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十七)狂騷
2018/01/16 09:28:25瀏覽625|回應11|推薦0

     所有圖片,取自google圖片網

  憤怒的仙麒和仁惠皇子。

謎之音:朱宸

  

  

  隔日早朝,摩伽王和太子臨朝共同處理魔國來犯的事宜。

 

慕玄趁機道:「魔國能在京城鬧事,想必早有準備。先前兒臣曾提過虣出現在太白山區,為防萬一,要先在東北佈防。」

 

  仁惠皇子也出列道:「父王,兒臣同意太子的提議。現下京城不靖,若是東北也空虛,魔國肯定會利用東北,直搗我國門戶。」

 

  朱宸子虛來襲,若非太子勇武,京城必定大亂。文武官員憂心不已,所有目光都望向太子。

 

  摩伽王道:「布防一事,派誰去好呢?」

 

  慕玄道:「佈防一事非同小可,我擔心魔國移防。因此兒臣打算親自去一趟東北大荒山。」

 

  「不可。」摩伽王道:「太子乃國之棟樑,未來之國君,怎麼可以輕易冒險?」

 

  「父王,我摩伽國承平日久,軍心渙散,不堪與魔國相比。如今我們與魔國戰事一觸即發,再不加緊練兵,摩伽國覆滅在即。父王,兒臣身負社稷重任,身為萬民表率,怎能龜縮在宮中。再說,魔國將士不分男女皆勇猛無比,試問現今朝廷有誰能敵得了他們?」

 

  太師道:「若是太子去了東北,京城有誰可堪重任?」

 

  「大皇兄可以託負。」慕玄道。

 

  仁惠皇子意味深長的看了慕玄一眼,道:「仁惠必定不負太子所望。」

 

  慕玄早有定計,堅定的點頭道:「除了大皇兄,還有御衛將軍甘醴泉,他們兩人可堪為千軍之將。父王,不能再猶豫,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呀!」

 

  摩伽王知太子所指都是長年以來的弊病,太平日久,武備不免鬆懈下來。現在魔國強勢來犯,若非太子兩次予以痛擊,摩伽國恐怕已陷入戰火之中。

 

  摩伽王無奈,只得依太子的意思,「仁惠上前聽命。授你為護國大將軍,鎮守京城。御衛將軍甘醴泉為御林軍總指揮,由仁惠大將軍調度。太子仁德即日起,赴東北大荒山整飭軍務,負責東北防務。」

 

  慕玄和仁惠皇子同時道:「兒臣遵旨。」

 

 

★★★★★★★★★★★★★★★★★★★★★★★★

  紫英醒來,全身綿軟無力。韶宮抹去她的記憶,她已經忘了昨日發生的事,只覺得好像睡了好久好久。

 

  「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全身無力?病了?」自己把脈後,沒有什麼異狀。紫英慢慢起身,寢宮內安靜無聲,她摸著床旁的小几,找到茶壺想喝杯水。

 

  「給。」熟悉的氣息,紫英嚇了一跳,道:「朱宸子虛,你…你……怎會在這裡?」

 

  朱宸子虛把水杯遞給紫英,並不出聲。他決定把紫英擄走,不管她同不同意。紫英連著兩夜都在仁德太子的寢宮過夜,朱宸子虛醋得幾乎要暴走,連用強的心都有了。

 

  「他有我溫柔嗎?」朱宸子虛盡量壓抑自己的憤怒。

 

  紫英為之氣結,道:「殺人凶手,你給我滾出去。」

 

  「妳恨我也罷,怨我也好,妳是我的。」朱宸子虛強把紫英摟進懷裡,不住的在她嫩臉上摩擦,在她耳邊低語道:「就算妳把身子給了仁德太子,妳還是我的人。我愛妳,紫英。」

 

  「放開我。」紫英掙開朱宸子虛,怒道:「不要亂來!」

 

  朱宸子虛怒咬著牙,道:「仁德太子他呢?妳讓他親妳抱妳,就不亂來?!」

 

  「你胡說,慕玄他幾時這麼做了?」紫英氣得全身都在發抖。

 

  「慕玄慕玄,叫得這麼親熱,妳敢說妳沒和他做過。」朱宸子虛虎吼著撲倒紫英,緊扣住她的小手,不讓她掙脫。

 

  「來人呀!」紫英高聲叫喊。

 

  朱宸根本不怕她叫喊,道:「妳叫也沒有用,我來時,早將東宮內外的衛士全都殺了。」便往紫英的小嘴吻去。

 

  「不要──,鹿王!」炙熱的鼻息衝面而來,紫英別過頭,不讓朱宸得逞。

 

  鹿王闖將進來,一頭往朱宸撞去。朱宸子虛哼的一聲道:「不知死活的畜牲。」發掌擊向鹿王。

 

朱宸子虛一分神,紫英趁機推開他,奮力從床上滾下地,赤腳踉蹌的往外奔逃。

 

  鹿王只是虛頂,見朱宸掌氣掃來,隨即逃開。朱宸見紫英要逃走,提氣便追,鹿王馬上阻攔,不讓朱宸子虛追上紫英。

 

  紫英逃出寢殿,放聲大喊:「快來人!來人呀!」

 

  慕玄早朝回來,見東宮內外死屍枕藉,又聽見紫英惶急的叫喊,心臟幾乎要從胸膛裡蹦出來,朝內狂奔而去。

 

「紫英!」

 

  紫英聽到慕玄的聲音,應道:「小心,是朱宸子虛。」

 

  慕玄快步趕到紫英身邊,扶著她問道:「妳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紫英搖頭,道:「多虧鹿王,我才能逃離魔掌。」

 

  慕玄提著凌霄劍戒備,道:「妳沒事我就放心了。朱宸子虛去而復返,到底想做什麼?」

 

  「他想……他想……」朱宸想做的事,紫英不好說出口,一張俏臉漲得通紅。

 

  慕玄見紫英衣衫不整,玉頰生暈,已然明白。所幸紫英模樣雖狼狽了些,並未遭到狼吻。慕玄稍稍放心,低聲道:「跟緊了,別離開我身邊。」仗劍悄聲往寢殿而去。

 

  紫英點點頭,依言跟在他的身後。雖然之前聽慕玄說她是神仙之類的話,總覺得他太誇大。可是在危急時,聽到慕玄的聲音,不知為何倍感心安。

 

  朱宸子虛幾度發掌,鹿王都靈巧的避過,甚至還能在他要發掌的剎那間警覺的逃開。因為鹿王阻撓,紫英跑出殿外去了。滿腔怒火無處發洩,正當他要對鹿王發出致命的一擊時,攝生寤影趕來。

 

  「大哥,你做什麼?你忽然不見,母后大發雷霆,你快點回去吧!」

 

  朱宸子虛怒道:「我絕不放過那對狗男女。」

 

  攝生寤影提著祅燹道:「大哥,我幫你殺了他們。」

 

  慕玄和紫英躲在寢殿外,聽得一清二楚。慕玄不解他和紫英為什麼變成了朱宸子虛口中的「狗男女」。紫英在東宮時,慕玄除非必要,儘量不進寢殿。夜裡,他都在南殿書房裡歇宿。雖然慕玄問心無愧,可是他沒有發覺越是如此,在有心人的眼中,越是曖昧可疑。

 

  朱宸子虛道:「你不是仁德太子的對手。」

 

  攝生寤影倨傲的把小腦袋往旁一偏,道:「哼!我只是年紀小。」

 

  朱宸子虛彷彿看到自己年幼時的模樣,失笑道:「你比同年的孩子強了不知多少倍。不過,仁德太子連我都不一定能勝得了他,你還是算了吧!」

 

  攝生寤影祅燹一指,喝道:「什麼人?」

 

  慕玄昂首提劍入內,道:「鷹王幾度來去我摩伽國,真以為我摩伽國無人?」

 

  朱宸子虛見到慕玄,恨意暴漲,魔閻出鞘,攝生寤影隨之挺戟助攻,兄弟二人合作無間,殺向慕玄。

 

  紫英感到兩股魔氣,知道還有另一人,慕玄以一敵二,怕他落下風。招鹿王過來,低聲道:「鹿王,你快去求援。我看不到,去了也沒有用。」

 

  鹿王四蹄輕點,飛奔出殿,去尋人來救援。

 

  慕玄凌霄劍身的劍紋由水紋變炎紋,劍路丕變,從守轉攻,劍氣中絲絲熾熱紅光四散,朱宸子虛和攝生寤影根本近不了身。

 

  朱宸子虛訝異的發現那日在太傅府外,慕玄未盡全力,便能將前鋒花妍誅殺。同時,攝生寤影手中祅燹越來越沉重,虧得他天生力大,劍戟相交數招後,也覺得對手的反擊力一次一次的加重,自己的力量像打在棉花團裡,毫無勁道。

 

  朱宸子虛怕小弟有失,急急使眼色,兩人同時跳出慕玄的攻擊範圍。

 

  「小弟,我們走!」

 

  鹿王引來仁惠皇子和甘醴泉,兩人率眾趕來東宮,見魔國兩位王儲鷹王和鴞王都在,嚇了一跳。

 

  「放箭!」仁惠皇子怕太子有失,下令放箭。

 

  朱宸子虛見他們來人眾多,不敢托大,拉著攝生寤影撞破窗戶,往外急撤。

 

  「休走!」仁惠皇子喝道:「箭來!」手拈兩枝雁翎箭,彎弓射出,一前一後,破空追著朱宸子虛和攝生寤影。

 

  朱宸子虛撥掉其中一枝,攝生寤影閃避不及,一箭貫穿右胸。攝生寤影極硬氣,忍著沒有叫痛,用力把朱宸推出去。

 

  「大哥,快走!」身子往下落地,仁惠皇子上前,點住他的穴道。

 

  朱宸子虛咬牙怒瞪了慕玄一眼,頭也不回的離開。

 

  仁惠皇子命人把攝生寤影押走,問道:「鷹王和鴞王怎麼會在東宮?」

 

  紫英的俏臉幾乎要噴出火來,慕玄見狀連忙替紫英解釋,道:「他們要抓紫英做為人質,幸好鹿王機警,才沒有釀成大禍。」

 

  仁惠皇子和甘醴泉道:「這鷹王也太瞧不起我們,來去皇宮如入無人之境。」

 

  慕玄道:「這不是我們的目的嗎?魔國以為摩伽國沒有反抗的能力,才會傾巢而出,我們才有機會一舉拔除他們的勢力。」

 

  甘醴泉道:「今早朝會,王總算答應了。太子殿下打算什麼時候動前往東北?」

 

  慕玄道:「事不宜遲,明日,本宮就出發前往大荒山群。京城的安危,就交給大皇兄和甘將軍。」

 

  「是!」

 

 

 

☆☆☆☆☆☆☆☆☆☆☆☆☆☆☆☆☆☆☆

  「你說什麼?」姤嫮女王花容失色從王座上下來。

 

  「小弟被仁德太子捉走了。」朱宸子虛難掩愧色的說道。

 

  姤嫮女王全身顫抖,指著朱宸子虛道:「又是為了那個女人!朱宸,枉費母后這麼相信你,你卻一再使母后失望,現在連攝生都被敵人所擄,你還有臉回來?來人,把鷹王押下,重打四十軍棍。」

 

  姤嫮女王看著朱宸子虛被衛士押出去,淚珠奪眶而出。她是女王,也是母親,為了魔國,她不得不把慈愛隱藏,表現出強悍的模樣,帶領著舉國軍民打出一片江山。

 

  她生有四子二女,攝生寤影是她最小的兒子,他和朱宸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比朱宸貼心,處處體貼母親的苦處,從不讓她擔心。現在落到摩伽國,不知有沒有生命的危險?傷得如何?摩伽國肯定會想盡辦法凌虐他,逼問他魔國的內幕。光想到這裡,她幾乎忍不住要提刀衝去摩伽國救人。

 

  「母后,」大公主銀魊蝶嬛快步入殿,「女兒願領軍去救回小弟。」

 

  姤嫮女王轉身拭去眼淚,道:「不可妄動。我們現在投鼠忌器,把楓臣伊寅召回來。」

 

  銀魊蝶嬛道:「母后要召二哥回來,是要他提前顛覆摩伽國嗎?」

 

  姤嫮女王道:「先前我們埋伏在摩伽國的暗樁全都被仁德太子發現拔除了,現在楓臣留在摩伽國也沒有用,召他回來替朱宸領軍,由東北大荒山群直入摩伽國,逼摩伽國把攝生交出來。」

 

  「朱宸呢?母后要怎麼處置他?」銀魊蝶嬛擔心朱宸會反對楓臣帶兵,讓母后難處理。

 

  「那個女人一日不除,我便不會放朱宸出來。把他幽禁起來,禠奪兵權。」姤嫮女王又看了銀魊蝶嬛一眼道:「叫蘿衣去陪著朱宸,她是朱宸第一個女人,有她去安撫他,他應該不會再一直想著那個女人了。」

 

  銀魊蝶嬛道:「大哥的個性母后最清楚,就算蘿衣去了,他肯定還是心繫那個女人。大哥認真起來,除非是他自己放棄,否則誰也無法讓他改變。既然他一門心思只想要那個凡女,我們就給她那個凡女。」

 

  「這怎麼可以?」姤嫮女王道:「我魔國的王血怎麼可以讓一個低賤的女人污染。」

 

  銀魊蝶嬛掩口笑道:「母后忘了女兒的能力了嗎?大哥服軟不服硬,我將蘿衣變做那個女人,趁夜送給大哥,說些謊言哄騙他,讓大哥以為那女人真心愛他,然後把蘿衣藏起來,讓大哥去找那個女人。那女子肯定會否認他們的關係,如此一來,大哥忍不下那口氣,不用我們動手,他肯定會殺了她,就算大哥下不了手,也會對她心冷。何況小弟的事,也夠叫他難受的。您打他一頓軍棍,幽禁他都沒有用。他若是這麼容易屈服,還是我魔國的戰神嗎?」

 

  姤嫮女王緊繃的臉龐,終於綻出一抹笑容,道:「此計甚妙。讓朱宸對那個女人死心,勝過我們在這裡拼命阻止。就依妳的法子去辦吧!等楓臣回來,我們再商議救攝生的事情。」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034777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fait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2/16 15:26

為了江山 , 為了王室血統,姤嫮女王也可說無所顧忌了~

朱宸的記憶不能也被消去嗎?

好像在"春秋" 年代 , "伯" 以上才能有姓氐? 我有點忘了~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2-16 23:06 回覆:

折簪新年快樂。

韶宮並不知道朱宸在糾纏紫英,所以他只刪除了朱宸見到他的記憶。朱宸自以為紫英是愛他的,

全都是慕玄的錯,才讓紫英和他無法在一起。

這種認知,只會讓三人的關係糾結難解。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20 22:57
好棒的小說連載!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21 10:20 回覆:
開心

奕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9 00:01
 好友 晚安...
祝福我的好友~週四夜晚吉祥^^~...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9 08:25 回覆:
讚啦開心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7 11:45

說的也是,年關將近,這麼的忙,

我不但沒有感謝雪霏兒寫出這麼精采的小說,竟然還敢嫌太少,大笑

趕緊來向歐巴+桑道歉,同時幫你加加油嘿~~Fox加油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7 20:29 回覆:

謝謝大同。

年底加上一堆鎖事,能寫的進度不多,但還足以每週一篇。

過年對我而言只是更忙碌而已,年味是一點都沒有啦。

謝謝你的加油,我會繼續努力的。


心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7 07:38

謝謝分享好文

祝福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7 09:04 回覆: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6 20:34

看來朱辰妹妹的能力也不容小覷呢  仁惠皇子也是位美男子阿

最近忙著打掃 快收尾了 想必您也是忙得不可開交吧 ^_^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6 22:05 回覆:

靜心晚安。

朱宸一家子都是不好對付的傢伙,各有各的能力。

說到收拾,我怎麼覺得越收拾越亂啊?變得比沒收拾還慘!不過也有收獲,找到自己小時候提的紙燈籠了。竟然還沒壞,真是太開心了,元宵節再拿出來用。誰規定提燈籠也限年紀,我要去提燈籠。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6 20:17
這章回稱為「狂騷」
為何稱狂且騷呢
難道是指因瘋狂而憂思嗎
幸作者已然圖解了
是說朱宸的色狂輕佻
有騷動的意思
而非離騷者猶離憂也
朱宸一家
除姓氏不同外
都是非善類
想來作者不使魔族出現異類的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6 22:00 回覆:

謝謝景寔大師解題。

沒錯,如你所說,因朱宸的狂亂而騷動,故名狂騷。

朱宸一家沒有姓氏,只有名字,朱宸子虛四個字都是名字。

這是魔國王裔與眾不同的地方,有別於一般的人,且只限王裔。


YingZ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6 17:55

改天再來看蘿衣變成紫英的計謀

是否能改變朱宸對紫英的愛!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6 21:55 回覆:

謝謝映兆。

朱宸對紫英的愛恐怕很難改變,而且會糾纏很久,死不放手。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6 12:35

將蘿衣變成紫英,此計甚狠!

不過要讓朱宸子虛相信紫英會有如此大的改變,也需合邏輯,銜接得不啟疑竇,不容易,期待您的妙筆生花!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6 17:00 回覆:

謝謝雲霞來訪。

朱宸認為紫英是愛他的,只因姤嫮女王命花妍殺了她的父母,兩人才分手的。

這種自以為是先入為主的認知,更為二人埋下不可逆的惡果。大約下回,妳就可以見到此計如何實施了。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6 21:53 回覆:
呃~~~更正。是下下回。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6 11:15

說的對,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澤天夬卦...

之前不想看的時候,覺得每篇都好長,現在想看,怎麼覺得寫太少了 ?  嘿嘿嘿大笑

(沒事,只是有點想去山裡面找找看有沒有仙女紫英   ^ O ^)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6 16:52 回覆:

哈哈哈,大同,現在山裡只有三十幾年前是仙女的歐巴+桑,上去可別嚇到了啊!

每週一篇,已是我的極限。前陣子,忙著老娘受傷,這陣子幫老娘清東西,天天忙得不可開交,幾乎是每日一字的進度在寫。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