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阿勃勒開了
2013/05/27 01:17:26瀏覽1509|回應2|推薦118

 

 (一)  初見阿勃勒

我住在城市邊緣,每一回進到市區辦事,彷彿是隔了個季節似的,街樹換了裝,街景看版把周遭變得更繁華了。我仔細收藏起點點滴滴的變化.....

有一回車上經過一個鬧區旁的軍營區,我在停紅燈的當口,看見幾隻鴿子慢步在人行道上。牠們悠閒的跳躍輕舞,讓我不知身置何處___鬧中取靜讓我欽羡莫名。

居北南遷的我頭幾年一直不這喜歡這赤炎炎的都市,太熱太空浮,說它空浮是因為我從沒仔細去體驗它的美?還是我沒融入過它的生活步驟?

有一年街景變漂亮了......行道樹與花蔭成道,以為換了人執政,福利顯見到民生育樂上....

但是隔年大颱風,公園與街道的樹倒下的比往年多更多........那老人家告訴我:這些外移而來的淺種樹木,美觀罷了,怎禁得起大風大雨的殘酷吹襲。只是在位者又用更多的經費再掩飾了外表,幾人願做百年樹人的深耕工作?!

這膚淺而媚俗的工作討好膚淺短視的人們....連自掃門前落葉的意願都少見了,因為那是屬"公眾"的事。人人喜歡剪綵而虛榮的表面自我安慰,那些虛浮不堪一擊的施政數據呀!已習慣的牌樓拆了,改名了.....換成一種更新更意識形態的牌坊。

有時候面對很美的景緻竟然會使人有一種泫然欲泣的感受,酸酸的,想分享的人不再身邊,能共鳴的遠離他鄉,有時是因為太美的一瞬,多想與之同化不再回阿!

市區的阿勃勒又開花了....溫暖我們城市的花開了。
很美 ! 一棵樹稍染黃了花蕊....傳到另一棵,一路上沿燒了過去.....小黃花飄落滿徑。我從誠品出來,抱著一堆書,身上還染著咖啡廳的香味,想著你的話:「 此時見面不宜」。

望著街上的阿勃勒開著黃金笑容,我想告訴你:
你我一年比一年老了...我漂亮的美人尖冒出了幾根白髮,或許前幾年我你年華正盛相見,根本不會珍惜這得來不易的交誼,這些年來你我經過風風雨雨而依然健在,該好好感謝彼此的淡即淡離。我在車上翻著余秋雨書的黑色扉頁,他用年紀與睿智寫下關於友誼,我想你一定會懂 :

真正的友誼不靠什麼,
不倚靠事業禍福和身份,不倚靠經驗方位和處境
它在本性上拒絕功利,拒絕歸屬,拒絕契約,
它是獨立人格之間的互相呼應與確認
它使人們獨立而不孤獨,互相解讀自己存在的意義
因此所謂朋友
也只不過是互相使對方活得更加溫暖,更加自在的那些人.................

(二) 又是五月阿勃勒花開時

我沿著一整排的阿勃勒去看你,那黃澄澄的顏色是我青黃的臉還是你的英氣黃濁

我嘆謂著:這城市邊陲幾時植了這一排阿勃勒?
在五六月亮起一串串淺黃,像貓的鬍鬚偷偷摸摸地又故做正大光明的蕊起,嫌太陽不夠燄嗎?再點燃這一片火!這一片從街頭燃到街尾。熱鬧呀~我心底如此地喊著!

我笑著:有誰知道這白淨的樹幹說明了它來自喜瑪拉雅山的血統?!

我正要去看你!你是九月的美人樹,你是五月的阿勃勒,你是三月的木棉花!

而你的名字被刻印在封面書底,我徘徊在史實磚瓦和小說枝葉纏生的迷宮中。我想過:或許那迷宮的底徑有你。我繞著曲徑深幽,我描著字意難逃,我礙著情份幾踱,我也懂:”文章是案頭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我在文章深處尋你,我在山巔水湄處尋你,我也知道千岩競秀,萬壑爭流,我靜悄悄地旁坐。

阿勃勒太亮麗了,那小黃花絕對不適宜斜插在你的襟上。在我的想像中,粉橘的木棉英雄花是適宜的,紫灩的美人花是與你相襯的,你絕對襯得起專一的凝望,阿勃勒太亮黃了,那黃會讓我想起你的蠟黃疲憊。

我如此地後知後覺,連你的幽默都事後才察覺。

一個調查員想要檢查我,我就著一些蠶豆和基裏安葡萄酒吃掉了他的肝。”沉默的羔羊中喬段裡這樣對白過,你請她去買些零嘴配著茶飲,吃著蠶豆的我們,到底誰是調查員,誰是羔羊?我想我們個性上從不溫馴,爭強好勝了半生,竟敗在自身的皮曩日衰中,我們曾贏過了誰與誰,竟贏不了自己?別人的混濁我們一眼就看透,竟敗給自己的無明病痛!或許這痛處,也肇因於半生的執著處_不認輸卻甘自忍受!蒼浪向來半掩,厚意復誰容?!    

你知道嗎?阿勃勒花謝後結成如臘腸狀的莢果,成熟後由綠轉黑,而這果卻無法食用,雖然莢如蠶形......主客對坐,此刻的我多願是蠶豆,把自己包繭殼中不吐露,包裹包裹......不熟而墜落!


我北上去看你.........沿著那一排阿勃勒,去,也沿著一路溼漉漉的阿勃勒落花,回。
攝自珍重,如果我可以,每年沿著阿勃勒花開的路逕去找你。好好活 ! 可否?

(三)  南方五月黃金雨   2013

誰也沒料到,三人的再度相逢竟在阿勃勒的季節!在我的城市。
眾人等你翩然入場,我排在行列之中,等候一種預見中的再見面,毫無架子的你,依然熱情相握相擁,經歷多年風霜,我早已學會微笑與沉靜地讓你們帶我隨身後入座。見你風采與口條依舊,不!更勝從前。我成了遠方的小粉絲了!

時間!從初見你時,你把出版社送你的出書花禮,轉送給我,我還記得那漂亮的蝴蝶蘭束花一路伴我南下,這冉冉也過了8年!身邊人事多已全非!

人生!我也沒想過我的人生的崎嶇是能柳岸花明,還是道業可成? 我順著願力走下去。願如黃金地,鋪平安是所期。這些生命中重要可貴的朋友人,雖久不聯繫,卻常在心中感謝。

阿勃勒花開的季節,相見是離別的開始,離別也是再見的約續!只要我們安在!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ojun&aid=7677435

 回應文章

Kaval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5/30 14:33

照片真美!

第一張更是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