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命題作文
2007/10/20 07:59:57瀏覽506|回應0|推薦1

  他緊張的走進會場,抓著筆袋的手微微出著汗,他在第三排第二張桌子上找到自己的名字後坐了下來。他謹慎的答著每一道題目,他寫著寫著,忽然呆呆發起愣來,約莫五六分鐘後,才又運起筆,初時還寫寫停停,未久竟筆跡不顧,像下一刻鐘聲便要響起般地疾寫下去。

※ ※ ※
 

第四大題:指定命題作文 25%

  本大題列出題目與指定詞,參賽者需以命題作文,文中必須包含兩個指定詞句,作文請以指定詞句為關鍵詞句鋪排全文,本大題有二個選項,請同學擇一作答,作文形式不限,請自由發揮。

1.      請以「那時」為題作文,文中須有指定詞句「那時」、「那時候」。

2.      請以「今日」為題作文,文中須有指定詞句「今日」、「昨日」。

    那時

        我有一個很奇怪的姐,她對我從不像個大姐,小時候,我常常懷疑,她到底是不是我大姐,那時候,她對我可壞了,壞到串通鄰居欺負我,壞到設計賭博遊戲騙光我的小豬撲滿,壞到爭電視時抓起我的頭髮就往牆上撞,壞到甚至帶我偷老爸的錢,那時候,她還滿口小偷經,像是要栽培我成材,做個好偷兒,不過都是小時候了,大家都不懂事。

  那時候,她常常說自己小時候很笨,但我想她一點都不笨,笨的人不會總是前三名,不會成天打電動還考上第一志願,不會老是跟我搶漫畫還考入屬一屬二的國立大學,不過,我想,那時候的姐姐的確是不夠聰明,她不夠聰明到知道原來自己是特別聰明的,我想她大概以為別人都跟她一樣聰明,所以她從來不會督促我功課,從來不認為補習有用,看到報紙說國中生壓力太重也總是不了解,那時候她老是跟我說,國中不是挺輕鬆的嘛?我想,只有像她那樣的人才會總是那麼輕鬆吧?只可惜那時候我也不夠聰明,她怎麼玩樂我也怎麼玩樂,她怎麼渡過國中的日子我也怎麼渡過,媽媽常說我不夠用功,但是我不知道用功該是怎麼樣子的,我只知道成績好的大姐每天只是看漫畫搶電視讀小說,我只知道考到好學校的大姐聯考前一日還與我一同為世足賽吶喊,那時候我還不懂,為什麼同樣玩樂,大姐上了國立的好高中,我卻只能勉強撈到偏僻的職校。

  上台北唸大學後的大姐不再像以前一樣喜怒無常了,那時候她很久才回家一趟,媽媽問她,她說車程太遠,她私底下跟我說,其實她不大想回家,我不大知道為什麼,只想著台北繁華之地自然比我們這鄉下地方好太多了。姐姐回家後雖然不再跟我搶電視、爭電腦也會乖乖做點家事,但還是不像個大姐,從來也不會問問我的功課怎麼樣,從來也不會問問我的心事,反而老是問我想不想玩什麼電腦遊戲、想不想看什麼院線片電影,自學了不少電腦、網路技能的她什麼好東西也下載的了,連我上課用專業工具軟體也弄得到。那時候,我常常懷疑,她到底是不是大我三歲的大姐?她回到家來便和妹妹打鬧,老是像個小孩子抓著小妹在床上玩摔角,或是趁她不注意時假意脫她的褲子、故意在妹妹最喜歡的5566出場時擋在電視前面,只要激得小妹追打,她就得意的大笑,那時候我高三了,自然不會再這樣像孩子一樣玩鬧,只是她跑來捉弄我時,還是會沉不住氣跟她玩起追逐遊戲,那時候,我總是邊追邊想,她真的是我大姐嗎?她真的已經是一個20歲的成年人了嗎?

  那時候我一點都不瞭解大姐,不瞭解她為什麼不像其他人的姐姐一樣關心弟弟,為什麼總是那樣孩子氣,為什麼總是快快樂樂的,為什麼總是粗粗魯魯不像個女孩,為什麼懂那麼多奇奇怪怪的事……

  那時候我總是覺得大姐不關心我,總是忘記只要我開口,什麼奇奇怪怪的專業工具軟體也尋來給我練習,總是忘記一起逛書店我說想要的書過幾天就會出現在她的書桌上,而她總是說過幾天就要帶回台北然而沒有一次記得帶走。

  直到她的同學告訴我,她在台北壓力好大,老是想要多打點工多賺點錢,老是害怕生活費給家裡帶來的負擔。直到我看到她在日記裡說,回到家自己就像個米蟲真不好,回到家老爸就帶全家出門花錢吃大餐真不好……

  那時,大概是下午三點二十五分吧?她的嘴裡啃著一片老爸讓她帶上台北的牛肉乾,津津有味讀著下載來的武俠小說,左手邊是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外面下著大雨,鐵皮屋裡和屋外一樣寒冷,她穿著毛衣戴著手套,一邊用滑鼠捲動視窗,聽著音響裡傳出來的流行歌輕輕哼著。

  當她抓著胸口從椅子上摔下來的時候,或者已經26分了吧?她掙扎著爬到門口用力的敲門,禮拜天的下午,與她同住一層的樓友剛好都出門去了,她敲著敲著逐漸沒了力氣。

  我想,她真的是個很奇怪的人,她居然笑了,她從旁邊的矮架抓到紙和筆,她只說,爸爸媽媽拜託你了,然後她寫「2004/02/20  15:30」,沒有署名,只有一個墨跡微弱的笑臉。

        當她的室友打開門時咖啡已經冷了,音響仍播著歌,當我們全家趕到這兒時,窗外仍下著雨,書架上的小鬧鐘仍繼續走著,但這個房間的時光早已停止,停止在大姐離開我們的那時。那時,她的嘴角帶著一絲笑容仰面躺著,筆和紙丟在手邊,腳邊散落幾塊牛肉乾和一地的咖啡。

  也許,一篇好的作文,應該停在這兒,但是我停不了筆,我總是想起那時候。想起有一次我問她國文要怎麼唸、作文要怎麼寫的好,那時候她只是指著書架上成排的書說,把那些小說看個飽吧。然後就輕輕的笑了,像那時一樣的笑了。

        ※ ※

  他顫抖著手收拾好桌上的筆具,便走過埋頭苦寫的眾人將卷子交給講台的監考人,他走出大樓,南台灣的冬陽照得他身上暖暖的,他抬起頭,流下了眼淚。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unjan&aid=670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