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拔劍
2007/02/01 21:54:49瀏覽270|回應0|推薦1

大師兄決心不再練劍了,他把它掛在師父的墳頭,拜了三拜就走了,他失去了他的劍,我們失去了大師兄。

雖然我們還有二師兄、三師兄、四師兄……,也不缺下一任的掌門,大師兄沒把武訣和掌門信物帶走,他只是不再練劍了而已,當然,不再練劍的大師兄已不當自己是大師兄,自然也不會繼任掌門了,二師兄雖然有點不情願,但門裡總不能老懸著掌門的空位,於是繼任了。

然後他叫我去,他說門裡因為掌門的位子懸太久,所以師兄們最近事情很忙,但是前幾天南方傳來消息,說是看見大師兄了,所以小堂你去看看吧,看看他怎麼了,還要不要當掌門,不管要不要都要給個說法,給個交代,他的劍保管在門裡。

我便上路了,一路住在同道的家裡,沒什麼阻礙的就見到大師兄,我問他為什麼要逃跑,大師兄說沒有,他只是離開,甚至也沒有想要避著誰,既然他不練劍了,在門裡只會礙事,所以就走了,前一陣子到海南島玩耍去了,那裡沒什麼中原武林的人,所以消息傳不回來。

這可不?大師兄一上了岸,浙水門的信鴿便巴巴的上了路。就算門裡很忙也忙不到的小堂也巴巴的上了路。

我再問大師兄,那你幹嘛不練劍了呢?大師兄這下卻說不出話了,我連問他幾次,他才說,因為師父死了。

因為師父死了?這是什麼答案?大師兄練劍一向勤懇,哪有師父一不在,就沒有心思練劍的道理呢?大師兄忽然拔出我的佩劍,手法還是那麼快,我不得不喝了一聲彩,師兄卻只是苦笑以對:「你還記得你最後一次看師父練劍的樣子嗎?」不要講其他,就師父拔出劍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

這是一輩子也不會忘的,師父拔出他那一把半鏽的劍,拔的很慢,也不見什麼力氣,但那劍就好像發著光,師父生斑的手,就像琉璃一樣,有一點透明,也發著光,像城裡琉璃舖的呂洞賓一樣,是從磨子裡煉出來的,那劍就像師父手裡頭長出來的一樣。我倒沒叨絮這許多,師兄看我嘴巴動了幾下卻發著呆,他知道我想說什麼,我知道他看見的比我更多,我也知道他必定看見了圍著師父拿劍的手的光。

那些光沒了,這世界我最敬佩的人、我看到的那個奇蹟沒了,他真的存在過嗎?而我不斷努力,卻還是這樣平凡,如果沒有那道光在前面給我領路,證明不凡的存在,那我繼續練下去有什麼意義呢?

師兄把劍插回我的劍鞘,我不由得在心裡又喝了一聲采,但那畢竟和師父是不一樣的,人再如何卓越,和神也是不一樣的,我忽然明白師兄為什麼再也不想練劍了,就連我,也失去了再把劍拔出來的信心。

但我還是回到門裡了,這次花了兩倍的時間,因為劍讓賊子搶去了,是靠同道的護送才平安回山。二師兄很生氣,他覺得我丟了門人的臉,污了師父劍神的名頭,我仍提不起勁,我說,神也死了。然後把大師兄的回話交代了一遍。

二師兄沒說什麼,他把大師兄的劍拿出來,既然你的劍掉了,就先拿著大師兄的劍用著吧,哪天你大師兄要回門,我再打一把新的給你。

大師兄的劍我也看很熟了,師父晚年不再親身教劍了,都是大師兄授的課,有些緊要的部分,才請師父下場走走,師父總是坐在場子邊上,師兄請他老人家下場時,他總要再吐納個兩三口煙,然後慢慢的走下椅子,接過師兄的劍。

師兄的劍很快,快的讓你看不見,師父的手一搭上劍,那劍就發亮,使招也使的慢,但誰要上場去跟師父對劍的,連劍都搭不上,師父的劍尖已經指到腕上了,還沒跟師父對過劍以前,我老取笑同門,師父使的那樣慢你也躲不過?該不是放水吧?

我把師兄的劍抽出來,是一把好劍,劍他自己便好,我勉力使了一套入門的劍法,旁邊剛進門不到一年的師弟們大聲叫好,我心裡唾了口沫,你們哪裡懂得什麼叫做好?心裡越發不起勁了,但我不像師兄那麼灑脫,還是跟著二師兄練劍,只是放不進力氣。

直到有一天我去倒垃圾,這本不是我做的工作了,只是那天起得早,閒著無事,既然無心練劍,也端不起師兄的架子了,所以我走進跌打房,找到放藥渣的大缸子,我把木蓋掀開,看著外頭的光一點一點的射進缸子裡,然後一隻小飛蟲逃命也似撞出來,從窗子遁走。我把蓋子放回去,又掀開,每次都留一條細縫,這麼一點細縫就可以看見光了,可是沒有就是沒有呢。

那蟲不知道在裡面活了多久。

蟲子要等人打開,我呢?

我把師兄的劍抽出來,我心想,我既然只有這麼一件事要做,我不用忙庄稼,也不用上京趕考、打理生意,既然我只要學劍就好,那麼大概是可以的吧?我不由得抬頭望望天空,藍色的,師父的影子弄得四處一片陰暗,但我想那只是一只蓋子,總有一天給我戳出一條縫的,然後光就會進來了,然後我可以把劍還給大師兄,然後我就可以有一把新的劍。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unjan&aid=708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