛讲过一句话:将来多少多少年后那时弥勒佛要来。我是在这个时间来了,但我不是弥勒佛这个层次的。

我还要给大家说一个很高的天机。这个事情过去我讲过。天上的佛,比如你们所知道的如来、菩萨,其实都不是一个,大约在十年或者不超过十年就得换一个。现在的阿弥陀佛也不是最早的那个啦;观音菩萨也不是最早的那个。为什么呢?因为人类三界太复杂啦,他们又离三界太近,下面不好的东西直接能干扰到他们。因为佛、菩萨度人,人就更能干扰到佛、菩萨,如果他们要长期度下去,他们就会掉下去,所以我们这个空间大约是十年左右他们就要换一个,可是在有的世界里时间过去了很久了。在更大的空间里边的具体空间的时间反倒很快,十年在有些空间已经过去了上万年的时间,所以在这样的状态当中,佛、菩萨不能再久留。天上有个规定,在一定层次中的不管是什么神,到了一定时候都得换,目地是为了保护他们,不让其掉下去。

过去在人世的一些记载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只是人们不知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知道有观音菩萨吧,历史上就有不同的记载。比如有叫南海观音菩萨,妙庄王的女儿修成观音菩萨,还有印度的双马童子修成了观世音菩萨等等等等,都是真的,只不过不是同一个生命。“观音菩萨”是庄严、殊胜、大慈悲觉者的原始形像和不变的慈悲名号。每一次有一个观音菩萨修上来的时候,她就要开始从地上选一个她将来自己的接班人,帮其人修的和她自己一模一样的慈悲,也那么高的层次,也那么大的威德,也能吃那么大的苦,能够有那么大的威力。那人圆满时她就度她上来接替她。每个佛、道、神都是这样。过去这是最机密的一个天机,今天讲给你们了。

我为什么给你们讲出来呢?因为我要讲一个问题。从释迦牟尼佛说到弥勒佛名号的时候,两千多年来这个弥勒佛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啦!布袋和尚是其中的一个,这就是为什么把弥勒和布袋和尚搞在一起。但是弥勒佛的形像并不象布袋和尚大腹大笑那样的,那只是他在世时人的形像而已。佛是相当神圣庄严的,多数都是相当年轻、相当漂亮的,因为越往高越美好。看上去那个真实的阿弥陀佛就象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观音菩萨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大势至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因为人的观念就认为四十多岁的人稳重啊,到了不惑之年了嘛,所以就把他们的像塑成那样的形像。可在天上神的思想是由智慧与层次境界决定的,神的慈悲与智慧不是由年岁来决定的,常人总是用常人的认识。

那么,到这一世的弥勒佛,也就是我传法开始最后这一个弥勒佛,其实是女性修成的,但弥勒的形像是男性。其实“弥勒”二字的古印度语发音当时就不很准,译成汉语就更不准了,有发“弥来”的,有发“弥勒”的,还有其它发音,将来告诉你们准确发音。当这期弥勒要结束他的事的时候,正是我出山的时候,但我不是他们这个层次的。天体中的神都知道我以佛法、佛像来救度各界众生来了,他们也认定弥勒来了,弥勒佛也把他所承传的东西都给了我。但是众神都不知道根本上我从哪里来,只知道下世度人的来了,同时他们都催促我到庙里去,但我没有到庙里去。为什么没有到庙里去呢?因为我要做更大的事,有更大的使命。而且现在的人已经不相信佛了,庙里的僧人、居士太少了。去庙里的信众与人类的总数相比实在太少了,在末法之时不信佛的人太多了。庙中不能够广度世人,不能够使更多的人得法。一旦进庙,信其它宗教的人就更得不了法了。我看到了这情况,所以我没有出家,就在常人社会里传大法。

 

( 在地生活大台北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kxs&aid=180719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