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死亡一再重現
2007/05/08 17:47:39瀏覽276|回應0|推薦4

好像每次金馬獎總會有歷代典禮回顧一樣,
又聽見那個認識的人離開了這個世界,從前曾經歷過的死亡,
便被剪輯成精華影片,一再上演,只是沒有配樂,
死亡總是靜默、寂然的進行著,而那雷霆響聲劈入腦海心靈之時,
死亡早已結束,早已無可挽回,死亡的典禮上沒有最佳配樂奬。

不記得在哪裡,許多黑色的人影來來去去,那些人影如此高大,
而我不懂死亡,無情的讓大人心寒,我被牽著,走到棺木旁,
而棺裡的身影已不復記憶,只有她的面容在每年掃墓時一再重現。

然後我穿著跆拳道的道服,我唯一的白色衣裳,
我用走的去外婆家,大家都很忙,
我和親戚玩耍,抓著一條長長的繩子一路走到墓地。

跟著是那個曾在家裡躺過一陣子的老人,只記得有一年去看他,
他塞了紅包在我手中,爸爸氣急敗壞的趕來,
我夠大了,大到知道該趕快逃離這塊屬於大人的戰場。
他走的時候我在書包裡放了幾本武俠小說,整日的坐在停棺間外頭,
等待唱名的人要我進去磕頭,我們依然抓著長長的繩子,
上了車,到很遠很遠的墓地。

終於,我第一次哭泣,當我在遠方聽見外公離去的消息,
彷彿失去了一半的自己,恍惚度過期末考,然後搭上車,
車子開著,我腦海裡站著一個人,
他顫抖的身子爬上高樓,風很大,我不知道他腦海裡想著誰,
然後他迎風跳下,只留下一聲巨響。車子經過他常常蹲坐的地方,
成堆的半成品腳踏車仍堆在那裡,我常常給他送便當,
拿一百兩百的零用錢,其中有許多,印著黑色的大拇指印,
我下車,看一隻老鼠從角落竄走。

這次我忍著不哭,因為我看見有一個人那麼堅強,
她還比我小,卻一個人處理哥哥的喪禮,
拒絕離了婚的父親,而母親只會哭泣,我跟她的父親一同前來,
我無法伸出手,我知道她不能要,
我只能告訴自己不要哭來回應她的勇敢。

繞著棺木的時候,我看見他瑟縮的小小的身體,
眼睛蓄滿了眼淚,這怎麼會是他?
我親愛的、仰而彌高的師父?

許多人畢業而我延宕了的那一年,
他隨著海水離開了無限可能的未來,
離開他美麗的女朋友,我只記得他說,「看這邊,要笑啊!」
然後按下了快門。

我只在文字裡認識的那個人選擇離開,
我想起那麼多深夜我在鍵盤上發洩我的怒氣與憂鬱,
這一切都還可以嗎?
就只剩下一個問號而已。

現在我不哭了,卻仍無法報以掌聲,
而他們,也不像大家說的,還活在我心裡,
也許只是因為,我不夠愛他們,
如果這是真的,
我慶幸自己是個無情的人。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unjan&aid=946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