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關於罪惡的自我論辯
2007/10/20 07:54:54瀏覽419|回應0|推薦0

      yamashi在PTT日本電影版評青春電幻物語的一段話:「我想似乎確實只有人類可以沒來由的去欺負同類,可以看著別人因自己痛苦仍在一旁開懷大笑。」

      我卻因此覺得迷惘了,類似的話在很多地方都出現過,我直接想到的是對我童年影響很大的衛斯理科幻小說,書中對於人類與外星人的對照著墨了很多,藉由外星人的迷惑,點出許多人類的可悲之處。

      但是無來由,真的是無來由嗎?當許多小說家開始著墨於探討為何人類如此不同於其他生物,需要某種意義才能生存下去時,當以往的樂觀者持著人類為萬物之靈的論點,認為人類因為會思考而比其他生物高尚時,那麼在後者的眼中看來,「只有人類可以沒來由的去欺負同類,可以看著別人因自己痛苦仍在一旁開懷大笑。」不就是人類之所以勝過其他生物的證據之一嗎?

      當然我並不是響應人類為萬物之靈的論點,只是在同意yamashi同篇文章中:「而是一切的始作俑者星野,帶著耳機,聽著Lili chou-chou時,一遍又一遍的在草原上無聲的吶喊。我想或多或少的有點同情,雖然他是這樣殘忍的對待其他人,但是那種幾近被黑暗吞噬聲音的吶喊,狠狠的撕裂了所有的情緒。」這一段話的前提之下,是否其實所謂無來由的傷害他人,其實出自於人類的某種生物本能呢?因為人類需要意義才能活下去的本能,為了得到這種意義,為了找到自己生命的出口,而祭出了各種的手段。如果硬是要相對於生物的本能來談,這或許是精神上的本能吧?

  此外,更為弔詭的是,當人類自以為因能思考而比萬物高上一截時,卻同時認為「因生物本能」而出現的傷害比因精神需要而出現的傷害更為高尚?傷害就是傷害,因為想吃東西而殺人,因為想排解性慾而傷人,因為想要開心大笑而玩弄他人,並不是想要做結果論者,並不是說結果一樣原因就不重要,這些傷害同類的原因都是為了使自己開心,使自己能夠更好的活下去而做出來的行動,而且也不是只有人類才做出來的行為。

  照目前的科學家論點,地球上其他生物的生存目標是繁衍,他們可以犧牲自己的短暫生命又或吃食異類、同類、配偶、多出來的孩子,一切都只為了保存一定數量可繁衍下去的後代,這個被稱為他們生命的本能。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人類以外都生物都是這麼樣的在活著,也許他們有他們的其他理由,也許沒有理由,但人類不也是這樣的在活著嗎?雖然現在看起來,人類關心於自己大於繁衍,但是關心自己,如果將關心自己作為人類的終極生物本能,那麼一切為了讓自己更好的活下去所做的事,都是所謂基於生物本能所出的了,也並不是沒來由的了。當然我並不是覺得為傷害他人加上了原因,就是可以原諒的了。

  原諒不原諒,如果放在我個人來說,就我個人目前的價值觀,姦淫他人是我目前最不能原諒的罪惡,但這是基於本身是女性而產生的一種生物上的恐懼感,畢竟在強暴的行為上,女性是大多數的受害者、抵抗性微乎其微的弱者。如果放在人類社會的價值觀來說,如果寬恕是高尚的,那麼一切有原因、不得不為的罪惡、已經懺悔的罪惡,似乎都應該被原宥的,因此所謂原不原諒,是根據當個時空的價值觀來定,並不是我強自將「沒來由的傷害同類」,說成「有來由的」,就因此變的高尚而可以原諒,只是因為我認為「有來由的犯罪」比「無來由的犯罪」還能夠存在於我對生物、對人類所構建的價值觀體系之中,所以對相關的看法感到疑惑而做出了以上的辯說。

  或許可以這樣說吧,整段的論辨或許只是存在於我價值體系中的一片幻影,對於其他人或許是全無關聯的吧。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unjan&aid=131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